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33章 蓝髯客

作者:古龙

点苍山顶横亘数百里,要想去找一座尼庵谈何容易,芮玮与林琼菊走了一个多时辰,仍不见尼庵何处?

芮玮怕林琼菊劳累,正要憩一会,林琼菊指着前方道:大哥,你瞧,那有一栋屋宇。”

芮玮随她指着的方向望去,果见一里前有一栋隆起的建筑物,但因白雪覆盖,看不清是否尼庵,加快步子向该处走去。

走近一看,只见是栋蓝瓦的院落式屋宇,看那气派象是一座大尼庵,但尼庵怎会用蓝砖蓝瓦盖成,心下起疑,便道:恐怕不是一灯神尼的住处,咱们又找错了。”

林琼菊道:不会吧,点苍山顶终年积雪,谁会在这里盖这么一大栋的屋宇,八成是神尼修行的地方。”

芮玮摇头道:一定不是。”

他刚说完,院门打开,走出两位妙龄尼姑,高声问道:何方贵客驾临敝处?”

芮玮笑道:还是菊妹说对了。”心想:这里既有尼姑,那一定便是神尼修行的地方,但不知野儿住在何处?”随即答道:在下芮伟求见一灯神尼。”

一位身材较矮的妙龄尼姑走上前,笑道:“原来是芮公子,久仰公子大名,怎么来到咱们这儿?”

芮玮闻言一怔,心想这哪里是出家人的口气,出家人该称来客为施主,怎么称起公子了?

另一位妙龄尼姑接道:“公子长得好俊,到咱们屋里喝盏茶再走吧?”

林琼菊在旁见她们两人尽向大哥抛媚眼,讲话又嗲声嗲气,不由心中有气,说道:“谁要喝你们的茶,咱们要见神尼,不是来喝茶的!”

较矮的尼姑笑道:哎哟,好凶!我说芮公子她是您的什么人?”

芮玮眉头一皱,有点不悦道:请向令师传票一声,芮玮求见!”

较高的尼姑笑道:“你要见咱们的师父?正好,他老人家也要见你。”

芮玮道:就请传见。”

较矮的尼姑道:可是话要说在前头,咱们的师父不是尼姑叱!”

芮玮以为她们故弄玄虚,心中有气道:“那你们也不是尼姑啦?”

两位尼姑同时道:“本来嘛,咱们哪里是尼姑呀?”

林琼菊讥讽道:不是尼姑,两位一定是名门千金啦?”

较高的尼姑道:“谈不上名门,家父只是个知府罢了。”

林琼菊更是有气,向较矮的尼姑道:那你呢?”

较矮的尼姑笑道:请芮公子猜猜看?”

芮玮不惯见她们那种轻佻之态,摆头他望。

林琼菊道:谁有兴致来猜,快带咱们求见神尼。”

较矮的尼姑道:不忙,咱们再聊一会,等下见到师父,你们就要走了,那时想聊也没机会。”

她说这话好似在点苍山顶住了数年,没有见到外人,今天好不容易见到,得要谈个痛快。

林琼菊气得张嘴想骂她几句,忽听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道:“紫凤、玉凤,叫你们看是谁来,怎么聊起天了?”

只见院门走出一位蓝衫大汉,满面蓝色的胡须,身高体壮,象貌威风凛凛,好似古时的大将军。

两位尼姑退到一旁,低声道:“咱们师父来啦,快去拜见!”

芮玮一看她两人的师父果真不是出家人,心想看这两人言语轻佻,师父也不会是好人,懒得与他相见,牵起林琼菊的手回身就走。

蓝衫大汉叫道:好小子,敢对我无礼,站住!”

芮玮听他话声凶霸霸的,激起怒气,转回身说道:“无礼便又怎样?”

蓝衫大汉见芮玮对自己果然无礼,一怔之下,竟忘了回话。

芮玮冷笑一声,道:“天下那有尼姑的师父是个大男子,我看你们一定不是好人。

蓝衫大汉突然哈哈一声大笑,也不打话,一拳击出。

那一拳当胸而出,是再也平凡不过的一招,但芮玮一见却知一拳后含有无穷的杀着,不敢大意,双手一封。

果然拳末至,蓝衫大汉手一沉,左手不知怎地,霍然而出,“啪”的一声,打在芮玮的脸颊上,清脆响亮。

芮玮一封之下,本也有极厉害的攻招,那知攻招未出,先被蓝衫大汉打了一记耳光。

至于这记耳光是如何出掌,以芮玮这时的武学底子亦看不出所以然来,竟是迷迷糊糊的被打到。

芮玮心中凛然一惊,抑住怒气,回攻一招。

蓝衫大汉一拳横扫而出,击向芮玮攻来的那招。’芮玮心想:“你以这样简简单单的一拳来挡我的攻势,岂非自取其辱?”暗中以为蓝衫大汉定要被自己还击一掌。

看着将要得手,这一掌打在他脸颊上,挽回面子,忽觉手上的劲道被化开,一掌顿时落空,仔细看去,蓝衫大汉又是候出左掌将自己的攻招化解无形。

芮玮大失所望,实不知蓝衫大汉左掌是如何出招,再要变招攻去,蓝衫大汉横扫的右拳突然化掌,只听“啪”的一声,另面脸颊又吃了一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芮玮怒气全失,代之而起的是满怀伤心,暗中叹道:“此人面貌粗鲁,其实掌法精妙远超自己。”

