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疑云

作者:古龙

(一)

九月十三,晨。

暗有雾。

太平客栈饭厅里,看起来好象真的很太平。

大家都太太平平地坐着,看起来都好象很客气的样子。

尤其是狼君子更客气。

最不客气的是小马.眼睛一直瞪着他,拳头随时都准备打出去。

温良玉好象根本没看见,微笑着道;“这一夜各位辛苦了。”

小马:“哼!”

蓝兰嫣然道:“辛苦虽然辛苦了一点.现在大家总算还都狠太平。”

温良玉道:“郝老板!”

生意人立刻赶过来.陪着笑道;“小的在。”

温良玉道:“先去做些点心小菜来,再去温几厅酒,账算我的。” 郝生意道:“是!”

小马忽然冷笑.道:“郝生意的生意虽然做成了,你的好生意却还没有做成,何必先请客?”

温玉良笑道:“生意归生意,请客归请客,怎么能混为一谈?” 小马道;“就算生意做不成.客你也要请?”

温良玉道:“各位远来,在下多少总得尽一点地主之谊。” 小马道:“好,拿大碗来!”

蓝兰柔声道:“你一夜没有睡,肚子又是空的,最好少喝点。” 小马道;“不喝白不喝,喝死算了!”

温良玉抚掌笑道:“正该如此,现在若不多喝些,待到没有了拳头时,喝酒就不太方便了。”

小马道:“你真的想要我这双拳头?” 温良玉微笑。 小马道:“好,我给你!”

一句话没说完,他的拳头已打了过去。 他的拳头不但准,而且快。

快得要命。

谁知温良玉好象早就算准了这一着,身子一滚,连人带凳子都到了八九尺外。

他并没有生气,还是带着微笑道:“酒还没有喝,难道阁下就已醉了?” 蓝兰道:“他没有醉。”

温良玉并不反对,也不争辩,道:“也许他只不过天生喜欢揍人而已。”

蓝兰笑了笑,笑得很迷人,道;“你又错了。” 温良玉道:“哦?”

蓝兰道;“他并不喜欢揍人,他只不过真的喜欢揍你!” 温良玉道:“哦?”

蓝兰道:“不但他喜欢揍你,这里的人只怕个个都很想揍你!” 常无意道:“我不想。” 蓝兰道:“你真的不想?”

常无意道;“我只想剥他的皮!”

温良玉还是不生气.还是带着笑道:“听说令弟的病很重?”

蓝兰道:“嗯。”

温良玉道:“令弟真的是姑娘嫡亲的弟弟?”

蓝兰道:“嗯。”

温良玉道,“这位马公子也是?” 蓝兰摇摇头。

温良玉道:“那么令弟的一条命,难道还比不上他的一双拳头?”

蓝兰道:“只可惜他的拳头是长在他自己的手上的。”

温良玉笑了笑,道:“姑娘这么说,就未免太谦虚了。”

蓝兰道:“为什么?”

温五良:“姑娘的暗器功夫精绝,在下平生未见!”

他一句话就揭破了她的秘密,蓝兰的脸色居然没有变,道:“阁下果然好眼力。”

温良玉道:‘姑娘身旁的几位小妹妹,也全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若想要什么人的一个拳头,只不过象是探囊取物而已。”

蓝兰也笑了笑.道:“我们现在若是想要你的一个拳头,是不是也象探囊取物呢?”

温良玉笑得已有点不太自然,道:“看来在下这趟生意是真的做不成了。”

蓝兰淡淡道:“好象是的。”

温良玉道:“却不知姑娘何时离开这里?”

蓝兰道:“我们反正不会在这里住一辈子,迟早总是要走的。” 温良玉道:“很好,在下告辞。”

他抱拳站起,展开折扇,施施然走出去。

小马忽然大声喝道:“等一等!”

喝声中,他的人已挡住了门。

温良玉神色不变,道;“阁下还有何见教?”

小马道:“你还有件事没有做。”

温良玉道:“什么事?” 小马道;“讨账!” 温良玉又笑了。

小马道:“生意归生意,请客归请客,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温良玉并不否认。

小马道:“不管你说出来的话算不算数,你不付账,就休想走出这扇门。”

温良玉立刻就轻摇折扇,施施然走回去,慢慢地坐下,悠然道:“我只希望你能明白几件事。” 小马在听着。

温良玉道;“我睡足了,你们却亟需休息;我很有空,你们却急着要过山。这么样耗下去,对你们并没有好处。”

他微笑着.又道:“这里本是太平客栈,谁也不许在这里出手伤人,你们自己若是破坏了这规矩,狼山上就没有你们存身之地了。”

小马的脸都气红了。

他生气只因为他知道温良玉并不是在唬他们。

这是真话。

张聋子道:“这次客你真的不请了?”

