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双双

作者:古龙

(一)

又是黄昏。

远山在夕阳中由翠绿变为青灰,泉水流到这里,也渐渐慢了。

风的气息却更芬芳,因为鲜花就开在山坡上,五色缤纷的鲜花静悄悄地拥抱着一户人家。

小桥。流水。这小小的人家就在流水前,山坡下。

院子里也种着花。

一个白发苍苍、身材魁伟的老人,正在院子里劈柴。”

他只有一只手。

但是他这只手却十分灵敏、十分有力。

他用脚尖踢过木头,一样手,巨斧轻轻落下,“喀嚓”一响,木头就分成两半。

他的眸子就象是远山一样,是青灰色的,遥远、冷淡。

也许只有经历过无数年丰富生活的人,眼睛才会如此遥远,如此冷淡。

小武和高立走了进来。

他们的脚步很轻,但老人还是立刻回过头。

他看见了高立。

但是他眸子里还是全无表情,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高立走过去,他就慢慢地放下斧头。

然后他突然跪下去,向高立跪下去,就象奴才看见主人那么样跪下去。

但是他脸上还是全无表情,也没有说一个字。

高立没有说一个字,只是拍了拍他的肩,两个人就象是在扮着一幕无声的哑剧。只可惜谁也不知道剧中的含意。

小武也只有木头人般站在那里,幸好就在这时,屋子里传出了声音。

是温柔而妩媚的声音,是少女的声音。

双双。

她在屋子里柔声轻哼:“我知道一定是你回来,我知道。”

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无法描叙的欢喜和柔情。

高立听到这声音,眼睛里也立刻露出一种无法描叙的柔情。

小武几乎看得痴了。

他忽然发觉自己也说不出有多么想看看这个女人。

“她当然是值得男人为她做任何事的。”

老人又回过头,开始劈柴,“喀嗓”一声,一根柴又被劈成两半。

她并没有出来。

小武已跟着高立走进了屋子。

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心跳得比平时快。

“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究竟有多美?”

客厅里打扫得很干净,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旁边有扇小门,门上垂着竹帘。

她声音又从门里传出来。

“你带了客人口来?”她居然能听出他们的脚步声。

高立的声音也变得非常温柔,“不是客人,是个好朋友。”

“那未你为什么不请他进来?”

高立拍了拍小武的肩,微笑着道:“她要我们进去,我们就进去。”

小武道:“是,我们进去。”

这句话说得毫无意义,因为他心里正在想着别的事。

然后他就跟着走了进去。

然后他的思想立刻全都停止,以至连心跳都似已停止。

他终于看见了双双——这第一眼的印象,他确信自己永生都难以忘记。

双双斜倚在床上,一双拉着薄薄的被单的手,比被单还白,白得似已接近透明。

她的手臂细而纤弱,就象是个孩子,甚至比孩子还要瘦小。

她的眼睛很大,但却灰蒙蒙的全无光彩。

她的脸更奇怪。

没有人能形容出她的脸是什么模样,甚至没有人能想象。

那并不是丑陋,也没有残缺,却象是一个拙劣工匠所制造出的美人面具,一个做得扭曲变了形的美人面具。

这个可以令高立不惜为她牺牲一切的美人,不但是个发育不全的畸形儿,而且还是个瞎子。

屋子里摆满了鲜花,堆满了各式各样制作精巧的木偶和玩具。

精巧的东西,当然都是昂贵的。

花刚摘下,鲜艳而芬芳,更衬得这屋子的主人可怜而又可笑。

但是她自己的脸上,却完全没有自怜自卑的神色,反而充满了欢乐和自信。

这种表情竟正和一个真正的美人完全一样。因为她知道世界的所有的男人都在偷偷地仰慕她。

小武完全怔住。

高立却已张开双臂,迎了上去,轻轻搂住了她,柔声道:“我的美人,我的公主,你知不知道我想你已经想得快疯了。”

这种话简直说得肉麻已极,几乎肉麻得令人要作呕。

但双双脸上的光辉却更明亮了,她抬起小手,轻轻拍着他的头。

看她对他的态度,就好象拿他当做个孩子。

高立也好象真的成了个孩子,好象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挨她打更愉快的事。

双双吃吃笑道:“你这个小扯谎精,你若真想我,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广

高立故意叹了口气,道:“我当然也想旱点回来,可惜我还想多赚点钱,回来给我的小公主买好东西吃、好东西玩呀。”

双双道:“真的?”

