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杀人的人

作者:古龙

(一)

萧少英又醉了。

这次他醉在“老虎楼”.就象是个死人般倒在柜台旁。

一个人醉了后,好象总是会变得比平时重三倍。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抬起个已烂醉如泥的醉汉,绝不是件容易事。

尤其是萧少英,老虎楼出动了三个伙计,却连搬都搬不动他。

“这个人简直比石头还重。”

坐在柜台上的老板娘早看得不耐烦了,忍不住冷笑道:“这小子已醉得象是堆烂泥,你们难道连堆烂泥都没有法子对讨吗?”

伙计们——个个垂下头,不敢开腔。

萧少英却突然张开了一只眼睛,瞪着老板娘.笑嘻嘻道:“你错了。”老板娘沉下了脸。

她生气的时候,看来还是很媚,尤其是一双眼睛,更可以迷死人。

附近百里的人都知道,老虎楼的老板娘,是个可以迷死人的女

只可惜谁也没有胆子到这里来让她迷一迷。

这地方叫老虎楼,就因为有条母老虎。

母老虎就是这个迷人的老板娘,据说连老板都已被她连皮带骨吞又下去。

萧少英眯着眼笑道:“你看来一点也不老,更不象老虎,我也不是烂泥。”

老板娘居然笑了笑,笑的时候更加迷人:“不是烂泥是什么呢?”

萧少英道:“是一种小虫,没有骨头的小虫,这种小虫就叫做泥。”

老板娘笑道;“看不出你倒还蛮有学问的。”

萧少英也笑了;“我本来就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而且少年英俊,喜欢我的女人,从这里排队一直可以排到马路上去。”

老板娘突又沉了脸,道:“那么你就赶快给我滚到马路上去,不营你是烂泥也好,是小虫也好.都得赶快滚!”

萧少英却还是笑嘻嘻地道:“只可惜小虫也不会滚,烂泥也不会滚。”

老板娘冷笑道;“你是不是想找死?”萧少英立刻摇头道:“不想。”

老板娘道:“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

萧少英道:“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来的。”

老板娘怒道:“你究竟想来干什么?”

萧少英道:“我想找你陪我睡觉。”

老板娘的脸色变了,伙计们的脸色也变了。

这小子看来真有点活得不耐烦的样子.居然敢到老虎头上拔毛。

老板娘突然一拍桌子,喝道:“给我打,重重地打!”

“打”字说出口,楼上的客人已溜了一大半,七八个伙计却全都围了上来。

也不知道谁提起张木凳,就往萧少英脑袋上砸了下去。

“哎哟”一声,萧少英的脑袋还是好好的,木凳却已四分五裂。

伙计们一惊、一怔.又怒吼着扑上去。

只听“劈劈啪啪”一阵响,扑上去的伙计,全都已踉跄退下,两边脸已打得又红又肿。

萧少英却还是嬉皮笑脸地站在地上.看着老板娘,道:“我说过,我只不过想来找你陪我睡觉,并不是来挨揍的。”

老板娘狠狠地盯着他,忽然又笑了。

这次她笑得更甜、更迷人,柔声道:“你老远的赶来,真的就是为了我?”

萧少英立刻点头道:“绝不假。”

老板娘媚笑道;“看来你倒是个有心人。”

萧少英道:“不但有心,而且还有情有义。”

“你贵姓?”

“姓萧.吹萧引凤的萧。”

老板娘吃吃地笑道:“可惜我不是凤凰,只不过是条母老虎。”

萧少英也吃吃地笑道:‘可是在我眼里看来,你这条母老虎简直比三百只凤凰加起来还要美得多。”

老板娘笑道:“原来你不但有学问,还很会说话的。”

萧少英眯着眼,道:“我还有很多别的好处,你慢慢就会知道的。”

老板娘看着他.眼波更迷人.忽然道;“再摆酒来,我要陪萧公子喝几杯。”酒是好酒.人是美人。

萧少英本来已醉了,现在更连想清楚一点点都不行。

老板娘已替他斟满了一大碗,微笑道:“我看得出萧公子是英雄,英雄喝酒是绝不会用小酒杯的,我先敬你三大碗。”

“莫说三大碗,就算三百碗,我也喝了。”

萧少英捧起了碗,忽又皱起眉,压低声音.道:“这酒里有没有蒙汗葯?”

