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18章 寒毒掌

作者:古龙

白发妇人乘众人分神不备之际,霍然掠进竹屋,高莫野躺在床上熟睡,被她点住麻穴,拦腰抱起。

芮玮首先发觉熊解花不在现场,便知不妙,随身掠到竹屋前,厉声道:熊解花!你敢将她抢去!”

白发妇人不敢从正门冲出,抱着高莫野纵身一跃,但听“哗啦”一声,屋顶暴裂,穿身而出,落到地上,身形未稳,疾展轻功,霎眼掠到十条丈外。

熊解花较之芮玮、史不旧,轻功高过甚多,眼看俩人有心要枪高莫野,势非可能了,芮玮尽力追去,大叫道:你快将她放下!”

顷刻,白发妇人掠到山边,向山下奔去,霍见黑衣女子如只疾箭,后发先至,一下竟追到一尺之距,伸手朝熊解花前心抓去。

白发妇人不用猜便知是黑衣女子追上自己,心想不知与她有何仇恨,定要与自己适意不去,当下尽力前跃。

黑衣女子抓到她的黄衫,被她用力—挣,“嘶啦”一声,撕下—大片来,露出薄薄的白色衬里。

熊解花年纪虽大尚是*女之身,当着两个大男人眼前露出亵衣,脸上绯红,回身大怒道:你这疯子,还我衣服!”

伸手向黑衣妇身子撕去。

黑衣女子被骂疯子,身形半停,呆站不动,在熊解花抓到衣服下。竟未还手,好象整个人已经呆住了。

熊解花一手挟着高莫野,万料不到剩下一手竟能抓到武功高已甚多的黑衣女子身上,一下不敢冒然撕去,伯有阴谋。

但见她绝无还手的意图,歹毒的念头突起,踢出飞脚,突见玄铁木剑如条黑龙向熊解花胸前射来。

熊解花见势心知若再停滞一刻必被木剑穿胸而人,不及行凶,撤掌飞跃,闪开那剑,双脚却仍末忘攻击,连环向黑衣女子下阴踢去。

芮玮见状,大喝道:前辈小心!”

黑衣女子被喝声惊醒,微微一闪,避开攻击,双袖陡然笔直向熊解花两胁击去。

熊解花知道她袖上的功夫玄妙难测,绝非其政,慌忙后跃,但黑衣女子轻功比她还高,脚步—动,紧跟而上,双袖不离她胁尸要害之处。

熊解花连跃三下都未能跃出黑衣女子的攻击范围,大恐之下,将手中高莫野用力向黑衣女子摔去。

黑衣女子接个正着,熊解花乘她不备,疾展轻功,飞奔而去,黑衣女子将高莫野往地上一放,紧迫熊解花不放,只听她连连在道:

“谁是疯子?谁是疯子……”

高莫野孱弱的站起,芮玮迎上前道:“野儿,你好了吗?”

芮玮道:“我来抱你。”

说罢,将她拦腰抱起,高莫野在他耳边低声道:“大哥,你喜欢抱我吗?”

从北京一路抱到这里,芮玮都未有异样,现在经她这样一说,全身如触电般,赶忙将她放下。

高莫野“哎哟”一叫,摔倒地上,芮玮急忙将她抱起,连忙不住地赔礼道:该死!该死!我不知道你还不能站……”

高莫野“噗哧”一笑,低低道:“我能站,你就不愿抱我?”

芮玮心知她刚才是故意摔倒,笑道:“野儿,你莫要淘气。”

高莫野唁唁笑道:“好呀!你敢学我爹爹说话,赶明儿我就淘气给你看。”

芮玮暗暗昨舌,心想淘气起来可不得了,否则高寿不会给她取名高莫野,当下没有答腔,向史不旧走去。

史不旧呆在那里,双目直视,不知他在看什么,苗纬望着他道:

“前辈,我们告辞了!”

高莫野挣扎下地,喊道:史伯伯”史不旧收回目光,冷冷:你师父可好?”

高莫野叹道:她老人家我一年多没见了!”

史不旧不再理她,向菏纬道:“刚才那黑衣女子你可认识?”

芮玮道:认识?”

史不旧急道:她是谁?”

芮玮摇头道:我不知道。”

史不旧大怒,骂道:你既说认识,怎会不知道她是谁?”

高莫野气他对自己冷漠,不象在师父身旁时,对自己百般迁就,讥讽道:你也认识我,可知我是谁?”

史不旧道:你是一灯神尼的徒弟,我怎么不知道。”

高莫野讥笑道:我还认为不在师父身边,你就不认识我了!”

