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盘问

作者:古龙

(一)

护身甲是用—种极罕有的金属炼成柔丝,再编织成的。

现在这护身甲已穿在萧少英身上,他虽然觉得很热,却很愉快,忍不住笑道;“这的确是件价值连城的宝物,难怪你舍不得脱下来。”

王桐铁青着脸,好象听不见似的。

老板娘正在为他斟酒,嫣然道:“可是无论多贵重的宝物,也比个上自己的性命珍贵,你说对不对?”

酒杯刚斟满,王桐就充刻一饮而尽。

他现在竟似乎很想喝醉。

萧少英大笑,道:“醉解千愁,他处不堪留。你若真的喝醉过—次,说不定也会跟我—样,变成个酒鬼。”

老板娘媚笑着,柔声道:“在棺材里闷了半天,你们倒真该多喝几杯。”

王桐忽然道:“你也早知道我是谁?”

老板娘道:“我听他说过。”

王桐道:“你也听说过天香堂?”

老板娘道:“当然。”

王桐道:“天香堂对仇家的手段,你知不知道?”

老板娘道:“我知道。”

王桐道:“但你却还是照样敢帮他对付我。”

老板娘叹了口气,道:“这个人前前后后,已经在这里欠了三干多两银子的酒帐,我若不帮他一手,这笔帐要等到哪天才能还清,何况——”

王桐冷冷道:“何况你还陪他睡过觉!”

老板娘的脸红了,又轻轻叹了曰气,道;“我本来不肯的,可是他……他的力气比我大。”

王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萧少英.忽然大笑。

萧少英却怔住。

他从来也想不到这个人也会这么样大笑的。

王桐大笑着,拍着他的肩,道;“看来你的确是很缺钱用,而且真的色胆包天。”

萧少英也笑了:“我说的本就是实话。”

王桐道:“葛老爷子一定会喜欢你这种人。”

萧少英大喜:“真的?”

王桐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酒色之徒。”

酒杯一斟满,再喝光,就斟满,他似也有些醉了。

萧少英道:“老爷子也常喝酒?”

王桐道:“不但天天喝,而且一喝就没个完,不喝到天亮,谁都不许走。”

萧少英眨了眨眼,道:“现在天还没有亮。”

现在夜色正浓,从坟场回来的路虽不太远,也不太近。

王桐忽然一拍桌子,道:“他现在一定还在喝酒,我正好带你去见他。”

萧少英眼睛里发出了光,道:“你知道他也在这城里?”

王桐挺起胸:“我不知道谁知道?”

萧少英道:“我们现在就走?”

王桐道:“当然现在就走。”两个人居然说走就走,走得还真快。

老板娘看着他们下楼,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两个人究竟是谁真的醉了?”

她自己喝了杯酒,又不禁苦笑:“也许他们都没有醉,醉的是我。”

(二)

葛停香果然还在喝酒。

他喝得很慢,但却很少停下来,喝了一杯,又是一杯。

在旁边为他斟酒的当然是郭玉娘,她也陪着喝一点。

无论葛停香做什么,她都在陪着,最近她好象变成了葛停香的影子。

酒已喝了两壶,葛停香一直都在皱着眉。

郭玉娘看着他.柔声道:“你还在想杨麟和王锐?”

葛停香板着脸,用力握着酒杯:“我想不通,四五十个活人.去抓两个半死不活的残废,为什么抓了七八天还抓不到?”

郭玉娘沉吟着,道:“我也有点想不通,那天他们怎能逃走的?”

葛停香道;“那是我的意思。”

郭玉娘道:“你故意放他们逃走的?”

葛停香点点头。

郭玉娘更想不通了:“为什么?”

葛停香道:“因为我想查明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看看这附近地面上,是不是还有双环门的党羽,还有没有人敢窝藏他们?”

“所以你故意让他们逃走,看他们会逃到什么地方去?”

“不错。”

“郭玉娘叹了口气,道:“只可借这两个人一逃走之后,就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葛停香脸上出现怒容,恨恨道:“若连这两个残废都抓不到,天香堂还能成什么事!”

“波”的一声,他手里的酒杯巳被捏得粉碎。

郭玉娘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柔声道:“就凭两个残废,想必也成不了什么大事,你又何必那么生气?”