老板娘抛了个媚眼,笑道:“这里又不是卖人肉包子的十字坡,酒里怎么会有蒙汗葯?”

萧少英大笑,道:“对,这酒里当然不会有蒙汗葯,何况,既然是老板娘亲手倒的酒,就算是毒葯,我也照喝不误。”

他果真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一下子就把一大碗酒全都倒下了肚,又伸出手,摸着老板娘的手,眯着眼道:“好白的手,却不知香不香?”

老板娘银铃般笑道:“你闻闻看.香不香?”

她居然真的把一只又白又嫩的手,送到萧少英鼻尖上。

萧少英捧起这只手,就象是条嗅到了色腥的馋猫,左嗅右嗅.嗅了又嗅,忽然大笑了两声,一个筋斗倒在地上,“砰”的一声,竟是头先着地。

老板娘皱眉道:“萧公子,你怎么又醉了?”

萧少英躺在地上:,动也不动,这次才真的完全象个死人一样。

老板娘忽然冷笑道:“放着阳关大道你不走,你偏偏要往鬼门关里来闯!”

她又沉下脸,一拍桌子:“拖下去打.打不死算他造化,打死了也活该。”

伙计们已开始准备动手,突然一个人冷冷道:“打不得!”

客人居然还没有走光。

角落里的位子上,还有个灰衣人坐在那里自勘自饮,喝的却不是酒,也不是菜。

他喝的居然是白开水。

到酒楼上来喝白开水的人倒不多,他的人看来也象是白开水一样,平平凡凡,淡而无味,脸上也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老板娘盯了他两眼,厉声道:“你是他的什么人?”

灰衣人道:“我根本不认得他。”

老板娘道:“既然不认得,为什么要来管他的闹事?”

灰衣人道:“因为我也活得不耐烦了。”

他说话的声音也同样平淡,就好象和尚在念经,替死人超度亡魂念的那种经。

老板娘冷冷道:“莫非你也是想来找我陪你睡觉?”

灰衣人道:“不是。”

老板娘冷笑道:“那么你就是来找死……”

灰衣人道:“也不是找死,是找死人。”

老板娘说道:“这里没有死人。”灰衣人道:“有。”

老板娘忍不住问道:“在哪里?”

灰衣人道:“我数到三,你们还不滚下楼去,就立刻全都要变成死人!”

老板娘的脸色又变了。

灰衣人已放下杯子,冷冷地看着她。

“—!”

他脸上还是没有表情。没有表情却往往就是种最可怕的表情。

老板娘看着他,心里竟不内自主觉得有点发冷。

她见过的英雄不知道有多少,见过的杀人凶手也不知有多少.但却从来没有能让她觉得害怕。

她实在看不透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不透的人,通常也就是最可怕的人。

老板娘倒抽了口凉气,已听见这个人冷冷地说出了第二个字。

胆小的伙计,已忍不住想溜了,老板娘眼睛里却突然发出了光。

—个轻衫少年已从外面绕过去,绕到灰衣人的身后,手里的刀也在发着光。

这少年正是老板娘的“小老板”,能做老板娘的入幕之宾并不容易。他不但嘴甜,而且刀快。

老板娘笑了,微笑着向这灰衣人抛了个媚笑,吃吃地笑道:“你不想要我陪你睡觉,却想找死,难道我长得很难看?”

她长得当然不难看,她只希望这灰衣人能看着她,好让那少年—刀砍下他的脑袋。

灰衣人果然在看着她,

刀光一闪,年轻少年的刀己劈下。

果然是快刀!

灰衣人没有回头,没有闪避,突然反手一个肘拳撞出去。

楼上每个人立即全都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轻衫少年的刀明明已快劈在灰衣人的脖子上,只可惜刀锋还没有够着部位,他自己的人已被撞得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再倒下,软成了一滩泥。

不是那种没有骨头的小虫,是泥。

小虫是活的,泥是死的。

灰衣人还是冷冷地看着老板娘。

他这反手一撞,既不好看,也没有任何巧妙变化。

他的招式只有一种用处‘

——是杀人!

“三”字已经快说出来了,老板娘也已笑不出,咬着牙道:“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方?”

