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天才凶手

作者:古龙

(一)

尼姑庵的一面怎么还有个土地庙?土地庙怎么会有个地窖?

丁喜眼睛里带着种思索的表情,注视着神案下的石扳, 喃喃道:“这个尼姑庵里面,以前一定有个花尼姑,才会特地修了个这么样的土地庙。”

邓定侯忍不住问:“为什么?”

丁喜道:“因为在尼姑庵里没法子跟男人幽会,这里却很方便。”

邓定侯笑了:“你好象什么事都知道。”

丁喜并不谦虚:“我知道的事本来就不少。”

邓定侯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丁喜道:“不知道。”

邓定侯道;“你最大的毛病,就是太聪明了。”

他微笑着,用手拍了拍丁喜的肩,又道:“所以我劝你最好学学那老乌龟,偶尔也装装傻。”

邓定侯道:“那么你就会发现,这世界远比你现在看到的可爱得多了。”

地窖果然就在神案下。

他们掀起石板走进去,阴暗潮湿的空气里,带着种腐朽的臭气.刺激得他们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们睁开眼,第一样看见的,就是一张床。

地窖很小,床却不小,几乎占据了整个地窖的—大半。

邓定侯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小子果然没有猜错。”

有两件事丁喜都没有猜错——

地窖里果然有张床.床上果然有个人,这个人就是苏小波。

他的人已象是棕子般捆了起来,闭着眼似已睡着,而且睡得很熟,有人进了地窖,他也没有张开眼。

“他睡得简直象死人一样。”

“象极了。”

丁喜的心在往下沉.一步窜了过去,伸手握住了苏小波的脉门。

苏小波忽然笑了。

丁喜长吐出口气,摇着头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子很好玩?”

苏小波笑道:“我也不知道被你骗过多少次.能让你着急一下也是好的。”

丁喜道:“你自己一点都不急?”

苏小波道:“我知道我死不了的。”

丁喜道:“因为岳麟是你大舅子?”

苏小波忽然不笑了,恨恨道:“若不是因我有他这么一个大舅子,我还不会这么倒霉。”

丁喜道:“是他把你关到这里来的?”

苏小波道:“把我捆起来的也是他。”

丁喜笑道;“是不因为你在外面偷偷的玩女人,他才替他的妹妹管教你?”

苏小波叫了起来,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他那宝贝妹妹是个天吃星,我早就被她淘完了,那有精力到外面来玩女人?”

丁喜道:“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子修理你?”

苏小波道:“鬼知道。”

丁喜眨眨眼,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一定因为你杀了万通。”

苏小波又叫起来,道;“他死的时候我正在厨房里喝牛鞭汤,听见他的叫声.才赶出来的”

丁喜道:“然后呢?”

苏小波道:“我已经去迟了,连那人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

丁喜眼睛亮了,道:“那个什么人?”

苏小波道:“从万通屋里走出来的人。”

丁喜道:“你虽然没有看清楚,却还是看见了他?” 苏小波道:“嗯。”

丁喜道:“他是个什么样身材的人?”

苏小波道:“是个身材很高的人,轻功也很高,在我面前一闪,就不见了。”

丁喜目光闪动,指着邓定侯道;“你看那个人身材是不是很象他?”

苏小波上上下下打量了邓定侯两眼,道;“一点也不象,那个人员少比他高半个头。”

丁喜看着邓定侯,邓定侯也看了看丁喜,忽然道:“姜新和百里长青都不矮。。

丁喜道;“可惜这两个人一个已病得快死了,一个又远在关外。”

邓定侯的眼睛也有光芒闪动,沉吟着道;“关外的人可以回来,生病的人也可能是装病。”

苏小波看着他们,忍不住问:“你们究竟在谈论着什么?”

丁喜笑了笑,道:“你这人怎么越来越笨了,我们说的话,你听不懂,别人对你的好处,你也看不出。”

苏小波道;“谁对我有好处?”

丁喜道:“你的大舅子。”

苏小波又叫了起来,道;“他这么样修理我,难道我还应该感激他?”

丁喜笑道;“你的确应该感谢他,因为他本应该杀了你的。”

苏小波怔了一怔,又道:“为什么?” 丁喜道:“你真不懂?”

