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31章 误失贞

作者:古龙

第三天,大龙剑芮玮已练得熟练,这几天林琼菊的伤势也渐渐好转,再休息一段时间,不难痊愈。

下午,铁脚仙飘然而去,他是个道士,终身云游四海,也没有一定的去处,临别说有缘再见。

摩霄峰上树木虽少,禽兽尚多,芮玮想将大龙剑揣摸透彻,无意急着下山,每天射几只飞禽来吃,专心研练剑法。

林琼菊身体孱弱,芮玮不提下山,她也不问,芮玮不跟她说话,她也不跟芮玮说话。

第五天,芮玮自信大龙剑没有问题,想到高莫野,顿时下山之心,急切起来,向林琼菊道:“咱们下山吧!”

这句话是芮玮四天来第一次和林琼菊说话,林琼菊早闷得慌了,心中很气芮玮,立即回道:“下山到那里去?”

芮玮道:“我想到点苍山一行。”

林琼菊芳心一酸,心想他不说先送我回黑堡,显然是不将自己放在心上,到点苍山一定是找一灯,去见那高莫野。

芮玮想到点苍山,呆想好一会,叹道:“此去不知能否见一灯神尼?”

林琼菊听他到点苍山果然去见一灯神尼,芳心大为恼怒,撇开头去,暗中很生芮玮的气。

芮玮尽在想求一灯神尼的事,没有注意到林琼菊,继续又道:

“八剑我只会五剑尚差三剑,唉!……”

想到一灯传言道:“学会八剑才准与野儿相见,否则不但不准见,还要对自己不利。”暗忖:“一灯真会对我不利吗?”

又想:“要是再会一剑就好了,那时见面也好说话,不然问起为何没有学到伤心剑,自己怎好措词?”

不觉自言自语道:“总不能说会伤心剑的人不肯传我,那样显得自己学剑之心不诚啦……”他望着林琼菊的侧影,走上前唤道:“菊妹!”

林琼菊正在伤心生气的当儿,没有应他。

芮玮接道:“我想……我想……求你一件事……”

林琼菊冷冷道:“什么事?”

芮玮呐呐道:“你……你……能否将那伤心剑说给我听……”

林琼菊想到他要学到伤心剑好去相见心上人,顿时珠泪纷纷落下,心伤得不能自制。

芮玮见她不答话,哀求道:“你传我那招伤心剑,我用五剑相换。列这句话触怒林琼菊,反身信手挥去,只听“啪”的清脆响亮声,这一下打到,林琼菊急得泪水直流道:“你……你为什么不躲……你……为什么全不想我一点……”

芮玮料不到林琼菊会打自己耳光,激起他男子的尊严心,不听林琼菊在说什么,回身掠去。

林琼菊追了几步,一跌摔倒,不顾伤痛,呼道:“你到那里去,你到那里去?……”

不一会儿,芮玮去得没了影儿,林琼菊仍在低弱道:“你到那里去?”

天暗了下来,林琼菊自撑起摔痛的身体,她内伤好转,却走不得路,更不能跑,一跑身体劲力不足,就会摔倒!

她慢慢走回几天来愁息的山洞内,望着远处芮玮的铺位呆呆发怔,心想:“他好久回来啊?他会不会回来啊?……”

天更暗了,林琼菊独坐漆暗的洞内,突听洞外一阵脚步声,大喜叫道:“大哥!大哥!你回来了。”

洞外静了一下,脚步又响,向洞内走来,林琼菊眼睛一亮,洞内被火烟子照得通明,进来的人正是芮玮。

林琼菊想得好苦,以为他一去不回,此时见面,欣喜莫名,娇躯迎上,投入芮玮的怀中,唤道:“大哥,大哥!称可不要再离开你的菊妹……。”

芮玮静静道:“菊妹,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林琼菊拥在怀中慢慢始起头来,望着芮玮道:大哥,你知不知道,自你离开黑堡,我无一日不在思念着你,你的面貌我每天都要想过好几遍……”

芮玮笑道:你想我什么?”

林琼菊撒娇的晤了一声,此时洞外吹进一阵冷风将火摺吹熄,八月天已甚寒冷,林琼菊身体娇弱,更向芮玮拥紧了一点。

芮玮被她紧紧一抱,手上就不规矩起来。

林琼菊口中娇唤:“不!不!不!……”身子却不愿动弹,任他抚摸,最后她被挑起情焰,不顾一切,任芮玮摆布。

但听洞内阵阵娇喘,外人听来,不知洞内是否有人病了……

半夜,林琼菊怀着无限的甜蜜沉沉睡去。芮玮醒来,穿好衣服,喃喃自语道:“怎么来晚了五天,一个也见不着,他们高手较量武技,怎会这么快就解决了?”

