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14章 患难情

作者:古龙

高莫野一心两用,丝毫不乱,左手不差分毫,恰好捏在那面貌凶恶的卫士腕脉穴上,右掌抵住击来那掌。

面凶卫士立时被她制住动弹不得,另外那人未想到一个纤弱女子却有无比雄厚的掌力,当下被震开一丈,跟跪慾倒。

事变突起,另五名卫士不顾侣伴,齐向高寿那方奔去,芮玮尚未出门,见状便知这七名卫士是刺客,正要抢身救助,只见大厅后迅快冲出三位武师连同高寿身后的卫士,共有七人团团围住,保护高寿夫妇两人。

柔弱的高夫人玉掌仙子,此时尽扫妇人慈祥之态,在内层挺身护住高寿,凝目注视来敌,英气不下须眉。

高莫野点住面凶卫士的穴道,另位尚未站稳,被她飞身上前,用袖指住“软麻穴”咕冬摔倒。

高莫野不过举手之间,便制住两名刺客,另五名恰恰与高寿的护卫交上手,高莫野回头望了芮玮一眼,见他呆呆站着,嗔道:“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芮玮慌忙道:你快去保护伯父!脚下飞快奔上前来。

高莫野心知五名刺客决非父亲护卫的敌手,倒是不慌,走过三叶上人身旁,只见他站着看别人械斗,却—动不动,气道:你是死人吗?”

突闻七声掺呼,接着“咕冬…‘咕冬”……到地之声不绝,高莫野大惊奔去,就这片刻时间,不知何故,七名武功不弱的护卫,全已被打伤地上,不能动弹。

芮玮几与高莫野同时掠到高寿身前护住,面对那五名刺客,芮玮急忙道:“伯母快将伯父护到屋后,此地有我与野儿!”

高莫野指着五名刺客,大怒道:“你们是什么入,胆敢将我父亲护卫杀伤?”

五名刺客杀气满面,见到高寿将要走去,大喝道:“不要走,留下命来!”五人同时冲上。

高莫野双掌一分,倏忽之间,已向五人拍去,芮玮心知高莫野武学修为尚在自己以上,回身储同玉掌仙子要将高寿护到院后。

玉掌仙子见他来到,惊道:“你快去帮助野儿,莫要管我们!”

言词之中,甚是惊怕那五名刺客的厉害。

五名刺客被高莫野一挡,同时跃退一丈,他们晓得高莫野的厉害,不敢轻易对敌,高莫野又要攻去,忽觉手掌一麻,只听那年老刺客阴*道:“你若要死得慢点,好好到一边去养息!”

刹那之间,高莫野觉到手掌上的麻痹越来越甚,大惊问道:“你们可姓花?”

年老刺客大声笑道:“咱们正是花门七毒!”

高莫野恨声道:那七名护卫可是被你们的含沙射影杀伤?”

年老刺客道:姑娘既知道,就尝尝含沙射影滋味吧!”

这含沙射影是极端射影的暗器,又叫射人影,意思是说只要见,到人影,便要发射,而且百发百中。

那位刺客话声才完,顿见他胸前射出一道光芒,速度好快,决非人力所能躲让得了,高莫野轻功绝世,再者有备,才能立时拔身掠起。

但她拔身一半,忽觉力不从心,这一些微的停滞,已被含沙射影射到双足上。

这含沙射影暗器用极细的毒沙做成,刹时数百粒毒沙全部嵌在高莫野雪白的肌肤里,毒气立时散布,高莫野“冬”的一声,摔倒地上。

芮玮大惊,一个箭步上前,拔剑、出剑,几乎是同一时完成,向五位刺客刺去,高莫野躺在地上道:“小心他们的暗器,千万不要让他们接近!”

芮玮在此时机,如临大敌,不敢一丝疏忽,即以一招无敌剑施展开。

五名刺客见他一剑未刺实,忽又变招,正要射出暗器,斗见乌黑的光幕,从头顶罩将下来。

五人大惊,同时将含沙射影射出,一时何止千万粒毒沙,但是奇怪得很,毒沙一粒也未射到丙纬,五人惊楞的念头尚未升起,玄铁木剑毫不留情的拍来,几乎是同一时间,全被木剑拍碎肩骨。

五人同时惨叫一声,摔倒地上,辗转呻吟。

芮玮趋身上前扶起高莫野,急道:“你……你……怎么啦?”