他自知再用空手对敌,非再吃耳光不可,急忙掠身后退,拔出木剑。

蓝衫大汉看他拔出木剑也不追击,芮玮一剑在手精神陡振,却听蓝衫大汉哈哈笑道:“小子,你早该拔剑啦。”

芮玮一剑刺出,蓝衫大汉一拳将芮玮那剑震开,摇头道:“不行,不行,快使海渊剑法。”

芮纬听他道出海渊剑法,再想到名唤紫凤、玉凤两女尼,一听到自己报名便甚熟悉,想来一灯神尼也告诉他们自己要来,由此可见一灯神尼与蓝衫大汉相交非浅。

蓝衫大汉能与一灯神尼相交同处点苍山顶,就难怪掌法玄妙,看来他的武功不下于红袍人。

想到这里,便道:好!”

木剑倏地刺出,正是海渊剑法。

芮玮陡遇强敌,出剑毫不容情,心想就让你尝尝海渊剑法的厉害,这第一招是喻百龙传的无敌剑。

蓝衫大汉知道海渊剑法的厉害,不敢有丝毫疏忽,立即展出最得意的掌法,这套掌法是他数十年精力所创。

芮玮把那招无敌剑练得熟得不能再熟,凭以往的经验,暗忖:

“这一剑虽不能将你打伤,也要使你手忙脚乱。”

却见蓝衫大汉双掌同出,掌到中途,眼看就要被无敌剑拍到,其时芮玮所布下的剑光,蓝衫大汉绝难逃脱。

霍然蓝衫大汉左掌击在右掌上,两掌相交,“啪”的一响,响声末毕,双掌分开,幻出无数掌影。

此时芮玮只见掌影不见人影,顿时那招无敌剑击空。

芮玮心中微微吃惊,行动却毫不迟缓,跟着又是一剑,这一剑是残臂吏所传的大愚剑。

此剑威力绝不下无敌剑,只见蓝衫大汉左掌击右臂上,只听“啪”的一响后,仍然化出层层掌影。

大愚剑刺进掌影中,不见伤敌,也落空了。

芮玮惊慌之态已现于形,迅即连续展出洪水剑、大龙剑、伤心剑。

蓝衫大汉掌法变快,芮玮击出三剑,他不是以掌击掌,就是以掌击臂,或是以掌击肘,每相击的响声中,化出精奇的掌法。

芮玮三剑击完,三剑击空,蓝杉大汉毫无损伤。

打到这里,芮玮收剑不斗,一声长叹,心想海渊剑法世称第一剑法,但到自己手中不起作用,陡呼奈何!

两记耳光只有被蓝衫大汉白打了,蓝衫大汉见他不斗,笑道:

“怎么不牛了,莫非自知打不过么?”

芮玮点点头,慨然道/你掌法精妙,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对你无礼任凭处置!”

蓝衫大汉挥手道:你去罢,你承认输了,就得了,还处置什么?”

芮玮微一抱拳表示谢意,牵起林琼菊的手。

林琼菊望着他,轻唤一声:大哥!”

这一唤道出无尽的爱怜,用不着再多说一字,足以表出她心中的关怀。

芮玮道:咱们走吧。”

转身才去数步,只听蓝衫大汉得意地笑道:

“那丫头说海渊八剑天下无敌,简直骗人!”

话中的意思把海渊八剑小瞧了,芮玮听到这话心有不好,回身道:“海渊八剑确是天下无敌的剑法。”

蓝衫大汉大笑道:要是天下无敌的剑法,你为何使到第五剑便自知不敌,不敢再使了?”

芮玮道:“那两剑我没学。”

蓝衫大汉脸上茫然,心中却道:“仅会五剑攻招,便逼得我施出‘化神掌’,而且只能守不能攻,倘若八剑学会,我是非败不可了。张丫头说海渊八剑是天下第一等剑法倒非吹嘘!”

芮玮见蓝衫大汉再无问话,正要离去,蓝衫大汉忽然开口道:

“你到哪里去?”

芮玮道:“去求见一灯神尼。”

蓝衫大汉道:“你八剑未学会,还去见她做什么?”