苏小波道:“我简直被弄得糊涂死了。”

丁喜道:“那么你就该赶快问他去。”

苏小波道:“他的人在哪里?”

丁喜指一指道:“就在前面陪着——个死人、两个尼姑睡觉。”

(二)

黄昏。

后院里更暗,屋子里没有燃灯。

死人已不会在乎屋子里是光是亮,被点住穴道的人,就算在乎也动不了。

苏小波喃喃道:“看来我那大舅子好象真的睡着了。”

丁喜微笑道;“睡得简直跟死人差不多。”

说到“死人”两个字,他心里忽然一跳.忽然一个箭步窜过去,撞开了门。

然后他自己也变得好象个死人一样.全身上下都已冰冷僵硬。

屋子里已没有活人。

那对百炼精钢打成的日月双枪,竟已被人折断了,断成了四截,一截钉在棺材上,两截飞上屋梁.还有一截,竟钉入岳麟的胸膛。

但他致命的伤口却不是枪伤,而是内伤.被少林神拳打出来的内伤。

大力金刚的伤痕也一样。

陈准、赵大秤,都是死在剑下的。

一柄很窄的剑,因为他们眉心之间的伤口只有七分宽。

江湖中人都知道,只有剑南门下弟子的佩剑最窄,却也有一寸二分。

越窄的剑越难练,江湖中几乎没有人用过这么窄的剑。

邓定侯看着岳麟和五虎的尸身,苦笑道:“看来两个人又是被我杀了的。”

丁喜没有开口,眼睛一直眨也不眨地盯着陈准和赵大秤眉心间的创伤。

邓定侯道:“这两个人又是被谁杀的?”

丁喜道:“我。”

邓定侯怔了怔,道:“你?”

丁喜笑了笑,忽然—转身,一翻手.手里就多了柄精光四射的短剑。

一尺三寸长的剑,宽仅七分。

邓定侯看了看剑锋,再看了看陈准、赵大秤的伤口,终于明白:“那姦细杀了他们灭口,却想要我们来背黑锅。”

丁喜苦笑道;“这些黑锅可真的不少呢。”

邓定侯道;“他先杀了万通灭口,再嫁祸给我,想要你帮着他们杀了我。”

丁喜道:“只可惜我偏偏就不听话。”

邓定侯道:“所以他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你拉下水。”

丁喜道:“岳麟的嘴虽然稳,到底是比不上死人。”

邓定侯道:“所以他索性把岳麟的嘴也一起封了起来。”

丁喜道;“岳麟的朋友不少,弟兄更多,若是知道你杀了他,当然绝不会放过你。”

邓定侯道:“他们放不过我,也少不了你。”

丁喜叹道:“我们在这里狗咬狗,那位仁兄就正好等在那里看热闹、捡便宜。”

苏小波一直站在旁边发怔,此刻才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这位仁兄究竟是谁?”

丁喜道;“是个天才。”

苏小波道;“天才?”

丁喜道:“他不但会模仿别人的笔迹,还能模仿别人的武功;不但会用这种袖中剑,少林百步神拳也练得不错.你说他是不是天才?”

苏小波叹道:“看来这个人真他妈的是个活活的大天才。”

他突然想起一个人;“小马呢?”

丁喜道:“我们现在正要去找他。”

苏小波道:“我们?”

丁喜道:“我们的意思,就是你也跟我们一起去找他。”

苏小波道;“我不能去,我至少总得先把岳麟的尸首送回去,不管怎么样,他总是我大舅子。”

丁喜道:“不行。”

苏小波怔了怔,道:“不行?”

丁喜道:“不行的意思,就是从现在起.我走到哪里,你也要跟到那里。”

他拍着苏小波的肩,微笑道:“从现在起,我们变得象是一个核桃里的两个仁.分也分不开了。”

苏小波吃惊地看着他,道;“你没有搞错?我既不是女人,又不是相公。”

丁喜笑道:“就算你是相公.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兴趣的。”

苏小波道:“那么你愿我这么亲干吗?”

丁喜道;“因为我要保护你。”

苏小波道:“保护我?”

丁喜道:“现在别的人死了都没有关系,只有你千万死不得。”

苏小波道;“为什么?”

