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20章 牢中囚

作者:古龙

李潮用突厥语向阿史那都也道:他们要找一颗天龙珠。”

阿史那都也大笑道:天龙珠!他们竟敢要天龙珠?”

芮玮听得懂这句突厥语,见他有讥刺自己的意思,有点不悦道:

“我们可以用重金买那颗天龙珠。”

芮玮说的是突厥语,虽然生硬,阿史那都也听得懂,他停下笑声,冷哼道:“我有天龙珠,你要用多少金子来买?”

芮玮惊喜道:“你真有天龙珠?”

阿史那都也骄傲道:“天下只有一颗天龙珠,而那颗天龙珠就在我家里。”

芮玮道:要多少金子才可以买你家那颗天龙珠?”

阿史那都也心知芮玮身边决不会有很多金子,漫天讨价道:你有黄金万镒,我便卖你”高莫野失声惊呼道:黄金万镒!”

她虽是兵马大将军的女儿,家中豪富,但听说一颗珠子要用黄金万锐来买,也令她难以相信,心想芮玮并不富有,这件事一定谈不拢了。

要知黄金一镒等于二十四两,万镒黄金就是二十四万两,任谁叫他一时拿出二十四万两黄金来,决非可能的事。

李潮明知芮玮不可能有二十四万两黄金,心知阿史那都也故意开芮玮的玩笑,于是揶揄地问道:“你敢将天龙珠卖掉?”

阿史那都也望着芮玮,满面轻视的笑道:“他若能现在拿出二十四万两黄金来,我敢作主将天龙珠卖给他。”芮玮神色不动,缓缓地道:“难道非要金子才行?”

阿史那都也毫不在意道:二十四万两黄金十匹骆驼也拉不动,送给我,我也带不走。”芮玮赶忙接道:“你的意思说同样价值的东西也可以?”

阿史那都也见高莫野望着自己,故示豪爽的笑道:当然可以!”

李潮闻言脸色一变,盯着阿史那都也道:“你可知汉人有句俗语说:君子一言……”

阿史那都也大笑道:“驷马难追!”

他昂然自得的向高莫野扫视一眼,似乎在自夸道:“你看,我也懂得汉人那句俗话!”

高莫野垂下头,心中十分厌恶阿史那都也的狂妄,暗叹道:要是在北京家里,一定要爹爹拿出二十四万两黄金来,一两一两摔在他头上!”

芮玮向李潮道:“李兄,你们这里可有人认得珠宝?”

李潮暗道:“糟了!”却不得不道:“有一个珠宝商的儿子,我叫人请他来。”

匆匆走出,不一会带进一个猎装的年轻人,他的父亲是突厥国中最有名的珠宝商,只见他手指上戴满了闪闪发光的珠宝,每颗价值皆都不菲。众人坐定后,芮玮从怀中取出一个黄绫小包,递给珠宝商的儿子道:你看能值多少两黄金?”

那年青人名叫耶多,对珠宝方面的鉴识家学渊博,他慢慢解开黄绫,众人向他手中望去,只见他手指轻轻一动,珠光便闪烁耀眼,高莫野暗笑,此人莫非生伯别人不知他是珠宝世家,要是他有脚指也能露在外面的话,相信他也要在脚指上戴上十个珠宝!”

黄绫解开后,耶多慢吞吞地将包中东西倒出,但见刹时帐内霞光万道,耶多不由惊呼道:“啊!啊……”

他“啊”了数声,却没说出一句赞叹的话,好象他已被眼前的东西惊呆了,竞无法再说出赞语。

阿史那都也脸色苍白道:“能值多少?”

耶多左手五指一伸,右手爱怜的轻抚在那些东西上,他见到珍贵的珠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见他右手上的五颗珠宝,这时相较之下黯然无光,众人看去只能看见芮玮的珠宝光采,再也见不到他手上所能发出路一丝珠光!”

阿史那都也大声道:“只值五千吗?”

耶多摇摇头,阿史那都也脸色惨变,骂道:混帐!你也不是哑巴,怎么不说话?”

耶多惊醒,见阿史那都也发怒,颤抖道:能……能……值……

五百万……”阿史那都也大惊道:“五百万?”

李潮跟道:五百万什么?”

耶多定下心神,说道:“足足能值五百万两黄金。”

阿史那都也怒喝道:胡说!”

耶多慌忙道:“小的怎敢胡说,这是中原最奇的珍珠,名叫‘豹眼’,一颗已经价值连城,这里共有十二对,其价值本不可计,五百万两黄金还是少算。”

李潮道:“耶多家学渊博,他的话不会错。”

阿史那都也颓然长叹,脸色越发苍白,耶多见机不对,鞠躬告退,临去时眼光恋恋不舍那十二对‘豹眼’”芮玮将“豹眼”全推到阿史那都也面前道:这,全部给你。”

阿史那都也呆呆的看着“豹眼”,突然变色道:天龙珠不买!”

芮玮冷静道:“你忘了汉人那句俗话?”

