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27章 断门刀

作者:古龙

福建名山集天下之大观,奇峰怪石无地无之,此且不谈;论气慨,八闽脊梁的戴云山可称磅礴;论景色,闽北丹崖翠嶂的武夷山可称秀丽。

尤其秀丽的武夷山天下无人不知,其实并不全在秀丽而名闻天下,真正的原因是在这山下有座天下闻名的堡垒。

这堡垒便是与山西黑堡同时齐名江湖的白堡,只见在武夷山南面的山麓婉蜒着一条白龙,长约数百丈,近前一看全是白砖彻成的城堡,那每一块白砖长约五尺宽约三尺高约二尺,真不知这些整体白砖如何造成?

是五月端阳的日子,平日冷清的武夷山南麓,这时车马络绎不绝,从一清早便有武林豪侠到白堡来。

为什么今日各处武林豪侠赶往白堡来呢?原来白堡每当五月端阳有一个很热闹的英雄大会,堡主胡异凡广会天下英雄。

在这会上主要的—个节目便是比较武技,但这比较武技并不是普通英雄大会互相比较,而是白堡以地主身份向天下英雄挑战。

堡主胡异凡向天下英雄宣称,若有人在一年一度的白堡英雄大会上,胜得过白堡祖传绝艺断门刀,赠黄金万两的彩头。

这万两黄金,并不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最大的诱惑是能将断门刀打败,立时能够名震江湖。武林豪侠谁个不爱慕高名,只要能会几下真功夫的,来年端阳都向白堡赶来,虽然没有一个人抱着绝对战胜信心,但想来观摩一番也是好的。

是故一到端阳这日,白堡热闹异常。这英雄大会堡主胡异凡已举行过九次,这次是第十次,所谓十周年纪念,白堡越发铺张,比往年更要热闹。

到得中午,天下英雄来了五百多,大宴后,在白堡的广场上堡来的英雄虽多,下场的却少,纵有下场的不用顿饭便能见个胜负,因白堡主主要的目的是看看天下英雄,有没有胜得过断门刀,所以一动手就是断门刀的绝技,断门刀共六十四招,六十四招使完,没有人能打败,这场较技就算完结。

落日时在堡主十八徒弟主持下,共战百余场,没有见到那位英雄在六十四招内胜得过,看来今年要象往年九次一般,无人能得到那万两黄金的彩头。

堡主胡异凡心下暗暗得意,心想断门刀如今虽不是天下第一等刀法,但能不败已是不错的了。

眼看十八个徒弟个个刀法熟练,来参加大会的虽有年高功深的前辈英雄,亦不能在六十四招内战胜,暗忖要是自个下场,六十四招内不要说战胜,能保不败都找不出一个。

正想的得意,突听大徒弟孕山一声“啊哟”大叫,围观的众英雄呼喝道:败了!败了!……”

胡异凡脸色大变,赶忙下场道:是那位英雄得胜?”

众英族纷纷围上前,有人道:不得了!这么年轻就能将断门刀打败!”

另有人道:更不得了的是他在第十招就得胜了,实在厉害!”

跟着四下你一句我一句道:“看来断门刀也不过如此。”

“断门刀要想号称不败的刀法,看来是梦想了。”

“以前是没有能人下场,否则堡主的第二次英雄大会就不用想举行——。”

胡异凡听到这些讽刺的话,内心难过异常,他排开人群走进场中,只见大徒弟垂头丧气的抱着右腕站在那里,一见着师父,惭愧道:“徒儿无能!”

胡异凡挥手道:“你下去!”

大徒弟丁孕山低头从人群中逸去,另有四处是另四个徒弟在主持,这时早已停下,胡异凡向他们道:你们四个也不用斗了,快将各位英雄劝回原位坐好。”

好一会儿现场的秩序安静下来,众英雄静观堡主如何处理,是否就要将万两黄金送给那得胜的青年?

