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37章 失心女

作者:古龙

大掌柜指着小老头道:“这就是我们的大老板。”

林琼菊万想不到身旁其貌不扬的小老头果真是葯王爷,神情凛,恭敬道:“十斤何首乌治不好,那什么能治好我大哥?”

小老头道:“你把他带到里面来。”

说着当先走进铺内。

林琼菊扶着芮玮下马,芮玮不便行动,一直没有下马,大掌柜引着他俩人向铺后行去。

这铺后的地方很大,有园有池,在闹区忽见此地,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沿着花圃走到—间整洁无华的房子前,小老头坐在里面闭目养神,大掌柜带到这里,悄悄告退。

林琼菊扶着芮玮进屋,将芮玮安坐椅上,站立一侧。

小老头张开眼来,笑道:你也坐啊!”

林琼菊摇着头道:“我大哥要请……”

小老头接口道:“姑娘别错会意,小老头可不会瞧病。”

林琼菊道:“那你怎知十斤何首乌也治不好我大哥的病?”

小老头道:“这个么,简单得很,你大哥面膛隐隐发黑,这是毒发现象,谁也看得出,何首乌虽然珍贵却不能解毒,这是更简单的道理。”

林琼菊不悦道:“那你请咱们进来做什?”

小老头笑道:“我铺内有几名医生就快来了,待会他们来了替你大哥看看,说不定就能配出一方解葯来。”

林琼菊道:“我大哥身中巨毒,就请你配一方解葯吧。”

小老头哈哈笑道:“我我那成,我对医葯一窍不通。”

林琼菊冷笑道:“一窍不通,万窍通,葯王爷,你还装什么?”

小老头脸色候变,冷冷道:“谁教你们来的?”

林琼菊忧急芮玮的毒伤,怕就要全部发作起来,说话间无法心平气和来谈,这时确定对面是葯王爷,大哥的救星,不得不心静,恭敬中札道:“是咱们大师伯指点来见老前辈。”

小老头道:“你们大师伯是谁?”

芮玮插口道:大师伯姓刘,名讳上忠下柱。”

小老头脸色顿缓,笑道:“原来是他,过来,过来,让我瞧瞧你毒伤如何?”

芮玮近身上前,小老头又道:“他倒还没忘我,给我找生意上门,把你手伸了来看看。

芮玮将乌黑晶亮的手掌伸出,小老头轻轻用手捏了捏“晤”声道:“这毒伤不轻啊?”

从怀中摸出一只小银簪,一管戳进芮玮的掌心内,停了一刻捆出来在鼻端直嗅,嗅了一刻脸色又变,摇头道:这毒我也没法解。”

林琼菊大急道:怎么没法解?”

小老头茫然望着墙壁道:世上毒葯种类繁多,我那能全部解得。”

林琼菊大声说道:“大师伯称你圣手如来葯王爷,说只要找到你,大哥的毒伤一定能治好。”

小老头喃喃自语道:“刘大哥,怨我无法救你师侄,谁教他中的是我师兄独门毒葯……”

林琼菊嚷道:“你一定能治我大哥毒伤,你既称葯王爷,决不会治不了,你不能推辞,你不能推辞……”

说到后来神情有点疯狂起来,要知芮玮的性命比她自己的性命还重要,满心以为找到葯王爷就好了,那知千里迢迢起来,落得一句回话“没法治”,怎教她生受得了。

小老头被她嚷得坐立不安,候地站起,怒道:“我就是治得了也不能治,你们快快走吧。”

林琼菊惨笑道:“那你是故意不救我大哥啦?”

小老头硬着头皮道:正是,你向你们大师伯照实说,我对不起他就是,他要绝几十年老交情,我也不能治。”

林琼菊哈哈笑道:“为什么?”

小老头寒着脸挥手道:“快走,快走,多问无益,别耽误时间,你大哥尚有三日可活,尽快去想他法救治吧。”

林琼菊神情绝望道:“我大哥真的只有三日可活了吗?”

小老头道:我的判断决不会错,快去想别的法。”

林琼菊冷笑道:“三天内还有什么法子可想,大哥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你一掌趁早劈死我吧!”说着门户不守,一拳向小老头要穴捶去。

这拳捶中势必要了小老头的性命,小老头见他出手这么狠辣,怒道:“你不要命么?”

左手挡住那拳,右手指向林琼菊要穴点去,看要点到了,倏地收手,大声道:还不快走!”

林琼菊仿佛不知适才从死亡边缘上转了一圈回来,仍是毫无防备的一拳向小老头打去,口中在道:葯王爷,你早早打死我,成全了我吧。”

小老头怒火中烧,挥手点住林琼菊麻穴,“咕冬”一声,林琼菊结结实实的摔倒地上,动弹不得。

芮玮看到这里,蓦地奋起全身之力站立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到林琼菊身前,弯下腰去,将林琼菊抱在怀中。

林琼菊身子不能动,却叫道:“大哥,你不能出力!”

小老头怒道:“你找死么?嫌死得不快么?”

芮玮一句话不答,凛然生威的抱着林琼菊向葯铺外缓缓行去,小老头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不停地道:“快别用力,快别用力,放下她,放下她……”

要知芮玮手掌上的毒业已散发全身,只要用力,毒散得更快,一攻到心脏,立即毕命。

林琼菊知道大哥死意已决,心想:“反正自己陪他一死,他好久死,我也就死,何必再多担心?”

当下心中泰然,伏在芮玮怀中,安静不动。

渐渐走到葯铺门外,小老头大声警告道:你这样出力走,百步不到必然丧命。”

芮玮回头喘着气,道:“多谢阁下关照。”

说完这句话,再走—步也觉困难,只见芮玮抱着林琼菊站在道旁,那一步良久踏不出去。

忽听远处人有嚷道:失心女,失心女,快来看失心女……—”

芮玮心想:好奇怪的名字,怎会有人叫失心女?”

小老头跟在芮玮身后道:我虽不能将你毒伤治好,但还可帮你抑止毒气,教它再过—月不发,其间你可去求别救治。”

芮玮根本没听小老头在说什么,只是在想失心女那个怪名字。

但见一大堆人拥来,中间不知围着何人,围着的人穷叫:“大家快来看失心女……”

走得离芮玮近了,芮玮可听中间被围处,一女子声道:“我的心,我的心,我的心在那里……?

芮玮一听这声音好熟,心想:这失心女是谁,我认得她吗?”

小老头仍在道:“你大师伯是我老友,我不能完全不顾你,快跟我进去。”

蓦地围观众人齐声大叫,抱着脖子纷纷散开,其中—散到芮玮这里,站立不稳.摔倒地上。

小老头怕他碰到芮玮,将他扶起,忽地看到他颈中伤口,惊呼道:“啊,牛毛天王针。”

芮玮听到“牛毛天王针”这五字,心中猛地一震,但见群众散去,可见被围的失心女蹒跚的行在路上。

只听她边走边道:“我的心,我的心,我的心在哪里?’,芮玮仔细向她看去,只见那失心女长得十分娇美,穿着一套褴褛的白绸衣裤,芮玮越看越觉面熟。

忽地认出失心女,膝下一软,呼道:“你……你是……”

话声未完,双膝“砰”的跪倒地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