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26章 失两剑

作者:古龙

聋子凭直觉便知温笑话意,当即喝道:当真要杀,你们再敢维护—起杀!”

芮玮不知赵柔所犯何罪,问道:你说为什么招他老人家这样恼怒?”

赵柔脸色苍白道:“你别管!”

芮玮道:我不管!你快将那女子面貌说出。”

赵柔狡猾道:等他们走了再讲,不然我决不说。”

这时六魔连成—串,温笑道:“’七弟,快押在阵后。”

赵柔一挣,芮玮不放,他拼命再挣,竟挣之不脱。

芮玮道:你说了,我就放你。”

赵柔喊道:大哥,他不放我。”

温笑道:“芮兄,咱们面临强敌,你快放了他。”

芮玮见他们要合七人之力来战残废人,断然道:不放!”

温笑不敢得罪他,另树强敌,心想少一人无所谓.合六人之力。

功力已是天下难敌,大笑道:聋子,来杀吧!”

聋子艺高胆大.等他们排好阵,冷笑道:你们以天罢阵法来战我,老夫可不客气啦!”

说着—拳擂去,脚下跟随踢出。

温笑见他识得功力能够互通的天罢阵,心中更是谨慎,暗忖:纵算你拳法无故,我不跟你游斗,左右都是硬碰硬,不信你能抵得住六人之力。

当聋子拳脚齐来时,他看也不看,一拳照准聋子的门面击去。聋子知道厉害,不敢硬接,飘身退开。

温笑抢得先机带动阵法,左一拳右一拳,全是合六人的功力,大开大阂的向聋子打去,一点也不防守,全以攻招袭敌。

一时聋子被打得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他空有无上绝技不得施展出来,最后打得真火上冒,心想你要硬打我就硬接,不管你们合六人功力会有多高。一拳接去。

两下相接“嘭”的一声震天价晌,聋子身形末动,反而将六魔的阵法稍稍震乱。

他心下大喜,暗忖:原来你们合六人之力,也还不如我这个残废人呀!当下不再后退,反而主动的攻去。

温笑暗暗叫苦,心知聋子的功力深厚无比,竟然六人之力还稍逊—分,可惜七弟没有参加,否则便能多胜一分。

不及盏茶时间,两下已接下八拳,到第九拳,聋子一声巨喝,拳劲袭来无比的凌厉,温笑一接之下,便知糟了,果然被震得连退六步,接着六人撤手,一一跌坐地上。

这一下弄得六人精疲力尽,手臂酸软,无法起身再战。聋子长声—笑,缓步走到芮玮身前道:好小子,将赵柔交给老夫。”

芮玮道:为什么要交给你?”

聋子—楞,哑子上前比个手势后,聋子怒道:“你不交给我,莫非也要维护他?”

芮玮道:“正是,在他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前,你决不能将他擒去!”

聋子知道芮玮意思后怒喝道:你也要跟我们打一架,才肯放?”

芮玮豪声道:“你要硬枪时,说不得只好打一架!”

聋子道:你可知赵柔犯了何罪?”

芮玮道:纵然是十恶不赦了的坏人,也不能交给你。”

他心想聋子的脾气暴燥火烈,交给他立时将赵柔杀了,自己要问的话再也无从得知,是故坚持不交,要等赵柔说出一灯神尼所抱的女子面貌后,再交。

聋子以为芮玮故意庇护,大喝道:“你放下他,咱们来打一架!”

芮玮遥头道:我不跟你打。”

他将赵柔拉到一旁,正要发问,聋子一掌袭来,口中同时说道:

“你敢庇护采花贼,老夫决不容你!”

这一掌声威惊人,菏纬已见过聋子的功力,知道难敌当即拔出木剑挡去。

聋子恍若未见,脚踩迷踪,只见那掌直袭而来,芮玮竟是无法挡住,心中大惊,慌忙跃退。

他虽躲开那一掌,却让聋子将“慾魔”赵柔抓去。

赵柔已被芮玮制住,这时被聋子抓住更是动弹不得,颤声呼道:

“芮兄救我……芮兄救我……我和你说那女子的面貌……”

聋子听不见他在呼叫什么,却知他在向人求救,大笑道:谁也无法救你,今日你该对那些被你姦杀的无数清白女子偿命!”

