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35章 一夕谈

作者:古龙

芮纬伤口进发,突然昏倒,情势十分严重,林琼菊不知厉害,几自痛苦,活死人叹了口气,道:姑娘别哭,救伤要紧。”

说着蹲下身子,迅快点住芮玮穴道,止住伤口流血,并把住他的腕脉。林琼菊低泣问道;“我大哥的伤势要不要紧?”

活死人摇摇头,但脸色凝重,一时没有说话。

林琼菊情急下,冲口道:前辈,你快救他呀!”

一灯冷笑道:丫头,你急什么,死不了的。”

林琼菊回头望着一灯,怒道:倘若大哥有三长两短,便是你害的!”

一灯道:“就是我害的,你又怎的?”

林琼菊咬牙切齿道:我现在虽打不过你,将来也必定要报此大仇!”

—灯脸色一变,手中拂尘向林琼菊天灵盖击去,活死人头不回,身不转,反手—掌打歪拂尘,不悦道:阿玉,你敢在我面前杀人?”

一灯忍住怒气,向活死人道:“好,这里的事由你管,但那小子醒来,你对他说,要是他再敢去找野儿,只要让我碰见,说不得我将他俩人杀了。”

说罢转身而去。

活死人又是叹了口气,抱起芮玮,道:“姑娘,随我来。”

他快步走出,直向湘妃神庵的左侧奔去。

走了十里,一座山峰挡在面前,那山峰被白雪覆盖,皑皑一片,只见活死人走到峰下,指着一块岩石道:“那便是我的住处。”

那块岩石不沾白雪,显是有人经常拭摸,开关象块大墓碑,上写五字:“活死人之墓”。

那五字非雕非刻,倒像用毛笔深写石内,字字挥圆自然,就是天下第一巧匠也雕刻不出。

但若说用毛笔写成,实非可能之事,林琼菊心想:莫非用手指写成?”

那墓碑用极坚硬的花冈做成,竖在峰前三尺上,林琼菊只见墓碑不见坟墓,心下大是奇怪,暗道:天下奇人怪士比比皆是,住在墓内是有的,但此处不见坟墓,又去佐在何处?”

活死人走到碑前供石处,一脚踏下,供石缓缓下陷,同时碑前的山峰开出一缝,恰可容得一人进入。

活死人当先而人,林琼菊略一迟疑,随后跟进。

来到峰内,活死人在壁上一按,山壁又封,碑前的供石跟着上升,但机关何在,林琼菊却无法见到,心中暗赞这机关的巧妙。

峰内是一条狭长的洞道,照说山壁严闭该是黑漆一片,然而洞道内却有微弱的光线,不知从何而来?

走过洞道光线渐强,眼前是间数丈见方的石室,室内光线明亮,只见当中停着两具白玉石棺。

活死人打开左边那具石棺,林琼菊见他开棺,心中惧怕得不敢近前,脑中想象棺中一定有副死人骨头,暗忖:死人业已安葬,他为何要开棺惊忧?”

蓦见活死人将手中芮玮放棺内,她大惊上前,抓住他手向外拖,口中急嚷道:“我大哥没死,我大哥没死……”

活死人笑道:你睁开眼来看看。”

敢情林琼菊怕见死尸,虽然走上前来却是紧闭双眼。

她用尽力气没有拖动活死人手臂半分,暗惊活死人的内功了得,不由睁开眼来,只见棺内那有恐怖吓人的死尸,原来是具空棺,内里有枕有被,还是个很舒适的床铺哩!

活死人将芮玮安放好后,回头笑道:“你不会再怕我将你大哥活葬了吧?”

林琼菊适才确是以为活死人要将大哥安葬,这时才安下心来,问道:前辈就睡在这棺内吗?”

活死人点了点头,林琼菊心想:他既然自称活死人,睡在棺内确也名符其实,不知隔壁那棺是否空棺,要不是的话……”

想到这里,身子微微一抖,不敢再细想下去。

活死人坐在植旁用手推拿芮玮的周身穴道,顿饭时间芮玮渐渐醒转,睁开眼便道:你不能杀野儿!”

林琼菊趋身上前握住他的手,问道:大哥,谁要杀野儿?”

芮玮看清是林琼菊又看到活死人,便知怎么回事,慾要挣扎起身道谢,活死人按住他,不令他坐起,说道:“你好好睡上几日让老伤结疤,不要动弹。”

芮玮道:“多谢前辈再次相救。”

活死人摇头道:你不要谢我,我也……”

说到这里突然停下话声,望了林琼菊一眼。

芮玮神色一怔,忽地转向林琼菊道:菊妹,刚才我做丁个可怕的梦。”

林琼菊道:什么梦?莫非有人要杀高姑娘?”

