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38章 魔心眼

作者:古龙

芮玮双膝跪在地上再也站不起。

小老头伸手要扶他起来,芮玮道:葯王爷,我求你一件事。”

小老头葯王爷道:你不用求我,我一定将你毒伤止住,世上能救你毒伤者,不只我一人。

芮玮摇头道:“你别管我,求求你去救那失心女。”

葯王爷道:她是疯子,我救他做什?”

芮玮惨然道:你不救我,我一点也怪你,求你看在大师伯的面上,救救那失心女。”

葯王爷道:你如此关心那失心女,她是你什么人?”

芮玮咬着牙道:她是我妹妹。”

葯王爷惊讶一声,快步追上失心女,点住她的穴道,挟臂下疾奔回来。

这出步追赶、点穴、赶回,一连串的动作如闪电,道上除了芮玮外竟无一人看得清楚。

芮玮目送葯王爷挟进葯铺,至此心神一松,眼前发黑,跪也跪不住,伏身摔倒地上,昏死过去。

摔倒另旁的林琼菊,急叫:大哥,大哥……”

她以为大哥死了,再无生意,但她麻穴被点,动弹不得,只有瞪着大眼望着身旁的芮玮,眼泪一滴滴淌下。

葯王爷安置失心女,重又自葯铺缓缓走出,蓦色地看到芮玮昏倒路旁,心神一震,快步走上。

他把一脉便知菏纬尚未死去,暗中叹口气,唤道:“小老鼠,怎么让客人昏倒咱们店前,快扶进去。”

小伙计快步跑出,用尽力气抱起芮玮,葯王爷装着无事道:“慢慢走,别把客人摔着了。”

说着头也不回,伸手解开身后林琼菊的麻穴。

林琼菊翻身站起,呼道:“还我大哥……”就待追上小伙计抢下芮玮。

葯王爷低声斥道:“不要鲁莽,你大哥没死!”

林琼菊惊喜道:“真的?”

葯王爷嗯了一声,慢步走进葯铺,林琼菊安下心来,抹去泪痕跟在葯王爷身后。

来到屋里,葯王爷神情严肃地和林琼菊道:你要救你大哥,得乖乖听我的话。”

林琼菊含着泪笑道:“老前辈尽管吩咐。”

葯王爷叹口气,道:“姑娘,你别高兴,我只能救你大哥数月性命,在这数月时间内,你们另想他法,不然毒再发时,必然无救。”

林琼菊脸色顿时黯然道:“前辈就不能救人救到底,一次将我大哥身中巨毒解去?”

葯王爷摇头道:“我要救早就救了,倘若你大哥中的是别种毒物,不用你求,唉!可惜偏偏是这……”

说到这里,又摇了几下头,叹道:“总之,我当年发过誓不解你大哥中的那种毒,你再怎么样的求我,我也不能答应!”

林琼菊茫然问道:“为什么?”

葯王爷道:“其中原由唉!还说他做什,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咦!小老鼠怎么还没将应用东西带来?”

话刚讲完,小老鼠走进,苦着脸道:“大老板,那口缸我们三个也抬不动。”

葯王爷摇头骂道:“真是饭桶,这点事也办不成!”

匆匆走出,不一会儿单手平举一口巨缸进来,那缸足有一人高,容积甚大,盛满水一家人吃它十来日也吃不完。

他身后陆续走进三位伙计,每个提着两大罐醋,放下缸,葯王爷催促道:快去打水,快去打水。”

三位伙计你来我往,打来水就往那口巨缸内倒,个个累得满头大汗才将缸内盛到一半清水。

葯王爷又催促道:“快搬柴、搬砖!”

等到砖柴都搬来后,葯王爷砌好砖,搭成一个临时用的灶,将盛着半缸水的巨缸安放灶上,再将醋倒缸内。

林琼菊看着葯王爷忙得不亦乐乎,这时忍不住问道:“干什么啊?”

葯王爷道:你别闲着,帮着生火,快,得快!”

林琼菊刚将火头升起,葯王爷抱着芮玮,快手快脚的将芮玮的衣服脱个一干二净,林琼菊看得清楚,不由羞着她满脸通红。

柴一添进灶内立时火光熊熊,葯王爷举起光溜溜的芮玮往缸中一放,芮玮昏迷中坐到缸内,水面恰齐颈上。

林琼菊看得迷迷糊糊,葯王爷又催道:快煽煽火,快煽火!”

林琼菊好象中了催眠术,手中果然煽起火,煽到几下,惊叫道:

“不行呀,要把大哥煮坏了!”