变不旧嘿嘿冷笑道:当时我为求救一灯神尼武功上的秘诀,才理会你,否则我理你这小丫头做什?

高莫野牵起芮玮的手,气鼓鼓道:这人好坏,我再也不叫他史伯伯了!”拉着要走,但她走了数步,腿一软,摔倒地上。芮玮慌忙将她抱起,急问道:你怎么啦?”

高莫野道:我被那白发妇人点住麻穴尚未解开。”

芮玮将她穴道解开,她低声道:我们走罢!”

芮玮心中厌恶史不旧,心想他给自己吃了毒葯,只有两年可活,还理他什么,当下大步走去。

史不旧在后大声道:小子,那黑衣女子到底是谁?”

芮玮脚下不停,冷冷回道:“以前我只见过她两次,不知她是谁。”

走到山边,蓦见山下疾冲上一团红影,口中大喊道:“快快救人芮玮侧身让路,差点被撞个正着,不由微怒,心想这人是谁,走路怎不长眼睛,胡冲乱撞,回身望去。

只见那团红影在史不旧身前停住,是个身材高大的僧人,手中也象抱着一个人,他声音洪亮道:“施主可是姓史?”

史不旧厉声道:史某不救人,抱他下去?”

芮玮心想救人如救火,难怪他疾快冲来,不再理会史不旧会不会施救,慾要下山而去,却听高莫野突道:大哥,我们去看看。”

那红袍僧人五十多岁,肤色黝黑,高鼻凹眼,不似中士人氏,手中所抱的是个肤色苍白无血的公子。

只听红袍僧人以中原话十分标准的求道:“此人施主一定要救。”

史不旧道:不救就是不救,纵然他是当今圣上我也不救。”

转身,慾回竹屋。

红袍僧人抢到他前面,哀求更甚道:“施主救他一次,尔后必有厚报。”

史不旧哈哈大笑道:不知有何厚报?”

红袍僧人听他有意,大喜道:施主要什么就有什么。”

史不旧揶揄道:金银财宝史某视著粪土,你们尚有何物能报我?”

红袍僧人道:“闻说施主嗜武,常道能在武功上胜过你,便施救病人,老袖有本武学秘本愿赠送施主。”

史不旧冷笑道:这样说来,你自信在武功上胜我?”

红袍僧人道:“老衲这人病怀绝症,慾求施主费心治疗,若动干戈胜你,施主勉强搭救甚为危险,老衲情愿送你一本武学秘本,内中所载绝非凡学,但望施主能救好这人。”

史不旧:你怕我败后,便不尽力救他?”

红袍僧人道:“老衲不愿动武,彼此不会有胜败。”

史不旧傲然道:但你要我救他,除非在武功上胜我,别无他法,莫说一本武学绝本,就是十本武学秘本我也不要!”

红袍僧人叹道:一定要战?”

史不旧断然道:“别无他法!”

红袍僧人将手中公子仰面放下,说道:“那就战罢,老衲胜后,施主真要有把握一定将他冶好?”

史不旧十分自负道:“你若不信,战有何用,抱他走罢!”

红袍僧人走到一侧,免得战时伤到病人,史不旧站着不动,对地上病人也未望过一下。

红袍僧人站定后,合什道:“请施主发招。”

史不旧这才向地上病人望去一眼,看清那公子模样的人,脸色陡地—变,对红袍僧人问道:出家人何方人氏?”

红袍僧人道:老衲天竺阿罗逸多。”

史不旧指着地上病人道:他是何人?”

阿罗逸多呐呐道:他是……他是……”

史不旧厉声道:他可是突厥人?”

阿罗逸多勉强答道:是……”

史不旧截口道:你马上抱他离开,因他是突厥人氏,你纵然能胜我,我也不会救他!”

突厥民性强悍,喜屠杀,其时为害中土甚烈,边疆居民惨遭杀害者不计其数,史不旧虽是不问世事的隐士,但若提到突厥人也是满怀痛恨,此时要他去救一个残害自己同胞的敌人,他是万万不肯。

芮玮不由大加赞赏说:对!突厥的狗子,救他做什!”

阿罗逸多脸色候变,十分狰狞道:施主当真不救?”

史不旧毅然道:“你快抱走,莫叫我见他一眼,否则别怪我吏某动手杀害病人!”

芮玮此时浑然忘了史不旧对自己的残害,大声道:“史前辈,他们若再不走,在下帮你。”

史不旧横视芮玮道:“要你多嘴,还不快滚!”

高莫野气愤道:“大哥,此人不知好歹,不要理他。”

那病人突道:“师父,他既不肯医治,徒儿—时无妨,只得再想他法。”

阿罗逸多摇头道:不行,你的怪病世上唯有他能救,今日无论如何,定要教他救治你?”