高立道:“当然是真的,你要不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

双双又笑了,道:“我还以为你被外面的野女人迷晕了头哩。”

高立叫了起来,道:“我会在外面找野女人?世上还有哪个女人能比得上我的小公主!”

双双笑得更愉快,却故意摇着头,道:“我不信,外面一定还有比我更漂亮的女人。”

高立断然道:“没有,绝对没有。”

他眨了眨眼,忽又接着道:“我本来听说皇城里也有个公主很美,但后来我自己一看,才知她连你一半都比不上。”

双双静静地听着,甜甜地笑着,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亲。

高立立刻好象开心得要晕倒。

一个昂藏七尺的男子汉;一个畸形的小瞎子,两个人居然在一起打情骂俏,肉麻当有趣。

这种情况非但可笑,简直滑稽。

但小武心里却一点可笑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觉得心里又酸又苦。

他只觉得想哭。

高立已从身上解下一条陈!日的皮褡裢,倒出了二三十锭金子,倒在床上。

他拉着双双的小手,轻摸着这些金子,脸上的表情又得意、又骄做,道:“这都是我这几个月赚来的,又可以替我们的小公主买好多东西了。”

双双道:“真是你赚来的?”

高立大声道:,“当然,为了你,我绝不会去偷,更不会去抢。

双双的神色更温柔,抬起手,轻抚着他的脸,柔声道:“我有你这么样一个男人,我真,我真为你而骄做。”

高立凝视着她,苍白、憔悴、冷漠的脸忽然也露出种说不出的欢愉幸福之色。在外面所受的委曲和打击,现在早已全部忘得干干净净了。

小武从未看过这种表情,也从未想到会在他脸上看见这种表情。

到了这里,他就好象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双双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显然也已感觉得到。

所以她自己也是完全幸福而满足的。

你们能说他们不配么?

小武忽然也觉得她很美了。

一个女人只要能使她的男人幸福欢愉,其他纵然有些缺陷,那又能算得了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双双忽然红起脸一笑,道“你刚才不是说带了个朋友回来吗?”

高立也笑了道:“你看,我一看见你,立刻就晕了头,连朋友都忘了。”

双双道:“你在别人面前也这么说,不怕别人笑话。”

高立道:“他怎么会笑话我们,这小子现在一定嫉妒我嫉妒得要命!”

他看着小武,目中充满了祈求之色。

小武叹了口气道:“你总在我面前说,你的小公主是世上第一美人,现在我才知道你是个骗人精。”

高立脸色立刻变了,拼命挤眼,道:“我哪点儿骗了你?”

小武道:“世上哪里有象她那样的美人?她简直是天上的仙子。”

高立笑了。

双双也笑了。

小武用拳头轻打高立的肩,笑道:“老实说,我真羡慕你这混小子,你哪点儿配得上她。”

高立故意叹了口气,道:“老实说,我实在配不上她,只可惜她偏偏要喜欢我。”

双双吃吃笑道:“你们看这个人,脸皮怎么越来越厚了。”

高立道:“我是跟这小子学的。”

三个人同时大笑,小武忽然也发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样开心过。

双双睡得很早,吃完了饭,是高立扶她上床的,还替她盖好了被。

她就象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样样事都需要别人照顾。

可是她却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快乐。

现在星已升起。

高立和小武铺了张草席在花丛间,静静地躺在星空下。

夜凉如水。

星空遥远而辉煌。

小武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你说的不错,她的确是个奇妙的女人。”

高立没有说话。

小武道:“她的外貌也许并不美,可是她的心却很美,也许比世界上大多数美人都美丽得多!”