灰衣人道:“是你的地方。”

老板娘道:“但你却还是要我走。”

灰衣人道:“不错。”

老板娘跺了跺脚.道:“好,走就走!”

她的确想走了,谁知道就在这时,桌子底下忽然有人道:“走不得。”

桌子底下只有一个人,一个本来已经绝对连动都不能动的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老板娘又怔住。

她实在想不通,她在酒里下的*葯,本来是最有效的一种。

萧少英用两只手抱着头,喃喃道:“好厉害的蒙汗葯,好象比我上次在十字坡吃的那种还凶,害得我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他忽然向老板娘笑了笑,又道:“这种葯你还有没有?”

老板娘脸色已发青,道:“你……你还想要?”

萧少英点头道:“我最喜欢喝里面加了蒙汗葯的酒,你还有多少,我全要。”

老板娘突然转身,想逃下楼去。

只可惜她身子刚转过,萧少英已笑嘻嘻地站在她面前,道:“我说过你走不得的。o

老板娘吃吃笑道:“为……为什么?”

萧少英道:“你还没有陪我睡觉,怎么能走。”

老板娘瞪着他,一只眼睛又渐渐地眯了起来,嘴角又渐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柔声道:“楼下就有床.我们一起走。”

萧少英大笑,忽然出手,一把挟住了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揪了起来。

可是他并没有下楼,反而走到那灰衣人面前。

灰衣人冷冷地看着他,脸上依然全无表情。

萧少英也看了他几眼,道:“你好象真的不认得我7”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道:“可是别人要打死我的时候,你却救了我。”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谊;“我本该谢谢你的.可是我知道你这种人—定不喜欢听谢字。”

灰衣人道:“嗯。”

萧少英看着他杯子里的白水,道:“你从来不喝酒?”

灰衣人道;“有时也喝。”

萧少英道:“什么时候你才喝?”

灰衣人答道:“有朋友的时候。”

萧少英问道:“现在你喝不喝?”灰衣人道:“喝。”

萧少英又大笑,忽然大笑着将老板娘远远地抛了出去,就好象摔掉了只破麻袋。

灰衣人道:“你不要这女人陪你睡觉了?”

萧少英大笑道:“有了朋友,我命都可以不要,还要女人干什么?”

(二)

夜凉如水,却美如酒。

在屋顶上仰起头,明月当空,繁星满天,好象一伸手就可以摘下来。

摘来下酒。

萧少英和灰衣人,一个人抱一坛酒,坐在繁星下,屋顶上。

“要喝酒,换一个地方去喝吧。”

“为什么要换地方?”

“这地方该死的人还没有死光。”

“那你喜欢在什么地方喝酒呢?”

“屋顶上。”

萧少英大笑道:“好,好极了。”

灰衣人道;“你也在屋顶上喝过酒?”

萧少英道:“在棺材里我都喝过。”

灰衣人石板般的脸上居然也露出笑意:“棺材里倒真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你想不想试试?”

“想。”

“我们先在屋顶上喝半坛,再到棺材里去喝,怎么样?”

“好,好极了。”

半坛酒很容易就喝完了,要找两口可以躺下去喝酒的棺材,却不容易。

萧少英的酒量实在不错,但无论酒量多好,只要是人,就一定有喝醉的时候。萧少英是人!

现在他眼睛已发直,舌头也大了,喃喃道:“棺材店在哪里?怎么连一家都看不到?”

灰衣人道:“要找棺材,并不一定要到棺材店里找。”

萧少英大笑道;“一点也不错,要吃猪肉,也并不一定要到猪窝去。”

他忽然又不笑了,压低声音.问道:“你知道什么地方有棺材?”

灰衣人道;“有死人的地方,就有棺材。”

萧少英声音压得更低,道:“你知道什么地方有死人?”

灰衣人道:“老虎楼。”

萧少英立到点点头.道:“不错,那里刚才还死了个人。”

刚点完头,忽然又摇头,道:“还是不行。”

灰衣人道:“为什么又不行呢?”

萧少英道:“那里只死了—个人,最多也只有一口棺材。”

灰衣人道:“两个人既然可以用一张桌子喝酒,为什么不能坐在—口棺材里?”

萧少英又大笑:“点也不错,我们两个人都不胖,就算躺在一口棺材里,也足足有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杀人的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