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恶战

作者:古龙

(一)

有生命就有慾望。

可是慾望也有很多种,有的慾望引导人类上升,有的慾望却能令人毁灭。

这三双眼睛里的慾望,就是种可以令人毁灭的慾望。——不但要毁灭别人,也要毁灭自己!

人为什么要毁灭自己?

是不是他们已迷失了自己?

小马已看出他们就是刚刚从路上迎面走过去的三个人。

散漫落泊的长发青年。 修长美丽的腿。

——他们为什么去而复返?

小马故意不去看他们.其实他心里并不是不想多看看那双美丽的腿。 可是他能控制自己。

经过了一次情感上的痛苦折磨后.他已不再是昔日那一个冲动起来,就不顾一切的少年。

美腿的少女却还是在望着他,忽然大声呼喊道:“喂!”

小马忍不住道:“你在叫谁?”

美腿的少女道:“你!”

小马道:“我不认识你。”

美腿的少女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认识你,才能叫你?”

小马怔住。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互相认得的.她说的话好象并不是没有道理。

美腿的少女又在叫:“喂!”

小马道:“我不叫喂。”

美腿的少女道:“你叫什么?”

小马道;“别人都叫我小马。”

美腿的少女道:“我却喜欢叫你喂,只要你知道我是在叫你就行了。”

小马又怔住,

人与人之间的称呼,本就没有一定的规则,既然有人可以用“先生、公子、阁下”这一类名称叫他,她为什么不能叫他“喂”?

这少女的思想和行为虽然很激烈,很奇特,却与大多数人都不同。

可是她好象也有她的道理存在。

美腿的少女又在叫:“喂!”

这次小马居然认了:“你叫我干什么?”

美腿的少女道:“叫你跟我走。”

小马又怔了怔.道:“为什么要我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因为我喜欢你。”

这句话更令人吃惊。

小马虽然一向是个洒脱不羁的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是就连他也想不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

蓝兰忽然道:‘他不能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为什么?”

蓝兰道:“因为我也喜欢他,比你更喜欢他。”

这句话说出来。也同样令人吃惊,这种话本来随时都可以让两个人打起来的。

谁知美腿的少女却好象觉得这种话很有道理。反而问道:“他走了之后,你是不是会很伤心?” 蓝兰道:“一定伤心得要命。”

美腿的少女叹了口气,道:“伤心不好,我不喜欢要人伤心。”

蓝兰道:“那么你就该走。”

美腿的少女道:“你们两个人可以一起跟我走。”

蓝兰道:“为什么要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因为我们那里是个很快乐的地方,到了那里,你们一定比现在快乐得多。”

长发的少年已开了口,道:“我们那里只有欢笑,没有拘束,只有音乐,没有...”

小马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音乐?”

远方的音乐仍在继续。

小马问道:“那就是你们的音乐?”

长发少年道:“朝拜祭礼时一定要有音乐。”

礼乐本就是分不开的。

小马的好奇心又被逗了起来,又问道:“你们朝拜的是什么?”

长发少年道:“太阳。”

小马道:“现在还是晚上,晚上哪里有太阳?”

长发少年道:“今天我们的朝拜祭礼比平时提早了些。”

小马道:“为什么?” ’

长发少年笑了笑.拍了拍美腿少女的头道:“因为她喜欢你。”

小马立刻明白了。

他们朝拜的乐声一响起,就表示黎明已将来临。

夜狼们就像是魂魄,黑夜一消失,他们就必须消失。

蓝兰抢着道:“就算是你救了我们,他也不会跟你走的。”

美腿的少女道;“你呢?”

蓝兰道:“这里没有人会跟你走。”

美腿的少女道:“我不喜欢勉强别人,可是只要你们来,无论谁我们都会欢迎。”

她的声音充满诱惑;“你们只要跟着乐声走,就可以找到我们,找到你们平生绝没有享受过的快乐,我保证你们绝不后悔的。”

她转过身,长袍的开襟吹起,她那双修长美丽的腿就完全躶露了出来。

老皮的眼睛发直,连眼珠子都好像快掉了下来。

另一个少女忽然走过去,走到珍珠姐妹面前。

她一直在望着她们。

她的眼睛里竟似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珍珠姐妹竟似已被她看得迷住了。

她走到她们面前时,她们连动都不能动,她就拥抱住她们,在她们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她的手在轻抚着她们的腰。

珍珠姐妹的目光朦胧,眼波带醉,直到她走了很远都没有醒。

现在三个人都已走了很久,蓝兰才轻轻吐出口气.道:“这两个女人简直是魔女。”

小马笑了笑.道:“你呢?”