只见胡异凡面对一位二十一、二岁的玄衫公子道:公子尊姓大名?”

玄衫公子道:姓芮名玮。”

原来芮玮买到一匹好马,两月不到便来到福建,见离八月十五尚有二月余,赏游各处消遣心怀,得知白堡英雄大会亦赶来参加。

胡异凡一听玄衫公子姓芮,心里便有点不舒服,再见他脸色显示来意不善,冷冷道:是你胜我那大弟子吗?”

芮玮更不客气道:你不相信再叫那姓丁的来战一次。”

胡异凡道:我十八个弟子,断门刀只得四成不到的火候,胜得了他们实在是很平常的事……”

众英雄听到这话,嘘声大起,显然堡主话中,有意不承认芮玮的得胜,敢情舍不得万两黄金的彩头?

胡异凡四面一揖道:承蒙各位英雄看得起赶来参加,胡某感激万分,这位姓芮的小哥将胡某的徒弟打败,宣布得胜,但因断门刀这门武学胡某的几个徒弟不成材都末学成,要是他能将胡某的儿子打败,才算真能胜得过断门刀。”

一位年老的英雄站起道:这样说来令郎已将断门刀完全学成啦?”

胡异凡点头道:正是,他若能将犬子打败,胡某才承认断门刀输在他手下。”

芮玮十分干脆道:那就快请令郎出来一战。”

突见一位剑眉星目身着白衫的青年走至场中,向胡异凡喊了声爹爹,胡异凡道:“星儿,你向芮大哥讨教。”

堡主见儿子胡天星脱下白衫露出全白的劲装,那边堡丁赶忙送一柄雪亮的薄刃钢刀,胡天星接到手中,脚踏丁字道:“请赐教!”

芮玮拨出玄铁木剑,凝重道:“你先出招。”

胡天星不客气,一刀砍出,芮玮仍是不动,胡天星砍到一半手腕一翻将刀收回,他见芮玮识出第一招是虚招,心下奇怪,暗道:

“莫非此人识得断门刀法?”

第二招还未递出,芮玮笑道:下一招该是‘笑里藏刀’啦!”

胡天星大吃一惊,虽知他认得第二招仍是横削而去,芮玮一剑刺向胡天星的钢刀,这“笑里藏刀”本是一招杀手,横削是假,敌人不知,以为是招很平常的刀法,等到举兵刃挡去时就要被那招刀法向下一沉之势,砍到手上,但芮玮不挡反而刺向钢刀便使他无法变招,那是明明知道“笑里藏刀”后着了。

芮玮又道:跟着是‘举火燃眉’‘丁娘十索’‘不即不离’啦!’’胡天星听他又说出后三招,大惊之外暗暗心寒,一侧胡异凡脸色铁青,再也想不出芮玮怎会知晓断门刀法?

芮玮轻易将三招拆解开去,接着又念招数,这情形那象较技,倒象芮玮在教胡天星的刀法,每念几招胡天星便即使出,芮玮陪着他喂招。

念到第五十招,胡天星吓得满头大汗,心想芮玮对断门刀不但熟练而且深知每招刀法的弱点,一剑刺来便教刀法的威力施展不出,就是爹爹下来也无法奈何得了他。

这时胡天星根本不打胜他的主意,仅想再保住六十四招不败,能够平身而退,便算不败,如此芮玮在六十四招内胜不得,那万两黄金的彩头便得不到。

第五十一招芮玮却不念招数,喝道:在下反攻了!”

胡天星知道他一说反攻必有极厉害的杀着,刀法急忙一变,胡异凡见儿子刀法变了,暗暗放心,心想姓芮的小子要想再胜,那是梦想!

