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22章 伊人失

作者:古龙

李潮断然道:“不错,你一定要留下高小姐!”

当下又独出一箭射去,这箭来的好疾,芮玮急忙用剑拨开,忽听“飒…‘飒…‘飒”接连三响,三箭并排射来,速度之快决非暗器所比拟的,芮玮没有全部拨开,大怒之下,接住的第一箭当暗器向李潮抛射而去。

芮玮拨开两箭,另一箭射到左肩上,只觉一阵疼痛,低头看去,并没有受伤,心下奇怪万分?

却听李潮一声痛呼,芮玮抛射的那箭恰好射在他胸前,幸好芮玮用手掷箭,劲力不能全部用出,只射进李潮胸前厚肉二寸深,没有伤及要害。

芮玮见他根本没躲让,好像故意让自己那箭射到胸上,大惑不解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李潮笑道:这样我就好回去向主人交待了。”

芮玮心中一震,俯身拾起李潮射来的四只箭,只见每只箭头都被拗断,只剩箭杆,故再也伤不得人!

顿时芮玮恍然大悟,原来李潮第一箭故意射慢,好让自己接住,然后激怒自己,向他回射。

其实他无意射伤自己,自己不知,将他射伤,心中好生难过,快步上前道:李兄,我帮你拔箭。”

李潮急忙后退,摇头道:“不要拔,一拔我就不好回去向主上交待了。”

芮玮叹道:“李兄,你为我受这一箭,教我如何过意得去!”

李潮笑道:没有关系,这箭只是皮肉之伤。”

芮玮道:“倘若那箭射到李兄要害,兄弟怎对得起你?”

李潮道:只有我对不起你,没有你对不起我,芮兄,你快走罢,阿罗逸多就快率兵追来了!”

芮玮道:“你回去,他们不会疑心?”

李潮笑道:我已受伤,他们决不会疑心。”

芮玮抱拳道:兄弟有生不会忘记李兄的恩情,他年有缘再见吧!”

李潮道:“你以老友待我,我却下‘百日醉’害你,这件事你会原谅吗?”

芮玮笑道:我早就原谅你了。”

说罢,转身飞奔,留下一个疑问在李潮脑海中,心想:他怎会早就原谅我了?却不知要不是祖先的神像以及晚上的说话,他早已死在芮玮掌下多时了!

芮玮伯阿罗逸多追来,自知抱着高莫野决非其敌,目前唯有先将野儿藏在安全处,越奔越快,不觉奔向金山。

金山即今之阿尔泰山,山脉甚广,藏身其间,不易找到,芮玮奔到山上,寻到一个岩洞,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高莫野怜惜道:大哥,你累了!”

芮玮放下高莫野,躺在地上,点点头,此时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高莫野轻抚他额头道:“我们再也不要分离,大哥,你说好吗?”

芮玮没有回答,高莫野低头看去,原来这短短时间,芮玮已熟睡,高莫野低声一叹,伏在芮玮身上,跟着睡去。

翌日,天气睛爽,芮玮梦中被“吱喳”的鸟语声吵醒,昨夜的劳累,这一好睡,尽皆消除,不由伸个懒腰坐起。

四下一看,野儿不在,以为她在洞外,呼叫道:野儿!野儿!

你在做什么?”

半晌没有回声,芮玮大惊,心想她的腿疾只能走几步,不能走远,不在洞外会到那里去了呢?

还以为野儿故意不答自己的呼唤,虽惊不慌,缓步走出,走到洞外,真不见野儿的影子!

这下把他脸色吓得苍白,大呼道:野儿!野儿!……”

满山回音袅袅,却无一丝野儿的应声,丙纬急得奔跑起来,边跑边大声呼喊道:“野儿,你在那里?”

奔了半个时辰,仍末寻到高莫野,却奔回原地,他冲进岩洞,以为野儿会回到洞内,但洞内空空如也!

高莫野就像被夜魔吞噬了,失踪得连一点痕迹也无!

芮玮记得昨夜迷糊糊睡去时,她说不再分离,怎么今日就不见她的影子,决不会是她自己走离。

不是她自己走离,那会到那里去了呢?莫非……

想到阿罗逸多,顿时断定只有他将野儿掳走,也唯有他能在自己身边抱走野儿,而不留卜痕迹。

芮玮想定后,仰天道:“阿罗逸多!我誓不与你罢休!”

飞奔下山,朝昨夜来处奔回,他这时心中完全以为是阿罗逸多将野儿掳去,却设想到要是阿罗逸多,怎会只将高莫野掳去,而不伤害他?

