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46章 恩怨难

作者:古龙

郭少峰闻言大喜,说道:你真能帮我解去二十多年来的痛苦枷锁?”

芮玮道:小弟深晓各种毒物的毒性,要解巨毒并不为难。”

郭少峰欣喜得不由流下泪来,声音微微颤抖道:谢天谢地,想不到少峰也将有不痛苦的一天……”

芮玮暗暗叹息,心想这二十余年来,他被巨毒缠身,日日不能安宁,痛苦是可想而知。

郭少峰道:咱们好久开始?”

芮玮道:事不宜迟,小弟这就替你着手除毒。”

郭不峰道:待我先把归真的尸体埋葬。”

只见他虔诚的抱起归真,找到一处好所在,挖个大坑,又恭恭敬敬将归真放进坑内,忙了两个时辰才安葬完毕。

芮玮一侧旁观也不插手帮忙,心想他在谷中杀了数百人,恐怕是第一次葬埋被害的人,这种转变表示他的本性还是善良的。

芮玮让他一人忙碌,意在使他心安理得。

当天时辰已暗,医治不便,一夜安息无话。第二天清晨,芮玮用金针过穴法开始替郭少峰疗毒。

要知金针过穴法此术最易驱毒,医家会此术者可说绝无仅有。芮玮拿出制好的解毒丸喂郭少峰眼下,到第三天他的毒伤就全解了。

这天郭少峰精神甚壮,脸上充满笑容说:“小兄弟,我老哥还有这么一天,可见苍天悯人,自今后老哥也不枉杀世人了。”

芮玮心中大慰,心想惩戒一个恶人还不如劝善,自此尔后武林邪剑已除,更且多了一只正义之剑。

郭少峰又道:“小兄弟,你把我从地狱救转,这种恩惠如何能报?”

芮玮道:“你只要不杀好人,除暴安良,比再怎样谢我都好。”

说着从杯中掏出一匕首,递给郭少峰,郭少峰接到手中,十分不解,问道:“你给我这把匕首做什么?”

芮玮道:“小弟有一事求你。”

郭少峰慨然道:“别说一事,就是十件事老哥无不从命。”

芮玮叹道:这件事怕你下不了手!”

郭少峰大声说道:“什么事,要我杀人么,哪一个?小兄弟认为该杀的人定然罪无可赦,我要下不了手,不得好死!”

芮玮摇手道:“赌什么咒,快快收回。”

郭少峰笑道:“好,你说到底要杀什么人?”

芮玮指着左眼道:“你用匕首将我这只眼睛戮瞎,快,我决不怪你。”

郭少峰惊得匕首“当”的落地,胸色惨变道:“为……为……什……么”

芮玮凄测道:当年大师伯不知,无意伤了你的眼睛,使得你痛苦二十多年,这种仇恨你不能不报,但是我的大师伯他年纪老了,又死了爱妻,自居墓中伴着妻骨度日,他不能再接受你的报复,我年青力壮,瞎了一只眼睛没什么要紧,长辈有劳,弟子服之,你就成全我这番心意吧!”

郭少峰想起小兄弟劝自已不要杀人报仇,当时自己答应不杀人,但那一剑之仇不能不报,自己说的那么肯定,以致小兄弟才有现在的举止,小兄弟对自已有再造之恩,这伤目之恨还能再报吗?但若不报二十余年的苦熬,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一日练剑成功,重出江湖,找回一目?

这恩仇两事在他心中相互冲突,煎榨,不由令他为难的号陶大

哭出来。

芮玮流着泪道:“张玉珍是大师伯的师妹,他事先决不知你身中

巨毒,更不知那巨毒是张玉珍害的,只因他路过碰到,见你要杀他

师妹,焉能不伸之以援手呢?

“要是他知道你因毒性发作不能防守决不会出手凌厉一剑,事有

那么凑巧,就那一剑竞将你眼睛戮瞎了……”

这事芮玮并未目睹也未听刘忠柱说过,但按郭少峰的叙述猜测

出来,心想大师伯是个仁慈的人,经过一定是这样的,他不会助纣

为虐,因他早知张玉珍不是好人。

事实也是如此,芮玮的猜测并没一点错误。

只听芮玮又道:但这大错铸成,无法挽回;等大师伯知道其中

原委悔之已晚,今日我来承当这罪过,你不要为难,有仇就报吧!”

郭少峰拾起满是泪水的头来,大吼道:“不!不!我怎能向恩重

如山的小兄弟报这仇恨,你不要说了,我自会去找刘忠柱索还这笔

仇恨,我不一定胜得了他,让我死在他的剑下好了。”

芮玮抹去泪痕,叹道:你就不能成全我这番心意吗?”

郭少峰直摆头道:“不行!不行!冤有头,债有主……”

芮玮倏地抬起七首掠后一丈,站定道:你不忍下手,我自己来。”

说着举起匕首,猛然向左眼戮去。

郭少峰竭尽内力,高呼:住手!”

这一呼声直有山震地摇之势,不由令得芮玮停下手来。

郭少峰心知要阻止芮玮自伤决不可能,声音斩钉截铁道:“你戮

瞎眼睛,我就立时死在你的眼前。”

芮玮一怔,权衡情势,匕首慢慢放下。

郭少峰叹道:“你去吧,我答应此后与刘忠柱的仇恨一笔勾消!”

听到这话,芮玮好生感激,激动道:“小弟仅代大师伯感谢你的大量,今后不知你当如何??

郭少峰道:“不久我就要离开此地,咱们日后江湖见。”

芮玮记挂林琼菊与简怀萱,抱拳道:“那小弟告辞了。”

郭少峰言词诚恳道:“魔鬼岛上不是个好地方,你办完事后速速离开。”

芮玮道:“小弟知道,一当事完,立即离开。”

说罢转身而去。

奔行十余丈,郭少峰忽又喊道:“小兄弟—一”

芮玮回头道:什么事?”