第五十一招芮玮明知一定是“并蒂莲花”,而且已想到破解之法,要叫胡天星在这一招内败下阵来。

那知第五十一招不是“并蒂莲花”刺出的一剑完全无功,心中一动,展出喻百龙的天遁剑法攻去。

天循剑接在江湖上可说是一等一的剑法,能够抗挡住这路剑法,武功已是一流身手,芮玮攻到第四招,胡天星皆能一一挡过,到第五招胡天星重又展出第五十一招的变招来挡住。

芮玮这时已知胡天星有五招极厉害的守势,天遁剑法要想攻破已不可能,果然攻到第六十招,胡天星仍然不败。

第六十一招胡天星又施出第一招极厉害的守势,施了两遍,芮玮已识出这五招刀法的路势,心想要破这五招刀法唯有无敌剑可以成功。

到得最后第六十四招,胡天星尚未展出,胡异凡确信儿子不会再败,大笑道:“断门刀谁能破得?”

他见芮玮这般厉害的剑法也不管用,心中一高兴,不觉呼出,以为可以保不败刀法的名声,却听芮玮喝道:芮某破得!”

说着一剑攻去,胡天星但见满头乌黑的剑光罩来,施展的刀法虽然护住脑门,却觉得绵密的刀法中遇到这招剑法,仍有些微破绽,眨眼果见木剑从破绽中刺进。

这一刺进被拍在右肩上,只觉一阵剧烈的痛疼,手中钢刀保持不住,脱手飞去。

众英雄见状,喝采大起道:“好剑法!……”

芮玮手下留情没有控碎胡天星的肩骨,纵然如此,胡天星的右臂短时间内不用想抬动。

胡天星冷汗直冒,惭愧的几乎要流泪道:“爹爹,儿子败了胡异凡眼神呆滞,茫然道:“败了!败了!断门刀竟然败了!

先前那位站起的年老英雄笑道:当然败了,胡兄这下可是承认了罢?”

胡异凡眼神转过来,铁青着脸道:胡某不是输不起的狗熊,来人呀!将万两黄金抬来。”

芮玮大声接道:不慌抬来!”

年老英雄奇道:怎么?小伙子不要黄金?’’芮玮点头道:正是,在下不要黄金。”

胡异凡气愤的道:不要黄金,你要什么?”

芮玮道:在下只打听一件事,打听得到黄金我全奉送。’’胡异凡声音异常道:打听什么事?”

芮玮一字一宇缓缓吐出道:当年‘掌剑飞’芮问夫如何死的?’’胡异凡厉声回答道:不知道!”芮玮道:“不知道就请将黄金抬来!”

当着天下英雄面前,胡异凡不敢耍赖,吩咐堡丁下去,顷刻万两黄金,一盘一盘抬到面前。

芮玮抓起一把碎金道:若有人知道掌剑飞如何死的,这里黄金便全是他的。”

半晌没有人说话,在坐的英雄有的根本没有听过掌剑飞的名声,黄金虽可爱,却不能随便编一个故事来骗人。

芮玮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是没有人知道了!”

手中黄金随手洒去,叫道:你们想要的就自个拣吧!”

跟着一把一把的黄金四下乱抛,众英雄起先不好意思拣,不知是那个先拣了一块,大家也就拣起来。

到后来你争我夺,一下子芮玮抛掉一千两黄金,立时就被拣个精光,有两个小伙子为了同时拣得一块黄金,不肯相让的打了起来。

一万两黄金共分十盘装着,抛完了一盘,芮玮正待举手去抛另一盘黄金,胡异凡大声喝道:住手!”

芮玮笑道:堡主有事吗?”

胡异凡脸色好难看,说道:你这样糟踏我的黄金是什么意思?”

芮玮道:这些黄金是你的?”

胡异凡呐呐道:“当……当……然是我的……”

众英雄听得这里,哄声笑起,纷纷道:“是你的,还是他的?”

“好不要脸,输不起黄金,充什么胖子?”

“干脆咱们拣到的黄金也还给他算了,莫要叫堡主倾家荡产,到明儿连米都买不起了。”

听到这话,胡异凡差点活活气死,大声叫道:“你们问问芮玮这些黄金是不是我的?”