芮玮来到镇上,见行人全无,只有少数突厥兵来回巡游,走进几栋宅屋,暗暗查访,都是空屋,没有主人。

奔到宫内也是无人,乘隙抓到一个守卫,用突厥语问道:“人都到那里去了?”守卫被他大力抓住,痛得呻吟道:什……什……么.....·人?”

芮玮怒道:“当然是宫里的人!”

守卫道:“都……都……到…大……大草原去……”

芮玮手一紧道:“大草原做什么?”

守卫忍住巨痛道:你……放……松……我,才……好……讲话......”芮玮心中挂念高莫野,脾气显得不宁,放松守卫道:“快说,他们到大草原做什么?”

守卫知道利害,不敢不说:“我们国王去大草原迎接伊吾国王。”

芮玮心想原来镇上的贵族全跟阿史那都支去大草原去欢迎另一国国王,怪道无人,但不知野儿被藏在那里,又问道:“可看见一位汉姑娘?”

守卫摇头道:“没有看到。”

芮玮心想问他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唯有到大草原去找阿罗逸多算帐,当下点住他的穴道,即向大草原飞奔。

大草原是金山一带最大的畜牧区,也是大部分突原兵的驻屯区,地方广大,一望无际。

芮玮来到大草原上,只见遍布营幕,兵骑来往不绝,他们见芮玮突厥装束,以为附近牧民,并不过问。

营幕数以万计,要在其中找到阿史那都支的营幕,短时间内决不可能,芮玮不敢向突厥兵询问,怕启人疑窦。

正在访捏不决时,蓦听草原响起号角声,一边“嘟嘟”吹起,另跟着也“嘟嘟”吹起,顷刻苍劲的号角声震彻草原。

候地兵马雷动,纷纷向草原中驰去,好一会儿才慢慢安静下来,只见本是分布各处的兵马,此刻大部聚在一处。

仅剩下廖落的突厥兵,守着真空的营幕,芮玮想聚集兵马的地方,一定便是阿史那都支所在。

于是,他也向草原中心奔去。

接近草原中心,可见十余万突原兵有条不紊地排列四周,这么多人却静得偶闻马嘶声,不闻一句人语声。

这种精良的训练,实在惊人,芮玮心中奇怪为何十余万突厥兵静默的排列,而不说一句话呢?

忽然惊天动地的呼声响起,十余万兵众如同一人,同时开口道:

“吾王万岁!吾王万岁!……”

这呼声响彻天际,听来令人凛然生威,苗纬暗道:“大概是阿史那都支才出现在兵众之前。”

煞时,呼声停歇,草原又恢复平静,丙纬近前见兵众一动不动的站着,个个好像雕刻成的石像。

他见不着里面的情形,倏地拔身掠起,施展轻功在突厥兵的头盔上,借力奔行。

被他踏着的突厥兵,虽然惊讶,却仍然不动,更末发出一丝声音,如同没有看见芮玮在头盔上飞过一般。

奔掠数十丈,落到地上,菏纬拔剑在手,只见被突厥兵围着的方场,有百丈见方,远处阿史那都支站在伞下,后跟一群人,阿罗逸多也在其中。

另一边也是一张大伞,伞下是个异服老者,后跟异服随员,老者方面大耳,缓步向阿史那都支行去。

两方相隔二十丈,阿史那都支傲然的站着,没有动弹,俨然似大王的威仪,接见来者。

芮玮心想异服老者,一定是伊吾国王,难怪十数万兵众不作一声,原来正在进行迎接仪式。

要知异族风俗,越以强大的兵力阵列,这迎接外客的仪式越发隆重,不像中原在朝庭要斯斯文文的接见。

其时突厥兵力最盛,异族各国皆都威服突厥,阿史那都支贵为西北方异族第一领袖人物。

芮玮见到这种壮观的情况,站立一侧,不愿打扰,慾等迎接仪式完后,再上前找阿罗逸多算账。

仪式虽隆重,却很简单,异服老者走至阿史那都支身前,互相一谈后,这迎接仪式便算完成。

谈了一会后,一位突厥大汉奔到场中,大喊道:“突厥与伊吾结盟!”

这喝声很大,传至百丈以外,于是十余万兵众忽又大呼道:突厥与伊吾结盟!突厥与伊吾结盟!”

芮玮见状,暗暗叹息,心想突厥又多一盟友,其为害中原将更为剧烈,不知高伯父如何才能遏止突厥的侵犯?

呼声未毕,倏地一骑飞来,到芮玮一丈前,骑上那人翻身下马,走上前道:“芮兄,你来做什么?”

芮玮见是李潮,正色道:“李兄,你今天万万不要阻拦我!”

李潮下意识的摸着前胸箭伤,叹道:“我要阻拦,也无法阻拦你!”

芮玮难过道:“你的箭伤无碍吗?”