高莫野苦笑道:你莫管我,快将三叶上人的人中穴用针刺一下了“玉掌仙子赶上前来,泪落满面道:野儿……你……你……”

高莫野强支精神,笑道:娘不要急,外面尚有刺客,快拿一根针给大哥!”

玉掌仙子身上有针,递给芮玮,芮玮一针刺在三叶上人的人中穴上,立时三叶上人神智恢复,茫然道:“刚才发生什么事?”

高莫野振声道:上人快去吩咐卫士防卫四周,注意刺客,千万记住,教他们莫要与刺客正眼相视!”

三叶上人去后,高莫野叹道,“大哥,你将我抱到那五位身旁。

芮玮将她抱起,才看到她的左掌乌黑一片,已至手肘间;纤足也全已发蓝,蓝得十分怕人。

高莫野突见五位刺客的样子,惊叹一声,芮玮看去,见他们颈脖间皮肤蓝得跟高莫野双足一般的颜色,不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高莫野叹道:他们的毒沙本想射你,那知被你的剑势吸住,粘在木剑上,你将他们五人肩骨拍碎,毒沙也就拍进肉里啦!”

五名刺客早已昏迷过去,人事不醒,芮玮暗忖:厉害白毒沙,这瞬间毒气便侵到颈间,再片刻侵到全身,岂非要送命?想到高莫野也中了毒沙,急忙过去抓起与高莫野对掌的刺客,解开他的穴道,一手按在他的脑顶上的“百会穴”厉声问道:解葯在那里?”

那刺客倔强不语,芮玮怕时间久了对高莫野不利,再变点他的麻穴,从他怀中搜出七瓶解葯,但不知那瓶解葯有用,当下一指点在刺客的天“突穴上”。

这“天突穴”乃属奇经八脉中的阴维脉,是在任脉之会…—被点中,只觉全身皮下似有千万虫蚁乱爬乱咬,麻痒难当,那刺客知道厉害,赶忙说道:第三个瓶子可解她身上的毒气。”

就在这片刻他已痛得脸色发青,芮玮一脚又解开他的穴道,拿起第三瓶解葯给高莫野服下。

高寿夫妇眼见女儿中毒,急得站立不安,却也无法。

没有一会工夫,高莫野的毒气已解,手上的乌黑色尽皆消去,她不由叹道:好厉害的毒气,我只与他对了一掌便从皮肤中渗进,若非用内功逼住毒气,此刻早已死去!”

芮玮倒看不出这七人面目平凡,使毒的功夫却如此骇人,教人再也不信,要说用毒的人一定有所特征,而这七人一点特征也没有,致使高莫野没有防范到,中了诡计。

她毒气已解,芮玮笑道:我扶你起来吧?”

高莫野摇头道:不行,我脚上的毒还没解,站不起来。”但她的衣襟盖在脚上,无法看到。

芮玮道:我看可好了一点?”

高莫野轻轻拉起衣襟,只见此时蓝得更为怕人,高莫野低声叹道:我用内功止也止不住啦!毒气仍一点一点上侵!”

高寿突道:“这是西域魔蓝,我曾见过,中人一刻即死,快向那刺客索取解葯,莫要迟了!”言下十分惊恐。

芮玮大恐,生怕高莫野就要死去,一把抓起刺客,厉声道:快将解葯取出,不要自讨苦吃!”

刺客摇头道:“那毒我也无法可解。”

玉掌仙子急道:你快取出解葯,要知你的兄弟也中了魔蓝毒!”

刺客仍是摇头道:你是我的兄弟,也无法可解!”芮玮怒极,大喝道:“你胡说!”

手下一紧,扭住他的手肘,刺客疼得冷汗直冒,但他一声不吭,尽力忍受,显示真的没有魔蓝毒的解葯。

高莫野低弱道:大哥逼他也没用,不如把他兄弟弄醒问他们较好。”

芮玮心想不错,此人也许有所忌惮不敢说,但他的兄弟中毒,为保性命不会不说,当下走到五人身旁,用手一探,顿时凉了半截,有气无力道:他们全死了……”

只见五人全身皆已发蓝,蓝得隐隐透出青色,才讲几句话功夫,这五人本是蓝到头项,现在就布满全身,这毒播散得好快!

刺客脸色惊慌道:我的兄弟真中了魔蓝毒?”

玉掌仙子急得流泪道:我们怎会骗你?”