芮玮神色一动,抢问道:“那你要告诉在下掌剑飞如何死的了?”

胡异凡迟疑不答,这时众英雄问道:芮公子,黄金你送给他了吗?”

“芮公子,这些黄金都不要了吗?”

众英雄见他随手将千两黄金抛掉,以为芮纬家财万贯,口中呼来都叫公子,恨不得他再将九千两黄金抛掉,不要承认是胡异凡的。

芮玮低声道:堡主再不说来,这九千两在下又要抛给众位英雄胡异凡舍不得黄澄澄的金子被别人拣去,叹了口气道:此地不好说话,等众人散后再仔细谈。”

芮玮道声也好,当下向众英雄道:余下黄金在下送还堡主,果真已是他的了。”

众英雄好生失望,胡异凡接道:断门刀已败,今后白堡主不再举行英雄大会,各位远道而来,招待不周处,尚请谅有则个。”

这话说来,众英雄听出是送客词,纷纷自动离去,不多时走得精光,本是热闹的场所顿时安静下来。

堡丁各处收拾,胡异凡将芮玮请至内厅,坐定后,下人送上香茶,芮玮开口先道:堡主可以说啦?”

胡异凡道:公子怎知掌剑飞的死因,胡某一定知晓?”芮玮从怀中掏出高寿给他的刺客录,翻到一页,念道:“庚子七十二,白堡主一门共十一人前来行刺,全仗芮问夫发觉,结果十一名刺客死七人被擒四人,其中一名首领胡异凡擅长断门刀法。”

芮玮念完收好刺客录,说道:“掌剑飞杀死堡主门下七人,又活擒堡主,此恨说来万难消除,十三年前掌剑飞被围攻不敌战死,想来当年围攻的人必有堡主在内,是么?”

胡异凡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已知掌剑飞的死因,还来问我做什么?”

芮玮道:在下只要你说一句,当年你是不是真的参加围攻掌剑飞?”

胡异凡脸色候变,一咬牙,狠声道:参加了又怎么样?”

芮玮凄凉一笑道:“很好,芮玮得知一名杀父仇人,此仇非报不可!”

最后六字说来,声音铿锵,胡异凡跃出坐位,大喝道:刀来!”

堡丁急忙送上钢刀,胡异凡手持钢刀一抖,厉声道:胡某来会会掌剑飞的后人,到底有何能耐?”

芮玮拔出木剑,声色惧厉道: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决斗,你将五招断门刀守势展出来,别的刀法都不是我的对手!”

胡异凡道:“你怎会知道断门刀法?”

芮玮自不好说出在天池府看过五虎断门刀那本秘策,就是说出胡异凡也是莫名其抄,怎会想到天池府会有一本记载五虎断门刀的秘册?

胡异凡又道:谅你也不会说,看刀!”

一刀劈去,芮玮木剑一架“拍”的一声,两下各各跃退三步,功力竟是不分上下。

胡异凡料想不到芮玮二十出头的年纪,竟和自己四十余年的内功火候不差丝毫,其实他尚不知芮玮没有用出全力,否则此时他早已撒刀而输了。

刷刷刷又是三刀壁去,这三刀全是断门刀法,芮玮识得不难破解,拆到第三招,看准那一招弱点,木剑一圈,击飞他手中兵刃。

胡异凡虽败不乱,从堡丁手中抢过一把钢刀,再又战起,堡丁见到堡主钢刀被击飞,慌忙走告守在外厅的胡天星及十八名弟子。

众弟子虽知师父的脾气,严禁任何人干涉他的私事,但在这生死关头,顾不得师父平日的嘱咐,冲了进来。

胡异凡奋战中见众弟子进来,喝叱道:滚出去,你们进来有个屁用!”