李潮道:“只要不再张弓射箭,一月后便可痊愈。”

芮玮心想李潮不能射箭,是大好的机会,否则待会找阿罗逸多拼命时,李潮用箭相助,必定落败,现在他不能用箭,就是不相助,也不会引起阿史那都支的疑心。

这时呼声停息,芮玮伯阿史那都支注意到这边,急忙道:“你快走罢,我要找阿罗逸多拼命!”

李潮求道:芮兄,你可不能对我主上不利。”

芮玮知他忠心耿耿,叹道:“我决不会有不利阿史那都支的举动,你放心!”

李潮安心道:芮兄小心为要!”

说罢,策马驰向阿史那都支那边,芮玮停了一会,即刻大步奔向阿史那都支身前。

阿史那都支见是芮玮,大惊道:你敢来这里?”

芮玮威风凛凛道:“有何不敢?”

阿罗逸多护住都支道:小子,你今天来得去不得!”

伊吾国王第一眼见到芮玮神色一变,后见芮玮来意不善,便退到一侧,静观其变。

芮玮大声道:什么来得去不得,阿罗逸多!你今天不交出野儿,我决不罢休!”

阿史那都支奇道:野儿不是被你抱走了?”

芮玮声道:“不错!但又被贼和尚偷去。”

阿史那都支闻言大喜,问阿罗逸多道:“当真有这回事?”

阿罗逸多摇头道:“没有,这小子诬蔑老衲。”

阿史那都支大失所失望,向芮玮道:“我师父不会骗你。”

芮玮道:“阿罗逸多,你敢发誓没有趁我熟睡时,将野儿偷走?”

阿罗逸多冷笑道:“你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还好意思来问老衲!”

李潮忽道:“阿罗大师,出家人不打诳语。”

阿罗逸多冷眼看了李潮一眼,哼声道:“老衲决不欺骗都支。”

阿史那都支关心道:“野儿真是失踪,咱们帮忙找,找到者必有重赏。”

芮玮看情形,心想很可能野儿不是阿罗逸多偷去,但不是他偷去,又会是谁偷去了呢?

李潮问芮玮:“高小姐在何处失踪?”

芮玮叹道:“金山!”

阿史那都支低声吩咐身后的一位突厥将军,突厥将军得今后,即时率领一队兵马,开往金山,寻找野儿。

阿罗逸多恶狠道:小子,你当众骂老衲贼和尚,快将舌头自行割断!”

芮玮道:“你本就是贼和尚,为何骂不得!”

阿罗逸多气得哇哇大叫道:“好小子,不要徒逞口舌之强,有种在老衲手下走上几招。”

芮玮怒目道:“我今天就是来找你拼命的!”

阿史那都支心想芮玮一定不是师父的对手,落得大方道:“芮玮,你著能在师父手下不败,本主就饶你不死。”

芮玮豪声道:“你不过化外番人,有什么资格要我死!”

阿史那都支道:“你擅闯此地,依律处死。”

芮玮大笑道:“但我非你突厥人氏,突厥军律奈得我何?”

阿罗逸多走离都支十余丈,轻视地道:“你要找老衲拼命,快动手呀?”

芮玮沉着上前,阿史那都支笑道:“芮玮,好好打一场,嘉宾面前,倘若打得有声有色,虽然败了,本主亦可饶你不死。”

芮玮气极而笑道:“这样说来,你要以一场决斗来娱乐贵宾了?”

阿史那都支含笑而不语,却向伊吾国王道:“闻说贵国精通武术之士甚多,可请贵国高手前来鉴赏?”

异服老者挥手招出身后两位瘦长的老头,笑道:“敞国哪有武术高手,请他们出来为大王父掠阵。”

两位瘦长老头走到阿罗逸多身侧站定,双目炯炯注视芮玮,芮玮看到他们眼睛,感到有种不舒服的味道。

当下急忙转开视线,望着阿罗逸多道:“你可知,我为什么要和你拼命?”

阿罗逸多大而化之道:“罗嗦什么,先动手吧!”

芮玮声音高亢道“先父‘掌剑飞’死在寒毒掌下,今天他儿子来报父仇!”

阿罗逸多大惊道:“你是芮问夫的儿子?”

阿史那都支亦失惊道:“真是芮问夫的儿子,万万不能放过!”

芮玮确定父亲所中寒毒掌是阿罗逸多下的毒手,顿时所有悲痛化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一刻劈出。

阿罗逸多即以寒毒掌应战,边战边道:你也吃我一记寒毒掌!”

芮玮剑法已然纯熟,虽碰到十分厉害的寒毒掌,亦能一一招架,而无败像。

伊吾国王突然问阿史那都支道:“他会是‘掌剑飞’芮问夫的儿子?”

