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42章 剑门劫

作者:古龙

勾魂使者低声急向道:“小姐,真的要他去魔鬼岛?”

夺魄使者道:岛主严禁外人进入本岛,还请小姐三思。”

叶青叹道:“他救我一命还算外人?”

夺魄使者担忧道:但不是岛主允许总是不要,倘若岛主翻脸无情,小姐一番好意反而害了他们。”

叶青心中没有把握确定父亲会不会愿意自己带人进岛,低头沉思好一会,毅然决定的说:父亲要怪罪他们,我一力承担,决不会让他们伤一根毫发,他老人家不会不顾父女之情。”

夺魄使者仍是有点不放心:“但望岛主看在小姐面上,不会怪罪!”

话声刚完,奔来一条白影,到得房中“砰”的一声摔到地上,叶青面门而立看的清楚,大惊道:是玉奴!”

那摔到地上的人白衣金环,正是去了不久的四位女奴之一,夺魄使者上前扶起,只见她身中三剑,胸前衣服鲜血透湿,性命危在一刻。

夺魄使者急问道:“怎么回事?”

白衣女奴语音含糊的说:“七……七……人……”

“什么七人?”

白衣女奴只说了这两个字,一口气没接上,圆睁眼珠,死状甚惨。

勾魂使者怒喝道:“还有三位女奴那里去了?”

院前传来了一阵阴沉沉的声音:“去见阎王。”

夺魄使者惊问:谁?”

花树下并排走来七人,中有和尚,道士三人,俗家四人,每个身背长剑,年纪多者四十余,少二十出头。那阴沉沉的声音发自那唯一的道士,他又道:武当、少林、昆仑、崆峒、蛾嵋、点苍七弟子在此。”

夺魄使者跃至院中,大笑道:“号称武林七大剑派的门人聚全了!”

勾魂使者跟着跃出,怒声问道:“是谁杀死咱们的女奴?”

那道士冷笑道:这两位是魔鬼岛来的吗?”

夺魄使者神色一惊,心想:他们怎知魔鬼岛?”

尚未答话叶青缓步走到院中,娇怯怯地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奴?”

原来叶青离岛时,除了夺魄勾魂使者随护外,暗中还带了四名女奴侍服因怕目标显着,那四位女奴不跟叶青走在一起,到投店时共同一处,才来服侍。

少林和尚长得肥头大耳,笑哈哈的瞪着娇美如花的叶青道:“你就是白衣女奴口中说的郡主吗?”

崆峒和尚却长得又黑又瘦,不耐烦地道:“丫头,你是魔鬼岛里的什么人?”

叶青面蕴怒色道: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奴?”

那武当道士道:你跟谁说话,哼!你在魔鬼岛上当郡主,来到中原算得什么人物,此生别想再回去了。”

叶青柳眉一皱倏地一步踏出,“啪”的一声打了武当道士一记耳光,武当道士未来得及抵挡,叶青业已退回原地,冷笑道:我来问你们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奴?”

七大剑派的门人被叶青那神奇一步震惊住了,半晌没有人接口答话,要知那一步就是那天芮玮夺下勾魂使者双钹的步法。

叶青天资十分聪慧,只见芮玮使过一次便记住走法,适才她那一步虽未学得飞龙八步的神髓,但配合本身不凡的轻功,竟然一击成功,大奏神效。

忽听一位年轻的华山弟子道:“魔鬼岛来的人都该杀!”

叶青道:为什么该杀?”

那华山弟子怒睁双目,咬牙切齿道:我师父被你们魔鬼岛的人害死,杀绝魔鬼岛的人不足以报师仇!”

叶青缓和的问道:谁说你师父被魔鬼岛害死?”

华山弟子含泪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然有人知道我师父死在魔鬼岛上,今天你们别想生离此地!”

叶青笑道:你们找错人了,谁说我是魔鬼岛来的,我那四位女奴用钱买来,你们不赔她们的命就该赔钱。”

昆仑派是位布衣壮汉,哈哈一笑道:“咱们决不会找错人,只要魔鬼岛来的人一查就知,郡主小姐你要怕死就说明,咱们看在你一个女流份上放你一马,也用不着掩饰自己身份呀。”

叶青脸色微微一变,暗忖道:他怎么一查便知魔鬼岛来的人,又怎知魔鬼岛一词,此中定有隐情,非套出情由不可。”

点苍派也是位血气方刚的年轻弟子,怒喝道:“七大剑派都有门人死在魔鬼岛上,咱们皆与魔鬼岛仇有海深,管他男女,都曰可杀!”