高立还是没有说话。

小武道:“我本来一直在奇怪,象你这样的人,为什么是个小气鬼,现在我才明白了。”

他叹息着,接着道:“为了她这样的女人,你无论怎么做都是值得的。”

高立忽然道:“也许我并不是为了她。”

小武道:“你不是?”

高立也叹了口气,道:“我若说得光明堂皇些,当然可以说是为了她,可是我自己心里明白,我这么样为的是自己。”

小武道:“哦!”

高立道:“因为我只在这里的时候,心里才会觉得平静快乐。所以……”

他慢慢的接着道:“我每隔一段时候,都一定要回来一次,住几天,否则我只觉早已倒了下去,早已发了疯。”

——人也象机械一样,每隔一段时候,都要回厂去保养保养,加油的。

小武当然懂得这意思。

他沉默了很久,忽然又问道:“你怎么遇见她的?”

高立道:“她是个孤儿。”

小武道:“她的父母呢?”

高立道:“已经死了,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他面上露出痛苦之色,接着道:“他们只有她一个女儿,为了不让她伤心,从小就说她是世上最美的孩子,她……她自己当然也看不见自己。”

看不见自己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也看不见别人。

就因为她看不见别人,所以才不能将自己跟别人比较。

小武长长叹息着,黯然道:“她是个瞎子,这本是她的不幸。从这一点看,这反而是她的运气。”

幸福与不幸之间的距离,恐怕本来就很微妙。

高立道:“有一次我受了很重的伤,无意间来到这里,那时她父母还没有死,他们为我疗伤,日日夜夜地照顾我,从没有盘问过我的来历,也从没有将我当做歹徒。”

小武道:“所以你以后就常常来?”

高立道:“那时我已将这里当做我自己的家,到了年节时,无论我在哪里,总要想法子赶着回来的。”

小武道:“我了解你这种心情。”

他脸上也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痛苦之色,这个看来很开朗的少年,心里也有很多不可与外人道出的痛苦和秘密。

高立道:“后来……后来她的父母死了,临终以前,将他们唯一的女儿交托给我,他们并不希望我娶她,只不过希望我能象妹妹般看待她。”

小武道:“可是你娶了她?”

高立道:“现在还没有,但以后——以后我一定会娶她的。”

小武道:“为了报恩?”

高立道:”不是。”

小武道:“你真的爱她?”

高立迟疑着,缓缓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她,我只知道……只知道她可以使我快乐,可以使我党得自己还是个人。”

小武道:“那么你为什么还不赶快娶她?”

高立又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想不想喝我们的喜酒?”

小武道:“当然想。”

高立坐了起来,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道:“你肯不肯在这里多留几天/

小武道:“反正我也已无处可去。”

高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道:“好,我一定请你喝喜酒。”

小武跳了起来,用力拍拍他的肩道:“我一定等着喝你的喜酒。”

高立道:“我明天就跟大象去准备。”

小武道:“大象?”

高立道:“大象就是刚才替我们做饭的那个独臂老人。”

小武道:“他一一他又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高立笑得仿佛很神秘,道,“你看呢?”

小武道:“我看他一定是个怪人,而且一定有段很不平凡的历史。”

高立道:“你看过他用斧头没有?”

小武道:“看过。”

高立道:“你觉得他手上的功夫如何?”

小武道:“好象并不在你我之下。”

高立道:“你的眼光果然不错。”

小武道:“他究竟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为什么对你特别尊敬?”

高立又笑了笑,道:“这些事你以后也许会慢慢知道的。”

小武道:“你现在为什么不告诉我?”

高立道:“因为我答应过他,绝不将他的事告诉任何人。”

小武道:“可是我……”

这句话没有说完,他身子突然腾空而起,箭一般向山坡里的一丛月季花里窜了过去。

他的身法轻巧而优美,而且非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双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