众弟子慌忙退出,胡天星早知父亲德刚烈,暗中一想,唯有自个的媳妇父亲疼爱,叫她来助父亲一臂之力。

胡即匆匆上楼,去请新娶的媳妇。

胡异凡知道断门刀法不管用,便展出五招传子不传徒的守势,这五招守势在胡异凡手中使来比之胡天星功力大大不同。

芮玮心想这五招守势不在天池府秘册记载之中,自己虽然熟悉,但想攻破除了海渊剑法外都不可能。

在胡天星使采有几次破绽,不难一击而破,现在胡异凡使来破绽虽有却被深厚的功力盖住,就连海渊剑法也难一击成功了。

芮玮攻了三招无敌剑,没有攻破,胡异凡大笑道:海渊五式是那么容易破的么?

芮玮一听海渊五式四字,心中一动,笑道:海渊五式虽是天下不破的刀法,但你使的不好,还有几处破绽……”

胡异凡骂道:放屁!放你妈的臭屁!”

芮玮道:若无破绽,怎会将你儿子打败?”

胡异凡一面抵挡一面道:那是怪他刀法不够熟练,有本领将老夫打败?”

芮玮笑道:打败你有何难处,就象你这第一式,口诀上说‘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但你刀法不够快,这‘风似刀’三字便使得差了!”

胡异凡第二式使出,芮玮又笑道:这一式嘛,口诀是说‘绝顶一茅茨,直上三十里’,本想向上挥刀,好似敌人在上方,你却斜挥而上,在‘直上三十里’这五字的意昧上就不够深啦!”

一等胡异凡使出第三式,他又说出第三式的缺点,说到第五式,胡异凡越听越慌,吓得手上的劲道大减,功力大弱,芮玮乘机从破绽中攻进,一剑拍碎胡异凡的右肩骨,钢刀飞落厅外。

芮玮木剑抵紧胡异凡的咽喉,厉声笑道:今日你该给老父偿命了!”

胡异凡叹道:“你杀吧!但在临死前我有几件事相问,你能告诉我,解我疑惑么?”

芮玮道:什么事说来?”

胡异凡道:海渊五式真有那么多破绽么?”

芮玮道:没有,若是有的话,我也不会屡攻不破了。”

胡异凡苦笑道:那你刚才所说的缺点是骗我的了?”

芮玮老实道:你这海渊五式使来别人看不出一点破绽,我却看出有几处守得不够深厚,但被你深厚的功力护住,却也叫我攻不进去,所以我故意乱说,令你分心之下,一击而破!”

胡异凡连连苦笑道:那是怪我自己不够沉着,但不知你是怎么知道这五式的口诀?”

芮玮道:因这些口诀我也学过。”

胡异凡大惊道:你……你……也学过……”

芮玮道:我学的口决虽和你们—样,招式却不一样,而且用的是剑,叫做一招‘不破剑’,不象你们分成五。”

胡异凡更是吃惊道:“一招!一招!那本来就是一招,你……你……可是一灯神尼的弟子?”

芮玮道:一灯神尼我知道,但不是她的弟子。”

胡异凡脑袋直摇道:骗人!骗人!你在骗人……”

芮玮怒道:你是临死的人,我骗你做什么?还有什么话快问,不问我要刺了!”

胡异凡大叹一声道:“你刺吧!”

芮玮正要刺下,忽听身后女子声音道:大哥住手!”

芮玮骇然回首看去,惊呼道:是你!菊……”

林琼菊苦笑道:是我,你已经遗忘的菊妹……”

原来自芮玮离开黑堡后,林三寒强令女儿嫁给白堡胡异凡的独子,林琼菊在慈父的逼迫下,再想芮玮已变心,伤心下就也应允。

她武功深得林三寒的真传,尤在胡天星之上,嫁后胡异凡百般呵护,较之独子还要喜爱。

胡天星虽然想到父亲的危急,请她下楼相助,林琼菊念及胡异凡平日的爱护,一听说公公有难,急着下楼下。

那知杀公公的不是别人,竟是昔日旧情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