时青更是—惊,心忖:“他们又怎知七大剑的门人死在魔鬼岛上,会是谁把魔鬼岛上的事情告诉他们?”

勾魂使者听得怒极,大笑道:你们都说魔鬼岛来的人该杀,我就站在这里谁敢来杀!”

这句话等于承认自己就是魔鬼岛来的,夺魄使者跟着冷笑道:

“只怕杀不着反而送了性命。”

话声刚毕,一解腰中草绳,身向七剑派门人足下卷去。

七剑派门人见他用草绳卷来,心存轻视,那知那条草绳看来象草绳,其实是用猿狐丝做成,贯注真力坚逾金钢,七剑派门人听到风声不对时,那条草绳已如疾风狂飕般袭来,点苍弟子闪躲不及,被一卷之势,扫倒地上。

勾魂使者一看二哥动手,那干落后,他没有兵刃,但他天生蛮力,拔起一棵花树,一招“横扫干军”其余五人心中有防,一一躲过,他们先后拔剑迎击,然而机已失,碰到夺魄、勾魂这种一流高手,劣势那能扳回。

夺魄使者不断长笑中,草绳击到三人,尚亏七剑派门人自幼苦练,功力不浅,虽然被草绳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溅飞,却无人败退下去。

勾魂使者武器不称手,不能发挥妙招,但那声势骇人,七剑派门人对他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数十招后,每人皆被夺魄使者击到,武当道士亦不例外,他心想:“这两人武功远在自己七人之上,各自为战必定败得不可收拾。”

蓦地大声呼道:‘七星阵!七星阵!”当先站到阵中主位,共余六人一边抵挡下,一边人阵位。

显然事前他们练熟七星阵,这七星阵一布成,顿时他们如同四周增加一层铁壁,夺魄使者的草绳竟无法攻进去,勾魂使者的花树更是无用了。

阵既布牢,武坐道士又是一声大呼:反攻!”

声令一下,只见七道剑光各以七种剑法刺向夺魄、勾魂两使者,他俩无法攻人阵中,却只有抵挡击来的剑光。

然而要知七剑派的剑法皆是剑中绝学,每种剑法都可独步武林,七剑合壁,威力更增,但见剑光霍霍,纵横在夺魄、勾魂使者的四周。

夺魄使者要用草绳却连剑光也碰不到,但若自己防守稍为疏忽,剑光如匹练射来,被击中非死即伤。

勾魂使者用花树去挡,但那树枝怎能挡住宝剑,没有多少时间那棵枝时茂盛的花树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了。

这样也好,勾魂使者手中觉得轻便起来,当即展开一路棍法,这套棍法虽妙,却不敢去挡宝剑,威力大减,就纵然是只铁棍敢挡,又有何用?

时间越久,七剑派门人的剑阵威力越厉害,这时剑光满布两使者四周,两使者已被包围,想全身而退都难了。

叶青一直静观,看到这里仍看不出那剑阵有何玄妙,她虽聪颖,但这剑阵奇奥复杂,一时岂能被她参透?

叶青越看越危险,自己再不下场相助,两使者立有毙命的可能,只有咬紧牙根,空手闯入剑阵。

她自幼向魔鬼岛上的武学高手学到不少武功,夺魄、勾魂两使者就曾教过她武功,是故叶青喊他们叔叔,其实他们是她父亲的手下而已。

只见她一加入,两使者立时轻松下来,压力消去不少,叶青虽向他俩学过武功,武功却在他们之上,拳脚上的功夫既博且精,一招一式都非凡响。

可是她的拳脚仍不能攻破剑阵,这七星阵越来强敌,阵法的威力越发厉害,不多时间两使者的压力又增。

数十招后叶青也被围了,其危险处不下夺魄勾魂两人,夺魄使者情知不妙,大叫道:“小姐快退,咱俩替你断后。”

勾魂使者也叫道:‘他奶奶的,这鸟阵那来的,这么厉害,小姐,快逃出去!咱们跟他们拼了,你回魔鬼岛搬救兵来。”

夺魄使者笑骂道:“等小姐搬得救兵来,咱们早完了,三弟,你有能耐等吗?”

勾魂使者憨声道:“我跟他们战个十一招咱们就要回老家。”

夺魄使者大笑道:“只伯再战个十来日!”

数招一过,勾魂使者中了两剑,夺魄使者中了一剑,他见小姐奋战不退,急叫道:“小姐不要管我们,快退出去,以后替咱俩报仇就是!”

