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47章 缚龙索

作者:古龙

芮玮认识门前站着的两人,他们就是伊吾国的两大国师“魔眼摄魂”原氏兄弟。

原思聪冷笑道:“天堂有路不去,地狱无门自要来,小子,咱们又见面啦!”

原思敏唱道:凡事皆因强出头,到时招得祸满身……”

这两句许当年芮玮在他兄弟手中救下七情魔时,原思聪唱的,今天原思敏重新唱出,那时芮玮心中不舒的感觉又现出,暗忖:“他兄弟俩与七情魔一定有极深的仇恨……”

芮玮退后一侧,只见花衣女子哭得甚为伤心,状若疯颠,心想:“奇怪呀!奇怪呀?我根本不认识她,她为何因我离去哭的如此伤心?”

花衣女子边哭边道:你骗了我的感情,骗了我的身体,当年的山盟海誓就忘的那么快吗……你想一定了之,不行,不行,决不行,今天我就不让你走了……”

听到这话,芮玮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原思聪冷笑道:小子看清楚没有?…

芮玮直摇头道“这女子芮某从未见过,胡说八道,敢情神智不清?”

原思聪道:“你能看出她神智不清就成啦。”

芮玮大惑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原思聪道:“你不认识咱们公主,对吗?”

芮玮惊道:“什么?她就是公主,叶青的姐姐?”

原思聪嘿嘿笑道:“你不认识她,那年你救的七情魔却认识她,而且识之甚稔。”

芮玮恍然大悟,寻思:“莫非与她山盟海誓的人就是七情魔之一,七情魔个个性情古怪,怎会专心一意的爱她,是故害得她疯颠,自己误打撞来到这里,她就以为我是她的爱人回来?”

想到这里,不由叹道:“七情魔已死其五,往昔他们兄弟若有对不起这位姑娘的地方,也就算了,咳!这世上情之一字本就勉强不得!”

原思聪大笑道:“算了!有这等便宜的事,咱们岛主的女儿岂是好欺负的,七情魔虽然死了五个,但还有两个是谁。”

芮玮道:“他们七兄弟间手足情深,死了兄弟悲痛可想而知,剩下两个你们难道还放不过么?”

原思聪道:“你同情他们,就不同情咱们公主……”

说着指向花衣女子道:“你看,这么个好女子,竟害得她疯颠,当年就是咱兄弟俩陪着公主到江湖游历,未想到遇到章痴花言巧语的把她整个心骗去了……”

芮玮一听是章痴,心想这就难怪,章痴索号“爱魔”性格是见一个爱一个,见到这么美貌的女子,怎不追求?原思聪声音激越的接道:“公主自幼深居简出,在魔鬼岛上长大,第一次到江湖走动,那晓世情的险恶,章痴要追她本是好事,咱兄弟也不敢阻止公主的意志。然而对一位清白女子忍心虚情假意么,公主无知还被骗去了身体,这对她是何等重要的事,但章痴爱够了,玩腻了,竟把她抛弃,一走了之……”

芮玮心想:章痴不是那种人呀?他的性情虽然喜爱美色却非好色之徒。”

原思聪道:公主不能忘情,苦苦追踪,总算有一天追到,你知不知道七情魔对公主说什么话吗?”

芮玮默然无语!心想一定不是好话。

原思聪悲愤道:“我还记得清楚,葛恨说:不要脸的丫头,你追咱们兄弟做什,找汉子也不是这样找法,要找去街上随便拉一个好啦,咱们的性情闲云野鹤,谁也羁绊不了,你这臭丫头,快滚,快滚!

“你想这种话什么人能够忍受得了,公主一阵大笑就此气得神智失常,可怜迄今她还未能痊愈,只要见着生人就当她的爱人回来了

芮玮暗暗摇头,心知恶魔葛恨最讨厌女人,也只有他能说出这种伤透女人心的话来,不觉忆起那年在金山时,闯入伊吾国公主哈娜的帐中避难,恰好章痴看中呼哈娜的美色跟来,葛恨来找章痴时也对呼哈娜说出厌恶的话,气得呼哈娜伤心透了。

