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43章 不归谷

作者:古龙

叶青倦弱地从海滩上站起,笑道:“大叔,是我的客人。”

威猛老汉脸色微变,问站在身旁的夺魄使者道:有没有得到岛主允许?”

夺魄使者摇头道:岛主根本不知。”

叶青走上前来,威猛老汉向她一揖行礼,压低嗓子说道:“小姐,你的客人不能上船。”

叶青道: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到魔鬼岛有事相求父亲,我准他们上船,大叔不要阻拦。”

威猛老汉为难道:“但是岛主……”

叶青板着脸道:“父亲那边有我作主。”

威猛老汉无可奈何道:那上船吧!”

这时芮玮、林琼菊、简怀萱相继站起,林琼菊问道:大哥,他们说什么?”

芮玮道:“那威猛老汉不愿意咱们上船,叶小姐作主要我们上船。”

勾魂使者站在他们身后,听到芮玮的话暗吃一惊,心想这小子好厉害的耳力,在海边相隔大段距离,自己一句话也听不到,“他竟。

听得清清楚楚,实在了不得。

芮玮又道:“威猛老汉不得不答应,咱们过去准备上船。”

林琼菊牵着简怀萱与芮玮并肩向这边走来,林琼菊边走边道:

“大哥,叶小姐的二叔怎么招来这船的呀?”

芮玮低声道:我不知道。”心想:那威猛老汉的快舰不但莫名其妙的被招来,尚且知道等在这里的是叶小姐,而夺魄使者又知船主是他大哥,这比船来还要奇怪,但不知他们如何彼此通讯?”

又想:听叶小姐问话,起先不知船主是谁,莫非他们行在这海上的快舰,并非—艘?”

威猛老汉没有看清芮玮的面容,这时走近看的清楚,不由微惊道:是简公子!”

又看清林琼菊身旁的女子,笑道:怎么?简公子把妹妹也带去魔鬼岛吗?”

叶青奇道:大叔,谁是简公子?”

威猛老汉指着芮玮,笑道:不就是他,早知小姐的客人是简公子我也不会阻止了。”

叶青道:他不姓简姓芮。”

威猛老汉一听姓丙,神色一惊,不再说话。

芮玮道:阁下认识简公子?”

威猛老汉短短回道:以前见过一面。”

叶青笑道:大叔,芮公子的妹妹要求父亲治病,咱们快开船回威猛老汉冷笑道:芮公子,你也有妹妹?”

叶青道:“那位林小姐和你不同姓,怎会是你妹妹?”

芮玮指着简怀萱道:但她姓简。也不跟我同姓。”

叶青恍然大悟道:原来只要比你年纪小的女子,你就认她妹妹?”

芮玮道:不一定,要看她够不够资格做我妹妹。”

叶青笑道:‘我比你年纪小,可愿收我这个妹妹?”

芮玮默然不话,叶青碰了个软钉子,心中好生难过。

威猛老汉道:“芮公子,是你救了咱们小姐吗?”

芮玮点了点头,威猛老汉又道:“那也是你求小姐父亲治那简姓女子的病了?”

芮玮道:“是你们小姐愿意帮在下这个忙。”

威猛老汉道:小姐不帮这个忙呢?”

芮玮道:“那在下要踏破铁鞋寻找三眼秀土,解去他所施行的魔心眼术。”

威猛老汉冷笑道:姓简的女子非你亲妹妹,公子不觉有点太管闲事吗?”

芮玮笑道:天下事天下人管,又何必是我亲妹妹不可。”

威猛老汉道:那女子自有他同胞哥,何劳阁下费神。”

芮玮道:若是她哥哥在,我自然不管这事。”

威猛老汉冲口道:她哥哥当然在。”

芮玮接道:在哪里?”

威猛老汉自知失言,赶忙道:我那里知道。”

芮玮笑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看来这件事还是我来管了。”

叶青听到这里,莫名其妙的道:“你们打什么闷葫芦,到底上不上船呀?”

威猛老汉脸上闪过一道狠毒之色,冷笑道:“现就上船。”

威猛老汉领先,陆续上船,船上水手个个白色紧身衣靠,头包白巾,他们见着叶青伏身而跪芮玮见到这种隆重的礼节,心想:这不是成了皇家之礼?”

叶青望也不望跪在地上的水手,只见船舰行出两排金环白衣女奴,一一福礼道:郡主回来了。”

芮玮暗忖:既有郡主必有公主,不知那公主是何等模样?”

船舱内陈设豪华,芮玮他们行了一天一夜的旅程,腹中早巳饥饿难当,刚刚坐定,白衣女奴送上酒菜。

只见那盛装酒菜的器皿都用金片打成,就是海上巨盗亦无这等奢侈。

这餐酒菜丰盛已级,然而林琼菊与简怀萱一点也吃不下,她俩从未航海,一上船就觉不舒服,船行后,头胀心跳,呕吐不已,哪能再吃食。

芮玮却无所谓,但他见林琼菊不舒服,无心下咽,匆匆吃了一点,就去舱房中照顾。

芮玮陪着林琼菊、简怀萱在一间舱房中,终日不出舱门一步,到时就有女奴送来水果、素点以及酒菜。

那水果、素点是给林琼菊、她们晕船只有吃些水果,酒莱却是为芮玮预备。

芮玮滴酒不沾,仅吃菜饭,并非他不好酒,实因看到林琼菊她俩难过的样子,岂有心情去饮酒?