葛停香橱肱脸,道:“斩草就得除根,留着他们总是个祸根。”

郭玉姐道:“不管怎么样,王桐总是一定能找到萧少英的。”

葛停香又握紧了拳,道:“我养着这些人.能办事的好象已只剩下一个王桐。”

郭玉娘道:“他跟着你是不是已有很久?”

葛停香道:“嗯。”

郭玉娘道:“他—直都很可靠?”

葛停香道:“绝对可靠。”

郭玉娘眼波流动.道:“我想,江湖中一定还有很多王桐这样的人。”

葛停香道:“就算有,也很难找。”

郭天娘道:“我们可以慢慢地找,现在双环门既已垮了,西北一带,已绝不会有人敢来动我们的,我们反正不着急。”

她又换过个酒杯,替他斟了杯酒。

葛停香举杯在手,沉思着,喃喃道:“我手上只要能多有一两个象王桐那样的人,天香堂就不仅要在西北一带称 雄。”

郭玉娘看着他,本已亮如秋星的一双眼睛,似已变得更亮。

男儿志在四方,在英雄们的眼中看来,西北的确只不过是个小地方而已。”

葛停香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有个‘青龙会’?”

郭玉娘道:“我好象听说过。”

葛停香道;“你听说了些什么?”

郭玉娘答道:“听说青龙会已是天下势力最大的一个秘密组织,中原一带,到处都有他们的分坛。”

葛停香道:“何止中原一带而已。”

郭石娘睁大了眼睛:“还不止?”

葛停香道:“青龙会属下的分坛,一共有三百六十五处,南七北六十三省,所以比较大的城市里,儿乎都有他们的势力。”

郭玉娘轻轻吐出口气,道:“难怪江湖中人一提起青龙会来,都要心惊胆战了。”

葛停香冷笑道;“但青龙会的事业,也是人做出来的.青龙会能够雄霸天下,天香堂为什么不能?”

他举杯一饮而尽,重重一拍桌子,又不禁长长叹息:“只可惜……只可惜天香堂里,缺少了几个如龙似虎的人而已。”

郭玉娘握紧了他的手:“我相信你将来一定可以得到的,你不但有知人之明,而且还有用人的雅量。”

对一个空有满胸大志,却未能一展抱负的英雄说来,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比一个美人的安慰更可贵!

葛停香仰面大笑;“好,说得好,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保证你必定可以看到那一天….”

他的笑声突然又停顿,厉声喝问道:“什么人?”

“葛新。”

“什么事?”

“王桐求见。”

葛停香霍然长身.喜动颜色;“王桐已回来?”

“就在门外。”“叫他进来,快。”

(三)

门外的长廊里虽然还燃着灯,却还是显得很阴暗,门是雕花的,看来精美而坚固。

一个人垂手肃立在门外.脸色也是阴暗的,伤佛已很疲倦。

但他却还是笔笔直直地站着,睁大了眼睛,低垂着头。

无论谁都看得出他是个老实人。

天香堂总堂主的密室外,居然只有这么样一个老实而疲倦的人在看守,倒是萧少英所想不到的事。

他斜倚着栏杆,在等着,等王桐。

王桐已进了密室,开门的时候,他仿佛看见了一个苗条的人影,还嗅到—阵阵酒香。

“看来葛停香果然也是酒色之徒。”萧少英笑了。

古今的英雄.又有几人不贪杯好色?只可惜贪杯好色的却大半都不是英雄好汉。

老实人虽然低垂着头,却在用眼角偷偷地打量着这个衣冠不整、又懒散、又爱笑的少年。

萧少英也在看着他,忽然间说道:

“贵姓。”“姓葛,叫葛新。”“这里的家丁都姓葛?”

“是的。”

“这里只用姓葛的人做家丁?”’

“不一定,你若肯改姓,也可以做这里的家丁。”

这老实人不但有问必答,而且答得很详细。萧少英又笑了。

他的确爱笑,不管该不该笑的时候,他都要笑。

他虽然总是穷得不名—文,但笑起来的时候,天下财富全都好象是他一个人的。

葛新对这个人显然也觉得很好奇,忽然也问道:“贵姓?”“姓萧,萧少英。”

你是不是也想来找个事做?”