芮玮道:“在下此来点苍山,势在必见。”

蓝衫大汉摇头道:“张丫头和你说什么来着?”

芮玮心知他说的张丫头便是一灯神尼张玉珍,回道:“一灯神尼传言说:若未学会八剑来点苍山见她,必然对在下不利。”

蓝衫大汉道:“岂止不利,我劝你不要去。”

芮玮知他是番好意,道:“多谢相劝,我命一条,难道一灯神尼会要了我的命。”说罢,昂然走去,林琼菊跟在他身旁,亦是毫无惧色。

蓝衫大汉忽道:“且慢!”

芮玮才停下身,只觉手背一麻,牵着林琼菊的手不由放开,返身看去,林琼菊已到蓝衫大汉手中。

芮玮怒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林琼菊叫道:“放开我!放开我!……”却不能动弹,显是穴道被制。

蓝衫大汉笑道:“你去送死,可别叫她陪你送死。”

林琼菊仍是不停地叫道:“谁要你管,快放开我!大哥,大哥,来救我啊?”

芮玮见林琼菊被蓝衫大汉挟在腰中,不知蓝衫大汉到底是何用意,哪敢轻易上前相救,怕蓝衫大汉一时火起对林琼菊残害,问道:

“你究是何种用意?”

蓝衫大汉道:我要救她一命,你不愿意吗?”

芮玮道:“我带她去自有不使她受伤害之法,请你放下。”

蓝衫大汉道:你连我也斗不过,别想打得过张丫头,自身难保,还谈什么不使她受害,要知张丫头杀起人来,可厉害哩!”

林琼菊被他紧紧挟住,气极流泪,泣道:“大哥,你还不救我,打他一顿……”

芮玮怒道:“你到底放不放她?

蓝衫大不笑道:“不放,不放,喂,我说小丫头你哭什么,跟我做名弟子吧?”

林琼菊泣道:“谁要做你的弟子,你再不放下我,我要咬你了。”

蓝衫大汉道:“别人想跟我做弟子,我还不要,我看中你,是你的造化……”

蓦地,林琼菊张嘴向蓝衫大汉子手背咬丢,蓝衫大汉任她咬住,动也不动,林琼菊一口咬下去,只觉咬在皮革上一般。

蓝衫大汉大笑道:“咬呀!咬呀!用劲咬呀,老夫有个怪脾气,你越是不想做我的弟子,我就非要你做不可,今天徒弟收定啦!”

芮玮忍无可忍,—步掠上,右掌劈向蓝衫大汉,左掌去抓林琼菊,蓝衫大汉身子一晃,闪向一边,芮玮两掌落空,正要再出招抢救时,蓝衫大汉一掌按在林琼菊天灵盖上,道:你敢再动?”

芮玮见他果然要残害林琼菊,吓得急忙定身。

蓝衫大汉笑道:你想在我手中夺她,如同白日做梦,势如登天!

芮玮忍气道:天下那有强迫人家做弟子的道理?”

蓝衫大汉道:当然有这道理。”

芮玮冷笑道:敢情你的弟子全要强迫人家做的!”

蓝衫大汉叫道:“胡说八道……”

芮玮接道:“以在下看来,你的弟子莫非全是抢来的,令得人家不做也不成?……

蓝衫大汉哇哇叫道:紫凤、玉凤过来!”

两名尼姑走过来,蓝衫大汉道:你们跟这小子说,可是我要你们做弟子来的?”

较高的尼姑名唤紫凤的摇头道:“谁要强迫我啊,我就是死也不愿意。”

另一位尼姑名唤玉凤的接道:我说姑娘,你就拜咱们师父做名弟子吧,他老人家本领可大呢,你想学什么,他老人家就能教你什么。”

她这话是向林琼菊说的,林琼菊“呸”了一声,骂道:“谁象你们不要脸,出了家还不清净。”

紫凤道:“谁不要脸啦?”

林琼菊道:“我说你们不要脸,尼姑庵还能留男人住吗?”

蓝衫大汉笑道:“丫头别弄错了,这里不是尼姑庵。”

林琼菊道:“不是尼姑庵怎会住着尼姑?”

玉凤道:“跟你说过咱们不是尼姑,怎么又乱说。”

蓝衫大汉接道:“凡我弟子皆是尼姑打扮,小丫头,你要做我弟子也是尼姑打扮。”

林琼菊嚷道:“谁要做你的弟子,放开我,放开我。”

芮玮道:“菊妹别闹,这位前辈是个讲理的人,他的弟子都是情愿的,你不愿意,他定会放你。”

芮玮自知用武力不能从蓝衫大汉手中抢下林琼菊,便用话激他,那知蓝衫大汉闻言大笑道:“今天说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蓝髯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