叶青好似没有听到夺魄使者的呼叫,仍在力战,其实她并非不想退出,好去告知父亲魔鬼岛出了七星阵的包围了。

蓦地七道剑光同时射至叶青,这一招势非要致叶青于死地不可,因只要她一死,再取两使者的性命,尤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叶青芳心一怔,暗忖:“吾命休矣!”

就在此时,一道乌光直挡过来,但听“当”的一声大响,击向叶青的七把宝剑齐头折断。

叶青侧头看去,芳心大悦,暗道:“你早该来了。”

那道乌光是芮玮的玄铁木剑,他脚踏飞龙八步,手使海渊剑法,七星阵那堪这两种绝学冲来,七剑派门人收势不及,竟然被芮玮深厚的功力削断宝剑。

芮玮先声夺人,第二剑击出时,只见七剑派门人同时“啊哟”大叫,宝剑撒手飞去,个个腕骨断裂。

武当道士大呼:快逃!”

勾魂使者哈哈笑道:那里逃!”一棍追击而出。

“啪”的一剑挡住那棍,拦在叶青三人面前,低声道:让他们走。”顷刻七剑派门人奔得无影无踪。

芮玮急道:七剑派练成绝阵,定然不止这一批,他们存心要与魔鬼岛为仇,速离此地为要,迟了再来七剑派高手咱们不敌。”

叶青气道:那你为何放他们,一一杀死,还伯他们去报讯吗?”

芮玮道:杀人无益。”

叶青道:你不杀他们,他们要杀我们。”

芮玮不悦道:你一个姑娘人家,还喜欢杀人么?”

叶青无话再说,赌气道:那快逃啊?”

芮玮大声道:菊妹,快走!”

只见林琼菊左肩背着包袱,右手牵着简怀萱奔出房来,叶青慌道:她到那里去?”

芮玮道:“我到那里,她就到那里。”

这句话说得情真意切,林琼菊听到这句话,芳心大慰,心想:

“大哥永远不会离开我了。”

叶青默默无言地领先走出庭院,轿子也顾不得坐了,走出南陵镇,吩咐夺魄使者买来六匹骏马,各人一匹,快马加鞭,绝尘而去。

奔驰一日一夜来到一处无名海口,六人下马倒在海滩上,叶青道:二叔,你去把船找来。”

夺魄使者也不休息,沿着海岸飞奔而去。

芮玮奇道:“这里有船吗?”

叶青道:有的,过一阵二叔就能找来。”

芮玮有点不信,心想这里一望无际,看不见船影,怎会找到船聚?

叶青道:“公子,昨晚亏你出手相救,否则此生再也无望回魔鬼岛了。”

芮玮道:危急相助人之常情,算不了什么?”

勾魂使者心想:你为要去魔鬼岛当然要救咱们,哼!咱们不帮你去,这生你别想找到魔鬼岛。”

其实芮玮相救尚有一个原因,要知在高寿给他的刺客录中也有七大剑派的门人,也就是说七大剑派很可能当年有人参加围攻“掌剑飞”芮问夫之嫌。凡是刺客录上的人,芮玮都心存鄙视厌恶之心,心想那些武林高手被金钱收买去行刺高大将军,实有失武人精神。

七大剑派为天下武林正宗,竟然也有人被收买,可见这些正宗的剑派良莠不齐,纪律不严,芮玮想到父亲之死,一时气愤下,出手毫不容情,一剑破阵,二剑伤敌。

要不是刺客录上有七大剑派的门人,他绝不会第二剑击断他们的腕骨,顶多将他们击退。

半个时辰不到,忽见海那边升起一点白影,芮玮呼道:啊,船来了。”

叶青淡淡道:应该来了。”

渐渐白影越来越清晰,那是一艘张着白帆的快舰,不过数刻时间就接近海口。

不知何时夺魄使者已然奔回,叶青道:“船长是谁?”

夺魄使者道:是大哥。”

话声中,那艘快舰停泊近岸,只见快舰上放下一张长板桥,当先走出一位高大威猛的老汉。面貌却无夺魄、勾魂两使者那般凶恶,他走在板桥上,大声问道:“是小姐吗?”

夺魄使者奔上前去,大声回道:“大哥,是小姐回来了。”

威猛老汉走下板桥,飞步跑来,满面喜色的呼道:“小姐,恭喜你的病医好了,岛主日日记惦。”

忽然看到芮玮、林琼菊、简怀萱躺在海滩上,指手大声问奔到身前的夺魄使者道:“他们是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