高寿知道这毒的厉害,眼看如花似玉的女儿将要死去,惊楞得呆站在那里,茫然无语……

另位面凶刺客关切兄弟的安危,急吼道:我的兄弟真的死了,花门誓不与你们罢休!”

芮玮叹道: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取你兄弟的性命,这怪他们自讨,如今连野儿……”

面凶刺客截口道:你不要我兄弟的性命,就快将他们的毒血放尽,喂下最最滋补的葯品,快!快!迟了不及。”

芮玮心中一动,急快抱起高莫野放在床上,脱下她的鞋袜,只见摩蓝毒仅侵到小腿弯,显是高莫野在竭力制压。

他忙捧起高莫野的雪白玉足,张嘴向脚心咬去,高莫野被脱下鞋袜已然害羞,这时被人用嘴亲住,更是羞藏万分,但她心中却甜蜜万分……

芮玮一敲自己头道: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他!”

史不旧有扁鹊再世之能,他虽被称‘死不救’既能赐高莫野灵丹来救自己,自不会不救她了!”

芮玮想到这里,大大放心,脸上露出笑容,高寿却不知史不旧是何人,但他见芮玮高兴,便放心道:此去小五台山要十日行程,野儿不能行走,只有劳动贤侄,耽误贤侄的时光……”

芮玮连连摆手道:别这样说,若非贤妹,我早已没命,此番无论任何艰难,都要尽力护送她到小五台山,请史不旧救她。”

玉掌仙子道:有你护送野儿去,我十分放心,现在时间宝贵,你们赶快动身吧!”

当下芮玮抱起高莫野,王掌仙子出外吩咐套马备车,高莫野不放心父亲的安危,担忧道:爹,我走了以后要特别注意,莫要再被刺客闯进。”

高寿泰然道:二十年来,刺爹不下百次,皆能逢凶化吉,爹怕什么,倒希你快痊愈,以免爹日日想念。”

高莫野摇头道:现在伊吾国有邪教高手,精通催眠术,这次三叶上人都中了道儿,才不知不觉将凶手引进,爹要千万小心,吩咐护卫加强禁卫,一旦见着刺客,不要正眼相看,否则被催眠住,他们不但不能维护爹的安全,反被敌人利用,再者更要小心花氏一门高寿点头笑道:我晓得,你快去吧,要知爹仅有你一个女儿,千万注意才是。”

门前车马备好,芮玮与高莫野同坐车内,御者是京内第一把赶车好手,精神奕奕,三十来岁已跑遍全国各地。

高寿夫妇两人再三叮咛后,御者一鞭,马车飞驶而去。

高寿等马车去远,回头对夫人道:这些刺客显系被姦人利用,剩下两个只要知道悔改,就放了他们吧!”

玉掌仙子点头同意,过去责了几句,见他们确已悔改,就拍开了穴道,放他们走了,现场自有手下去清理。

高莫野脚上中毒,劲力全失,站都站不起来,一路上,上车、下车、休息、吃饭,都是芮玮亲自照应,她心中的感激,自不可言表。

这日过‘斋堂’出居庸关,关外是荒凉大道,少有人迹,车马行驶更速,车过带起满天尘埃,才行一个时辰,满车尽是黄蒙蒙一片,御者灰头士面,分不出五官何处。

车中高莫野熟睡,芮玮闭目坐息,突然车子停了下来,只听御者叫道:滚开!滚开!……”

叫了十数声,车子仍未前进,高莫野被吵醒,睡眼惺松道:大哥,怎么啦?”芮玮替她盖好丝被,笑道:你睡你的,我去看看。”

高莫野见他体贴入微,眼中露出幸福的光采……

芮玮打开车门问道:怎么回事?”

御者道:相公请看那群鬼画符野人,挡住去路!”

芮玮果见一群赤躶大汉,满身涂满奇彩异色,个个仅着及膝犊鼻裤一条,围在马路中间,成一个圈子来往跳跃着。

他正想问个明白,请他们离开,当他下车接近时,他们忽然跳跃加快,口中还不断地发出悲嗥声。

耳闻那极难听的叫声,眼见迷幻的彩色,芮玮顿感头脑微微发胀,眼皮沉重,要想睡去,这情况令他一懔,急忙运气大喝一声:

“站住!”

那群彩色躶人似是被他这喝声震惊,同时停下跳跃。

他们一停,身上的彩色便消失了迷幻的效能,芮玮脑盘立时清醒,暗中凝神提气,大步上前道:你们挡在马路中做什么?”