三天来除了送食物的女奴外,没有人进来打扰,威猛老汉本怕芮玮默记魔鬼岛的航线,这下真好,免得担心。

叶青也没进来问过,她好像在赌气,但赌什么气呢?谁也不知道。

第四天,勾魂使者敲门道:芮公子,魔鬼岛快到了。”

这天林琼菊与简怀萱已然好转,芮玮道:“咱们到船上看看。”

船上甲板每日洗刷,纤尘不染,站在甲板上只见海天一色,分不出东西南北,更那见陆地的影子。

芮玮凝望波涛凶涌的海水,心中感慨甚深,真是念沧海之一栗,觉人生之渺茫。

叶青走到船上,见芮玮在沉思,林琼菊不在他身旁,迟疑了一刻,终于慢慢走近他身旁,轻声道:“你的妹妹呢?”

芮玮回头笑道:“哦,是小姐。”

叶青叹道:“你就不能喊我一声青儿吗?”

玮纬笑了笑,他言道:“菊妹她俩头昏得伯到船上来。”

叶青酸酸地道:“你对两位妹妹真好呀,一步也不离。”

芮玮叹了口气,道:“这四日来真苦了她俩,你要见到定觉她们瘦了。”

叶青生气道:“我管她们瘦不瘦!”

芮玮一楞,不知再说什么好,忽见黑影在前,大喜道:“魔鬼岛真到了,这下可好了。”

叶青道:“有什么好?”

芮玮笑道:‘至少免得我那两位妹妹再受航行之苦。……

叶青气道:“还有你那呆妹妹也可以治啦!”

芮玮不悦道:“她并不呆,小姐不要弄错。”

凝目去看渐近的魔鬼岛,不再看时青一眼,叶青被他那句话顶得珠泪盈眶,莹然慾滴。

那魔鬼岛不算小,但见岛中央起伏一长形山脉,山脉的形象好似一个独角怪人伏蹲在岛上,想那魔鬼岛的名字是由此而来。

快舰渐渐靠上岛岸,只是岸上是个岩石码头,码头旁停泊另艘快舰,白衣水靠的水手一一登上那船。芮玮心想:“不知这艘舰要开到那里去?”

忽听“砰”的一声,快舰触上石岸,长板桥缓缓放下,威猛老汉走上甲板,恭揖道:“小姐请下船。……

林琼菊与简怀萱从舱中被带上船来,叶青道声:“请客人下船。”

她也不看芮玮一眼,首先从长板桥走下,到了岸上,只听众人呼道:“郡主回来了,郡主回来了。”

芮玮、林琼菊,简怀萱跟着走下长板桥,才走一半,芮玮忽见一人正要上那艘开出的快舰,不由大呼道:“简召舞!”

上船那人正是简召舞,他一看清芮玮,又看清芮玮身后的简怀萱,脸色大变,倏地,船不上了,转身飞奔回岛去。

芮玮见到简召舞岂肯放过,他有许多不明之事要问他,第一件事他要知道,天池府怎样了,还有他要问他在摩宵峰所作的事如何解决。

可是简召舞一见到他就跑,实令他大惑不解,心想:“你跑什么,我也不跟你打架,我要好好跟你谈谈。”

当下从长板桥飞掠下岸,大叫道:“你不要跑,我有话问你!”

简召舞不但不停反而奔的更快,顷刻奔人岛的西北方,芮玮不假思索,跟追奔去。

林琼菊叫道:“大哥,大哥……”

她想跟着奔去,但她手牵简怀萱要照顾她,如何能够分身。

叶青也叫道:“芮公子,芮公子……”

她不知道芮玮要追什么人,跟着追上,叫道:回来!回来!那里不能去。”

原来这岛的西北方有块禁地,不管任何人都不敢进入这块禁地,叶青放不下,她怕芮玮会闯入那块禁地。

筒召舞的轻功并不输芮玮,他起步在先,芮玮一时无法追上,只见两人相隔十丈余,飞行得风驰掣般,一掠而过,叶青轻功较弱落后数十丈,她在后大呼:那里不能去,那里不能去……”

芮玮虽然听到却不敢止步,因一停步就再也无法追上简召舞。

奔行半个时辰,芮玮要地看到一堆白骨,再前又见一堆,更前白骨叠叠,堆满各处,至少有百十人的尸体。

尸体堆在一条狭长的谷口,简召舞脚步不停奔入谷中,芮玮跟着要过谷口,抬头忽见山壁上题着一人高大的三个“不归谷”

芮玮—惊,暗中念道:不归谷,不归谷……”

稍一迟疑,也不在意,就进谷中。

叶青赶到已然迟了,芮玮走得没了影儿,她呆呆站在谷口,默默祈祷道:希望你安然的出来,希望你安然的出来……”

但是她只有祈祷却无一点信心,因要从谷中出来太不可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