蓝兰不理他,却去问珍珠姐妹,道:“她跟你们说了些什么?”

曾珍的脸红了,道;“她…她问我们是不是*女?”

她们当然还是*女。

蓝兰道:“她还说了些什么?”

曾珍的脸更红,吃吃地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蓝兰还想逼着她说,轿子里的病人又开始在不停的咳嗽。

这次他咳得更厉害,本来就有很多种病痛都是在黎明前后发作得最剧烈。

蓝兰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关切和忧心,道:“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总得先找个地方歇下来。” 她在看着常无意。

常无意居然没有反对,他也看得出这些人都需要休息。

可是在这狼山上,又有什么地方能让他们安静休息?

这里几乎没有一寸土地是安全的。

蓝兰转向张聋子,道:“你到狼山来过?”

张聋子点点头。

多年前他就已来过,那时这座山上还没有这么多狼,所以他还能活着下山。

蓝兰道:“这里的人虽然变了.山势总不会变的。” 张聋子承认。

蓝兰道;“那么你就应该能想得出一个可以让我们歇下来的地方。”

张聋子道:“我正在想。”

他已想过很久,想过了很多地方.只可惜他完全没有把握。

突听一个人道:“各位不必再想.再想也想不出的。但是我却可以带你们去。”

星月已消沉,东方已渐渐露出了鱼白。

这个人手里却提着灯笼,施施然从岩石后走了出来。

他的衣着和样子看来都像是个生意人.也正是他们到狼山来看到过的最正常的人。

他看来甚至很和气,也很客气。

小马道:“你是谁?”

这人笑了笑,道;“各位请放心,我只不过是个生意人,不是狼。”

小马道:“狼山中也有生意人?”

这生意人道;“只有我一个。”

他又笑着解释道:“因为只有我一个,所以我才能活下去。” 小马道:“为什么?”

这生意人道;“因为我能跟那些狼大爷们做各式各样的生意,若是没有我这么一个人,他们有很多事都没有这么方便了。”

他再解释;“那些狼大爷们只会杀人抢钱,不会做生意。”

小马道;“你做的是什么生意?”

这生意人道:“什么样的生意我都做,我替他们收藏,替他们卖出去,我还会替他们找女人。”

小马笑了,道:“这件事的确重要得很。”

生意人笑道:“简直比什么事都重要。”

小马道:“所以他们舍不得杀你。o

生意人道;“他们要杀我,只不过像捏死只蚂蚁,捏死只蚂蚁有什么用?” 小马道:“没有用。”

生意人道:“所以这儿年来我都太平得很。”

小马道:“你准备带我们到哪里去?”

生意人道;“太平客栈。”

小马道:“狼山也有客栈?”

生意人道:“只有这一家。”

小马道“这家客栈是谁开的?”

生意人:“我开的。”

小马道:“你那里真的很太平?”

生意人笑道:“只要走进我那家客栈,我就负责各位太平无事。”

小马道:“你有把握?”

生意人道:“这是我跟他们约好了的,连朱五太爷都答应了。”

无论谁都知道朱五太爷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这生意人道:“朱五太爷有时也会要我替他做点事,而且他老人家也知道,要闯狼山的人,一定有急事,谁也不会在我那里住一辈

小马道:“所以他们要下手,机会还多得很。”

生意人道:“所以他们肯让我做小生意.因为这对他们根本没妨碍。”

小马道:“好,这回生意你已做成了。”

生意人道:“现在还没有。”

小马道:“还没有?”

这生意人笑道:“不瞒各位说,我那里只接待一种人,我还得看看各位是不是那种人。”

小马道:“哪种人?”

生意人道:“有钱的人,很有钱的人。”

他又笑着解释:“因为我那里无论什么东西都比别的地方贵—点。”

小马道:“贵多少?”

生意人道:“有些人说我那里连一杯酒都比别的地方贵三十倍,其实他们是在冤枉我。”

小马道:“贵多少?”

生意人道:“只贵二十八倍。”

小马笑了。

蓝兰也笑了。

生意人看看他们,道:“却不知各位究竟是哪种人?”

蓝兰:“是有钱人.很有钱的人”

她随随便便从身上拿出张银票,就是一万两银子,她随随便便就给了这生意人,就好像给的只不过是张破纸。

小马道:“这够不够我们住半天?”

一万两银子已经可以买一座很好的房予,在里面住上三五百天都不会有问题。

这生意人却道:“只要各位吃得随便一点.也许勉强够了。”

小马大笑:“现在我才相信你真是人,不是狼。”

生意人道:“为什么?”