芮玮叹道:我梦见找着了野儿……”

林琼菊笑道:“那很好呀?”

芮玮接道:“但……但……她师父赶来把她捉住,要……杀……

要杀他……”

林琼菊想到一灯临去向活死人说的话,正好与大哥的梦不谋而合,心中感到一阵寒意升起,暗忖:“难道大哥去找高姑娘,一灯那妖尼果真可能杀他们?”

以后就因芮玮这一梦,她百般拦阻芮玮去找野儿,结果风波屡起,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时天色渐暗,石室顶上从峰外射进的光线慢慢消失,活死人点起四盏油灯,照亮石室。

他在室内储有干粮饮水,分给芮玮与林琼菊,芮玮伤势虽重,胃口却佳,林琼菊撕下干粮,喂着芮玮吃饱。

林琼菊喂芮玮食水时,问道:“大哥,你怎么突然昏迷过去的?

芮玮道:我也不知何故,但听一灯神尼念完野儿留下的条子,脑中剧烈一痛,痛得摔倒在地下便什么也不知道。”

林琼菊叹道:“你可是一听高姑娘不知去向而急得昏眩过去?”

芮玮“晤”了一声,没有答话。

林琼菊听他竟为了高姑娘昏过去,心中不免有点酸意,暗忖:

“要是有天我遭遇不幸,大哥可会为我这般伤痛?”

整日来林琼菊为芮玮提心吊胆,倦意顿生,朦胧慾睡,活死人见状,长袖一挥,拂住她的睡穴,沉入睡乡。

芮玮睡在棺中虽不见外面,但听声音便知林琼菊被点睡穴,问道:她睡着了吗?”

活死人点头道:她睡了。”

芮玮道:前辈也知我身中巨毒之事?”

活死人道:我把脉时见你脉象紊乱不定,却不知何故,暗中轻点人中穴也不见醒来,心知你昏去,并非寻常忧急过度而致昏眩,定是身有怪症突然发作,我医术不高,不能治你身中怪症,是故说:你不要谢我,我也无法救你。”

芮玮叹道:前辈能否判断,我还能活几日?”

活死人道:“你先把如何中巨毒的事,说来我听。”

芮玮将如何与野儿认识,野儿如何受伤,如何至小五台山求史不旧救治等等之事,一一道来。

说到突然昏倒时,不由叹了口气道:“晚辈自从服下史不旧的毒葯丸,迄今只有年半,依史不旧说毒葯要两年后才发作,不知何故早半年?”

活死人道:这使毒之事我一窍不通,但我想,你既然与高姑娘彼此情感很深,终日念念不忘,忧劳过度,不免就将能潜伏体内二年的巨毒提早发作出来。”

芮玮点头道:毒既发作,晚辈命已不长,前辈相救之德来生报答,野儿早知晚辈身中巨毒之事,两年不见当知我已去世,唯有说着转向林琼菊望去,但她睡在棺旁无法看到,接着又道:我这义妹身世可怜,亟希前辈照拂一二……”

活死人道:“我虽然不了解毒性,然而能将剧毒逼在一处,使它暂不发作,其间你可求葯王爷治你毒伤。”

芮玮道:葯王爷?他是谁?住在何处?”

活死人道:“这葯王爷的医术尤过史不旧,数十年前名扬于世,后来因故避世不出,甚少人再知其名。”

芮玮道:晚辈前去求治,他肯救吗?

活死人道:葯王爷的性子与史不旧截然不同,人称圣手如来葯王爷,这如来两字便是说他心慈如佛,只要有人求他治病,无有不治,而且葯到病除。”

芮玮道:此人避世不出,实是人间一大损失。”

活死人道:“当年他避世时,我曾劝他,但他心灰意冷,说什么也不肯出世济人,那时我认为他未免太看不开了,如今想来,唉!世事于人也真难说……”

芮玮心知活死人必定有段悲伤的往事,才会住在棺中又自称活死人,这时谈起葯王爷引起他的伤心事,慌忙插口问道:前辈,葯王爷隐居在什么地方,竟然数十年之久未教世人发觉?”

活死人从伤心的回忆中转醒,道:“葯王爷除了有数的几位老友外,再无人知他居处,我告诉你去,只要找他,他一定肯将你毒伤治好。”

芮玮又问道:是在什么地方?”

他心想到底是什么地方,使得无人发觉?