未想到躺在地上的突撅病人,竟然亦能说出标准的汉语,高莫野奇道:“你没有死?”

病人身体不能动,头却能摆动,望向高莫野含笑道:“姑娘说笑,在下若是死了,还会求医?”

高莫野故意讥讽史不旧道:可不一定,那位大爷有起死回生之术,你就是死了,他也可能把你救活,可惜你没死,就不能救啦!”

病人道:这话怎说?”

高莫野笑道:那位大爷现在只会救死人,不会救活人,你不妨死去一遍,看他就会救你。”

病人听得迷迷糊糊,不解何意,阿罗逸多大怒道:别听那丫头乱嚼舌头,她在瞎说八道!”

高莫野笑向史不旧道:史大爷,我可没有瞎说八道吧,待会他仍还不走,你将他们杀了,不是超渡灵魂救了他们?”

芮玮低声道:野儿,别再胡说。”

阿罗逸多狠狠扫视高莫野一眼,向史不旧厉声道:施主到底救不救?”

史不旧一声不发,返身又向竹屋走回,阿罗逸多掠身上前,一掌劈去。

史不旧侧身让过,怒容满面道:你当真要史某超渡你们师徒两人?”

阿罗逸多道:你有本领就将我杀了,没有本领教老衲擒住,不救也不成!”

史不旧自负本领了得,傲然道:笑话,我会让你擒住。”阿罗逸多又劈一掌道:不妨试试看!”

史不旧回掌封去,两掌相击只听“彭”的一声,阿罗逸多稳稳未动,史不旧被劈得退了五步,才拿住桩。

第一回合看出史不旧功力不如阿罗逸多,阿罗逸多挥掌再击时,史不旧不敢硬接,身形一展,快速还攻。

芮玮暗忖:以史不旧深厚的功力都不能敌,这红袍僧人的功力实在了得,不由低语道:糟糕!史前辈恐怕不敌。”

高莫野在芮玮怀中看得清楚,说道:史不旧一定不敌。”

芮玮道:你怎么知道?”

高莫野微扬道:听师父说阿罗逸多是天竺一等高手,精通掌法,史不旧掌法平平,怎是对手。”

史不旧听得暗暗心惊,这时本应设法取剑来战,但他心中不服,暗道:就是不能胜他,保个平手谅没有问题。”

二十招过去,阿罗逸多掌法无奇,和史不旧战来,无分上下,史不旧心想天竺—等高手不过如此,当下掌法一变,展出二十年独自精研的一套掌法。

这套掌法声势不凡,芮玮曾用木剑也斗它不过,暗道:看红袍僧人如何能保不败?

他以为红袍僧人定要难以应付,那知阿罗逸多仍是那套无奇的掌法,但数十招后阿罗逸多不露一点败象,好似史不旧那套掌法对他不起任何威胁作用。

芮玮好奇,仔细看去,这才看出阿罗逸多的厉害,原来他的掌法已到出神人化的地步,同样的掌法,他将功力稍加几成,威势便大大不同,堪与史不旧的新奇掌法相对,看来他还未用出全力哩!

变不旧越战越伤心,本以为精研二十年的掌法施展出来,定要给阿罗逸多一点颜色,那知现在—点效果也无,二十年的心血如付流水,怎不教他伤心难过?”

阿罗逸多一声大喝道:注意啦!”掌法候然强烈起来,风声呼呼真如雷霆万均之势!

这掌法不但劲力变强,招式更为神妙,比起刚才的掌法大不相同,史不旧才接五招已经炭发可危。

陡听阿罗逸多一声断喝道:着!”双掌十指箕张,迅速无比的朝史不旧胸前抓去。

史不旧心想千万不能被他擒住,否则面皮丢尽,当下双掌猛推,明知不能硬接,却毫不再考虑。

阿罗逸多未想到史不旧敢硬接,大骂道:你找死。”

顿时只听“轰”的一声,史不旧被击得象断线风第飞起,但他神智清醒,落下时一使腰劲,跌坐地上,没有摔伤,只觉双掌隐隐发麻,一时无法始起。阿罗逸多大笑道:看你还不就擒?”只见他一步一步慢慢向史不旧走去,好象稳有把握将史不旧一手擒来。

将要走近,史不旧霍然站起,摆起架式,双目凝视。

阿罗逸多揶揄道:你还敢再战?”

史不旧凛然道:当然要战!”

突听高莫野道:“浮天沧海远,去世泛舟轻……”

史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寒毒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