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15章 白头恨

作者:古龙

灰衣老者大笑道:正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跟我们走,莫要想逃!”

车帘掀开,高莫野已尽力爬到车边,颤声道:你……你们……

把他怎样了?”

蓦见一灰衣老者,左手挟着昏迷不知的芮玮,笑道:你可是大将军千金高小姐?”

高莫野怒道:你怎可这样待他?”

她的尖声一呼,老者突然将芮玮摔在地下,嘿嘿冷笑道:心痛吗?舍不得吗?”

高莫野秀目圆睁,可怜她全身无力,不能发作,否则她定要将这老者挫骨扬灰!

老者得意地冷笑道:我‘黑心不悔’郑必胜可不是软心肠慈悲的人,高小姐,你好好听话也还罢了,若然打歪主意,莫怪我将这子毙掉!”

高莫野听到‘黑心不悔’这匪号,心中暗寒叹道:你们要怎样?”

老者抓起芮玮向车上一摔,冷笑道:慢慢你就会知道,不必多问!”

车子转道向岔道驶去,高莫野放下车帘,见芮玮能在身边,心中稍慰,虽然他人事不知,如同死去。

车子驶行得很快,高莫野用尽方法弄不醒芮玮,不知他被何种毒葯迷倒,突想到他身中有颗避毒珠急忙取出,拿着放在他鼻端。

这避毒珠黝黑无光,看来十分不起眼,但能发出淡淡的异香味,这香味倒是毒避毒的圣品。

不及盏茶时间,芮玮幽幽醒来,高莫野大喜,搂住他的颈脖,就耳低声道:莫要讲话,快设法逃走!”

芮玮被搂在软绵绵的怀中,闻到如兰的幽香,顿感心猿意马,不觉伸出手去,用力抱住。

高莫野被他一抱脸泛朝霞,全身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声音微抖道:你……你……”

这辆马车装饰豪华,温暖舒适,再加那有韵律的颠波,最易启人遐思,突然一个大颠波,震得车身摇晃不已。

芮玮一被惊动,赶快放开双手,暗骂适才的举动,怎么那样失常!轻咬舌尖,—运真气,那知用尽功力,总提不上来,要想坐起都不可能。

好半天高莫野朝霞方退,低声道:你怎么样?”

芮玮连连摆头,高莫野低羞道:有问题吗?现在可要设法逃出才是……”

芮玮摇头叹道:我全身无力……”

高莫野竭力压低声音,惊道:你真的真力全失?”

芮玮默不作声,又在运气,想提起那股丹田之气。

高莫野见他脸色挣得通红,便知他真的丧失内力,不由哀声叹道:目下你的情形和我一样了!”

驹行很久,车子才慢慢停下,“黑心不悔”郑必胜掀开帘子,怪叫道:地头到了,下来吧!”

他见芮玮睁眼望着自己,又“嘿嘿”笑道:你倒醒来的快!”

言下一点也不惊慌,惟是早知芮玮就是醒来,也无力反抗。

那边走来一人道:郑大哥,谁来了?”

郑必胜大笑道:你猜猜看?”

那人陪笑道:这小弟怎么猜得着……”

郑必胜伸手车内,一手一个将芮玮、高莫野提出。

这时天已黑暗,郑必胜道:老弟,跟我进屋来看,他俩是你的老相识呢!”

那人干笑道:谁?谁和我花老么是老相识?”

高莫野听到那人声音就觉耳熟,这时听到花老么三字,便知是,那日与自己对掌的花门七毒之一。

屋里灯火辉煌,是个大厅,正中是个长桌,郑必胜将芮玮、高莫野一下摔到桌上,大笑道:“花老弟,认不认识?”

花老么见是芮玮、高莫野,大惊道:啊!是他们?”

郑必胜得意洋洋道:前日我听老弟来说,高小姐中了尊兄弟的魔蓝毒,便想到这世上魔蓝毒没有解葯,只有求死不救的那老家伙,匆匆赶到居庸关,也真巧,恰好碰到,于是乎郑某略施一计,便手到擒来,说来还得谢谢老弟来报消息,否则我也不想到他们一定出居庸关,去求姓史的那个老不死了!”

花老么谄笑道:郑大哥要将他二人如何处置?”

郑必胜道:既是你来报讯,我才能擒住,高小姐收我处置,那男的让你处置,现在他已吸进‘神仙倒’,虽然醒来也要十三天后,才可恢复内力,你放手替死去的兄弟报仇,我决不过问。”

花老么大笑道:那多谢了!”

