《七种武器》

多情自古空余恨

作者:古龙

(一)

夜.夜已深。

双环在灯下闪动着银光。

葛停香轻抚着环上的刻痕,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

他已是个老人,手指却仍和少年时同样灵敏有力,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拿得到的。

他想要这双环已有多年,现在总算已到了他手里,他付出的代价虽然极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补偿一切。

因为这双银环本是属于盛天霸的。

盛天霸一手创立的“双环门”,威镇西陲已近三十年!

现在双环门这种根深蒂固,几乎已没有人能撼动的武林霸业,竟已被他在短短三个月中,一手推翻!

他所付出的代价无论多大,都是值得的。

“杀了一个人,就在银环上刻一道刀痕!”

这是盛天霸多年来的习惯,也已变成了双环门下所有弟子的惯例。

环上只有十三道刻痕。

盛天霸并不是那种好色如命,杀人如草的英雄.他并不喜欢杀人。

他要杀的,必定都是值得他杀的人。

这十三道刻痕虽然不深,其中却埋葬了十三个显赫一时的好汉!

他们活着时声名显赫,死的时候也曾经轰动一时,死后留下的,却只不过是浅浅的一道刻痕而已。

现在杀他们的人,也已死在别人手里。他留下的又有什么?

——甚至连一道刻痕都没有留下!

葛停香嘴角虽带着微笑,眼睛里却不禁露出了寂寞之色。

他知道自己也会跟盛天霸—样,迟早也有死在别人手里的—天。杀他的人会是谁呢?

桌上还摆着一卷黄纸,葛停香摊开来,用银环压住卷纸的两端。

纸笺已陈旧,上面写着七个人的名字;

“×”盛重:盛天霸堂侄,孔武有力,双环份量加重。

“×”李千山:冷辣橱肱.足智多谋。;“×”胡大刚:剽悍勇猛。

“×”王锐;少林弃徒,还俗后入双环门。

“×”杨麟:陇西大盗,武功最杂。

“×”盛如兰:盛天霸之女,精暗器。

萧少英:家道中落之世家子,因为酗酒闹事,非礼师姐,已经于两年前被逐出双环门,下落不明。

这七个人,本是双环门的七大弟子,除了盛天霸之外,他们几乎就可以算是西北一带,名头最响、最有势力的七个人。

现在葛停香却在他们的名字上都打了个“×”。

那意思就是说,这些人不是已经惨死在刀下,就是已负伤逃亡.纵然能侥幸不死,也已是个废人。

将来纵然有人能击倒葛停香,也绝不会是这七个人。

萧少英的名字上虽然是空着的,虽然逃过这一劫,可是葛停香从来也没有将这个好色贪杯、放荡成性的败家子看在眼里。

何况他早已被盛天霸逐出了门墙,根本已不能算是双环门的弟子。

葛停香嘴角又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盛极一时、不可一世的双环门,现在终于烟消云散了。

他们留下了什么?

只不过留下了这一双银环,作为葛停香胜利的纪念而已。

(二)

夜更深。

风吹碧纱窗,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葛停香用不着回头,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这是他的书房,也是他的秘室。

除了五娘,绝没有别人会来,也没有别人敢来。

玉娘姓郭,是他不久前才量珠聘来的江南名妓,现在已成了他最笼爱的一位如夫人。

对女人与马,葛停香向都极有鉴赏力,他选择的女人,当然是绝色的丽人。

郭玉娘不但美,而且柔媚温顺,善体人意。

葛停香心里在想着的事.往往不必说出来,她就已先替他安排好了。

现在夜已很深,他正觉得有点饿。

郭玉娘已捧了他最喜欢的四样下酒菜、一碟小花卷和一壶碧螺春走进来。

葛停香故意皱着眉,道;“你为什么还不睡?”

郭玉娘甜甜地笑着,道;“因为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一定睡不着的,所以在替你准备点心。”

葛停香道:“你怎么知道?”

郭玉娘嫣然道:“每一次豪赌之后,你无论输赢都睡不着.何况今天?”

今天葛停香不但赢来了永垂不朽的声名,也已将西北一带无法计算的财富都赢了过来。

这一场豪赌,赌得远比他平时任何一次都大得多。

葛停香看着她,目中不禁流露出满意之色,叹息着揽住她的腰肢,道;“幸好今天我赢了,否则只怕连你的人都被我输出去。”

郭玉娘却笑道:“我倒—点也不担心,我早就算准你会赢的。”葛停香笑道:“哦?”

郭玉娘轻抚着他花白的头发,柔声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看出你绝不击膂没有把握的事,所以不管你要不要我,我都已跟定了你。”

葛停香大笑,

一战成功.百战扬名,美人在抱,温香如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现在他的确可以笑了,无论他的笑声多大,也绝不会有人觉得刺耳,郭玉娘放下食盘,看着桌上的银环,忽然问道;“这就是盛天霸的多情环?”

葛停香点点头。

郭玉娘道:“盛玉霸是个多情人?”

葛停香肯定地道:“不是,绝不是。”

郭玉娘道:“那么,他的环为什么要叫做多情环?”

葛停香道;“因为这双环无论套住了什么,立刻就紧紧地缠住,绝不会再脱手,就好象是个多情的女人一样。”

郭玉娘又笑了,笑得更甜;“就好献忠一样,现在我已缠住了你,你也休想再逃。”

葛停香大笑道:“我本就不想逃。”

郭玉娘道;“多情环……多情的环,多情的人,这个名字取得很好。”

葛停香接道:“只可惜名字取得再好,也是没有用的。”

郭玉娘道:“现在他人已死了?”