原来“慾魔”赵柔为七情魔中品德最坏的一魔,不但好色如命,而且嗜好杀人,被他姦婬的女子无一幸免,所行恶迹人神共愤,但因他行事诡密,未教中原中人发觉。一次在江陵姦杀江陵知府千金后,被聋子撞见,当晚月黑风高,赵柔竭力抵挡下,终于逃逸。

聋子得知他是七情魔中的老么,便一直追踪,适当七情魔前来塞外寻仇,一时聋子无法追及,直到如今终是被擒。

赵柔张嘴还要再叫,聋子火起:啪!啪!”两记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口吐鲜血。

芮玮伯赵柔就要打死,一剑攻来,他心知聋子武艺高深,寻常剑法丝毫无用,所以一出剑便是绝招“无敌剑”!聋子识得这招,不敢抵挡,飘身后退,芮玮没有存心伤他,一把抓过赵柔,急问道:

“那女子是何模样?”

赵柔心智狡猾,知道六位兄长现在不能动弹,目前能救他一命的,唯有芮玮,而要芮玮来救自己,只有以一灯神尼手中所抱女子的面貌来钓住,一时他怎会说出,呐呐道:“长得象……长得象聋子忽然大声问道:“小子!你的师父可是喻百龙?”

芮玮见问仅点点头,却没望去聋子一眼,追问道:“长得象什么?”

赵柔故作害怕道:“象……象……”

聋子怒喝道:臭小子,就是喻百龙自己,也不敢对老夫这般骄傲!”说着,倏忽间,袭来三拳。

这三拳精妙无比,逼得芮玮非将赵柔放开不可,但他那肯再放,心想就要知道野儿的下落,谁也不能阻挡,即时木剑一挥,以“不破剑”守住四周。

这“不破剑”为天下最厉害的守招,喻百龙曾以这一招立于不败之地,这时芮玮展出,顿时聋子三拳尤如泥牛人海,无声无息的被化解开去。

聋子大怒道:好小子,喻百龙的绝活,让你学全啦!”

芮玮又问赵柔道:“长得到底象什么?”

赵柔脸上露出狡色道:象……”

他把象字尾音拖得好长,聋子又道:“你纵然是喻百龙的徒弟,若要再庇护那婬贼不放,老夫可要不客气,到时别怪老夫出手不留情!”

芮玮见赵柔正要说出,又被聋子打断,抬头怒颜道:在下尊称你一声前辈.请你不要再扰乱!”

这时芮玮心中业已知道.眼前两位是七残叟中的聋哑二叟。

聋子见芮玮对自己摆出怒色.以为他仗着师父的势力,不买自己的帐,心中大怒,要知他是七残叟中脾气最燥而又嫉恶如仇的老头,什么事都是凭着直觉来处理,这时一发怒便不可收拾,随手从六魔身后抽出——剑,说道:你敢庇护,老子就要杀你!”

他见芮玮已会两招海渊剑法,自知空手无法对敌.亦要以另招海渊剑法抢下赵柔,将他杀掉。

哑叟也取得一剑,聋叟问道:“你要助我?”

哑叟点点头,聋叟大笑道:这小子虽会两招.到底是晚辈,老子不会输他!”

哑叟连比手势,聋叟冷笑道:“你是说这小子功力深厚,不同凡响?”

哑叟点头,聋叟豪笑道:“功力越深,老子越不怕他,小子,发招!”

声未毕,一剑凛然刺去,玮纬点柱赵柔麻穴拉到身后,木剑霍然挥出,聋叟一见便知是“不破剑”心道:喻百龙施出“不破剑”我攻不进去,总不会在这小子手上也攻不进去!”他不信似芮玮的功力会守得住。

那知一剑刺到芮玮布下的剑幕上,但觉一阵奇怪的暗劲袭来,手中剑不由自主旋转起来。

聋叟大惊,叫道:“好小子!功力果然非同小可!急忙翻腕抽出,尚亏他功力高过芮玮,否则手中剑定被芮玮“不破剑”所产生的暗劲旋飞。

哑叟走上前来,聋叟怒道:“兄弟,你等会来,我决不信他还会守得住‘杀人剑’!”

芮玮心下奇怪,问道:“什么‘杀人剑’?”

聋叟见他神色,便知其意,大笑道:“我这招海渊剑法,世无匹敌,一当施出必杀敌人,故曰‘杀人剑’,小子,你也授首吧!’’芮玮听是海渊剑法,暗吃一惊,凝神贯注,决不敢有丝毫疏忽,聋望见他没有动弹,叫道:“小子,还不出招守住?”