丁喜道:“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见过那位天才凶手.也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证明.岳老大他们并不是死在我们手里的。”

苏小波盯着他看了半天.长长叹了口气,道:“就算你要我跟着你,最好也离我远一点。”

丁喜道:“为什么?”

苏小波眨了眨眼道:“因为我老婆会吃醋的。”

(三)

到过杏花村的人,都认得老许,却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这个人好吃懒做,好酒贪杯,以红杏花的脾气,就算十个老许也该被她全部赶走了。

可是这个老许却偏偏没有被赶走。

他只要有了六七分酒意,就根本没有把红杏花看在眼里。

若是有了八九分酒意,他就会觉得自已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到这里来做伙计,只不过是为了要隐姓埋名,不再管江湖中那些闹事。

据说他真的练过武,还当过兵,所以他若有了十分酒意,就会忽然发现自己不但是个大英雄,而且还是位大将军。

现在他看起来就象是个大将军.站在他面前的丁喜,只不过是他部下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已。

丁喜已进来了半天,他只不过随随便便往旁边凳子上一指,道:“坐。”

将军有令,小卒当然就只有坐下。

老许又指了指桌上的酒壶,道:“喝。”

丁喜就喝。

他实在很需要喝杯酒,最好的是喝上七八十杯,否则他真怕自己要气得发疯。

他们来的时候.小马居然已走了,那张软棍只剩下一大堆白布带——本来扎在他身上的白布带。

看到这位大将军的样子,他也知道一定问不出什么来的。

但他却还是不能不问;“小马呢?”

“小马?”

大将军的目光凝视着远方:“马都上战场去了,大马小马都去 了。”

他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前方的战鼓已鸣,士卒们的白骨已堆如山,血肉已流成河,我却还坐在这里喝酒,真是可耻呀,可耻!”

邓定侯和苏小波都已看得怔住,想笑又笑不出,丁喜却已看惯了,见怪不怪。

老许忽又一招桌,瞪着他们,厉声道:“你们身受国恩,年轻力壮,不到战场上去尽忠效死,留在这里干什么?”

丁喜道:“战事惨烈,兵源不足,我们是来找人的。” 老许道:“找谁?”

丁喜道;“找那个本来在后面养伤的伤兵,现在他的伤巳痊愈,己可重赴战场了。”

老许想了想,终于点头,道:“有理,男子汉只要还剩一口气在,就应该战死沙场,以马革裹尸。”

丁喜道:“只可惜那伤兵已不见了。”

老许又想了想,想了很久,想得很吃力,总算想了起来:“你说的是副将?”

“正是。”

“他已经走了,跟梁红玉一起走的。”

“梁红玉?”

“难道你连梁红玉都不知道?”大将军可光火了:“象她那样的巾帼英雄,也不知比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小伙子强多少倍,你们还不惭愧?”

他越说越火,拿起杯子,就往丁喜身上掷了过去,幸好丁喜溜得快。

邓定侯和苏小波的动作也不慢,一溜出门.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丁喜的脸色.却好象全世界每个人都欠他三百两银子没还一样。

苏小波笑道:“马副将,小马居然变成了马副将?他以为自己是谁?是岳飞?”

丁喜板着脸,就好象全世界每个人都欠他四百两银子。

苏小波终于看出了他的脸色不对:“你在生什么气7生谁的气?” 邓定侯道:“梁红玉。”

苏小波道:“他又不是韩世忠,就算梁红玉跟小马私奔了,他也用不着生气。”

邓定侯道:“这个梁红玉并不是韩世忠的老婆。” 苏小波道:“是谁?”

邓定侯道:“是王大小姐的老搭档。”

苏小波诧异道;“霸王枪王大小姐?”

邓定侯点点头.道:“他不喜欢王大小姐,所以不喜欢这个梁红玉了。”

苏小波道;“可是小马却跟着这个梁红玉私奔了。”

邓定侯道:“所以他生气。”

苏小波不解道:“小马喜欢的女人,为什么要他喜欢?他为什么要生气?”

邓定侯道:“因为他天生就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马车还等在外面。

赶车的小伙子叫小山东,脾气虽然坏,做事倒不马虎,居然一直守在车上,连半步都没有离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天才凶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