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11章 艺惊敌

作者:古龙

铁塔大汉声音仍然大喝一声道:“咱是来应征的!”

芮玮向他身后看去,果见有五个随从,皆都带着丰富礼物,看来那大汉不像绿林人物,倒像世家之后。

铁塔大汉又道“你也来应征的吗?”

芮玮很潇洒的笑了笑,没有作答。

铁塔大汉笑道:咱姓马,世居鲁东,草字大成,你这位兄弟既然是来应征的,不妨结伴人堡如何?”

芮玮听他笑脸客套时,其话声仍响澈云霄,才知他天生大嗓门,想起鲁东只有一位武林世家,笑道:兄台可是号称鲁东第一劈山掌,马氏世家之后?”

马大成畅笑点头道:“劈山掌哪敢称得鲁东第一,不过威势吓人而已。”

丙纬见他性格爽直豪放,顿生结纳之心,抱拳道:小弟山西芮玮,慾去堡中了结一事,你我正好同路。

当下两人谈谈笑笑向黑堡行去,顷刻之间来到堡前,只见漆黑的砖石砌成厚墙高有三丈,巨大的黑门附近站着九位黑色劲装异服的壮汉,上下全黑,真不愧黑堡之名。

尚未走近,门内走出一位黑色长服,满面精悍狡绘之色的中年瘦弱汉子,芮玮认出他是堡主的智星“赛诸葛”何多生。

何多生蓦见来客之中一位似以前堡中的菏纬,心下犯疑,但不敢冒然说出,只得笑脸问道:“来者何方英雄?”

马大成道:“在下鲁东马氏。”

这鲁东马氏四字在江湖上甚有名气,何多生惊笑道:“哦!哦!原来是马兄,请进!请进!”

他再也没想到这面目平凡漆黑的大家伙会是鲁东第一劈山掌之后,那敢怠慢。

马大成望了望芮玮,见他站着不动,便也站着,意在等芮玮一齐进去。

何多生见芮玮傲然无声站在那里,心下有气,带着不悦的脸色道:“阁下何人?”

芮玮冷笑道:“你也配问我的名姓?”

何多生脸色一变,正要发作,突从门内冲出一人道:何兄弟,不要问了,他是天池府简大公子!”

何多生暗暗大吃一惊,付道:“天下果有这等相似的人,难怪上次‘天魔’黄温凯回来,说他和芮玮简直无法分辨丝毫,如同一人了!”

芮玮见冲出的人,矮胖的身材,便知是天魔黄温凯,他神色不动,黄温凯迅速上前笑道:“简兄前来敝堡,有何事吗?”

此人明知那年袭击天池府未成,已结下仇恨,简召舞此来定然不怀好意,但他却表现得若无其事,好似早已忘了那年袭击之事。

马大成突然插口道:奇怪?黑堡主明明宣告天下英雄前来应征其女之婚事,咱们来这里不为此事,为啥事?”

黄温凯心中一动,冷冷道:简兄前来敝堡,是为应征的吗?”

芮玮本想说出自己并非简召舞,但为了便于复仇,给他个默不作声,既未承认也不否认。

马大成有点怒色道:“当然是来应征婚事!你们在这里拦着咱们,难道是黑堡的待客之道?”

黄温凯早有耳闻天池府的简大公子冷酷无情,不爱说话,暗道:“莫非简召舞真为小姐的美色,前来应征?”

他想到有这个可能,不敢得罪,忙抱拳道:“请进!请进!”

马大成昂然的与芮玮走进堡内,突听堡垒上的黑衣人,传叫道:“速报金陵简召舞、鲁东马大成驾到!”

那边两个黑衣人迅快翻身上马,急向堡中驰去,传报去了。

马大成疑惑道:兄弟,你不是自称山西芮玮,怎么他们老称你是金陵的简召舞呢?”

芮玮笑道:马兄只要认定我是山西芮玮,管他们叫什么。”

马大成性格爽直不喜追根究底,心想就称金陵简召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笑了笑,便没再问。

这黑堡范围之大,如同一个小市镇,人口三千左右,大都皆是来向堡主林三寒学艺,要知林三寒的武功在武林中占着很高的地位,山西慕名前来学艺的弟子,自不在少数。

“赛诸葛”何多生亲自带领他们两人到堡中最大的建筑物前,这广大的厅堂内人声喧哗,原已是到了不少的武林豪杰。

巨大的横匾,上书道“四海云集”。

漆黑的巨大木愿上,塑上这四个泥金大字,气派好不威风!