芮玮仍是没有动弹,聋叟以为他瞧不起“杀人剑”,仍当普通剑法来看,要等己方刺出,才施出“不破剑”。

心中暗笑道:“这小子不知好歹,竟敢大意,死了莫怪老夫。”他此时确认“杀人剑”一出,芮玮必然中剑。

却不知芮玮丝毫没有大意,思忖道:“聋叟功力高过自己,‘不破剑’不一定守得住他攻来的海渊剑法,若是万一守不住,其势必将被他杀伤,那时赵柔只有眼见被聋叟杀死,但……但……赵柔千万不能被杀死啊……”

倏地聋叟手臂一举,剑光带起,芮玮霍然长啸一声,不守反攻,心道以攻制攻才是胜的法门,才能保住赵柔不被杀。

聋叟万料不到,芮玮不以“不破剑”来守,反而抢攻上来,大笑道:“无故剑,老夫可不怕他!”

他说完这话,仗着一股狂气,越发将那招杀人剑施展得虎虎生威,心想:我功力高过你,那怕不胜?

正当两剑相接之际,芮玮忽然收剑变招,聋空心中奇怪,却见芮玮剑招一变已不是无敌剑了。

聋叟心道:你中以无敌剑来攻,自取速亡!”当下将杀人剑攻到芮玮身前布下的剑幕,芮玮万难逃避。

芮玮却不逃避,所变之招,凛然刺出。

聋叟眼看芮玮要伤在剑卜,忽见芮玮带起的剑光射向自己的腰际,念头一转,已知纵然能将他杀伤,自己必定被芮玮的剑法拦腰斩断!

聋叟想不出芮玮曾施出何种剑,竟能与杀人剑的威力相等,他不愿两败惧伤,收剑拦住。

此时芮玮突又变招,但见这招施来,犹如长江大河汹涌袭至,聋叟认出这招,大惊道:“洪水剑!”

呼声末毕,剑至胸前,这时他想躲开此招,万万不能,再以杀人剑来攻,也来不及了!”

眼看聋叟要被芮玮的木剑刺个透明窟隆,哑叟在侧早已有备,一剑抢快刺出,顿时封住芮玮的攻势。

要知芮玮练的那招洪水剑尚不熟练,而哑叟刺出的一剑亦是海渊剑法,名叫大乐剑,他这招施来要比洪水剑厉害得多,只见不但救了聋叟的性命。而且剑的余势直拉芮玮,芮玮慌忙变招,以不破剑堪堪将大乐剑挡回。

聋叟惊得脸色苍白道:“洪水剑!洪水剑……

他喃喃自语,明知那招是洪水剑,却不信芮玮会它,心想洪水剑是无目叟的绝招,是再也不会传给喻百龙徒弟。

哑叟将剑收回,心知不能将芮玮打败,退回身来。

聋叟见他退回,向道:“那招可是洪水剑?”

哑叟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至此聋叟确信不疑,大声喝向芮玮道:无目叟是你什么人?”

芮玮想到无目望,潸潸落泪,说道:他老人家是我师父……”

哑叟听到这话大吃一惊,个分不解,喻百龙与无目叟怎会同时做了他的师父?用手势转告聋叟,聋望不信道:当真是你的师父?”

芮玮点了点头,聋叟望着哑叟苦笑道:我想不透无目叟怎会做他的师父?”

但见哑叟做起手势来,聋叟看后,惊道/什么?你说他还会残臀叟的剑法?”

哑叟微微颔首,聋叟一想适才芮玮第一次变招确有一点像残臂叟的剑法,否则不会敌住自己的杀人剑,又向芮玮道:难不成残臂叟也是你的师父?”

芮玮点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残臂叟他老人家确也是我的师父。”聋叟得知残臂叟也将大愚剑传给他了,瞩然一叹道:好小子,你竟会四招海渊剑法,聋叟不是你的对手,赵柔由你处置,但要告诉你此人作恶多端,罪不容恕!”

芮玮道声多谢,抓起赵柔问道:你不要再支支吾吾,快说那女子面貌是何模样?”

温笑忽道:你不要问了,她的名字一灯神尼曾告诉我们,说,若你问起就说她叫高莫野。”

芮玮兴奋得流泪道:真是野儿!真是野儿!她师父将她带去,这下我可放心了!”

他心中却不免有点惆怅,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和她重见,若是两年内不能见一面,此生就无法再见她了,不见她一面死去是多么令人难受呀!暗暗决定,无论如何在死前要去和野儿相见一面。

他将赵柔交给聋叟,赵柔大叫道:“芮兄!芮兄!神尼还有话告诉你,你快将我救下,我就告诉你!”

芮玮道:“你生性狡绘,不如问你大哥。”

聋叟大笑道:小婬贼还叫什么?再叫老夫不一掌劈死你,教你有得零碎苦头吃!”

赵柔仍是大嚷道:大哥救我!大哥救我……”

聋叟大怒,正要给赵柔苦头吃,蓦听四下雷声振动,聋叟听不到,也觉到不对,因由地上的颤动,他也感觉得到似有千军万马攻来。

芮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失两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