手触着林琼菊细腻的身体,吃吃笑道:“总算没有白跑一趟他接着满足的笑容走出山洞,心想找不到七残叟算了,找到他们也不会传自己剑法,快步下山而去。

留下林琼菊孤独一人在荒山中,她尚不知情郎已去,仍在做着一个接一个的甜蜜美梦……

离去的那人到底是淮?

翌日,林琼菊醒来,望着自个铺上白布殷红一片,想起昨晚,脸色绯红起来,突听洞外脚步声响,急忙抓起白布单。

洞外走进的人是芮玮,他见林琼菊慌慌张张,问道:“什么事?”

林琼菊红着脸道:“没什么,我去将单子洗了。……

芮玮心想要洗单子有什么慌张的,又将单子藏在背后,好象还怕自己看见,林琼菊抬起头来,又低下头道:“我去洗了就来。”匆匆出去了。

芮玮见她神情好奇怪,不由目送她背影,看她手后单子上的殷红色,急问道:“你受伤了么?”

林琼菊骂了声道:“傻子!”飞快走出洞外。

芮玮被她骂得迷迷糊糊,心想她今天怎么一点也不生气?

想起昨天被她一记耳光打得气下山去,走到一个小镇上,喝了个醉醺醺,半夜醒来,仔细一想,不该生气。

无论如何她对自已有救命之思,若不是她偷偷将自己放了,早已死在林三寒的手里,这点恩惠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再想白天实在是自己不对,答应赴摩霄峰之约后,送她回黑堡,她问时却说到点苍山一行,那时一心只想野儿,根本忘了答应她的事,这就难怪她生气。

又想她身体现在弱不禁风,留她一人在山上,实在危险,记得下山时,她追自己哎哟一叫,定是摔了一跋。’芮玮生来多情的性格,越想越记惦她了,当夜留下了店钱,向摩霄峰赶回,清晨竟给他赶了回来。

回到洞内就见她神情不定,心想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令她变得这个样儿?

他站在洞内呆想,不知想了多久,林琼菊慢慢走回,芮玮迎上前扶住她的身体,问道:“你昨晚摔痛了?”

林琼菊低着头道:“没有,没有,是我昨天实在不该打你,摔了一破有什么关系,真是说孩子话。”

林琼菊抬起头来含情脉脉的望着他,说道:“大哥,你要学伤心剑,我传你好吗?”

芮玮奇道:“你不再怕对驼叟发的誓言?”

林琼菊红着脸道:“我才不情那誓言,只怕咱们……”

咱们什么,说不下去,又道:“你到底愿不愿意学?”

芮玮听她说要传伤心剑已甚欣喜,这时见问,连连应道:“愿学!

愿学!”

林琼菊情愿已偿,心里十分高头民故意刁难道:“那你可要叫我一声师父。”

芮玮摇头道:“不成!不成!我是你大哥,怎能叫你师父?”

林琼菊娇笑道:“你再不叫我,我就不收你这个徒儿了。”,芮玮急得没法,在洞内踱来踱去,自言自语道:“我叫你一声师父,可不是比你矮了一辈……”

林琼菊见他焦急的样子,不忍再刁难他,笑道:“傻子,看你急的那样子,还是叫我菊妹算了。”

林琼菊用手比划,将伤心剑传出,讲了半天,才讲得透彻。

芮玮理解力越来越强,稍微一点,便晓剑法的精意,林琼菊说完,他也就了解,即刻仔细练去。

林琼菊一旁静看,有不对处,才指一、二,十分认真的传授起来。

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学,第二天黄昏芮玮学得差不多了,晚饭吃了野味后,憩息时芮玮突然问道:“菊妹,你本来不愿教我,怎么才隔一夜,忽然变得愿意教我?真令大哥想不出是何道理?”

林琼菊娇羞道:“你那样对我,我有什么不好教你,咱们彼此间还分什么?”

芮玮听得好生奇怪,心想:“我怎么对你了,为何彼此不分?”

林琼菊接着又道:“去年受家父之命嫁到胡家,年来我身在胡家仍是念念不忘你,天星明里是我丈夫,其实却不是我的丈夫。”

“怎么明里是你丈夫,却又说不是呢?”

林琼菊以为他装傻,嗔道:“你当真不知?”

芮玮摇头道:“不知。”

林琼菊羞赧道:“我和他虽然结过婚,却没有同过房。”

芮玮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和他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