阿史那都也撒赖道:“忘了又怎样?”

李潮正色道:“都也兄,别忘了自己身份。”

阿史那都也忽然将十二对“豹眼”包起,塞到怀中,冷笑道:

“好罢!天龙珠就卖了!”

芮玮道:“天龙珠在那里?”

阿史那都也强硬道:“不在我身边,到金山时给你!”

李潮接道:芮兄放心,都也兄收了‘豹眼’,到金山时天龙珠定会交给你。”

芮玮豪爽道:“我相信李兄。”

阿史那都也哼声道:“大概是不相信我了!”

说罢,招呼也不打,一气而去。

高莫野笑道:“大哥,你从那儿得来那么多殊宝?”

芮玮设想到“豹眼”的价值如此昂贵,他从喻百龙留在墓中珍宝,只取一部分,用去不少,留下看来很好玩的十二对“豹眼今日派上大用场,实非所料!

心想天龙珠得到,野儿的腿伤即可治愈,高兴地笑道:“是师父留给我的。”

高莫野道:“大哥用珍贵的“豹眼”换一颗天龙珠,不心痛吗芮玮道:“再多的‘豹眼’也比不上野儿的一只小指头。”

高莫野听到这话,心中感到无比的甜蜜。

李潮自阿史那都也去后,愁眉不展,闷闷不乐。

芮玮抱拳道:多射李兄帮忙,若非李兄仗言一二,在下无法得天龙珠。”

李潮叹道:“芮兄为何非要天龙珠不可?”

芮玮将其中原委说出,李潮点头道:天龙殊确能将高小姐腿治好。”

芮纬心知史不旧不会骗人,但不解地道:世上天龙珠真只有颗?”

李潮道:“芮兄可知天龙珠是什么?’芮玮道:“想是一颗特别珍贵的珠宝。”

李潮摇头道:“天龙珠不是珠宝,是条天龙的内丹!”

芮玮恍然大悟,心想“龙”要看都看不到,定是突厥国遇到条天龙,射杀后,取出内丹,这样难怪天下只有一颗了,而其能来治愈高莫野的腿伤,可想而知。

这时忽听外面“嘟”“嘟”牛角号声吹起,一只百人组成的猎队,开始向金山进发。

一路上芮玮和李潮越说越投机,两人皆有相见恨晚之感。走到黄昏,一个贵族少年将李潮请去。

李潮回来后,愁容满面,不作一声,芮玮不便过问,天黑时搭起帐幕,大队全部愁息,预备明日。

此去金山尚有数天的路程,芮玮和高莫野自有小型帐幕,跟着搭起,帐幕刚搭好,李潮派人来请他俩人去吃饭。

李潮幕中早已陈设好精美的大食,除了李潮一人外,别无他人。

芮玮奇怪一日都没再见到过阿史那都也。

芮玮见李潮一番诚意,不疑有他,就座后便与李潮互相痛饮,高莫野只要没有阿空那都也那种人在座,也委实很欣然的浅饮数杯。

所谓“酒逢知已干怀少”芮玮高兴交到李潮这样好的朋友,虽未饮干杯,但至少饮了数十杯。

直吃到酒干菜尽,芮玮大醉睡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芮玮醒来,发觉四下景况全非,所在不是李潮的帐幕,而是个光线幽暗的洞窟。

他大惊失色,第一个令他想起的是野儿,野儿到那里去了?心中一急,慌忙爬起,大呼道:野儿!野儿!”

声音在洞窟中缭绕,只听那空洞的呼声,四壁震回,好象十数人在呼道:野儿!野儿!”

芮玮叫了好几声,不见高莫野回应,忽听一人声音干枯道:醒来乱叫什么,惊扰老夫好梦!”

洞内太过暗黑,又无烛火,芮玮见不着说话那人,惊问道:你是谁?”

那人冷冷道:“牢中囚!”

芮玮失声呼道:这是个地牢?”

那人叹道:你还不知身在牢中?”

这时芮玮慢慢恢复夜视的能力,要知他在简家墓中,没有一点光线亦能看清,现在尚有些微光线,时间一久,视力不下在昼间所见。

只见这是一个十丈见方的岩洞,说话那人坐在一角,年纪苍老,颊下胡须雪白一把,眼睛紧闭不开。

芮玮道:老先生,这地牢是什么地方?”

白须老人道:“金山!”

芮玮脸色候变,惊呼道:“金山?可是在突厥国内?”

白须老人道:世上只有一处金山,当然是在突厥!”

芮玮摇头不信道:不会!不会!我记得昨天还在伊犁河?”

白须老人道:昨天你一步也未离开这里。”

芮玮大惊道:那……那……我什么时候来到这里?”

白须老人道:三天前,你被抬到这里。”

芮玮大惊道:三天?”心想伊犁河到金山要四、五天路程,难道那晚酒后,一下就过去七、八天”白须老人又道:“抬到这里时,你身上酒气狠重,当是吃了百日醉。”

蓦然,“砰”一声,响澈洞内,白须老人道:“是你在打洞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