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奇变

作者:古龙

(一)

枪锋带起的劲风,冷得刺骨。

有谁人知道极冷和极热的感受,几乎是完全一样的? 丁喜知道。

他冲入了这个的枪阵,就象投入了洪炉。 邓定侯的心沉了下去。 丁喜绝不能死。

他—定要带他去找出那六封信和六个死人,一定要找出那叛徒的秘密,

可是邓定侯也知道,王大小姐和金枪徐是绝不会住手的。

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丁喜投入洪炉,再眼睁睁地等着他被枪尖抛起。

只听—声轻叱,一声低呼,一样东西飞了起来。

飞起来的竟不是丁喜,而是徐三爷的金枪!

高手相争,掌中的兵器死也不能离手,徐三爷的金枪是怎么会脱手的?

他自己甚至都不太清楚。

在金枪徐脱手的前一刹那间,他只看见有个人冲入了他和王大小姐两杆枪的枪锋之间,两秆枪都往这个人身上剩了过去。

他想住手已不及。

可是就在这同一刹那间,这个人突然一扭身,已往他枪锋下窜过.一 只手托住枪的时候,一只手在他腰上轻轻一撞。

他的人立刻被撞出七八步,手里的金枪也脱手飞起。

他只有看着,因为他的半边身子已发麻,连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近二十年来,他身经大小百战;几乎从来也没有败过。

他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人能在出手一招间就夺走他手里的金枪,更想不到这个人居然就是那个年纪轻轻的丁喜。

丁喜金枪在手.霎眼间已攻出三招。迅速、毒辣、准确。

金枪徐脸色变得更苍白。

他已看出丁喜用的招式,居然就是他的独门枪法“蛇刺”。

就在片刻前.他还用过同样的招式去对讨霸王枪。

事实上,他已将蛇刺中最犀利毒辣的招式全都使出,可是招式一出手,立刻就被封死,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丁喜现在只使出了三招。

三招之后,他就已攻到了霸王枪的核心,突然枪尖斜挑,轻叱一声:“起!”

只听“呼”的一声响,七十三厅重的霸王枪竟被他轻轻一挑就挑了起来,夹带着风声飞出。

王大小姐已踉跄后退了七八步。

丁喜凌空翻身,一只手接住了霸王枪.一只手抛出了金枪,抛给徐三爷。

金枪徐只有用手接住。

等他接任了他的枪,才发现身子不麻了,力气也已恢复了。

丁真正看着他微笑。

金枪徐咬了咬牙,手腕一抖,也在霎眼间攻出了三招。

这三招正是丁喜刚才用来对付霸王枪的三招一一 “毒蛇出穴”“盘蛇吐信”、“蛇尾枪”,正是蛇刺中的三招杀手。

在这杆金枪上,他至少已有三十年的苦功,他自信这三招用得绝不比丁喜差。

丁喜既然能在三招间就抢入霸王枪的空门,他为什么不能? 但他却偏偏就是不能。

三招出手,他立刻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已被一种奇异的力气压住。

他的枪若是毒蛇,丁喜手里的枪就是块千斤巨石。

这块巨石一下子就压住了毒蛇的七寸。

只听丁喜轻叱一声;

“起!”

金枪徐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压下来,整个人都已被压住.手里的枪却弹了出去。

就在这片刻间,他的金枪已脱手两次。

(二)

金光灿烂,金枪飞虹般落下,“夺”的一声,插在徐三爷身旁的地上,

徐三爷没有动,没有开口,

霸王枪也已插在王大小姐身旁,枪杆还在不停的颤动.琴弦般“嗡嗡”的响。

王大小姐也没有动.没有开口,苍白的脸已涨得通红,嫣红的嘴chún却已发白。

丁喜看着她笑了笑,又看看徐三爷笑了笑。

他只不过笑了笑,并没有说出什么尖刻的话。

“像两位这样的枪法,还争什么风头?逞什么强?”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他用金枪徐的蛇刺击败了霸王枪,又用王大小姐的霸王枪击败了金枪徐。 这是事实。

事实是人人都能看得见的,又何必再说出来?

