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03章 天池府

作者:古龙

出书房,左右有两条回廊,左边通往大厅,右边是简家内眷的居室,依山而建,简老夫人住在最上一层。

四位丫环在前带路,回廊曲折而上,每走十丈左右便是一栋建筑,走到第二栋建筑,回廊中断,一面五丈高三丈宽的牌坊当中而克,牌坊用云南白色大理石做成,中书四个大字“天池内府”。

牌坊是石阶,石阶共有数十道,皆是用白色大理石做成,这气势那象人间,倒像仙家所居之地了登上石阶,两侧各有一栋建筑物,这时已是黄昏,薄暮冥冥,四下十分寂静,一缕箫音从右侧的建筑物内飘出,听来突增悲凄之感。

菏纬自幼身世孤苦,最易被悲凉的音调引起共鸣,那箫音越吹越幽怨,气氛越来越凄凉,他不觉停下步于,细细地静听起来,听到后来,他竟被感染得叹息一声。

四位丫环见状,其中一名唤春琴的丫环上前道:“公子可要去见刘小姐?”

芮玮听的正出神,一惊之下,失声道:“刘小姐?”

另一个丫环叫夏诗的道:“自公子去后,半年来刘小姐无一日不在此时独自弄箫,公子最好先去见见她!”

芮玮这才想起册子上记着,简召舞有一位未婚的妻子刘育芷住在天池府内他想刘育芷既是简召舞的未婚妻子,那是最亲近的了,自己若去见她,稍一失态恐怕就要被她看出毛病,还是不见的好,当下摇手道:不用!不用!”

四位丫环不约而同齐声轻叹,不再劝说,转身离去。

芮玮不知为何轻叹,难道说她们很希望自己去见刘小姐吗?那是为了什么原因?

他跟着离去,但他脑中仍在萦回着那箫音……

十余丈后又是一个较小的牌坊,中书道:“万寿居”。

芮玮心想:“这大概就是简老夫人的居室了!”

走上石阶,便见一栋巍峨的建筑物,一色白砖砌成,宫殿式的浮雕,一眼看去气象万千。

四位丫环走到此地便不走了,芮玮正要启问为何不走了,忽见那边走来六位装束又不一样的丫环,各人手提着一具碧纱灯。

春琴道:“公子,奴脾们在此等候!”

芮玮道:“等什么!一起上去吧!”

夏诗惊道:“公子!”

春琴疑惑道:公子不知老夫人一向不许奴婶们上万寿居吗?”

芮玮张口慾道:“为什么不许你们上去?”忽想起若有此话,岂不泄漏了自己公子的身份,赶快改口道“我糊涂了!你们也不用在此等候,等会我自已回书房,你们去吧!”

六位丫环走近,福礼道:“主母等候大公子。”

芮玮点点头,跟在她们身后,走上万寿居。

他们走远后,一位年龄最小,叫冬画的丫环道:“奇怪啊!半年不见公子好象变了一个人?”

那位最丰腴的丫环名叫秋书,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他好象不是大公子?”

夏诗斥声道:你乱说什么!公子不过性情改变,岂可瞎想!”

春琴低道沉思道:一个人的性情不能变得那么快呀?公子以前的性情完全不是这样和善的呀?”

夏诗道:“我看公子没什么改变他的性情,他不是不去见刘小姐吗?”

冬画轻叹道:我们的公子也真太无情了!”

春琴道:“不要说啦,我们回去吧!”

且说芮玮走进万寿居,这万寿居的建筑工程浩大,每一块砖的叠合都有巧夺天工之妙,在外还看不出妙处,但在内部看,竞没有一根梁柱,才发觉其惊人之处!

走过内厅,迎面是石砖砌成的楼梯,两侧是下人佐的房间,楼上便是简老夫人的居室了。

芮玮暗忖:古语云:‘侯门深似海’,今日看来更真不错,简家二代在朝为宰相,其财势自不会下于侯门!”

石梯登上二分之二,突然一声娇唤道:大哥!大哥!”

其声如黄莺呖转,悦耳动听,人末到先是一阵香风袭来,芮玮心想:“这是谁呀?”

楼口现出一个瓜子脸蛋,眉、眼、鼻、口,无一不生得恰到好处,仔细一看略有二分和简召舞相似,也就是和芮玮相似了。

芮玮迅速想到:“这一定是简召舞妹妹简怀萱!”

当下忍佐心中的狂跳,笑道:妹妹!”

简怀萱的脸蛋美到极点,她的身材更美。每一根骨路都长得均匀优美,长长的头发编成一条大辫子垂在脑后,穿着很朴素无华的白绸紧身衣裤,那似大世家的儿女,倒象一个活泼天真的乡下姑娘。

芮玮登上楼梯,在这种富贵的环境,看到这么一位姑娘,顿生亲切之感,不安的心渐减,暗忖:“自己真有一个这样的妹妹就好了!”

简怀萱看到感情融洽的大哥,微惊道:“你…..。你……怎么瘦了?

而且……声音也变了?”

芮玮真把她当作妹妹,于是态度表现得很自然道:“哦!是吗?

这半年来大哥害了一场大病,嗓子都变得沙哑了。”

简怀萱大惊道:“生了什么病呀?”

芮玮笑得很亲切道:也没有什么!只是遭了风寒,妈好吗?”

简怀萱点头道:“妈的身体安健。”心中却疑惑道:“大哥生了一场病怎么变得那么厉害呀!他以前从未这么笑过呀?而且怎会问起妈来了呢?”

