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40章 病美人

作者:古龙

芮玮道:“晚辈尚有一事请教前辈。”

葯王爷说完本身的故事后对芮玮的感情大增,他也不知为何会将这故事原原本本告诉他,心忖:敢情是他象师嫂的缘故么?”

芮玮唤道:“前辈……”

葯王爷从沉思中醒来,笑道:“你有何不解之事。”

芮玮道:“那日晚辈听到前辈说牛毛天王针,不知牛毛天王针现今是何人惯使的暗器?”

葯王爷道:“你问这做什?’’芮玮想到驯狮女刘育英,神采焕发,道:“晚辈曾被一女子用针形暗器救了一命,心想也许就是前辈说的牛毛天王针。”

葯王爷道:“那女子是谁?”

芮玮道:“她就是大师伯的后裔。”

葯王爷摇头道:“牛毛天王针不是刘家暗器,当今武林中以牛毛天王针为暗器者,只有天山玉面神婆一派,盖牛毛天王针不似梅花针轻易可以练成,非有绝妙手法与内功者,甚难练得成功。”

芮玮猜测道:“莫非她是天山玉面神婆的弟子?”

葯王爷道:“玉面神婆性情古怪,没听说收过弟子。”

芮玮悯然若失道:“这么说来,会是谁用牛毛天王针驱散群众?”

葯王爷道:“以当时的情况看,那发射牛毛天王针的手法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我想只有玉面神婆才能臻此。”

芮玮心中难信,疑问道:“玉面神婆为何要用中毛天王针驱散群众?”

心想:“那发射者的用意显是要自己认出失心女就是简怀萱,那他一定知道我认识简怀萱,又有谁知道我认识简怀萱哩?”

葯王爷道:“玉面神婆的行径一向奇怪,她发针驱散群众,实难猜测有何用意。”

芮玮喃喃低语道:她不可能认识我呀?她不可能认识简怀萱葯王爷笑道:不要再胡思乱想啦,你把爱妻抛在外房这么久没有去理会,不怕她怪你么。”

芮玮暗骂糊涂:怎可让她一人冷落在外一上午。”红着脸道:

“她不是我妻子……”

葯王爷“哦”了一声,继又笑道:不是你妻子也是最最要好的女友,我去请她进来。”

葯王爷走出,不一会林琼菊一人慢慢走进内房。

芮玮迎上握住她手。

林琼菊微微一挣没有挣开,任他握住,声音却有点委屈道:你们一上午谈些什么,不能让我也来听听?”

芮玮叹道:“葯王爷讲了个故事,那故事叙他一生,他老人家一生坎坷不平,惋转凄侧,令人听来心酸不已。”

林琼菊道:难怪我在外房听到葯王爷的哭声,是不是他叙到伤心处痛哭起来?”

芮玮点头轻嗯一声。

林琼菊道:“这么大年纪的人痛哭失声,想来他那一生也真悲苦了,大哥,你能说话给我听吗?”

芮玮道:“好的,有时间我说来你听。”

林琼菊见简怀萱静坐桌旁,目光瞬也不一瞬,问道:“她的病好了没有?”

芮玮又是叹道:“只能说好了一半,还有一半没好。”

当下将简怀萱的病情详细说出。

听他说完,林琼菊不由也叹道:“她也真可怜,大哥半年内又要找人驱去内毒,又要去帮她寻访三眼秀士,时间怎么可能?”

芮玮道:“葯王爷借我一册医学奇书,我想在半年内找一个安静所在,研究医术自配出解葯出来,然后天涯飘泊寻访三眼秀士。”

林琼菊道:那是一册什么书?”

芮玮道:“是战国名医扁鹊遗下的,我只要在半年内能够研究通,定然可以解去自身之毒。”

林琼菊忧戚道:“倘苦研究不通呢?”

芮玮凄凉道:“这是个以两人一生为赌的赌注,赢了我与怀萱皆有救,若不能赢我死了,怀萱流落无依,谁来照顾她……”

说到这里,握紧林琼菊的手,恳切道:“我有一事请你答应。”

林琼菊幽幽道:“可是要我来照顾简怀萱?”

芮玮点头道:“你照顾她,送到葯王爷这里,请他设法医治,若是葯王爷也无法找到三眼秀士,你带她回黑堡,求你父亲给她口闲饭吃。”

“这件事?你不要托我去办。”

芮玮道:“为什么,你不愿意或是……”

林琼菊忽然流下泪道:“大哥死了,我也不想再活。”

芮玮心头一震,哑口说不出话来。

忽听小老鼠道:“送到里面。”

只见当先走进一位店伙,提着大桶饭,另只手提着菜盒,小老鼠跟在后面也是双手提着莱盒小老鼠笑道:‘咱们大老板从斜对面酒楼叫来一桌莱,说请你们三位好好吃一顿。”

说着吩咐店伙摆上酒莱,小老鼠一旁指挥,伊然主人自居,芮玮笑道:“请你们大老板也来吃呀。”

小老鼠道:“大老板早走啦,说你们要在这儿住半年。”

芮玮大声问道:“真的走了吗?”

这时那个掌柜走进来,笑道:“咱们老板走了好一会了。”

芮玮:“他老人家去何处?”