小马道:“因为只有人才会这么样吃人。”

(二)

太平客栈真的很像是个客栈。

只不过很像而已。

最像的地方就是排在门口的一块大招牌.上面真的写着“太平客栈”四个大字。

除了这一点外,别的地方就不太像了。

最不像的是他的房子。

一间东倒西歪的破屋子,只有一个满头癞痢的小伙子。

生意人道:“这是我的儿子。”

即使是癞痢头的儿子,也是自己的好。

生意人道:“我老婆已经被我赶走了.我老婆不是个好东西。”

者婆总是别人的好。

生意人道;“我们这里有八间房子,还有个大饭厅。”

饭厅的确不太小,至少总比那些豆腐干一样的客房大一点儿。

生意人道;“我们的酒菜都是第一流的,所以随便什么时候都有客人。”

这句倒是真话。

现在才刚刚天亮,这里已经有了客人。

只有一个人。

一个又干又瘦的老头子,穿着件用缎子做成的棉袍子。

现在才九月,天气还很热。

他穿的却是件棉袍子,而且还穿着棉袍子饮酒.饮了至少三五斤酒。

可是他脸上一滴汗珠子都没有。

他脸上在闪着光。

旱烟袋的火光!

一杆五尺长的旱烟袋,比小孩子的手膀子还粗,无论谁都应该看得出是纯钢打成的。

烟斗更可怕,里面装的烟丝就算没有半斤,也有六两。

照张聋子估计,这旱烟袋至少总有五十多斤重;照小马估计,就有八九十斤了。

这么重的一杆旱烟袋,被这么样—个又干又瘦的老头子拿在手里,却好像拿着棍稻草一样。

他闪着光的脸虽然枯瘦腊黄,却带着种说不出的慑人气概。

他就这么样随随便便地坐在那里,气派之大,已经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卜战!

狼山上最老的一匹狼!

每个人都已认出他是谁了,他一双炯炯有光的眼睛也在盯着这些人,忽然问:

“是谁杀了铁三角?”

“我!”

这个字并不是一个人说出来的,小马和常无意都抢着要认这笔帐。

他们看得出这匹老狼是来算账的,也看得出珍珠姐妹的剑,绝对接不住他这杆旱烟袋。

卜战在冷笑。

小马抢着道:“我杀的人还不止铁三角一个,你要算这账,尽管来找我。”

卜战道:“我听说过你。”

小马道:“我叫小马。”

卜战冷冷道:“你不是马,你是头驴子。” 小马也在冷笑。

卜战道:“只有驴子才会做这种蠢事,抢着要把别人的账算在自己身上。”

他不等小马开口,又道:“你用的是拳头,铁三角却死在剑下。”

小马道:“可是我……”

卜战又打断了他的话,道:“他要宰你们,你们当然只有宰他,这本是天公地道的事。。

小马道:“想不到你这个人居然值得公道两字。”

卜战道:“这笔账本来并没有什么可算的.只不过….”

他的手紧握:“只不过他实在死得太修,我老头子实在忍不住想看看,那种阴毒狠心的剑法,是什么人使出来的!”

常无意闭着嘴,却抽出了剑。

一柄精光四射、寒气逼人的软剑,迎风一抖,就伸得笔直。

卜战道:“好剑!”

常无意冷冷道:“是好剑!”

卜战道;“好!我等你。”

常无意道“等我?”

卜战道:“等你睡一觉,等你走。”

常无意道;“你不必等。”

卜战道:“这里不是杀人的地方。”

常无意道:“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出去。”

卜战盯着他,霍然长身而起,大步走出了门。常无意已经在门外等着他。

珍妹姐妹还是迷迷蒙蒙的,这件事就好像跟她们完全没有关系。

蓝兰压低声音,道:“你看他有没有关系?”

小马握紧拳头,闭着嘴。这一战是谁胜谁负,他完全没有把握。

那生意人道:“有关系,有好处。”

小马盯着他道:“有什么好处?”

那生意人道:“他死定了,少了一个人的开销,各位至少可以多喝几杯酒。”

(三)

晨雾迷离,连山风都吹不散。

卜战身上的棉袍子已被风吹了起来,他的人却峙立如山岳。

他一双脚不丁不八,就这么样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气势已非同小可。

只有身经百战、杀人无算的好手,才能显得出这种气概。

常无意也没有动。

他的敌手还没有动,他绝不先动。

卜战又抓起旱烟管,深深吸了一口,烟袋里的烟丝又闪出了火光。

他冷冷地看着常无意,道:“我看得出你是个好手。”

常无意不否认。

卜战道:“所以你也应该看得出,我这烟斗里的烟丝,也是杀人的暗器。”

常无意看得出。

这种燃烧着的热烟丝,实在比什么暗器都霸道可怕。

卜战道;“我出手绝不会留情,你也尽管把那些阴毒的剑招使出来。”

常无意冷冷道:“我会使出来的。”

卜战道:“我若也死在你剑下,我那些徒子徒孙们绝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

常无意道:“很好。”

卜战冷冷笑道;“你就算剥了我的皮,我也绝不怨你。”

常无意道:“你的皮可以留着!”