马大成正望着这四个大字,匾下迎出一群人,只见当头是个黑髯飘胸,身着黑色锦袍,面目严肃的矮胖中年人。

芮玮见到他,顿时激起满胸的忿气,但在这忿气中,却又怀着恐怖之心。

何多生道:这是我们的堡主林三寒。”

林三寒见到芮玮,虽是疑惑万分,但神色之间却无一点变化,气派不凡的微然笑道:“能得简公子、马家少爷前来敝堡,真是蓬壁生辉。”

左右那些花花绿绿的公子少爷,全是应征的武林豪客,年纪都在三十以下,他们闻说天池府的简大公子来到,谁个不争先来看看领道武林数十年之久的天池府会出些什么人物?

马大成笑声赫赫道:有劳堡主出迎,罪过!罪过!”

众人听到这等笑声,暗笑道:“鲁东第一劈山掌的后裔,果真声威不见!”

芮玮不发一言,随着马大成向厅内走去。

众人皆都知道简大公子的名声:见他表情如此,也不以为怪,林三寒心中却暗暗警惕起来,忖道:此番天池府大公子来,莫非是为那年偷袭之恨,若是为此,单身来到,也未免太狂了!”

当下他暗中招呼何多生注意堡中警戒,以防天池府大批高手,心想:简公子要报当年之恨,定然也里应外合。

从人人厅坐定后,顷刻摆上酒宴,席分两排,正中一桌林三寒当中而坐,旁边是两位七十余的老者,左首那人长的鸠形鹤面,衣着却甚为华丽,手持一根精光闪闪的烟枪,不断的吞云吐雾。

右首那人是个大腹肥脸的商贾,只见他笑脸常开,不住的用手扶着颊下三络黄须,不像是个会武之人。

芮玮与马大成并肩坐在一边,他不识林三寒旁边两人是什么人,见厅中两边坐着五十余人,暗道天下小辈英雄大概全都集于此了!

林三寒持酒起身道:林某何幸能邀得各位英雄来此,敬水酒一杯,聊表谢意。”

众人起身饮毕后,林三寒又道:“各位来此应征,不免要技斗一番,林某请来两位师叔评判,希各位点到为止,大家一面欣赏一面饮酒,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芮玮听到林三寒旁边两人竟是他的师叔,不知怎会从未见过,若然是真的话,今天要想复仇恐怕不易。

突见座中站起一位脸色发青的少年,轻狂笑道:我们都是来招亲的,风闻堡主千金姿容绝世,却末见过,今天不妨请出来,让大家见见可好?”

林三寒哈哈干笑道:既是王少侠相请,自是要让各位一见。”

他吩咐身后站立的何多生,何多生去后,不多时一阵香风飘来,全座皆闻,王少侠精神一振,伸长脖子预备好端许一下这位美色闻名江湖的娇娃。

只听铃佩叮当轻响,先走出四位艳色的青衣婢女,后面跟着一位低头垂首,红衫轻飘的窈窕女子。

芮玮看到红衫女子,心中抨抨而跳,二年未见,如今不知伊人是何模样了?

红衣女子定到前仍是低着头,众人见不到她的面孔,好不失望!

林三寒道:“菊儿,抬起头来!”

众人知道她会抬头了,那知她好像没有听见,仍是低头不语。

林三寒脸色微变,声音很不自然道:“菊儿,还不拾起头来?”

红衫女子这才委屈万分的慢慢拾起头来,只见一个秀丽震憾人心的面容,呈现在各人眼前。

但听赞叹之声四下迭起,就连鲁直的马大成也不由主的低声道:“好个漂亮的妞儿……”

芮玮也见到,但他见到的不是那众人注意的美丽面容,而是那面容上接着的两滴清泪……

于是他的心痛了,他知道这两滴泪代表着什么意思,他更看出,这两年,她虽然美丽多了,但也清瘦多了……

芮玮不忍再看下去,转头他望,只听林三寒道:“菊儿,坐到爹的身边来。”

红衫女子茫然的向林三寒座前走去,众人见到她这般楚弱可怜之态,更觉美丽三分,无不暗暗赞叹!

红衫女在侧坐下,四名婢女随侍左右,各个前来应征之人,齐郎挺胸直背端然而坐,知道美人一定在注视自己,可要好好表现出采。

林三寒笑道:谁请先上场?”