所以他只不过笑了笑,笑得还是那么温柔,还是那么讨人欢喜。

可是在王大小姐眼里看来,他笑得却比毒蛇还毒,比针还尖锐。

她明朗光亮的眼睛里又有了泪光,忽然顿了顿脚.抄起了霸王枪,拖着枪冲过去.一把拉住了杜若琳:“我们走!” 杜若琳只有走。

她不想走,又不敢不走,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 等她再回过头时,眼泪已流下面颊。 金枪徐却还是痴痴地站在那里。 金枪徐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金枪。

这杆枪本是他生命中最大的荣耀.但现在却已变成了他的羞辱。

他脸上完全没有表情,心里是什么滋味,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痛苦和悲伤,就像是妻子的rǔ房一样,不是让别人看的。

——痛苦越大,越应该好好地收藏。

——rǔ房岂非也一样? 金枪徐忽然笑了,微笑着,抬起头,面对丁喜,道:“谢谢你。”

丁喜道:“谢谢我?为什么谢谢我?” 金枪徐道:“因为你替我解决了个难题。”

丁喜道:“什么难题?”

金枪徐望着青翠的远山,目光忽又觉得十分温柔,缓缓道:“我已在那边的青山下买了几亩田,盖了几间屋,屋后有修竹几百竿,堂前有梅花几十株,青竹间红梅,还有几条小小的清泉。”

金枪徐道:“我早已打算在洗手退隐后,到那里去过几年清闲安静的日子。” 丁喜道:“好主意。” 邓定侯道:“好地方。”

金枪徐叹了口气,道:“怎奈浮名累人,害得我一点儿都下不定决心,也不知要等到哪一天才能放下这个重担子。

丁喜也叹了口气,道:“浮名累人,世人又有几人能放得下这副担子?”

金枪徐道:“幸好我遇见了你,因为你,我才下了决心。”

丁喜道:“决心放下这担子?”

金枪徐点点头。

了喜道:“决定什么时候放下来?”

金枪徐道:“现在。”

他又笑了笑,笑得很轻松,很愉快,因为他的确已将浮名的重担放了下来。

他已不再有跟别人逞强争胜的雄心,已不愿再为一点儿浮名闲气出来愿别人拼死拼活。

能解开这个结并不容易,他的确应该觉得很轻松,很愉快。

可是他心里是不是真的能完全放得开?是不是还会觉得有些惆怅,有些辛酸?

这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有空时,不妨到那边的青山下去找我。”

“我记得,你的屋后有修竹.堂前有梅花。”

“我屋里还有酒。”

“好,只要我不死,我一定去。”

“好.只要我不死,我一定等你来。”

金枪徐也镇定了,显得很洒脱。

一个人只要败得漂亮,走得洒脱,那败又何妨,走又何妨?

(四)

红日未坠,金枪徐的人影却已远了。

邓定侯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人果然是条好汉。”

丁喜道:“他本来就是。”

邓定侯道:“你看人好象很有眼力。”

丁喜道:“我本来就有。”

邓定侯道:“你也很会解决一些别人解不开的难题。”

丁喜道:“我也替你解开这个难题?”

邓定侯道:“我就不知要怎么样才能让徐三爷和王大小姐住手,你却有法子。”

丁喜道;“我的法子一向很有效。”

邓定侯叹道:“不管你的法子是对是错.是好是坏,的确都很有效。”

丁喜道:“所以别人都叫我聪明的丁喜。” 邓定侯笑了。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我还有个最大的好处?”

邓定侯道:“不知道。”

丁喜道:“我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够朋友。”

邓定侯道:“不够朋友?”

丁喜道:“我唯一的一个朋友现在正躺在地上,我却让刺伤他的人扬长而去,而且还跟你站在这里胡说八道。”

现在小马已躺在床上.红杏花的床上。

胖的人都喜欢睡硬床.年轻人都喜欢睡硬床,红杏花既不胖,也不再年轻。

她的床很软,又软又大。

红杏花叹息着道:“一直要等到七十岁以后.我才能习惯一个人睡觉。”

邓定侯忍不住接道:“你今年已有七十?”

红杏花瞪眼道:“谁说我已经有七十?今年我才六十七!”

邓定侯想笑,却没有笑,因为他看见小马已睁开了眼睛。

小马睁开眼睛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琳呢?”

“小琳?”