葯王爷板着脸,正色道:“要救你大哥,火越大越好。”

听到这话,林琼菊加快煽火,不会儿火势熊熊。

火势最大时,但听灶内火声洪洪直响。

葯王爷道:“好啦,好啦,注意着加柴,别让火头小了就成。”

林琼菊停下煽火,葯王爷递给她两瓶葯,说道:“等到水快滚了,就把你大哥抬出来……”

林琼菊一想大哥光着身子怎好意思将他抬出来,不由低垂粉颈,没心再去听葯王爷说什么?

葯王爷叫道:“暖!你好好听呀!不听水滚了把你大哥煮热了,可不玩的!”

林琼菊暗中咬牙道:“大哥已是自己的丈夫,还怕羞什么?”

当下泰然抬起头来,注意听葯王爷说话。

葯王爷咳了一声,接道:“抢出来后,那黑瓶子里的葯喂他两匙;那白瓶子里的葯帮你大哥全身拭抹,可别忘了,否则再放在缸内煮时,真要把你大哥煮坏了!”

林琼菊一听要帮大哥全身拭抹白瓶子里的葯,芳心抨抨乱跳,但为大哥着急,忍着心跳问道:“这样把大哥煮几次啊?”

葯王爷道:“—天三次,最少要煮三天,记着每天要换—缸醋水,三天后你大哥的性命便可保数月。”

林琼菊听他话意要自己一个人弄,问道:“前辈要去何处?”

葯王爷道:“我不去那里,但这几日内我要医治那失心女,你大哥只有你一个照顾啦!伙计们粗手粗脚帮不上忙。至于换水的事,叫他们做,别客气。”

林琼菊微点螓首,但想到此后三日,仍忍不住心发跳,脸发红。

葯王爷见—切交代清楚,走进内房。

林琼菊一面加柴一面看着缸内,一个时辰后缸内蒸气丝丝冒出,知道水快滚了,当下尽力按住要跳了的心,伸手把赤躶躶的芮玮提出。

将芮玮安放榻上,倒出一匙黑瓶子里的葯水,却见他昏迷不醒,不知如何喂下大哥这匙葯水。

想到大哥往日服待自己伤势时,柔情顿生,将葯水含在口内,闭着眼儿,吻着芮玮暗送过去。

两匙葯水喂完,不禁迟疑起来,拿着白瓶子呆呆痴想,竟忘了给芮玮全身抹葯。

忽听房外一人道:“小姐,饭莱来啦!放在什么地方?”

林琼菊头一回见是小老鼠,赶忙取条毯子盖着芮玮下身,红着脸道:“就放在桌上,待会吃。”

小老鼠提着两份莱饭,放下一份,另份送进内房,出来时,道:

“小姐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小老鼠做。”

林琼菊道:知道啦!隔段时间再进来收拾。”

小老鼠躬身告退。

林琼菊怕时间耽搁太久,不得已暂时摒下女儿羞赧,倒出白瓶子里的葯水,着手替芮玮全身拭抹起来。

顿饭后拭抹完毕,其实做这差事并不累,但却把林琼菊累得香汗淋漓,敢情心里太紧张把汗累出……

林琼菊定下心来又将芮玮放回缸内,加好了柴,坐到桌旁,眼望桌上丰盛的饭菜,虽觉肚中早饿了,却总无心去吃。

随便划了两口饭,就去注意烧水的情形,小老鼠轻悄悄走进,先去内房收出饭盘,再将桌上几乎原封末动的饭菜收好,带出房外。

一天三次,到第二天最后那次,林琼菊将芮玮抬出时,听他发出低微的呻吟声,芳心大喜,忙着放在榻上,就给他喂葯,抹身。

一切停当,林琼菊揩去额头上汗珠,正要喘口大气,忽见芮玮睁开眼来道:菊妹,可麻烦你了……”

林琼菊脸上红霞立时满布,她适才以为芮玮尚在昏迷中,却不知芮玮呻吟时就醒来了,但觉自己全身赤躶不好意思睁开眼来,任由林琼菊服待完毕,才敢睁眼。

林琼菊羞赧中,双手蒙着脸道:大哥好坏,大哥好坏……”心想:“你醒来了,还装着不醒我亲口给你喂葯,不是成心享受吗?

芮玮叹口气道:你这样服侍我,我永不忘怀……”

林琼菊放下手,正色道:咱们之间还说什么忘怀不忘怀,大哥难道没服侍我吗?”

芮玮问道:葯王爷呢?”

林琼菊道:昨天就进内房医治那个失心女。”

芮玮望着屋顶,喃喃诉祷:“谢天谢地,有葯王爷医治,她一定会好的……”

林琼菊低声问道:“她是谁呀?真是大哥的妹妹么?”

