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五刺客

作者:古龙

(一)

黄昏。

高立站在夕阳下)后面“状元茶楼”金字招牌的阴影,恰巧盖住了他的脸。

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阴影里。

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蓝布道袍,非常宽大,因为他必须在道袍下藏着他那对沉重而又锋利的银枪。

锋利的枪尖正顶着他的肋骨,那件白府绸的内衣早已被冷汗湿透。

每次要杀人前,他总是觉得很紧张。

这条街本是城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现在也正是这地方最热闹的时候。

他目光从熙来攘往的人群中穿过去,就看到了对面一个卖菱角的小贩。

这小贩叫丁干。

丁干是个很高大的人,甚至己有些臃肿,但却长着双很灵巧的手。

现在他正蹲在路旁)用一把小小的弯刀,将篮子里的菱角一个个刮开。

他的手法看来并不十分灵巧…

因为他通常只会用这种弯刀杀人,据说他杀的人已比篮子里菱角还要多些。

状元茶楼的斜对面,有个很简陋的酒铺、只卖酒,不卖菜。

大酒缸上铺着木板,酒客就坐在旁边的小竹凳上,用自己带的小菜下酒。

这酒铺里只有一个人没有喝酒。

这人叫汤野。

汤野很壮很矮,乱蓬蓬的头发总喜欢用一根白布带绑着。

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的人,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知道他嘴里总是不停地在咀嚼着一种叫“摈榔”的硬果。

有人说那本是东流海盗和浪人的习惯,但却从来没有人敢凤

据说曾经有两个问过他的人,都己在半夜被人割下舌头。

他旁边摆着根扁担,看来正是个苦力挑夫。

但他当然并不是真的挑夫,就正如高立也不是真的道士。

他这根扁担里藏着柄四尺三寸长的斩马刀!

还有个人也是苦力的打扮,正坐在汤野对面喝酒。

这人很年青,别人都叫他小武。

小武当然是汤野的朋友,但看来却一点不象是汤野的朋友。

他们根本是两种完全不同类的人。

小武看来仿佛是个很随便、很懒散的人,很喜欢笑,很喜欢酒。

没有人能想象到他杀人时的动作是多么迅速,多么准确。

他若要刺瞎你的左眼,他的剑就绝不会刺在你别的地方。

他的剑也藏在他身旁的扁担中。

“高立站着的地方往右面走十来步,树荫下停着辆很宽敞的漆马车。

赶车的正在打瞌睡,长长的乌梢马鞭就挂在他手边的车座上他就叫马鞭。

他这人就是长鞭子,鞭子就是他的生命。

若没有这条鞭子,他这人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但鞭子一直总在他手里,所以他没有死。

所以死的是别人!

他们五个人是一起来。

高立、丁干、汤野、小武、马鞭。

就在这里,就这五个人,立刻就要做出一件惊人的事。

他们做的事总是要流血的!

(二)

七月十五日是中元,也是鬼节。

“七月中元日,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道士于是日诵经,饿鬼囚徒,亦得解脱。”

这是“修行记”上对这个日子的解释。

但我们要说的“七月十五”,并不是一个日子,而是一种秘密的组织。

一种秘密的杀人组织。

他们自己决定别人的善恶,然后就自己去替别人解脱。

——死岂非也是种解脱。

高立、丁干、汤野、小武、马鞭,就正是这组织中五个最可怕的刽子手。

他们今天要杀的人是百里长青。

“辽东大侠”百里长青!

百里长青也许并不是当今江湖中武功最高、声名最显赫的人,但由他直接统辖的“长青嫖局”,却无疑是所有镖局中最成功的。

长青镖局在辽东每一处城镇都有分局,长青镖旗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照应。

因为百里长青不但善于用人,而且做事更极有系统,极有效率

他这次入关,是被中原四大镖局联合请来的。

江湖传言,都说这四大镖局想和“长青”合并,组织成一个空前未有的联营镖局。

从此以后,从北六省到辽东一带的镖货,都由他们联合传送。

从此以后,黑道上想要劫镖的朋友,日子当然会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这的确是件了不起的大事,这种事也只有百里长青这种人才能主持。

所以有很多人都觉得他绝不能死,也有很多人认为他非死不可!

暮色渐浓。

百里长青己随时都可能在这条街上出现。

他是个忙人,所以他的行程一向安排得很紧凑、预计中他在卯时到达这里,在状元茶楼略进饮食,就立刻要赶到下一站去。

可是在“七月十五”的预计中,他却永元再也休想到达下一站了。

他的扈从除了长青镣局中四名嫖师之外,还有中原“镇远镖局”的主人和“振威镖局”的总镖头。

这一行七个人当然也全都是高手。

但“七月十五”却早已有了对付他们的法子,这法子当然极周密、极有效。

他们杀人是从不会失手的。

六天前他们已开始练习,到现在已练习过六十次以上。

他们对那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都已象对自己的手掌同样熟悉。

现在他们唯一还要做的,就是等百里长青来。

他一来就得死!