温良玉道:“现在各位既然不再是我的客人,我为什么还要请?” 张聋子道:“好,你不请,我请!”

温良玉大笑,折扇一挥,急风扑面,刺得人眼睛都张不开。

等到大家眼睛再张开时,他的人已不见了。

蓝兰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好功夫。”

郝生意笑道:“姑娘好眼力,除了朱五太爷之外,狼山上就数他的功夫最好!”

蓝兰道:“你见过朱五太爷?” 郝生意道:“当然见过。”

蓝兰道:“要怎么样才能见到他?”

郝生意迟疑着,反问道;“姑娘想见他?”

蓝兰道:“听说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而且一诺千金.所以我在想……”

她眼睛闪着光:“假如我们能见到他,假如他答应放我们走,就绝不会有人阻拦我们了。我们要想平安过山.也许这才是最好的法子!”

郝生意笑道:“这法子的确不错,只有一点可惜。”

蓝兰道:“那一点?”

郝生意道:“你永远也见不到他的,狼山上最多也只不过有五六个人知道他住在哪里。”

蓝兰道;“你也不知道?”

郝生意陪笑道:“我是个生意人,我只知道做生意。”

(二)

酒菜已来了。

一碟炒合莱,几个炒蛋,几张家常饼,一小盘卤牛肉,一锅绿豆稀饭,再加半缸子酒。

郝生意笑道:“这一顿我特别优待,只算各位一千五百两银子。” 他笑得很愉快。

因为他知道一竹杠敲下去,不管敲得多重,别人也只有挨着。

小马看看张聋子,道:“你几时发了财的,为什么抢着要请这顿客?”

张聋子苦笑,道:“我只不过急着要让那小子赶快走。”

因为他急着要照顾香香。

小马总算没有再开口。

小马了解张聋子,他并不是个很容易就会动感情的人。

现在他已老了,老年人若是对年轻的女孩子有了情感,通常都是件很危险的事。

可是小马并不想管这件事。

他一向尊重别人的情感——无论什么样的情感.只要是真的,就值得尊敬。

香香已被抬进了屋子,一间并不比鸽子笼大多少的破屋子。

她还没有醒。

珍珠姐妹本来是应该来照顾她的,可是她们自己也睡着了。

张聋子没有睡着.一直都坐在她床头,静静地看着她。

轿子里的病人还在轿子里,他们直接将轿子抬入了最大的一间客房。

据蓝兰说:“我弟弟不能下轿子,只因他见不得风。”

这屋里好象并没有风。

小马刚躺下去,又跳起来,他忽然发觉心里有很多事.应该找个人聊聊。

张聋予并没有陪他聊的意思,一点儿这种意思都没有。

他只得去找常无意。

轿夫睡在后面的草棚里,所以他们每个人都能分配到一间客房。

破旧的木板房,破旧的木板床,床上铺着条破的草席。

常无意躺在床上,瞪着小马,

谁都看得出小马有事来找他,可是别人不先开口,他也绝不开口,

小马迟疑着,在他床边的凳子上坐下.终于谊:“这次是我拖你下水的。”

常无意冷冷道:“拖人下水.本来就是你最大的本事。”

小马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可是我自己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常无意道:“你也会后悔?”

小马点点头,居然叹了口气,道:“因为我现在虽然跌在水里,却连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都不知道!”

常无意道;“我们是在保护一个病人过山去求医。”

小马道:“那病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不肯露面?真的是因为见不得风.还是因为他见不得人?”

他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甚至连他是不是真的有病都觉得可疑了!”

常无意盯着他,冷冷道;“你几时变得如此多疑的?”

小马道:“刚才变的?” 常无意道:“刚才?”

小马道:“刚才卜战跟你交手时,我好象看见那顶轿子后面有人影一闪!”

常无意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马道:“我没看清楚。”

常无意道;“他是要窜入那顶轿子,还是要窜出来?” 小马道;“我也没看清楚。”

常无意冷冷道:“你几时变成了瞎子?”