郭少峰摇手叹道:“没事,没事,但望咱们再相见时不忘今日的情份……”

芮玮听得一楞,心中感到有点不妥,但有什么不要也说不出来,一咬牙,飞奔离去。

沿着旧路来到谷外,第一眼就看到不归谷口站着两人,那两人身着白衣,长发飘飘,凝目向着不归谷这边。

其中一人首先发现芮玮,娇呼道:“出来啦,出来啦……”

芮玮业已看出她是叶青,在她身旁相并站立的是简怀萱,简怀萱也叫道:“大哥,大哥……”

听到简怀萱的呼唤,芮玮心中大喜,飞奔上前握紧那双白嫩的纤手,欣喜道:妹妹,你的病好了吗?”

简怀萱粉脸羞红,低着头道:“我的病好了。”

芮玮见状,放开手笑道:“到底是个假大哥,行动不能太随便呀!”

简怀萱仍是低着头道:你……你…。·还是我的大哥……”

芮玮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简怀萱慢慢拾起头来,道:“青姐带我来此……”

芮玮这才向叶青望去,笑道:“叶小姐,你好。”

叶青应声:你好。”忽地珠泪一滴滴淌下。

芮玮一怔,只听简怀萱道:“青姐说在这里可以等到大哥,她说你到谷中去,生死不知,放心不下,就来这里等啦,到今天已等了二天二夜……”

叶青强作笑容道:“既然等到了,我可以定了,你们好好谈谈。”

说完,扭转娇躯,姗姗行去。

芮玮大是感动,心想只有她知道自已进不归谷去,人家关心自己的生死枯守此地,而自己出来招呼也不打一个,只知和简怀萱说话,难怪令她伤心得流泪了。

不由快步赶上,说道:“叶小姐,谢谢你……”

叶青泪珠未干道:“你不要叫我叶小姐好吗?”

芮玮改口道:“青儿……”

叶青伸袖抹干泪珠,笑道:“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芮玮连忙应道:可以,可以,只要你愿意这样叫我。”

叶青满面春风道:“我求爹,爹就马上将萱妹治好。”

简怀萱走上前来,说道:我好象做了一个长长的的噩梦,噩梦醒来,人事全非……”

芮玮问道:“天池府现在怎样?”

“娘死了,二哥也死了……”

芮玮声音微怒道:“谁杀死的?”

简怀萱痛苦地摇头道:大哥杀的,大哥杀的!我亲眼看见他杀的……”

芮玮从牙缝中进出声音道:好狠的家伙!”

简怀萱低泣道:娘虽对大哥不好,大哥也不该这样狠心呀,不!从此我再也不认他大哥了,二哥无罪,他竟连他也杀了。”

芮玮道:“他的未婚妻呢?”

简怀萱摇头道:我不知道,刘姐姐本领大不会死的,那天我亲眼看见他杀死娘和二哥,娘和二哥就任他杀,也不知还手……”

芮玮暗暗叹道:他们一定事先中了叶士谋的魔心眼术,根本不知还手呀!”

简怀萱续道:“当时我吓呆住了,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秀才向我走来,盯着我看,口中说:‘怀萱姑娘,你的心呢?’

“我不知不觉应道:‘我的心?在哪里?’

“那位秀才说:‘你的心丢了……’听到这话,脑中嗡的一响,就此失去知觉直到前两天才醒来。”

叶青叹道:“那位秀才是我爹爹,他重将你醒转,你不要再怪他好吗?”

简怀萱幽幽道:“我不知道要不要怪他,青姐,你对我好,我很感激你!”

芮玮发觉怎么不见菊妹,急问道:“林琼菊呢?”

叶青低着头不说话。

芮玮大声向她道:“告诉我,林琼菊在那里?”

叶青迟迟道:“那…那…天求爹治萱妹,爹说一命换一命,芮公子将你救活,爹只救他妹妹,算报答他的恩德,至于另一女子无故闯到魔鬼岛上,该处一死,以示告戒。”

“我急急求爹说她是你的妹妹,爹不答应说非处死不可,就是见到你也要处死,我怕你从不归谷出来碰到爹爹,所以等在这里,你……你快带萱妹走吧,船已备好……”

芮玮悲痛道:“菊妹死了没有?”

叶青道:我不晓得,当天就再没有看到她……”

芮玮转身飞奔,叶青惊叫道:“你到哪里去?”

芮玮回道:找你爹爹去理论!”

顷刻奔得没了影儿,急得叶青差点昏了过去。

芮玮漫无目标地狂奔,心中在连连大叫:叶士谋,你敢杀死菊妹,芮玮必要剥你皮,食你肉……”

他奔行甚速,岛上守卫看到他来,要拦时,芮玮就出拳打飞,其势谁也阻挡不了。

半个时辰,芮玮看到一栋森伟的建筑,心想:“看这气派,叶士谋一定住在里面,不管对不对硬冲而人。

来到里面,找到这栋建筑的最大房间闯了进去内房一道高重门深闭,芮玮一拳打开,大步走人,叫道:“叶士谋,叶士谋……”

忽然发觉这间内房是间闺房,当门对是座梳妆台,旁边坐着一个花衣女子,正在照着镜子。

芮玮心知走错,正要转身而出,花衣女子在镜中看到,急忙回身呼道:“啊!你来了。”

芮玮见她长的十分美貌,尚美过叶青,却不相识,道声:“对不起!”

转过身来,猛然看到门前并排站着两人,拦着去路,身后花衣女子忽然大哭道:你忍心再抛弃我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