(三)

“百里长青绝不能死!”

高立握着双拳,风从长街尽头处吹来,吹着他湿透了的衣服。

他全身冰冷,他的心更冷。

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步骤,早已经全都安排好了。

百里长青一行人只要一走上这条街,马鞭的大车就已准备开始行动。

六步行动。

丁干用暗器惊动百里长青的马。

这匹马受惊后开始往前窜越,马鞭的大车就从中间将他和扈从的人隔断。

汤野用刺马刀斩断这匹马的前蹄。

高立和小武左右夹攻。

丁于再以独门弯刀从后面暗算。

他们己计算过,这六步行动若能达到最快的速度,在眨眼四次问,已可全部完成。

他们在练习了四十次后,已能达到这种速度,但为了要更可靠,还是再练习了二十次。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们的行动从未失败,没有人能在这种速度下避开这一击!

绝没有!

“镇远缥局”的主人邓定侯,可以说是中原四大镖局主人中思想最开明、做事最有魄力的一个人。

这次的计划,就是他发起的,所以他自己远赴辽东,亲迎百里长青入关。

邓定侯人称“神拳小诸葛”,本是少林俗家弟于中的佼佼者。

他的百步神拳已练到八九分火候,据说已不在少林本寺的四大护法长老之下。

但中原四大镖局的第一高手并不是他,而是“振威”的总缥头“乾坤笔”西门胜。

他的点穴、打穴和内家绵掌的功夫,在中原已不作第二人想。

再加上“长青”旗下的辽东四龙,一个个都是天生神力,一身十二太保横练的功夫,据说己能赤手生擒虎豹。

“七月十五”的五刺客一击得手,是不是也能全身而退?

能!

他们撤退的计划,几乎也和进攻同样周密。

马鞭的大车里,装满了他们用重金从关西霹雳堂购来的火葯。

他们先用大车将百里长青和扈从的人隔断,一击得手后,就立刻引发火葯。

然后他们就向西撤退。

这时道路当然已完全被隔断,邓定侯他们坐下的马当然也被火葯的爆炸所惊,五刺客乘乱而退,别的人根本无法追踪。

这一次的行动就叫“天衣。”

因为这计划实在本就已可算是天衣无缝!

现在百里长青唯一的机会,就是改变行程,不走这条路。

“卜、卜、卜”

一个卖卜的瞎子,突然从街角转了出来,左手敲着竹板,右手高举着面白布招:

“天衣神算,万无一失”。

马鞭的手立刻握起了他的鞭子,汤野抄起了扁担,小武放下了酒碗,丁于刮菱角的动作也立刻停止。

天衣行动已即将开始!

因为这瞎子的布招,就是他们约定的讯号。

这布招一举起,就表示百里长青已按照预定的行程来了。

他既然来,就非死不可!

高立的心沉了下去——百里长青绝不能死!

现在能救百里长青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人。

“七且十五”这组织的严密、他当然很了解,背叛组织的人,非但休想再活下去,连想死都很困难。

但他还是非救百里长青不可,因为百里长青也救过他。

他掌心淌着汗,慢慢地伸手入怀,握住了他的银枪。

他已看见七骑马慢慢的从街角转入这条大街。

第一匹马上的人,凤眼长眉,须发花白,天青色的长衫,系着条深蓝,绿鲨鱼皮的剑鞘,轻敲着马鞍。

他的人端坐在马鞍上,腰干还是挺得笔直,眼睛还是炯炯有光,看来简直就和十一年前完全一样。

有些人就象是永远也不会老的,百里长青无疑就是这种人!

何况,他就算已改变了很多,高立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

有些人本就能令你永生难以忘怀。

高立只觉得胸中一阵热血上涌,连咽喉都似已被堵塞,连声音都几乎发不出。

他一定要尽力控制住自己。

他一定要大声高呼,告诉百里长青这里有危险,有刺客!

七匹马都已转入大街。

清居瘦削、凛凛有威的“乾坤笔”西门胜和面白微须、气度从容的邓定侯,紧跟在百里长青马后。

最后面是囚条年青而骤悍的大汉,褐黄短衫上绣着虎纹,衣襟敞开。

他们的胸膛看来就象是钢铁。

路上的人似也被这一行人马的气势所慑,情不自禁,纷纷走避,让开了道路。。

现在百里长青的马,距离天衣行动开始的那条线,已不及两丈

高立握紧了他的枪,正准备冲出去,一面高呼示警,一面向之鞭攻击。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样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他的背脊。

一柄刀!尖刀!