他上前抓起芮玮,高莫野见要将芮玮与自己分开,急怒道:放下他,你敢损他一根毫毛,总有一日教你生死不得!”

花老么仰天一阵大笑。讥讽道:小姐!你已成刀俎鱼肉,再说充其量只能活七八天,还敢说狠话来维护这小子,岂非笑话!”

说罢一掌拍去,将芮玮摔到三丈外的墙角处。

高莫野眼见芮玮这下摔得不轻,心下大痛,激怒道:“花老么,若非那一记毒掌暗算到姑娘,也不会躲不过含沙射影的魔蓝毒沙,更不会如今动弹不得,这些仇恨只要姑娘有生之日,定要使你数倍偿还……”

花老么讥笑道:“可惜高小姐这有生之日是再也不会有了,于是乎老么嘛!也用不着伯你的恐吓啦!……”

说着连连大笑,得意已极。

高莫野等他笑完,冷冷接道:“但若你今天放过我大哥,他日姑娘不但不记今日仇恨,且要无条件在这世上助你三次!”

花老么神情一楞,干笑一声道:“老么确信以小姐之能助我三次,是件非同小可的事,但是话说回来,魔蓝毒到时发作,小姐一命呜呼,那时谁来助我三次?”

高莫野暗忖:在八天内无人将自己送到小五台山,确是无法再活,别说助人三次,连芮玮都不能再见了!”

花老么又道:“我说嘛!小姐还是先照顾自己,莫再管那小子,他害死我兄弟,我要报仇!”郑必胜道:“高小姐只能活七、八天?”

花老么道:照说高小姐只能活十五天,自那日起,他们七日行程为到此处当然顶多再活八天!”

郑必胜道:“这魔蓝毒确实无法可解?”

花老么傲然道:“花门使毒的功夫,天下无二,凡是天下之毒,知无不晓,也不能配出解葯的道理,唯独魔蓝毒,我花门遍寻毒经,也不知其毒性,解葯莫说能不能配,就是想也想不到!”

郑必胜叹道:“这样说来,高小姐的利用价值已太少!”

高莫野不知他所说利用价值为何,暗付他们若要逼我太紧了,自己不能反抗,唯有嚼舌自尽!

花老么笑道:“未必!未必!我看高小姐利用价值,纵然只有八天的活命,还是不小哩!”

郑必胜道:“我本打算把高小姐送到高昌国去……”

花老么摇头道:“高小姐要是活的送到高昌国,定然价值不非,但是等送到高昌国变成死尸一具,那就一个钱也不值,利用价值莫说太少了,简直一点也无!”

厅后一阵脚步轻响,走进十余人,个个身着五色彩衣,色泽鲜艳,在灯火下闪闪晃动,十分奇诡。

他们捧着酒食,一一放在长桌上,郑必胜这时换上一身彩衣,将高莫野一把抓起安放在座上,大笑道:“你也吃点罢,别饿坏了!”

高莫野空有一身绝艺,却无力击出,只有任人摆布,她自幼娇生惯养,何曾受过别人的屈辱,清泪滴滴流下,那有心情动筷,呆呆坐着,不时向墙角丙纬望去。

花老么一旁陪坐,十余位彩衣人另旁坐下,郑必胜道:今天忙了一天,饿坏了,快吃吧!”

当先一筷挟去,十余位彩衣人跟着大嚼大吃,他们确是饿坏了,花老么轻沾细软道:若把高小姐在八天内送回她父亲那里,所得定然不少!”

郑必胜啃着一块鸡腿道:这话怎么说?”

花老么笑道:要知高小姐是大将军的掌上明殊,视若命根,你据此人质,好好敲上一笔,那怕大将军不乖乖献上!”

郑必胜抓起另条鸡腿,啃着道:“此话不错,我也曾想到这主意,但不知如何进行,才能平安无事的得到大批财物?”

花老么捧起酒壶在郑必胜杯中倒满一杯,笑道:“我有个绝妙的好主意,能够平安无事……”

郑必胜截口问道:“什么主意?”

花老么含笑道:“什么主意?”

花老么含笑向十余位彩衣人杯中一一倒酒,只见他倒酒时左手捧在壶底,右手持把,倒完后,诡秘道:“这主意决无一失,纵然将军府中高手如林,亦无法伤到我们,只有眼睁睁看我们把财物拿走,而结果换得一具快要死去的尸体……”

郑必胜放下鸡骨,大喜道:“当真有这么好的主意?”

花老么拿起自个酒杯,大笑道:“老么的主意还会有错?来,大家干一杯,预祝我们发笔大财!”