直到芮玮进了简老夫人的房间,她还想不起芮玮的笑容何时会在大哥的脸上见过,她那知芮玮是假大哥,性情和真大哥完全不同。

简老夫人的房间内,地上铺满用虎皮缀成的地毡,四周陈设不少珍置古玩,蹭放着一具正在烧着檀木的古鼎,檀香四溢,闻来心生庄严之感。

屋里放着一张一人高的太师椅,一个五十余的长脸夫人,穿戴富贵,严肃的坐在那里,旁边站着一位弱冠的少年,那少年亦是长脸和那夫人相似,面貌略有点象简怀萱,和简召舞完全不象。

芮玮不知那少年是谁,但想面前这位夫人一定就是简老夫人了,于是赶紧下拜,随口道:孩儿叩见母亲!”

简老夫人丝毫末看出芮玮的异状,冷冷道:起来!”

芮玮恭敬站起,旁边那少年喃喃道:大——大——哥好——,’芮玮这才确定这少年是简召舞的弟弟简召稽,笑道:“弟弟近来可好?”

简召稽仿佛有点怕他大哥,呐呐道:“好……好……”

简老夫人突然生气道:讲话怎么老发抖呀?”

简召稽低头道:妈,我……”

简老夫人挥手道:好,你出去,妈和你大哥说几句话。’’简召稽如遇大赦,迅快跑出,经过芮玮身旁一眼也不敢看。芮玮十分不解,暗想:“他怎么这样怕他大哥?”

简老夫人仍是冷声向芮玮道:半年来在外做了何事?”

芮玮照着简召舞所教之话,恭声道:半年来浪迹江湖,孩儿生了一场病,弄得一事无成!”

简老夫人道:“既生病为何不回来休养?”

芮玮闻言一惊,心想那半年不见,一个亲生母讲出的话,难道对她的儿子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芮玮生性至孝,把她看作自己的母亲,恭敬回道:“孩儿病重,无法回转。”

简老夫人道:自你父亲去世,当朝失了权势,江湖人物以为简家从此衰败,倒觊觎起天池府的宝物啦!”

芮玮已知简召舞的曾祖父!祖父!父亲曾在朝庭为宰相,但不知天池府有何宝物,问道:“谁有这种企图?”

简老夫人冷峻道:半月前金陵第一镖局总镖头送来一函,说是从山西带来的,你拿去看!”

芮纬恭敬接过,展开轻声读道:字渝天池府简老夫人,简公在世万方搜夺民间财物,本堡曾受其害,现简老去世,本堡不为已甚,一月后前去贵府取回失物,希勿阻拦,免生干戈。山西黑堡!”

芮玮读到最后四字,声音微微发颤,脸色煞白,简老夫人没有注意,问道:这件事你如何处理?”

芮玮赶紧镇定心神,道:天池府不可受此轻辱,当要阻止他们的强梁行为”简老夫人冷笑道:当然要阻止,这件事不能报官,只有靠自己的力量,简家数你武功最高,你既回来,一切由你看着办吧!”

芮玮诺诺应声道:是的,母亲!”

简老夫人挥手道:“没有别的事了,出去吧!”

芮玮行礼告退,退到房外,心中不住叫苦道:自己的武功怎能阻止黑堡的侵犯呀!”

走下楼梯,迎面碰列简召稽低头走来。他抬头看到芮玮吓得跟耗子似的,匆忙转到下人的房间里去,芮玮暗摇头,心想,简召舞平时一定对他百般欺压,才使他如此害怕!”

万寿居的左侧是座小型森林,树木很有秩序的载种在黄色的山土上,芮玮走出万寿居。看到这片土地,想列简召舞的告诫,说除了规则的道路外,不可乱走,尤其万寿居附近更不可轻易走动,否则必遭奇祸!

他想不出这附近会有什么奇祸降临,但他是个谨慎的人,不会转易冒险,看了看便依来路走回。

未定几步,忽听万寿居左侧有人唤道:“大哥!”

万寿居左侧是光秃秃的黄山,从山坡上走下一人,正是简怀萱,芮玮笑道:“什么事?”

简怀萱一个箭步飞过来,娇声道:“大哥,明天我好!去猎狮吧!”

芮玮心知简家的人都会武功,却想不到一个姑娘能窜掠七、八丈,看来自己这个假哥哥轻功还不如她呢!

他被简怀萱的轻功惊住,一时没听清楚她说什么,问道:“你说什么?”

简怀萤娇嗔道:“去捉狮子!”

芮玮大惊道:“捉狮子?”

简怀萱疑声道:“大哥不是喜欢捉狮子玩吗?”

芮纬连忙应道:“晤!晤!心中却苦笑道:“自己连一只狮子都不一定打得赢,还敢捉到玩,狮子又不是猫,那能任人玩弄?”

简怀萱欣喜道:“那就好啦!明天早上我们到后山去,好久没有玩狮子了。”

芮纬听她将玩狮子好象玩普通玩具一般,心下大惊,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只得笑道:“这么晚了快进去吧!”简怀萱撒娇道:明天一定要去玩狮子噢?”

芮玮心慌道:“那不成!”

简怀萱不依道:“一定要去,我明天早上预备好用具,来拖大哥说罢,跑回万寿居,好象很有把握知道大哥明天会捉狮子玩的。

芮玮不由一叹,心想明天一定要去了,倘若坚持不去,这假公子的身份就要拆穿,岂不愧对恩公,去了碰碰运气,也许真能捉到狮子!

想定后便走向书房,经过牌坊,又听到袅袅箫音,暗道:“她怎么还在吹呀?”

这时天色已全黑,箫音更易感人,芮玮站着听了一段,不觉人了意境,脚下朝箫声走去。

走了数丈,箫音突歇,芮玮从迷境醒来,心想:眼看就有两道难题来考验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快离开这里。”

于是他加快步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