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23章 蛮公主

作者:古龙

霍然,她想起自己光着上身,怎可见人,羞的满面通红,急忙抓起衣服罩在身上。

芮玮脑海中,仍然想着瘦长老头的目光,此时不禁就眼着她那双秀目呆看,看得她掩面娇呼道;“别看!别看!”

芮玮见不着慑人心魂的目光,脑盘顿时清醒,问道:“请问你是谁?”

她放下手,好不高兴道:我叫哈娜,你难道不认识了?”

芮玮以手抚额道:我头昏沉沉的,不知你是谁?”

哈娜惊道:“啊!你中了催眠术!”

突听外面小桃道:公主,突厥将军率兵要搜所有帐幕。”

哈娜怒道:他们敢搜!”

小桃道:将军说,是奉了咱们王爷的命令。”

哈娜望着芮玮,低声娇嗔道:“你怎么把父王也得罪了啊?这下如何是好?”

芮玮神色一变,大步向帐外走去,我不会留在这里连累你?”

哈娜叹道:“你身中催眠术虽不深,但时间越久战斗力越弱,若不好好养息一番,出外必然被擒。”

芮玮自知现在身体软弱,不象首次冲出重围时尚有充沛的真力,果然出外十成要被擒住,但他生性倔强,苦笑一声道:“被擒就被擒吧!”

当下又要走去,哈娜拦在他身前,阻止道:你堂堂天池府大公子,若要被突厥兵擒住成何体统?”

芮玮道:“你不要弄错,我不姓简,姓芮,不是什么大公子,莫要张冠李戴。”

哈娜当他说笑,笑道:“就算你姓芮好了,我现在想帮你一次忙,你可愿意?”

芮玮吃软不吃硬的性子,见她客气,便道:你要如何帮我?”

哈娜拍手道:小桃,你们一起进来。”

帐门掀开,走进七位异服女子,个个头发高束,罩着圆帽,身着右臂袒露的紧身衣裙,后背袭皮氅风,芮玮在屏风后,适才只听到他们声音没见到样子,这时见着,惊的脸上失色,暗道:女子会有这种奇异的服装?

异服女子们见着芮玮也是一惊,不知何时,帐内会多了个大男人,小桃认得他,笑道:公子怎么会到咱们公主这里来了啊?”

芮玮听她汉语说得很标准,正要答话,哈娜抢道:你们快把他化装成我的女兵。”

七位女子齐时格格笑了起来,早有一位身材较高的女子赶忙取出自己的一套衣服,不由分说,七人一齐动手,把芮玮化装起来。

芮玮听哈娜要把自己化装女子,连连摇手道:不行!不行!我怎可化装……”

哈娜截口笑道:中原有句俗话:大丈夫能屈亦能伸。目前你就屈就一下做我女兵有何不可,难道你不愿意?”

芮玮心想人家与自己陌生,却好心来救助,还挑剔什么,化装成女兵暂且逃过一关也好,待体力恢复再说。

七位女子快手快脚,不一会儿就将芮玮化装好了。

芮玮站起低头一看,那个样子和七位女子一般模样,才知七位女子便是哈娜的女兵,见自己袒着右臂,心中感到十分别扭。

还好他练过天衣神功,皮肤越来越白晰,露出的有臂竟比七位女兵的还要白,看不出是男是女了。

那边哈娜也穿好衣服,亦是袒着右臂的长衫,想起在大草原上所见异服老者以及身后的异服人,这才知伊吾国的衣着习惯,皆是袒着右臂的。

哈娜笑道:“你现在是我女兵,可要听我命令围!”

芮玮见她娇蛮的神态很像高莫野,如今不知她在何方,是生抑是死?不由低声一叹。

哈娜道:“你叹什么呀?”

芮玮摇摇头没有作答,哈娜又道:可别担心,要知你现在的样子,谁也认不出来了!”

正说着,帐外匆匆走进另一位女兵,禀告道:公主,突厥将军搜到这里了!”

哈娜心想真敢搜到这里,太不给自己留面子,冷笑道:让他们来搜,搜不到时,你们将他们赶出去!”

帐外突有人道:突厥罗高拜见公主。”

哈娜冷冷道:“进来!”

帐门开处,走进一位披甲将军,未拜哈娜先冷眼四下扫,见帐内唯有屏风是个隐蔽处,便大步走到那里,张头看了一会,不见有人,退后道:公主曾见有个男人进来吗?”

哈娜绷着脸道:有啊!”

罗高大喜道:在哪里?”

哈娜道:就在这里!”

罗高呐呐道:“没……没……有啊?”

哈娜冷笑道:“谁说没有,难不成将军是个女的?”