小马苦笑道:“我的眼力并不比你差,可是那条人影的动作实在太快,简直比鬼还快。”

常无意道:“也许你真的见了鬼。”

小马道:“所以我还想再去见见!”

常无意道:“你想去看看那顶轿子里究竟是什么人?”

小马道:“现在大家好象都已睡着了,只有蓝兰可能还留在那屋里。”

常无意道:“就算她在那里,你也有法子把她支开?”

小马道:“我们甚至可以霸王强上弓,先揭开那顶轿子来看看再说!”

常无意道:“你真的想去?” 小马道:“不去是小狗!”

常无意忽然间就已从床上跳了起来,道:“不去的是王八蛋。”

太平客栈里一共有八间客房,最大的一间在最东边,三面都有窗。

窗子都是关着的,关得很密.连缝隙都被人用纸条从里面封了起来。

小马在外面轻轻敲了敲窗子,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常无意已找来一根竹片,先用水打湿了,从窗隙里伸进去,划开了里面的封条。

先用水打湿,划纸时才不会有声音。然后他们就挑开了窗里的木栓,

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他们并不是君子。

房间居然已被收拾得很干净,床上已换了干净的被单。

可是床上没有人。

蓝兰并没有在这里,只有那顶轿子摆在屋子中间,里面也没有声音。

小马和常无意对望了一眼,同时窜过去,闪电般出手.拉开了轿上的帘子。

两个人的手忽然变得冰冷。

这顶轿子赫然竟是空的.连条人影都没有。

他们浴血苦战,拼了命来保护的,竟只不过是顶空轿。

—如果轿子里一直没有人,怎么会有咳嗽的声音传出来?

一如果轿子里的人真的有病.现在到哪里去了?

常无意沉着脸.道:“你刚才看见的不是鬼。”

小马握紧双拳.道:“可是我们真的遇见个女鬼!”

常无意道:“蓝兰?”

小马道:“她不但是个女鬼,还是个狐狸精!”

这次常无意对他说的话居然也表示很同意。

小马道:“你看她这么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常无意道:“我看不出。”

小马道:“我也看不出。”

常无意道:“所以我们现在就应该回去睡觉,假装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鬼总要现形的。

狐狸精迟早难免露出尾巴来。

他们找来几条纸,封上了刚才被他们挑破的窗子,才悄悄地开门走出去。

做这种事的时候,他们一向很小心,他们并不是君子,也不是好人。

(三)

门外也静悄悄的不见人影,小马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刚推开门.又怔住。

他房里居然有个人。

木板床上的破草席不知何时已不见,已换上雪白干净的被单。

蓝兰就躺在这床薄被里,看着他,

她的身子显然是赤躶着的,因为她的衣服都摆在床头的凳子上。

她的眼波朦胧,仿佛已醉,更令人心醉。

小马好象没看见屋里有她这么一个人.关上门就开始脱衣裳。

蓝兰的眼波更醉,悄悄地问,“刚才你到哪里去了?”

小马道:“我喝得太多.总得放点出来。”

蓝兰嫣然道:“现在还可以再放一点出来。”

小马故意装不懂:“你不睡在自己房里,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蓝兰道:“我一个人睡不着。”

小马道;“我睡得着!”

蓝兰道:“你是不是在生气,生谁的气?”

小马不开口。

蓝兰道:“难道你也怕常剥皮剥你的皮?”

小马不否认。

蓝兰道:“可是他只说过不许男人碰女人,并没有说不许女人碰男人,所以….”

她笑得更媚:“现在我就要来碰你了。”

她说来就来.来得很快,一个软玉温香的身予,忽然就已到了小马怀里。 她的嘴chún是火烫的。

小马本想推开她,忽然又改变了主怠——被人欺骗总不是件好受的事。

这岂非也是报复的方法一种。 他报复得很强烈!

蓝兰火烫的嘴chún忽然变得冰冷, 喘息已变为呻吟。

她是个真正的女人.男人梦想中的女人。

她具有一个女人所能具备的一切条件.甚至比男人梦想中还好得多。

她的嘴chún热了很多次,又冷了很多次。

小马终于开始喘息。

她的呻吟也渐渐又变为喘息,喘息着道:“难怪别人说你是条驴子你真的是!”