众人听到有财发,谁个不喜,一一拿起杯,叫道:“干!”

顷刻大家喝个杯底朝天,郑必胜才喝一口就道:“那到底是条什么妙主意,说来听听……”

话声未完,“咕冬”“咕冬”……,只见十余位彩衣人一一摔倒桌上,郑必胜陡觉腹中绞痛无比,大惊道:“花……你……你在……

酒中为何下毒……”

花老么阴狠笑道:“告诉你,那有什么妙主意,你不死,我花老么怎能得到这姐儿,建一大功!”

郑必胜从口缝中吐出两字:“好……狠……”便再也支持不住,翻身摔倒桌下。

高莫野坐在一侧看得清清楚楚,突道:“好毒的心!”

花老么满面狰狞道:“无毒不丈夫,花某得到你往伊吾国一送,便是奇功一件!”

高莫野摇头叹道:你将我尸体送往伊吾国何用?”

花老么大笑道:你们都被我骗住了!魔蓝毒虽毒,但花门配出一道秘方,止住你的毒热数月不发,倒非难事,那时伊吾国得到你,迫令尊就范,在下怎会不得奇功!”

这时忽听远处传来呼声道:老么!老么!……”

老么应道:“四兄,我在这里!”

一人匆匆走进,高莫野抬头望去,原来是那位面貌凶恶的刺客,就是花门七毒中的老四,名叫花净心。

花净心一见厅中状况,吃惊道:“怎么回事?”

花老么迎上前道:小弟敬酒时,左手捧在壶底略施手脚,逼进掌毒,瞬间便将彩衣教中十余位高手一一毒死!”

花净心大惑不解道:你不是硬要来这里求彩衣教帮我们复仇么?为何反将他们教中高手毒死,若让教主得知……”

花老么截口道:“四兄,你看座上那姐儿是谁?”

花净心仔细一看,惊呼道:“是高小姐!”

.花老么指着墙角芮玮,又道:“四兄可知那人是谁?”

花净心不由紧问道:“是谁?”

花老么正要张口说出,突见芮玮翻身站起,稳稳定来,面容严肃道:“是我,芮玮!”

这下花老么可吓坏了,牙齿直打颤声道:“你……你……不是……吸进了‘神仙倒’?”

他深知凡吸进彩衣教中至宝‘神仙倒’,不管有多大本领,没有十三天不能行动自如,如今芮玮若无其事,实在是件骇人无比的怪事!

高莫野见状大喜道:“大哥,莫非是避毒珠将你治好了?”

陡闻避毒珠三字,花老么心中更惊,以为芮玮功力恢复,芮玮武功他们在将军府中见过,自付绝非敌手!

芮玮仅微微点头,便默不作声走近高莫野身前,俯身抱起高莫野,当身体站直时,不由微微一晃。

这—些微的变化:便教花净心、花老么得知芮玮功力并未恢复,只不过恢复气力罢了!

花老么是个老江湖,恐惧心顿除,大笑道:“你们乖乖坐下,不要走!”

芮玮脸色突变,心知伪装功力恢复被看破了,原来在墙角他乘人不备时,想到避毒珠便偷放在鼻端直嗅,这避毒珠的香味能解万毒果是不错,吸了一段时间,觉得全身已然有劲,但那口内家真气还是无法提上,本想多吸—会时间、后见情势陡变,冒险起身想将高莫野救走,那知刚吓到花氏兄弟两人,又露出破绽,心中难过异常。

却听花净心突然道:不要停,快走吧!”

花老么吃惊万分道:“你说什么?”

花净心沉声道:“我说叫他们快快逃走,莫要迟了,被彩衣教主得知,便逃不掉了!”花者么怒声道:“四兄,你疯了,咱们五位兄弟如何死的?”

花净心冷静道:“我知道,此仇非报不可,但那日他们饶我们兄弟两人不死,并赐还兄弟们的尸身,此恩也要非报不可!”

转向芮玮的去处,呼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将军府施恩已经还报,下次再见,只要落到我们兄弟手中,莫怪不客气了!”

芮玮回身赞道:“好男儿,容后再见!”

花老么眼见菏瑞抱着高莫野离去,不敢追赶,但还想打动花净心的心,故意叹道:“可惜!可惜!若是将高小姐往伊吾国一送,花门从此要富贵无穷了!”

花净心冷冷道:“若将那女子依彩衣教送往高昌国去建立奇功,便不会觉得可惜了,是么?老么!”

花老么哑口无言……

且说芮玮抱着高莫野离开彩衣教后,因内功未复,不得施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白头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