“是的。”“你也愿意改姓?”

萧少英笑道:“我并不想做这里的家丁。”.

葛新道:“你想干什么?”

萧少英道:“听说这里四个分堂主的位子.都有了空缺。”葛新也笑了。

他笑的样子很滑稽,因为他不常笑。

可是他觉得萧少英比他更滑稽。

这少年居然一来就想做分堂主,他实在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滑稽的人。

他还没有笑出声音来,门内却已传出葛停香的声音:

“葛新!”

“在”

“请门外面的人进来。”

门开了,是为萧少英而开的。

王桐已经在葛停香面前说了些什么?葛停香准备怎样对他?

萧少英完全不管。

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他挺起胸膛,走了进去,还没有走进门.忽然又附在葛新耳畔,轻轻地说,我现在走进去,等我出来的时候,就一定已经是这里的分堂主了,所以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想想,应该怎样拍我的马屁。

这次葛新没有笑。

他看着萧少英走进去.就好象看着个疯子走进自己为自己挖好的坟墓一样。

(四)

萧少英身上穿的衣服,本来是崭新的,质料高贵,剪裁合身,手工也很精致,只可惜现在已变得又臭又脏,还被勾破了几个洞。

衣袋里当然也是空的,空得就象是个被吸光的椰子壳。

可是他站在葛停香面前时,却象是个出征四方,得胜回朝的大将军。

葛停香看着,从头到脚,看了三遍,忽然道:“你这身衣裳多少钱一套?”

他第一句问的竟是这么样一句话.实在没有人能想得到。

萧少英却好象并不觉得很意外,立刻回答:“连手工带料子.一共是五十两。”

葛停香道;“这衣服好象不值。”

萧少英道:“我一向是个出手大方的人。”

葛停香道:“你知不知道五十两银子,已足够一家八日人舒舒服服过两三个月了。”

萧少英道:“不知道。”

葛停香道:“你不知道?”

萧少英道:“我从来没有打过油,买过米。”

葛停香道:“这身衣服你穿了多久?”萧少英道:“三天。”

葛停香看着他衣服上的泥污、酒渍和破洞,道:“身上穿着这种衣服,无论走路喝酒都该小心些。”

萧少英道:“我并没有打算穿这种衣服过年。”

葛停香道:“你一套衣服通常穿多久?”

萧少英道:“三天。”

葛停香道:“只穿三天?”

萧少英道:“无论什么样的衣服,我只要穿二天,都会变成这样子的。”

葛停香道:“衣服脏了可以洗。”

萧少英道:“洗过的衣服我从来不穿。”郭玉娘笑了。

萧少英也笑了。

他的眼睛根本就一直都在围着郭玉娘打转。

葛停香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脸上非但没有怒色,眼睛里反而带着笑意,又问道:“你一个月通常要花多少两银子?”

萧少英道:“有多少,就花多少。”

葛停香道:“若是没有呢?”

萧少英答道:“没有就借,借不到就欠。”

葛停香道:“有人肯借给你?”

萧少英道:“多多少少总有几个的。”

葛停香问道:“都是些什么人?”

萧少英坦率道:“都是些女人。”

葛停香道:“老虎楼的老板娘就是其中之一?”

萧少英道:“她是个很大方的女人。”

他微笑着,用眼角瞟着郭玉娘:“我喜欢大方的女人。”

葛停香道:“她不但肯借给你,而且还时常跟你串通好了骗人?”

萧少英道:“我们骗过的人并不多。”

葛停香道;“但你们却骗过了王桐,而且还想出个很巧妙的圈套,逼着他将身卜的护身甲都脱下来给你穿,逼着他带你来见我。”

萧少英显得很惊奇:“你知道的事好象不少?”

葛停香道:“你想不到他会将这些事全都告诉我?”

萧少英接道:“这些本来是很丢人的事。”

葛停香冷冷地说道:“无论什么事,他都从来没有瞒过我,所以他现在还能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萧少英道:“我看得出来,我也很想过过他这种好的日子。”

葛停香道:“所以你要来见我?”

萧少英道:“不错。”

葛停香忽然沉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盘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