只听飕的一阵风声,座上掠下一位长身瘦肩的汉子,抱拳道:“在下华不利,先下场讨教。”

众人见他是个面目生疏的人,也未闻说武林中有华不利这号人物。一个华山派的少侠想捡个便宜,抢快跃出,威风凛凛道:“在下华山冯不败,领教阁下拳法。”

华不利冷冷道:冯不败!好可笑的名字!”

冯不败听他话中有讽刺之意,勃然大怒,双拳交互向华不利胸前要害击去。

这华山破玉拳为华山派武术中最厉害的拳法,冯不败使来,功力虽不够,却也中规中矩,大有名家的风度。

但见华不利的拳法平平常常,一招一式不徐不疾的一一拆解攻来的破玉掌。

本来华不利的拳法万万不是破玉拳的对手,但他身手十分敏捷,而且功力沉厚稳实,每到危急之际能化险为夷。

数刻后冯不败的六十四招破玉拳堪堪施完,只见他顿时有点呆滞起来,华不利见机神威大发,突然一记怪招拍出“啪”的一声拍在冯不败的肩背上。

冯不败不愧为名家之徒,见败即收,迅侠跃退,抱拳道:“在下输了!”

华不利冷笑道:怎么!你不是叫冯不败吗?”

冯不败脸色羞红成赤,自觉无颜再呆下去,向厅外飞奔离去。

众人听华不利说出最后一句话,羞走冯不败,心中皆都暗暗不平,华不利四下一望道:那位再来?

众人都想保留实力,到最后比斗,一时竟无人下场。

停了一刻,林三寒突道:王少侠既请出林某的女儿,怎么不下场比个高下,莫非瞧不上我女儿吗?”

那脸色发青的少年是湘西邵阳有名的武术世家之后,名叫王春西,把他家传的梅花剑练得已有六、七分火候,但他纵情酒色,年纪虽少,身体却虚弱得很。

他让林三寒用话一逼,不得不乖乖下场,伸出剑来。

华不利摇头道:在下从不使用兵刃,你既用剑,就用剑攻吧,否则显不出你的家传绝学。”

王春西听他的话虽然气人,却不敢弃剑不用,因他一身所学,只有剑法可用,目下为了争得美女为妻,那管到声名的问题,当下依照梅花剑法的路式,一剑刺出。

华不利换了一套平常的掌法,只见在闪闪剑光中,穿梭来往,身法丝毫不乱,虽然有时十分惊险,但是王春西仍不能伤到他。

王春西剑法厉害,内力太差,空有精妙的招式,无法伤到内力充沛的华不利,看看六十六招梅花剑一施完,稍一疏忽,被华不利又是—记援招拍在后背上。

这一掌华不利用了几分真力,虚弱的王春西那经得一掌,张口喷出鲜皿。

林三寒候地掠出,在王春西胸上连点三下,才止住他喷出的鲜血,王春西在这情况下,亦无脸再呆下去,收好宝剑顿足而去。

他却不知林三寒的三指,虽然暂止住他的伤势,但已加深内腑的伤害,此去大病一场,几乎死去,就怪他徒逞一时之快,请出林三寒的女儿,招致如此后果!

林三寒见王春西离去,走回座上,根本不问刚才的事情,要知华不利打伤王春西,已是违反他开始比斗时,所说点到为止,千万不可伤了和气的话了!

华不利打倒两人,气焰高张,冷笑连连道:在下那想到所谓名家之后,竟是此差劲,可笑!可笑!”

他说出这等狂话,激怒几位少侠,同时跃落场中,大声道:在下领教!”

华不利嘿嘿笑道:也好,大家一齐上吧#衡得麻烦。”

跃落场中的五位少侠闻言大怒,但他们皆是名家之后,那敢群攻而上,一一道:在下一人打你就够了!”

华不利道:既不愿群斗,一个一个等着慢慢来!”

这华不利不知是何路数,武功非常了得,那五人一一施出家传绝学和他相斗,都被他在最后一招中击败。

座中各路英雄看得齐都失色,因他们到现在仍看不出华不利有丝毫疲惫之态,自忖要是上去,也难保不败?

只有林三寒与他师叔,仍不以为奇,好似早已算定华不利是不会败的,胜了似乎是自然之事,尤其林三寒的两位师叔炯炯注视场中比斗招式,每当华不利打胜一人,不由满面笑容,而对失败那人毫无同情之色。

连续再上三人,仍是绝学最后一招,被华不利打败,这样下去,等于每个都将自己的绝学在华不利面前施展一遍似的,要想得胜,决不可能。

这二人败后,再无敢冒然下场。

华不利霍然大笑道:“在座各位敢称天下的英雄前来应征,真是十分可笑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艺惊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