卜战道:“哦?”

常无意道:“因为你的皮并不厚。”

他剥皮,可是他只剥一种人的皮。 脸皮厚的人!

卜战又看了很久,道:“很好!”

很好!

这就是他们说的最后两个字。

就在这一瞬间,五尺一寸长、五十一斤重的旱烟袋已横扫出去。

旱烟袋通常只不过是点穴,打穴的兵器,用的招式跟判官笔点穴差不多。

可是他这根旱烟袋施展起来,不但有长枪大戟的威力,其中居然还夹杂着铁拐、金铁鞭、巨石一类重兵器的招式。

那些炽热的烟丝,随时都可能打出来,烟斗中闪动的火光.也可以眩人眼目。

小马心里在叹气。

就连他都没有看见过这么霸道的外门兵器.他实在有点替常无意担心。

现在卜战已攻出十八招,常无意却连一招都没有回手。

旱烟袋虽然并没有沾上他一点,可是这种现像并不好。

他的剑法本来一向是着着抢攻、绝不留情的.此刻似已被通得出不了手。

一柄又轻又狭的软剑,要想在这种霸道的招式下出手,实在不是件容易事。

忽然间,“蓬”的一声响,一片发光的烟丝,随着大烟斗的泰山压顶之势,向常无意打了下去。

常无意仿佛已被逼入了死角,他的剑仿佛已根本无法出手。

谁知就在这时,他偏偏出手了。

他的剑忽然又变得柔若游丝,笔直的剑竟变成了无数个光圈。

闪动的光圈,一圈圈绕上去,火烧的烟丝立刻消失不见。

又是“叮”的一声响,剑光击上烟斗,火星四激,剑锋居然又笔直地弹了出去。

小马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一定要卜战先将人逼入死地才出乎。 高手交锋.有时就正如大军对垒,要先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对方的势力比他强,气势比他盛,他只有用这种法子。 小马心里很佩服。

他忽然发现常无意这两年不但多了把好剑,到法还精进了许多。

真正高明的剑招,有时并不在剑上,而在心里。

这一剑并不以势胜,而以巧胜!并不以力胜,而以智胜。

他胜了!

剑锋弹出,贴着烟管弹出去。

卜战凌空翻身,衣袖起飞,一根五十一斤重的旱烟袋,却已不在他手里。 他不能不撒手。 若是不撒手,剑锋势必削断他的手。

可是高手交锋,连兵器都撒了手,这也是种要忍受一世的奇耻大局。

卜战身子落地时,脸上已无人色.连那种不可一世的气概都没有了。

常无意剑已入腰,剑已入鞘。

卜战忽然厉声道:“再拔出你的剑来!”

常无意冷冷道:“你还要再战?”

卜战道:“剑是杀人的,不战也可以杀人。”

常无意道:“我说过,你可以留下你的皮,人若死了,哪里还有皮可以留下来?”

卜战的手虽然握得很紧,却在不停的发抖,他忽然变得苍老而衰弱。

他只有走。

虽然他想死.也许他真的宁愿死在常无意的剑下,怎奈常无意的剑已入鞘。

死,毕竟不是件容易事。

虽然他已是个老人,生命已无多,也就因为他已是个老人,才做得生命值得珍借。

雾已淡了, 卜战的身影已消失在雾里,旱烟袋虽然还留在地上,烟斗里的火光却已熄灭。

蓝兰的眼睛里却在发着光,道:“这次他一走,以后只怕就绝不会再来。”

小马道:“非但他不会再来,他的徒了徒孙也不会来。”

他们都看得出这匹老狼不但有骨头,而且骨头还很便。

站在他们旁边的生意人忽然笑道:“现在人虽然没有少,各位还可以多喝两杯。”

小马故意问:“为什么?”

生意人赔着笑道;“因为这位大爷的剑法,我实在很佩服。”

突听身后一个人道:“我也很佩服。”

他们转回身,才发现屋里又多了一个人,一个儒服高冠、手摇折扇的君子。

狼君子毕竟还是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