活死人道:他的居处共有五个地方,我说出来你也记不清楚,这里有张地图,你好好收藏,图上详载一切。”

当活死人从怀中摸出一张地图,放在芮玮的衣内,芮玮想拿出来看,但全身乏力,懒得一动。

活死人又道:“我现在以内家真气将你体内剧毒逼到两只手掌上,注意啦!……”正要伸手棺内用功,忽听波的一声。

这“波”声夜中听来清晰响亮,芮玮听出那声音是从顶上传来,只见活死人脸色—变,低声道:不要说话?”

活死人凝神静听,脸色十分凝重,好似来了强敌。

但听又是‘‘波波’’数声,芮玮发觉是用手指在顶壁上敲弹,其用意显而易见要寻找洞中之墓。

顷刻‘‘波波’’声越来越清晰,活死人喃喃自语道:她要找到照光处就糟糕了……”

芮玮奇怪的问道:他是谁?”

活死人随口回道:“阿玉。”

芮玮道:“一灯神尼要找这墓的入口么?”

活死人“嗯”了—声,说:她要盗取我娘子的遗体。”

芮玮—听此话,心中奇怪万分,暗忖:一灯神尼堂堂一代武学宗师,而且又是出家人,人称神尼,怎么要盗取活死人娘子的尸体,太不可能了?”

活死人叹了口气,道:我若不说个明白,你一定不信阿玉要盗我娘子的遗体么?

芮玮心中是这么想便不隐瞒,点头示意。

活死人道:叙述刘忠柱的事,深印脑中,迄今记忆忧新,道:

“家师的大哥与二师伯感情最好,家师曾与晚辈谈过大师伯与二师伯指腹为婚的事。”

蓦见活死人脸色黯然,芮玮又道:前辈认识我大师伯么?”

活死人道:我就是你的大师伯。”

芮玮夫感惊奇道:“前辈……前辈……竟是我的大师伯,他……

他……不是去世了!留在世上的仅是一副躯壳……”

活死人叹道:“你的大师伯是去世了,留在世上的仅是一副躯壳芮玮暗道:“活死人,活死人,仅就是活着空的躯壳,不正是活死人,不知大师伯为何无意于世?”

活死人接道:“你二师伯虽然贵为宰相,但性好游侠,我与他一见如故上那年咱们的娘子同时怀孕,一时性起,相约下一辈孩子的事,其实儿孙的事何必担心太早。后来二弟的娘子平安生下一子,我……我的娘子……生下一女……但不幸……”说到这里,老泪纵横,话不成声。

芮玮心中暗叹道:“大师伯真可拎,本来生女生子是何等乐事,未想到祸从天降,难产俱逝,任何人处在当年大师伯的境遇,皆都承受不起这打击。”

活死人忽然仰天大哭道:苍天!苍天!我刘忠柱有何败德亏行,害得娘子去世,惩罚我一人孤魂野鬼般的活在世上!”

活死人边哭边走到邻近的石棺,伏在棺上,又道:慧慧,你真的死了吗?不,不,你没有死,你若真的死了,这世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芮玮挣扎着坐起,看到旁边的石棺,只见那石棺封得死死的,一丝缝隙也看不到,显然是具真的棺材。

心想:大师伯的妻子藏在其中,显已死去数十年,莫非大师伯与她妻子情爱深挚,虽然死多年,仍当她没有去世?”

活死人哭声渐低,鸣咽道:慧,你若有灵,就和我说句话儿,只要短短的一句,以慰我终日相思之苦……”

芮玮摇头轻叹,暗忖道:“大师伯想得疯了,死人怎能说话?”又想:世人这等情爱深挚的夫妻也真难见,这几十年来不知大师伯怎么渡过?”

芮玮爬出石棺,一步三摇的走至活死人身,劝道:“大师伯节哀,你这样伤心,伯母泉下有知,定然难安。”

活死人站起身来抹去眼泪,说道:“玮儿,你怎么起来啦,快去躺着。”

芮玮重又躺回石棺内,活死人道:你心中可在笑我,第一次相认我这个大师伯,便哭哭啼略好象疯子一般?”

芮玮摇头道:“世上‘情’之一字最是可贵,大师伯为情哭泣,晚辈深受感动,怎会笑话?

活死人伸手棺内抚着芮玮道:好玮儿,多谢你刚才劝我,不然,我不知要伤心到何时,若真教娘子不安,于心何忍。”他叹了口气,又道:此后我当尽节哀!”

芮玮道:师父怎说大师伯已经去世了?”

活死人道:“那年娘子去世,我捧着她的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一夕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