葛停香道:“不但他的人已死了,他创立的双环门,也已烟消云散。”

他凝视着桌上的银环,慢慢地接着道:“他从十六岁出道,闯荡江湖四十年,身经数百战,独创双环门.也算得上是威风了一世,现在留下来的,却只不过是这双银环而已。”

葛停香道:“还有什么?”郭玉娘道:“仇恨!”

葛停香皱了皱眉,脸色似也变了,他当然知道仇恨是多么可怕的事。

郭玉娘道:“仇恨就象是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只要还有一点点儿留下来,留在人的心里,就总有一天会长出来的。”

葛停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忽然冷笑,说道:“就算还有仇恨留下来,也已没有复仇的人。”

郭玉娘阶质道;“一个都没有?”葛停香道:“没有!”

郭玉娘又展平了那张已起皱的纸卷,道:“这些人呢?”

葛停香道:“盛重、李千山、胡大刚、盛如兰,都已死在乱刀之下,王锐和杨麟也已经成了残废。”

郭玉娘道;“残废的人,也一样可以报仇的。”

葛停香道;“所以我并没有放过他们。”

郭玉娘道:“你已派了人去追?”

葛停香道:“我保证他们一定逃不了的。”

郭玉娘又将这七个名字从头看了一遍:“还有萧少英呢?”

葛停香又笑了笑,说道:“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

郭玉娘阶质道:“为什么?”

葛停香道:“萧家本是陇西望族,家财亿万,富甲一方,但是不到三年,就全都被他败得精光了。”

郭玉娘在听着,而且还在等着他再说一点。

葛停香又道:“他本是盛天霸关山门的弟子,盛天霸对他的期望本来很高,但他却将盛夫人的珠宝都偷出来卖了,拿去酗酒宿娼。”

郭玉娘轻轻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人的本事倒真不小。”

葛停香大笑道:“这也算本事?”

郭玉娘正色道:“当然算本事。”

她神情忽然变得很严肃:“能在短短三年里,将亿万家财花光的人,世上又有几个?”

这种人的确不多。

“敢将盛天霸夫人的珠宝偷出来,拿去酗酒宿娼的人又有几个?”这种人更少”

郭玉娘道:“所以他做的这些事,别人非但做不出,也没有人敢做。”

葛停香只有承认。

郭玉娘道:“连这种事他都做得出,天下还有什么他做不出的事?”

葛停香没有继续喝酒。只要—有值得思考的事,他就绝不喝酒,否则这双银环上只怕又多了道刻痕。他的人也许已埋葬在双环山庄后的乱石岗里‘

他沉思道:“你认为我应该提防他?”

郭玉娘道:“我总认为世上有两种人是绝不能不提防的。”

“哪两种人?”

郭玉娘道:“一种是运气特别好的人,一种是胆子特别大的人。”

葛停香巳记住了这句话。

只要是有道理的话,他就绝不会忘记。

郭玉娘道:“他自被盛天霸逐出门墙后,就已下落不明?”

葛停香道:“这两年来,的确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只因为根本没有人想到要去找他。”

郭玉娘道:“若是要找,能不能找得到?”

葛停香笑了笑,道:“若是我真的要找,世上绝没有我找不到的

他忽然高声呼唤:“葛新!”

门外立刻有人应声:“在。”

葛停香再吩咐:“叫王桐来。”

王桐垂着手,站在葛停香面前.就好象随时都准备跪下来吻葛停香的脚。

从来也没有人怀疑过他对葛停香的服从与忠心,也从来没有人能了解他的可怕。

他是个非常沉默的人,很少开口,也很少笑,脸上总是带着种空洞冷漠的表情,一双手总是喜欢藏在衣袖里。

他伸出手来的时候,通常只有两种目的:吃饭,杀人!

在他这一生中,杀人几乎已变成是和吃饭同样重要的事。

现在虽然已是深夜,但只要葛停香一声吩咐,不出片刻.他就出现在葛停香面前,而且永远都是绝对清醒着的。

葛停香看着他,目中又不禁露出满意之色,就好象他看着郭玉娘时一样。

假如他必须在这两人中选择一个,他选的一定不是郭玉娘。

“你见过萧少英?”

王桐点点头,双环门下的七大弟子,每一人他都见过。

远在多年前.他已随时都在准备要这七个人的命!

葛停香道:“你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桐道:“他不行。”

“不行”这两个字经王桐嘴里说出来,并不能算是很坏的批评。

盛重天天生神力,勇猛无敌,环上的刻痕,多达一百三十三条,其中大多都是武林一流高手,在双环门下的七大弟子中,位列第一。

可是王桐对于他的批评,也只有两个了!

“不行!”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他并没有看错,盛重天只出手五招,就已死在他手里!

葛停香嘴角又露出微笑,发出了简短的命令:“去找他,带他回来!”

王桐没有再说一个字,也没有再问任何问题。

葛停香既然只要他去带这个人回来,那么这个人是死是活都已没有关系。

看着他走出去,郭玉娘不禁轻轻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每次看见他的时候,总觉得忍不住要打寒噤,就好象看见条毒蛇一样。”葛停香淡谈地道:“你看错了。”

“看错了?”

“就算三千条毒蛇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一根手指。”桌上有笔墨纸砚。

葛停香忽然提起笔,在萧少英名字上也打了个“×”。

郭玉娘又忍不住道:“他现在岂非还没有死?”

“不错,他现在还没有死。”葛停香忽然笑道:“只不过从王桐走出门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等于是个死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