这是句很粗俗的话,可是在此时此刻听来,却足以令人销魂。

小马的心已软了。

——她至少没有出卖他。

——她本来可以跟狼君子谈成那笔生意的。

———她对他的热情并不假。

现在他想起的,只有她的好处。

屋子里平和安静,紧张和激动都已得到松弛,这本就是男女间情感最容易滋生的时候。

他忽然问:“轿子里为什么没有人?”

这句话一出来,他已经在后悔,只可惜话一说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

想不到的是,蓝兰并没有吃惊,反问道;“你是不是想看看我二弟?”

小马道:“只可惜我看不见。”

蓝兰道:“那只因为他并不在你去看的那顶轿子里!”

——她知道他们去看过? 小马道:“他在哪里?”

蓝兰道:“他在我房里那顶轿子里,他病得很重,我对他不能不特别小心。”

小马冷笑。

蓝兰道;“我故意将一顶空轿子摆在最好的那间客房里,却将他抬入了我的房,我到这里来的时候,就叫珍珠姐妹去守着他。”

小马冷笑。 蓝兰道,“你不信?” 小马还在冷笑。”

蓝兰忽然跳起来,道;“好,我带你去见见他!”

不管她是女鬼也好,是狐狸精也好,这次她居然没有说谎。

她房里真的有顶轿子,轿子里真的有个人。

她轻轻掀起帘子,小马就看见了这个人了。

(四)

现在是九月。

九月的天气并不冷。

轿子里却铺满了虎皮,就算在最冷的天气,一个人躺在这么多虎皮里,都会发热的。

这个人却还在发冷。

他还是年轻人,可是他脑上却完全没有一点血色,也没有一点汗。 他还在不停地发抖。

他很年轻.可是头发眉毛都已开始脱落,呼吸也细若游丝。

无论谁都看得出他真的病得很重,很重很重。 小马也看得出。

所以现在他心里的感觉,就好象一个刚偷了朋友的老婆、这朋友却还把他当朋友的人。

虽然并不完全象,至少总有点象。

蓝兰道:“这是我弟弟,他叫蓝寄云。”

小马看着他苍白憔悴的脸,很想对他笑笑,却笑不出。

蓝兰道:“这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我们过山的小马。”

蓝寄云看着小马,目光中充满了感激,忽然伸手握住小马的手,道:“谢谢你。”

他的声音衰弱如游丝。

他的手枯瘦而冰冷.简直就象只死人的手。

握住了这只手,小马心里很难受,吃吃地想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病人又开始在咳嗽,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小马也看得快掉眼泪了,终于挣扎着说出五个字:“你...你多保重。”

病人勉强笑了笑,也想说话,可是眼帘已慢慢合起。

蓝兰也轻轻地放下帘子,小马早已悄悄的溜了出去,只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下去。

蓝兰出来的时候,他眼睛还是红红的,忽然道:“我不是驴子,我是个猪!”

蓝兰柔声道:“你不是。”

小马道;“我是!”

蓝兰嫣然道:“你又不肥,怎么会是猪?”

小马道:“我是个瘦猪!”

他抬起手,好像准备重重的给自己两耳光。

蓝兰已握住他的手,将面颊贴在他胸膛上;“我知道你的心事,我心里也很难受,可是…。”

她又抬起头,仰视着他:“可是只要我们能保证他平安过山,我们...”

小马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我若做不到这件事,我自己一头就撞死!”

蓝兰的手在轻轻抚着他的手,嘴chún也在轻吻着他的脸。

他忽然发现她的手冰冷,嘴chún也冰冷.而且在发抖。

现在并不是刚才激情刚过去的时候,她的手和嘴chún为什么会这么冷?

小马道;“你还在生气?”

蓝兰道:“嗯。”

小马道;“我…。.”

蓝兰气:“我不是在生你的气。”

小马道:“你在生谁的气?”

蓝兰道;“我再三吩咐,叫她们守在这里,可是现在她们居然连人影子都看不见了。”

小马这才想到房里只有她弟弟一个人,珍珠姐妹果然已人影不见。

她们实在不该走的。

蓝兰道:“就算她们有什么急事,也不该两个人一起走的。”

小马道:“也许她们很快会回来。”

她们没有回来。

过了很久很久,她们还是人影不见,找遍了整个太平客栈,都找不到她们的人。

非但找不到她们,连老皮都不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