“小琳就是你刚才见过的那个女孩子。”

丁喜看着他.脸上已有冷容,甚至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小马道:“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丁喜不说话。

小马道:“她很乖,很老实。” 丁喜不说话。

小马道:“我看得出她对我很好。”

丁喜淡淡她道;“可是你为她受了伤,她却早已走了。”

小马咬着牙,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她一定有理由走的。”

丁喜道:“她也有理由留下来。”

小马道:“你……你是不是不喜欢她?”

丁喜道:“我只不过想提醒你一件事。”

小马听着。

丁喜道:“不管怎么样,她总是走了,以后你很可能永远再也见不到她,所以….”

小马道:“所以怎么样?”

丁喜道:‘所以你最好赶快忘了她。”

小马又咬着牙沉默了很久,忽然用力一拳捶在床上,大声道;“忘记她就忘记她,这种事也没他妈的什么了不起。”

丁喜笑了.微笑道:“我正在奇怪,你怎么已经有许久没有说‘他妈的’,我还以为你这小王八蛋变了性。”

小马也笑了,挣扎着要坐起来。

丁喜道:“你想干什么?”

丁喜道:“你能跟我走?”

小马道:“只要我还剩下一口气.无论你这老乌龟要到哪里去,我爬也要爬着跟去。”

丁喜大笑道:“好,走就走。”

红杏花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红杏花道;“你们两个小乌龟真他妈的不傀是好朋友,真他妈的够义气….”

一句没说完,忽然就跳起来,一个耳光掴在丁喜的脸上。 丁喜被打得怔住。

红杏花跳起来大骂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先看着他受伤有多重,难道你真想看着他这条腿残废,真是象乌龟一样跟在你后面爬?”

丁喜只有苦笑。

红香花指着他的鼻子.狠狠道:“你要滚,就赶快滚。滚得越远越好,可是这小王八蛋却得乖乖的给我躺在床上养伤,不管谁想带他走,我都先打断他的两条腿。” 丁喜道;“可是我…。.”

红杏花瞪眼道:“你怎么样?你滚不滚?”

她的手又扬起来,丁喜这次却已学乖了,早就溜得远远的,陪笑道:“我滚,我马上就滚。”

小马忍不住叫了起来:“你真的不带我走?”

这句话没说完,他的脸也接了一耳光。

红杏花瞪眼道:“你鬼叫什么?是不是想要我用针缝起你的嘴。”

小马苦着脸道:“我不想。”

红杏花道;“那么就赶快乖乖的给我躺下去。”

小马居然真的躺了下去。

在红杏花面前,这个“愤怒的小马”,竟好象变成了“听话的小山羊。”

“你还不滚?真想要我打断你的腿。”红杏花又抓起把扫帚,去打丁喜。

丁喜赶紧往外溜.直溜到院子外面,坐上了等在外面的马车.才松了口气.苦笑道:“这老太婆真凶。”

邓定侯当然也跟着溜了出来,也在叹着气,道:“实在凶得要命。”

丁喜道:“你见过这么凶的老太婆没有?” 邓定侯道:“没有。”

丁喜叹道;“我也没有见过第二个。”

邓定侯道:“你真的怕她?”

丁喜道:“假的。”

邓定侯不禁大笑,道:“看来,她也不象是你的真祖母。”

丁喜道:“她不是。”

邓定侯道:“是你”….”

丁喜打断了他的话,道:“可是我没有饭吃的时候,只有她给我饭吃;我没有衣服穿的时候,只有她给我衣服穿;有时候我挨了揍.受了伤,只要我想起她.心里就不会太难受。”

邓定侯道:“因为你知道只要到这里来,她就一定会照顾你。”

丁喜点点头,微笑道:“只可惜她年纪稍大了几岁.否则我一定要娶她做老婆。”

邓定侯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问道:“你真的没有想到过要娶个老婆?”

丁喜笑道:“你是不是想替我作媒?”

邓定侯道:“我倒真有个很合适的人,配你倒真是一对。”

丁喜道:“谁?”

邓定侯道:“王大小姐。”

丁喜忽然不笑了.板着脸道:“你若喜欢她,为什么不自己娶她做老婆?”

邓定侯笑道:“我倒也不是没有想过,只可惜我年纪也大了几岁,家里又已经有了一个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奇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