彩色躶人指手划脚,呀呀乱叫,芮玮知道他们在向自己说话,却一句也听不懂,不知他们说的什么话?

他只得作手势教他们两边分开,同时大声道:让开路!让开路!

却见他们动也不动,直在摇头乱叫,芮玮心中十分冒火,恨不得一一将他们赶开,突见人群中走出一位灰衣老者,芮玮见他完全是汉人装束,大喜道:“老丈,烦你叫他们让开路好吗?”

老者满面戚容,摇头道:“他们不会让开的!”

芮玮疑问道:为什么?”

老者叹道:他们族中一位青年人突生疾病躺在地上将要死去,依他们族里的风俗习惯,同伴要彩色哀号三天,那年青年人的灵魂才能上升天国,否则暴毙不得超生,永沉地狱!”

芮玮道:他们什么族人,讲的什么话?”

老者:他们是泰族人,讲的是泰语,敢情相公听不懂?”

芮玮摇摇头,转问御者道:你可听说过泰族人?”

御者精神一震道:怎没听过!这泰族人专门喜欢搞鬼画符的玩意,有一次……”他正要滔滔不绝说出往昔经历,表示见闻渊博,芮玮摇手止住,向老者道:那青年生的什么病?”

老者脸色一变,心有余悸道:啊!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病,我与他们族人在路上走得好好的,突见横身一倒,在地上乱滚乱翻,惨声呼叫,越叫声音越小,那声音好不恐怖,现在已然叫不出声来,眼看就要断气,那样子实在可怜……”

芮玮暗付:照这种情形,那年青人莫非被武林高手点住险维经?

想到被点险维经的惨状,十分同情道:可否让我去看看那年青人?”

老者大喜道:相公是医生吗?”

芮玮摇头道:你带我去看他,也许能治。”

老者慌忙回身,吼哩咕鲁向那些彩身人说话,彩身人听后,齐皆大喜,急忙两侧让开,并且大声嚷叫。

老者笑道:他们说,相公若能治好青年人,全族感恩不尽,因那青年人是族长之子。”

芮玮道:我不知成不成,试试看!”

只见马路中间盖着一方划席,下面鼓鼓的显是盖着一物,老者忙道:族人怕他晒死,用草席盖着……”

芮玮正向草席处走去,忽听车里高莫野柔声道:大哥别管闹事,咱们绕道好了!”

芮玮脚步一停,老者脸色突变,但他没见到,大声说“没关系,咱们马上就可以走啦!”

他走到草席前,又道:把这草席拿开。”

老者迟疑不前,反退后三步,招来一彩身人,吼哩咕瞎说了一句话,那彩身人才满面不乐意的上前掀席。

芮玮在江湖道中的阅历甚浅,这一切都没引起他的疑心,倒盼快将青年人治好,好尽快赶到小五台山。

只见那彩身人抓住草席两角,猛然一掀,突然一大团青烟冲天而起,芮玮心知不妙,赶忙止住吸气,但哪来得及,不觉吸进——口。

他抬眼望去,草席下那有人影,只有一个青铜大盆,内里正在烧着不知什么事物?

就这眨眼之间,那掀席的彩身人,突然翻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想是他也吸进了青烟!

芮玮这才完全了解是个做好的陷井,当下大怒,回身向身后老者走去,却不敢大骂,那群彩身人见他不倒,觉得奇怪,老者哈哈姦笑道:你知我是谁吗?”

芮玮紧闭嘴chún,双手握拳,他想一击之下,将这老者除去,老者何等狡猾,一面后退,一面连连笑道:没用!没用!你纵然内功精湛,不说话,但只要—运气,立即昏倒,你可晓得那是何等厉害的葯物?”

芮玮正要动问是什么葯物,但他及时止住没有上当,这时忽觉有点乏力的感觉,心知那口青烟在体内发生作用,要是用力向老者一击,定如他所说要昏眩过去。

高莫野在车内由御者口中得知一切,急得尽力呼道:大哥,你没事嘛…大哥。

语声焦急而关切,芮玮听得眼眶润湿,心道:“她若能动得一丝—毫,定然就要拼力下来帮忙了!

想到她,不禁大声呼道:你们快逃呀!你们……”一句话未说完,顿感天旋地转,昏倒过去,人事不知!

高莫野大惊,急叫道:大哥!大哥!……”

御者惊慌道:“芮相公昏倒了,我们快逃吧……”

他正要鞭马奔驶,高莫野厉声道:“停止!不准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