罗高才知指的是自己,大窘道:“公主弄错了……”

哈娜怒道:什么弄错了,本公主住处从不准野男人进来,你既敢进来,就得滚出去!”

罗高自命是大国将军,不把伊吾公主看在眼内,反身慾退出帐幕,女兵们抢到他身前围住,小桃笑道:咱们公主请你滚出去,可不是走出去!”

罗高大喝道:“谁敢叫我滚出去?”

小桃飞起莲足踢他膝盖,口中在道:“就是咱们公主。”

她这一脚踢得又快又准,罗高有力却没学过武功,被踢倒地上,正要站起,小桃又是一脚踢在他另一只膝盖。

两边膝盖被踢,罗高再也无法站起,爬也不行,因膝盖一着地便疼痛万分,这时小桃催道:再不滚出去,小桃可要把你踢出去!”

罗高被踢两脚尝到利害,若被踢出去,不死也要重伤,吓得硬是滚了出去,女兵们见他狼狈,齐皆大笑。

芮玮混在女兵中,一直未被罗高注视,等她们笑毕,赞道:“小桃,你那两脚,功力不错嘛!”

小桃笑道:别捧我,在公主面前,那两脚真是孔夫子面前卖文章,贻笑方家啦!”

芮玮向哈那一揖道:“承蒙公主救助,芮某感激不尽。”

哈娜见他身着女装却行男子礼,样子十分好玩,格格笑道:别谢啦!倒是委屈您啦!”

众女兵见状,也跟着格格笑起来。

芮玮见他们在笑自已的怪样了,他脸皮嫩,被笑得好不自在,慌忙道:芮某就此告辞了……”

哈娜顿时止住笑声,轻轻一叹道:“这就要走了?”

小桃忽道:公子现在可不能走。”

芮玮道:为什么?”

小桃道:“公子到帐外一看便知。”

芮玮走到帐外,只见附近帐幕四周密密麻麻的排列着突厥兵,带队的将领纵横来往,显是在严密监视。

哈娜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桃道:适才帐外听突顾将军说,敌人一定在这附近,想是他们眼见公子逃到这里,非要搜到不可了!”

哈娜向芮玮道:这怎么办?你现在不能走呀!”

芮玮暗忖以目下的体力冲出重围,势非可能,愁眉叹道:“唯有硬拼了!”

哈娜急摇首道:“不成!你被催眠尚未完全恢复。至少还要几天,这几天不如仍旧装我的女兵如何?”

芮玮想到性命重要,尔后尚有很多事等待自己去办,再者继续装成哈娜的女兵,探听野儿的踪影较为方便,当下答道:好吧!可是要麻烦公主了。”

哈娜连连道:不麻烦!不麻烦!……”

她巴不得芮玮留下,怎会嫌麻烦呢?

芮玮、小桃陪着哈娜入帐,刚坐定,外面女兵道:“王爷来了……

哈娜惊道:王爷来了,怎么办?…小桃道:王爷认识公子,可要躲避一下。”

哈娜将芮玮藏在屏风后,伊吾国王呼韩邪稳步走进,哈娜迎上前拜道:“女儿叩见父王。”

呼韩邪笑道:“起来!起来!别在爹面前行那些怪礼。”哈娜嗔道:“爹真是的,给您行礼又不好了!”

呼韩邪摸着额下胡须笑道:往常你也没向爹行这大礼,今日行来,岂非异常?”

哈娜芳心抨抨而跳,未想到自己心虚,行径自然而然与平日不同,小桃赶忙替她掩饰:公主跟奴婢谈到中原礼节,见王爷来到,不由行出。”呼韩邪望着小桃点点头。似在称赞她这谎话说得不错。

哈娜慌道:爹,咱们回去呀!”

呼韩邪道:才来,怎么就要回去?”

哈娜撒娇道:这里好热,还是回去的好。”

呼韩邪摇头道:是你吵着要来。现在又要吵着回去,早晓得不带你来。”哈娜笑道:爹与突厥盟约已订,怎不回去?”

呼韩邪道:回去也不急一时,爹要带你去见见都支。”

哈娜脸色一板,摇头:“女儿不喜欢陌生人。”

呼韩邪正色道:“爹在都支面前谈过你,他很想见你一面,爹已答应,不去可不行!”

哈娜委屈万分道:“去就去吧!”

呼韩邪见女儿不悦,笑道:“别不开心,告诉你一件巧事,爹今天见到天池府简公子……”哈娜喜道:他真是简公子……”

呼韩邪脸色一变道:“他?他是谁?谁是他?”