阿史那都支道:他也姓芮,而且自认,想是不会错的。”

伊吾国王道:“敝国亦有不少高手死在芮问夫手下,待会请准许助阿罗大师一臂之力。”

阿史那都支笑道:“他虽是芮问夫的儿子,也决非师父的对手。”

伊吾国王不放心道:“万一不敌呢?”

阿史那都支心想芮问夫也曾杀过不少自己派去行刺高寿的刺客,今天决不能让他儿子生还,应道:“好吧!你叫那两位贵国高手相机行事。”

伊吾国王前去吩咐,两位瘦长老头即时特别注意芮玮的身手,以防阿罗逸多不敌时,即时相助。

时间越久,阿罗逸多的寒毒掌效力越大,芮玮只觉四周袭来的寒气渐重,大大影响剑法的施展。

剑走轻灵,慢了些,威力大减,阿罗逸多“嘿嘿”笑道:“如今纵然你父亲在世,也非老袖敌手,莫说你了……”

芮玮想到父亲惨死,为之不由大怒,暗忖四下皆敌,不展绝学,父仇不但不能报复,尚有性命不保之忧!

阿罗逸多掌风凛厉,功力雄厚,每一掌都将芮玮木剑震开准头,心想再战下去,大失面子,当下全身功力贯注双掌,猛力推去,喝道:“撒剑吧!”

芮玮也喝道:未必见得!”

剑法突变,展出“无敌剑”那一招,此招一出,阿罗逸多变掌落空,正在奇怪怎会失手,蓦见无数剑光盖头罩来。

阿罗逸多识货,大叫道:“不好!”

声才毕,只听“唬喇”一声,肩骨碎裂,真力顿失,无力再战,急忙后退,要保一命。

芮玮毫不放松,又一招跟上,眼见此招必能将阿罗逸多击毙,突听身后唤道:芮玮不要打了!”

这声音阴气沉沉,芮玮听到,不禁想起适才见过这两位瘦长的老头目光,由不得停剑回身看去,下意识命令他再去看那目光一眼。

两位瘦长老头正等他回身看来,当目光一接触,两人低沉道:

“芮玮,你的头感到昏沉沉了吧!”芮玮果觉头昏起来,在这危机一刻时,霍然脑中想到三叶上人呆滞的目光,又想起野儿说的“催眠术”暗惊道:“糟了!他两人会催眠术!”

急忙一咬舌尖,避开对方的目光,但心中仍然想着,不敢再留,朝前直奔。

四周围着突厥兵,他以那招无敌剑开道:“当披者靡,只听突厥兵惨叫连连,不会儿,竟让他杀出一条血路。

奔出包围,芮玮觉到头昏的感觉仍未稍,心中还是想看瘦长老头目光的慾念。

身后追赶声,冬冬直响,不绝放耳,芮玮拼命跑,跑了盏茶时间,抬头看去,前方处处黑压压的突厥兵又转了过来,此时他战斗力消,心知再被围住,一定昏倒,却不知前方为何又有突厥兵,不是已冲出了吗?

原来十余万众的突厥兵被指挥从两侧围上,纵然芮玮再冲出,又可两侧围,要知兵马人多,而且又训练有素,来围捕一个人,那是太容易了!

芮玮停下步来,眼见无法再冲,便思别法,忽见右前方有堆营帐,便向右前方奔去,好寻个隐蔽地方。

奔到那里,追兵也到那里,芮玮东望西看,发现不到有任何隐蔽之处,唯有十几个大大的帐幕。

没法,芮玮就向一个最大的帐幕钻进,刚藏好身,帐幕外奔进几个女子,娇唤道:公主!有敌人跑到我们这里来啦!”

突见床上跃起一个轻妙窈窕影儿,发怒道:什么敌人?来到这个鬼地方热都热死了,还有敌人?”

几个女子同声道:是有敌人,追兵快接近咱们这里啦!”

窈窕影儿惊呼道:真的吗?快挡在帐口,不要让人进来,我换衣服!”

她匆匆抓起一件衣服,走到屏风后,也未看清屏风里有什么东西,就将轻纱脱掉,仅剩下短短的亵衣裤。

她脱掉轻纱,却未穿上衣服,唤道:小桃,递一套衣裤来!”

小桃从外面走近,拿出一套亵衣,递进屏风后。窈窕影儿—手接下,放在身后地上,伸了个懒腰,就将自己的兜胸脱去,露出雪白的酥胸。

正要脱裤儿,躲在高凳后的芮玮,再也忍不住,低呼道:脱不得!”

她回身看去,才看出高凳后站着一个男人,因被掩住半个身体匆匆走进,竟未看见。

她张嘴要呼,却看清芮玮的面目,立时止住,惊道:“是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