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狼牙棒

作者:古龙

(一)

狼牙棒是种江湖中很少见的兵器,它太重、太大、携带太不方便,运用起来也很不方便,两臂如果没有千斤之力,连玩都玩不转。

这种兵器通常只有在两军对决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大战场上才能偶然看得见,江湖中人用这种兵器的人实在太少。

现在从横巷中冲出来的这个人,用的居然就是根最少也有七八十斤重的狼牙棒,棒上的狼牙光芒闪动,看来就象是有无数匹饿狼在等着要把杨铮一条条一片片一块块撕裂。

这个人身高九尺,横量也有二尺,赤膊、秃头,左耳上戴一枚大金环,脸上火的肉都是横的,却有条直直的刀疤从额上—直划到嘴角,把一个鸭蛋般大的鼻子削成了半个。半夜里看见这种人不做恶梦的恐怕很少。

杨铮转身面对这个巨人,根本不理后面的孙如海,好象根本不知道孙如海手里的那对手叉子也是件致命的武器,而且已经有很多人死在这对手叉子的尖锋下。

杨铮也很高,可是站在这个巨人的前面,却矮了一截。

“听说倪八手下有个叫‘野牛’的苗子,”杨铮问:“你就是那个苗子?”

“老子我就是。”

“听说你又凶又横又不怕死。”杨铮又问:“你真的不怕死?”

“要死的不是老子,是你这个龟儿子。”这个苗子居然能说一半生不熟的川语,尤其是骂人的话说得特别好。

杨铮手上没有武器,很少有人看见他用过武器。

他赤手空拳,站在这么样一个巨人面前,居然还能沉得住气。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一根七十九斤重的狼牙棒已经夹带着虎啸般的风声向他斜斜地扫了过来。

他不能招架,他手上没有东西可以招架。

他也不能退,他后面还有对手叉子。

他连闪避都不能闪避。

巷子太窄,狼牙棒太长,—棒扫过来,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不管往哪里闪避都仍在它的威力控制下。

孙如海没有出手。

他已经不必再出手,他已经在想法子准备毁尸灭迹,让杨铮这个人永远消失。

他还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法子来,也不必再想了。

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他已经发现杨铮暂时还不会死。

在刚才那一刹那间杨铮的确象是死定了。

不管他是准备招架,还是准备后退闪避,都难免要挨上一棒。

没有人能挨得了这一棒。

想不到杨铮既没有招架闪避,也没有后退一—有些人是永远不会后退的,杨铮就是这种人。

他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冲了上去,迎着狼牙棒冲上去。

没有人想到他会这么做,因为从来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真正的一流高手当然有别的更好的方法对付这一棒,如果武功差一点的人,现在早己被棒上的狼牙撕裂。

杨铮却冲了上去。

就在那间不容发的一瞬间,他的身子忽然伏倒,双手一按地,整个人从狼牙棒下冲了过去,一头撞在“野牛”的小肚子上。这一着,绝不能算是武功的招式,真正的武林高手,绝不会用这一着,也不肯用。

但是这—着绝对有效,“野牛”两百多斤重的身子一下子就被撞倒,倒在地上捧着肚子打滚,惨叫的声音连三条街之外睡着了的人都听得见。

杨铮顺手掏出一条牛筋索,一下子就把他一只手一只脚捆了起来,又顺手用一个铁胡桃塞进他的嘴,然后才长长吐出口气,转身面对孙如海,淡淡地问:“怎么样?”

孙如海已经看呆了,过了半天才能开口:“这算什么武功?”

“这根本不算什么武功。”扬铮说;“我根本不懂什么叫武功,我只懂得要怎么样才能把人打倒。”

“这种不入门的招式,江湖好汉们宁死也不肯使出来的。”

“我根本不是江湖好汉,我也不想死。”杨铮说;“我只想把犯了法的人抓起来。”

孙如海握紧掌中一对纯钢手叉子:“你准备用什么法子来抓我?”

“只要能抓住你,随便什么法子都没关系,我都用得出。”

孙如海冷笑。

杨铮盯着他:“你懂武功,我不懂!你是成名的江湖好汉,我不是;你手上有家伙,我没有,如果你有种过来把我做了,我也没话说。”

孙如海虽然在冷笑,脸色却已发白。

杨铮慢慢地走过去;“可惜你没种,我看准了你没种,只要敢动一动,我就要你在床上躺三个月连爬都爬不起来,你信不信?”