芮玮转过头来,道:“你还记得天池府里的事吗?”

菏纬曾将离开黑堡后的遭遇一一告诉林琼菊,林琼菊记得清楚,点头道:“大哥的事,我怎会忘记。”

芮玮道:‘我跟你说的那位与我相像的天池府大分子,你也记得吗?”

原来自离开摩霄峰后,芮玮为使林琼菊心中认识简召舞,以便将来促进他们的婚姻,常提在天池府的经历,一提到天池府就讲简召舞比自己的好处。

林琼菊道:“你常常说他,我怎会不记得,只是我总有点不信天下会有和大哥完全相象的人。”

芮玮道:“你将来见到他就会信了,那失心女就是他的妹妹简怀萱。”

林琼菊惊呼道:“啊!她既是天池府里的千金小姐,怎会流落到这般地步?”

芮玮大叹一声,满面戚容道:“我也不知何故……”

说着连连轻叹,显出心中极端零乱。

林琼菊见大哥悲伤,强作笑容道:你向葯王爷说失心女是你妹妹,莫非以为酷似她哥哥,心中不觉也以为她是你妹妹?”

芮玮微微一怔,道:“葯王爷问我,我随口道来,其实我在天池府假装大公子,简怀萱不知喊我大哥,我当然也就把她当作妹妹了。”

林琼菊道:“天下难有相象之人,简召舞真的完全象大哥,竟连家里的亲人也分辨不了,我想……我想……他一定和大哥有血统关系?”

芮玮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家祖籍山西,简召舞祖籍金陵;两地相距千里之遥,一北一南那会发生血统关系啊?”

林琼菊笑道:“大哥真傻,地方能隔得住情感吗?就是相距再远的地方,人也能去的,彼此只要相亲相爱,何处不能相会?”

芮玮道:“这么说,莫非简召舞也是我父亲的儿子,才会长得与我一般无二?”

林琼菊红着脸道:这……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也许你们是孪生子,生下来后被分开,简召舞则被天池府收养……。

芮玮接口道:“不会,不会,简召舞年龄比我大三岁,我与他决不可能是孪生子;你说可不可能他就是我父亲的儿子?”

林琼菊的脸更红了,她心中隐隐觉得只有这个可能,但想到芮玮父亲风流成性才会和简召舞的母亲生下简召舞,这种事让她女儿家去想,怎能不令她脸红。

芮玮脑际忽然想到在天池府禁地见到的那位长发掩面的黑衣女,她不是长的也和自己相象吗?莫非她是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个可能胸口一热,要知黑衣女救了他两命,—次在逃出彩衣教后憩息的湖畔;一次求史不旧救野儿的小五台山上。

这两次相救使芮玮对黑衣女产生特殊的感情,暗中早已把她当他爱护自己的长辈一般,现下想她的面貌,果有亲人的可能,不由令他越想越痴了。

林琼菊见他痴呆想的样子,暗吃一惊:“大哥是个死心眼,莫要让他越想越糊涂。”慌道:“大哥,大哥……”

连唤了好几声芮玮才震醒,问道:“什么事?”

林琼菊道:大哥别想啦,天下也有巧合的事,天上的流星有时还会相撞,人和人无故相像也有的。”

以前芮玮从未去想黑衣女、简召舞和自己相象的原因,这时想到就好象在心上打个结,解也解不开,暗忖:“巧的事自然有的,但那有三个相象而无原因,未免太巧合了,何况黑衣女每年去祭简召舞父亲的坟墓,她又怎知入天池府禁地的路线,其中一定有个极大的秘密在内,可是这个秘密谁知道呢?”

芮玮脑际一直在转:“谁知道呢?谁知道呢?……”想得很久,渐感疲倦,不觉昏睡过去。

朦胧中被推醒,耳听林琼菊叫道:“大哥,大哥,起来吃饭。”

芮玮道:“什么时候了?”

林琼菊笑道:“天早黑了,大哥睡的真熟,睡了两天还没睡饱吗?”

芮玮问道:“葯王爷出来没有?”

林琼菊摇头道:“汲出来☆话也没听他说一句。”

芮玮奇道:“或许病情复杂需要一段时间医治,咱们不要打扰他。”

芮玮嗯了一声,林琼菊忽听他腹中咕鲁一响,不禁噗哧一笑,芮玮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肚子好饿。”

林琼菊道:“也该饿啦,你睡了两天粒米末进,快起来吃饭。”

芮玮动了一下,没有起来,林琼菊笑道:快起来呀?”

芮玮摇头叹道:“我起不来。”

林琼菊急道:“怎么起不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魔心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