哈娜话才出口,便知不对,惊道:“没……没……有……”

呼韩邪脸色很难堪道:什么没有?没有什么?”

哈娜急得轻泣道:爹,真的没有啊……”

呼韩邪见女儿哭泣,心肠一软,摇头叹道:你还想瞒爹,爹一猜便知,芮玮定是你藏的,才教突厥将军搜索不到!”哈娜不敢辩说,唯有低泣不语。

呼韩邪又道:要知那人不是简公子,是掌剑飞芮问夫的儿子,简公子是咱们友人,他却是咱们的敌人!”

哈娜虽在低泣,仍在静听她爹的话,暗忖:他果然不是简公子,但为何长得跟简公子一般模样?莫非是简公子的兄弟?”

呼韩邪接道:芮纬父亲与咱们为敌,若不是他,高寿早就死了,高寿倘若早就死了,中原一定不保,而今高寿未死,中原邦基稳固,致使咱们不得入侵中原,完全是他父亲当年作祟……”

哈娜泣声道:“咱们为何要入侵中原呢?不入中原不是很好吗?

也不会与芮纬父亲为敌?……”

呼韩邪道:这是国家大事,你女孩子自然不懂,芮玮是都支一定要将他擒到的人,他在那里,快告诉爹!”

哈娜泣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呼韩邪宠爱女儿,无可奈何,转向小桃厉声道:“你一定该知道,快讲出来!”

小桃慑于王威,惊道:“在……在……”

哈娜抬头止泣道:小桃!你敢胡说!”

小桃慌忙改口道:“在什么地方,奴婢也不知道!”

呼韩邪霍然大怒道:“你若谎言,被我查实,必处极刑!”

哈娜重又泣道:“爹,您何必吓小桃,难道不信女儿的话……

呼韩邪叹道:“哈娜!你要乖呀!要听爹的话才对!”

哈娜道:“女儿本来就乖嘛,爹要我去见都支,我就去见都支怎说不乖呢?”

呼韩邪暗自摇头,深怪自己平时太溺爱女儿,如今要逼她说出真不容易,无可奈何,唯有慢慢寻查,叹道:“你好好打扮,待会爹带你去见都支!”

说罢,走出帐去。

呼韩邪去远,小桃奇道:“他既是咱们敌人,公主为何冒犯王爷维护他呢?”

哈娜微摇着螓首道:你不知道,别要问。”

小桃自是想不透公主为何死命维护芮玮,纵然是简公子,仅见个几面,亦无如此维护之理,却不知哈那的想法与她完全不同。

哈娜一想到与芮玮相见时的窘状,便情不自禁,她虽是异族儿女,亦重女儿羞耻,自己的身体被芮玮看得无遗,当时那种的微妙关系,怎能令她忘怀?

呼韩邪和哈娜谈话时讲的虽是伊吾语言,但因伊吾与突厥语言相差无几,芮玮在屏风后亦能听得懂,听到呼韩邪说简召舞是他们友人,感到很奇怪,心想简召舞祖先三代为宰相,他怎会与异族来往呢?

哈娜唤道:“芮公子,可以出来了。”

芮玮走出,十分感激道:“公主一力维护,芮某……”

哈娜笑道:“好啦!好啦!别再谢我,人道中原人士好礼成性,今日一见果然不差。”

小桃道:“公主,你该化妆了。”

哈娜坐下,小桃取出梳妆盒,为她梳发、描眉,芮玮无事,静坐一侧看着,化妆完毕,哈娜站到芮玮面前道:“你看可好?”

芮玮见她化妆后,容貌甚美,不觉赞道:“很好!”

哈娜高兴地道:“当真好吗?”

芮玮笑道:“我不骗你。”

哈娜道:“可有中原女子漂亮?”

芮玮听她问话直率,亦豪爽道:“中原美女虽然娇美,但无你那种天然的抚媚之态。”

哈娜接道:“你可喜欢?”

芮玮被问得一楞,答不出话来,哈娜急道:“你不喜欢吗?”

芮玮摇摇头,哈娜笑道:那是喜欢啦?”

芮玮却没点头,这时呼韩邪在外大声道:“哈娜好了没有?”

哈娜轻叹道:我出去,小桃陪你在这帐内,可别乱跑,等我回来。离去频频回首,好一会才走出帐去。

芮玮坐在帐中,取出无目叟给他的皮革,展开细研,内里载道:

“这招剑法名曰‘洪水’,取其如洪水无可遏抑……”

小桃见芮玮用功,不敢打扰,直到午间用饮时,才唤他一声,在侧服侍,芮玮吃罢,继续研究那洪水剑。

落日时,芮玮将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蛮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