他走到孙如海面前,他的心脏要害距离孙如海掌中那对手叉子的尖锋已不及一尺。

孙如海不敢动。

“咔嚓”一声一副纯钢打成的手铐已经铐住了他的手。

暗巷外忽然传来一阵喝采声、十来条黑衣大汉大声喝采,大步走过来。

他们都是杨铮的属下,也是杨铮的兄弟,他们对杨铮不但佩服,而且尊敬。

“杨大哥,你真行。”

“你们也真行。”杨铮在笑:“居然—直躲在巷子外面看热闹,也不过来帮我一手。”

“我们早知道这件事就凭大哥一个人已经足够对付了,我们是来帮大哥做下面那件事的。”

杨铮的脸色沉了下去。

“你们也知道那件事?”他厉声问;“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晚上府里的赵头儿派小刘连夜赶来找大哥,我们就知道有大事要办了,所以今天晌午,我们兄弟就把小刘留下来喝酒。”

“是他告诉你们的?”杨铮大怒:“我再三嘱咐他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这个王八蛋好大的胆子。”

“我们明白大哥的意思,大哥不让我们知道这件事,只因为对头太厉害,事情太凶险,一失手就难免要送命。”

弟兄们纷纷抢着说:“可是我们跟随大哥多年,如果不是有大哥在前面挡着,我们这票人只怕早就死了一大半,我们早就准备把这条命交给大哥了,就算拼不过别人,好歹也得去拼一拼,就算要去死,弟兄们好歹也得死在一起。”

杨铮紧握双拳,眼睛仿佛已有热泪要夺眶而出,他总算忍住了。

弟兄们又说:“我们虽然不知道那个姓倪的究竟有多厉害,可是他敢动“中原镖局”的镖,当然是个扎手的角色,可是我们兄弟也不含糊,在大哥手下,我们也办过不少有头有脸的案子,就算要用两条命去换一条,好歹也能拼掉他们几个。”

杨铮用力握住弟兄们的手,大声道:“好,你们跟我走。”

弟兄们立刻大声欢呼,不知是谁居然还捎了一大缸子烧酒来。

“大哥要不要先喝两杯?”

“咱们用不着喝酒来壮胆,要喝,等办完了事响们再痛痛快快地喝他娘的一顿来庆功。”

弟兄们又大声欢呼:“对,先扁那个泥王八,再喝他娘的一个不醉是‘乌龟’。”

但孙如海和“野牛”总得先派两个人送回去,派谁呢?谁也不愿意去,谁都不愿错过这件大事,大家准备抽签,杨铮却决定:“要老郑和小虎子送他们回去。”

老郑新婚,儿子还没有满周岁,老郑明白杨铮的意思。心里又难受又感激,小虎子却不服:“大哥为什么源我去?”

杨铮先给了他一巴掌,再问他;“你难道忘了你家里老娘?”

小虎子不说话了,掉过头去的时候,眼眶里巳满盈热泪。

孙如海看着他们,忽然觉得心头—股热血上涌,大声向杨铮呼喊:“你放开我,我再跟你拼一拼,我孙如海也不是孬种,我也一样不怕死。”

在旁边被牛筋索四马攒蹄绑住的“野牛”,忽然一口痰吐在他脸上,破口大骂:“你个龟儿子不怕死谁怕死?现在你鬼叫有个屁用。

还不快闭上你的鸟嘴!”

看着老郑和小虎子把两个人架走,杨铮忽然叹了口气。

“孙如海本来也许真的不是孬种,只不过最近日子过得太好服,人也变了。”他的叹息声中颇有感怀:“一个人能在江湖中象他混得那么久已经很不容易,要真的不怕死更不容易。”

(二)

倪八太爷的头在疼。

他当然不是为了杨铮头痛,一个小小的县城捕头,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他头痛,只因为他晚上喝的酒现在巴经快醒了,晚上他喝得真不少,“中原镖局”的总镖头“宝马金刀”王振飞虽然因为要赶到牡丹山庄去买马而没有亲自押这趟镖,可是押镖的五位镖师也不是好对付的。