一个比刀还尖锐的声音,贴着他脖子,一个字一个字他说:“我们已查出百里长青对你有恩,免得你为难不忍下手,你的位置已有人接替,这次行动你已可退出。”

高立全身都己冰冷僵硬。

尖刀已从后面移过来,刀尖就在他心口上的肋骨之间。

刀若从这里刺下去,被刺的人是绝对发不出一点声音来的。

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才懂得用这种方法杀人。

他当然懂得。

他已完全不能动。

就在这时,百里长青坐下的马已发出一声惊嘶,向前窜出。

马鞭的大车也已向街心冲出。

百里长青已必死无疑。

天衣行动,万元一失。

每一种意外,每一种可能发生的变化,都已在他们计算之中。

来的刺客竟不止五个。

那卖卜的瞎子不知何时已走到状元茶楼的招牌下,突然自撑着市招的竹竿中,拔出了一柄长剑,向百里长青飞身扑出。

他也不是真的瞎子。

那边的汤野和小武当然也开始行动。

健马惊嘶,人群惊呼。

大车已将邓定侯一行人马隔断。

汤野四尺三寸长的刺马刀,刀光如雪,长虹般劈下。

小武紧跟着他身后,手中剑轻巧而锋利。

马上的百里长青已变了颜色,提缰带马;但长刀已斩断马路。

小武的剑也跟着刺出。

血光飞溅中,突然发出一声惨呼!

惊呼声赫然竟是汤野发出来的,小武的剑竟已刺入他的背脊。

瞎子一惊,剑势一缓。

身经百战的百里长青当然绝不会放过这机会,清啸一声,人已自马鞍上冲天飞起。

只听风声急响,光芒闪动,七柄弯刀恰巧擦着他足底飞过。

站在高立身后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这完全意外的变化。

他们已将这五个人全都详细调查过,小武非但和百里长青绝无关系,和中原的四大镖局也绝对没有往来。

他生平也未曾出关一步。

他为什么要背叛组织?为什么要救百里长青?

这人又惊又怒,正不知该如何应变,突然已听到自己骨头碎断的声音。

高立的时拳已打在他肋骨上。

高立反手一个时拳,猛击这人的胁骨,这人倒下时,他的人已窜起。

马鞭还未及点燃火葯,变化已发生。

他惊怒之下,挥鞭去缠百里长青的腿。

百里长青身子凌空,已无法变势闪避,眼见着长鞭毒蛇般卷来,突然又有银光一闪——

一柄银枪迎上了鞭梢,另一柄银枪反刺马鞭。

马己倒下,恰巧压住了百里长青的剑。

突听一声霹雳般的大喝,宽大坚实的马车,突然被打得粉碎。

四条虎纹黄衣大汉,猛虎般冲过来,两人…挥手,已将地上的死马抬起,反手一抡,夹着风声,向丁干砸了过去。

丁干第二次飞刀刚发出,死马已带着点点飞溅的鲜血撞来。

七柄弯刀竟都打在马尸上。

他还未及后退,一双黑铁判官笔已在等着他。

乾坤笔打穴的功夫,天下皆知。

小武已接了瞎子三招。

两柄剑都快,小武的剑更快,剑光一闪,瞎子前胸衣襟已被割破。

小武并没有追击,因为这时百里长青的剑也已出手。

百里长青挥剑而上,百忙中还向他说了声:“多谢。”

小武笑了笑。

百里长青剑光闪动,刺出三剑,又道:“足下高姓,大恩……”

小武又笑了笑,不等他的话说完,人己飞身而起,窜上了屋省

他知道这地方已用不着他。

高立用的是双枪。

但这时他双枪都已收起,因为邓定侯的百步神拳已逼住了马鞭

他马鞭己无法尽量施展,人己被逼至街角。

少林的百步神拳,果然有他不容忽视的威力。

百里长青的剑法独霸辽东,本就是当世的七大剑客之一。

高立知道这地方已用不着他。

他决心去追小武。

他已对这神秘的少年发出了极浓厚的兴趣。

百里长青好象正在喊:“高立,高老弟,等一等……”

高立没有等,他的人也已掠上屋脊。

百里长青的恩情,他总算已报答,他已不愿再连累别人。

因为他知道“七月十五”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的。

他现在就要开始逃亡!

逃亡,不停地逃亡,直到死为止,这本就是他这种亡命之徒的命运。

但他总算已不再欠别人的。

对他来说,这就已足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