掌柜摇头陪笑道:不知道,老板说来就来,说去就去,谁也不知道他现在要到何处,总之五个地方,他随意走。”

芮玮心想:葯王爷隐居于市,行迹自不愿让人知道。问道:他可留下话来?”

掌柜道:“老板去时交待,要你们住在这里,说我们这里三位大夫医术尚佳,相公研究医术有不懂之处可请教他们二位。”

芮玮暗忖:葯王爷一片好意于我大有帮助,否则此去居无定处那有心思研究扁鹊神篇,不懂处又去向谁请教。”

当下答道:“你们老板好意我接受啦,咱们住在这里有麻烦之处,尚请多多包涵。”

掌柜客气道:那里,那里,相公尽管安心住下,有什么事叫我们来做就是。”

半年瞬眼就到,这半年内芮玮日夜用功,无一丝一毫的松懈,林琼菊知情达理,晓得这半年事关重大,平常除了体贴照顾芮玮外,还去照顾简怀萱吃饭、穿衣、睡觉。

她任劳任怨无一句怨言,也绝不打扰芮玮,半年中可说和芮玮没有说上十句话儿。

芮玮精心研究加有二位大夫也可请教,半年进展甚快,扁鹊神篇已然读通,尤其毒葯篇最具心得。

这毒葯篇内遍载天下各种毒物,毒草,以及配毒方法及性质,至于各种毒性的解法载有至深的医理,能够研究得通,再解天下各种奇毒,可以说是举手之易、这天他配成一服解葯安心服下,心想要是二天毒性不发,再服下一服,如此连服二次当可全部解去史不旧配成的慢性毒葯。

林琼菊见他大功告成一半芳心喜不自胜,不由积在胸中半年未说的话儿,一股脑儿的搬出来。

芮玮含笑静听,说到后来,引起他的谈兴,就和林琼菊对聊起来,真是海阔天空无所不谈。

只有简怀萱既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也不晓得说什么,她只知道饿了要吃,倦了要睡,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从午后谈到黄昏,忽听“哗啦”一声大响,打断他俩话头,惊站起来,简怀萱却不知觉,仍然呆呆的坐着。

芮玮还未出门察看究竟,小老,脸色苍白道:不好,不好啦……有……有……

芮玮道:“你静下心来说,有什么?”

小老鼠余悸尤在,颤抖道:有……有……”

芮玮不耐烦再听,冲出房门,穿过庭院,来到店前。

只见店门前站着二个高大的老头,左边一个身穿麻衣,头发黄疏,结成一个小髻施在脑后,面目长得十分可怖,若在半夜见到,定当厉鬼出现。

右边那个面目之可怕不下左边那人,身着白布宽衣,腰中不知怎地紧一条大草绳,那样子一看就令人不舒服。

他俩人当着店门而立,店门边的槐木长柜,显然被他俩人用掌力劈倒在一边。

他俩人后面停放着一张暖轿,四个壮健的杠夫站在一旁,轿边还站着一人,却看不见面貌。

芮玮懒得去看轿中何人,走到店前,只听麻衣老头大叫道:再不请葯王爷出来,咱们哥俩拆房子啦。”

白衣老头哈哈笑道:葯王爷有什么见不得人,咱们有事求见,躲着算那门子?”

芮玮大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要见葯王爷?”

白衣老头侧过身来道:“治病呀,找他老人家除了治病还有什么找头。”

芮玮静静的道:葯王爷不在这里?”

麻衣老头凶狠道:你是什么人,要你来说话?”

芮玮微一沉吟,便道:“我是葯王爷的记名弟子。”

白衣老头道:“那好啊,请你师父出来见见。”

芮玮道:“我说过,他老人家不在。”

麻衣老头大怒道:“放屁,葯王爷隐居五处,咱们找了四处,这里是最后一处,不在这里,还会在那里!”

芮玮心想:他们是谁,怎会知道葯王爷隐居五处,莫非也是葯王爷的好友介绍来到这里,那可不必和他们冲突。”

于是和颜悦色的笑道:他老人家确实不在。”

白衣老头还有点讲理,笑道:“你师父不在,就请你来看看咱们小姐的病情如何,名门之徒必然不凡,请不要推辞。”

芮玮很豪爽的点头道:“好,我来看看,能治我就治,著不能治还请另找高就。”

白衣老头大喜,道:这个自然,请,请!”

芮玮走到轿前,一看轿内那人是个绝色的病美人,其美如空谷幽兰,实不下刘育芷的美貌、娴静、温柔。

但她的肤色却与众不同,全身肤肌露在外面的无处不呈鲜红色,好比妖艳的花朵,红红的要滴出水来。

她闭着眼睛斜依轿中的躺榻上,芮玮道:“小姐,请你张开眼来。”

病美人轻展眼帘,那双眸子其美处不要说了,只是也带着淡淡的红色散布眼珠四周。

芮玮当即说道:“小姐,你中了参毒,还来得及救治。”

轿旁那人,芮玮过去没有正面看到,忽道:“胡说,我不知道中了什么毒,你竟知道,骗得谁来?”

芮玮抬头一看,那人竟是史不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