他以掌中一对跟随他已有三十年、陪伴他出生人死至少已有两三百次的“刀中拐”,和他十五个死党并肩苦战了大半个时辰,折损了六个人后,才总算把这趟镖劫了下来。

只不过这还是值得的,一百八十万两雪花花的纹银,已经足够他舒舒服服地度过余年了。

他已经有五十六岁,把这笔银子送回老家后,他就准备洗手不干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享受几年。

倪八太爷是蜀人,喜欢坐“滑竿”。

两根竹竿间绑着张椅了,用两个人抬着走,就叫做“滑竿”。

坐在滑竿上,又舒服、又通风,四面八方都可以照顾到,只要一回头,就可以看到后面那—连串装满了银子的大车。

押车的都是他的死党,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

虽然他相信在这条路上绝对没有人敢来动他,但行动却还是很谨慎。

他用这种独轮车来送银子,就因为这种小车子最灵巧方便,走在道上也绝不会搔扰到别人。

这种车子是用人推的。

骡马有蹄声,人没有,骡马会乱叫,人不会。

他很放心。

天已经快亮了。

倪八太爷坐在滑竿上闭着眼养了一会儿神,偶然回过头,忽然发现后面那一长串独轮车好像短了一截!他数了数,果然少了七辆。

在最后押车的“铜锤”也跟“野牛”一样,是他从滇边苗疆里带出来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会出卖他。

银车怎么会少?

倪八太爷双手一按滑竿上的扶把,人已飞身而起,凌空翻身,脚尖在后面第四辆独轮车推车夫的头上一点,刹那间就已踩过八个车夫的头顶,竟在人头上施展出他傲视江湖的“八步赶蝉”轻功绝技,掠过了这一长串银车,到了最后一辆。

后面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可是在最后押车的“铜锤”已不见了。

在铜锤前面押车的是成刚,今天也多喝了—点,根本不知道后面发中了什么事,看见倪八太爷满天飞人,才赶过来问。

倪八太爷什么话都不说,先给了他两个大耳光,然后才吩咐他:‘快跟我到后面去看着。”

月落星沉,四野一片黑暗,黎明前的片刻总是大地最黑暗的时候。

后面还是没有一点异常的动静,听不见声,也看不见人。

可是路旁的长草间却好象有点不对——风吹长草,其中却有一片草没有动。

因为这片草已经被人压住了,被八个人压住了。

七个车夫已经被打晕。被人用四攒马蹄绑住,嘴里都被塞上了一枝只有公门中人才常用的铁胡桃,在最后押车的“铜锤”已经被人用一根牛筋索从背后绞杀。

倪八太爷反而镇静了下来,只问成刚:“刚才你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见?”

成刚低头,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他一直都不太清醒。

倪八从车夫嘴里掏出一枚铁胡桃,四下张望,不停地冷笑:“好,好快的手脚,想不到六扇门里也有这样的硬角色。”

成刚终于嗫嚅着开口:“听说这里的捕快头儿叫杨铮,手底下很有两下子。”

倪八皱眉:“难道连孙如海和“野牛”两个人都对付不了他?如果他真是个这么厉害的角色,现在只怕已经绕到前面去对付我那顶滑竿去了。”

成刚变色:“我去看看。”

倪八却不动声色,只淡淡地说:“现在赶去恐已太迟。”

他果然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虽然已中计遇伏,头脑仍极清楚,判断仍极准确。

就在这时候,车队的前面已经传一声惨呼,是巴老秃的声音。

巴老秃也是他的得力属下,是在前面押队的,此刻无疑也已中计。

倪八居然还是神色不变;“巴老秃完了,黑鬼、黄狼、大象,三个脾气毛躁,一定会急着赶去,杨铮一定会先避开他们,转到中间去对付彭虎。”

“我们去接应他。”

“我们不去,我们哪里都不去。”

成刚怔住:“难道我们就站在这里,眼看着他杀人?”

倪八太爷冷笑:“他还能杀得了谁?只要我不死,他迟早都要落入我的手里。”倪八冷冷地说:“他的目标是我,我在这里,他迟早总会找到这里来送死的。”

风更急,月更黑,成刚忽然觉得一般寒意自脚底升起。

他终于明白倪八太爷根本不在乎,就算是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的死党也一样。

车子反正走不了的,车上的银鞘子也走不了,只要能坚持到最后擒杀杨铮,银子还是他的,分银子的人反而少了,他又何必急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狼牙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