原思聪道:当时咱兄弟只要章痴回心转意也不过问,咱们可以回来禀告岛主将公主嫁给他,成就一桩好事。

“但那话实在令人气疯,咱们不得不教训他们,七情魔空负盛名,数十招不到就被咱兄弟俩用催眠术迷倒,然后将他们一个个从此打断了腿才弄醒。

“还是看在公主份上没敢重伤他们,弄醒后就劝章痴永远相伴公主,负个为人的责任。

“该他们命不该绝,却恰好让他们师门长辈经过救走,咱们没法,只好带着失常的公主回来,还好岛主没深责。只略略告诫咱们一番,咱们免惩罚,但见公主终日哭哭无常心里怎生过意得去。

“于是咱们离岛远避至伊吾国,伊吾国国王聘咱们当国师,渐渐把公主的往事淡忘。

“谁知咱们不去找七泄恨,他们却找上咱们报那断腿之恨,他们自以为练成阵法后不怕催眠术,结果还是被制,那时只当公主的仇恨可以报……”

原思聪话声一顿,原思敏抢着说道:你这小子打他妈的抱不平,告诉你还不听,硬要知道有什么仇恨,咱们好意思说出公主被辱的丑事么?”

原思聪道:“那日离去时我说过一句凡事皆因强出头,到时招得祸满身的话,今天你就承当多事的祸害吧!”

芮玮心急林琼菊的下落,按着剑柄道:“你们要怎地?”

语音豪迈,有着要战就战的意思。

原氏兄弟领教过芮玮的厉害,自付绝非他的对手,不禁吓的后退一步。

芮玮道:快滚开!我有急事,要是敢拦着我的去路,剑下绝不容情!”

花衣女子忽然停止哭泣,站起身来,走到芮玮面前,泣道:“你不能走呀!你不能再弃开我呀……”

说着掏出长长的汗巾向芮玮抛去。

芮玮以为她拿汗巾要拭泪,绝末想到神智未清的女子会施诡计,待他惊觉到一股奇怪的香味随着长巾飘来已经迟了,只觉天昏地转,“碰”的倒在地上。

花衣女子抱起昏迷不知的芮玮,嘿嘿笑道:从今后就再也不会离开我啦。”

她根本不管房中尚站着原氏兄弟,神态亲热的将芮玮放在牙床上,从怀中抽出一根又细又长的绳索。

只见她手法熟练的在芮玮手上打了几个结,又在脚上打了几个结,如此来芮玮就是醒来,若不能挣断颜色深黑发亮了绳索,无法行动自如。

原思聪忽然走前道:“公主,这人不是章痴,交给属下处置吧。”

“谁说他不是章痴,他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识,你是谁,快快出去不要打扰咱们。”

原思聪暗暗叹息,心想公主的病实在疯的厉害了。

花衣女子打开锦被温柔的盖在芮玮身上,自己跟着脱去长衫钻进被中,睡在芮玮的身侧。

她虽叫原思聪出去,原思聪却没出去,仍站在原地,心中寻思如何才能使公主知道芮玮并非章痴,只见她右手托着香腮,满脸流溢爱怜的看着芮玮,仿佛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看了好一会,她忽然笑道:“你怎么只知睡觉,也不跟我说话呀

。”

芮玮被她汗巾上的迷魂香迷住,一时那能醒来,但她忘了,只道芮玮睡着了所以不跟自己说话。

王是她摇着芮玮的肩膀,说道:“醒来,醒来,跟我说话嘛。

摇了好一阵,菏纬眼皮都没睁开一点,花衣女子忽又哭泣起来,呜咽道:“你不再爱我,所以不跟我说话么,以前你天天说爱我,赞我比天仙还美,现在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她越哭越伤心,却还不停地摇着芮玮道:你就再说一句爱我的话,也不成吗?”

原思聪忽道:“他不是章痴,所以不会说爱你的话,要是章痴早就说啦。”

花衣女子停下哭声,怔怔的朝芮玮直看,忽然“啊哟”一叫,双手用力将芮玮推下床,伤心道:“对啦,对啦,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转身面向里,哭道: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回来了,他将我抛弃了……”

哭着哭着疲倦的睡去梦中还在不断的流泪。

原思聪见公主这般哭笑无常,显然病情甚为严重,心想当年要是将七情魔一一杀死带回首级,也好教公主看了断绝痴心,病情说不定好转。

如今就怪芮玮当年多事,要不是他,公主被辱之早报复了,病也不会象今天这般,想到气处,一脚向芮玮踢去。

原思敏道:“咱们要消恨,就把他丢到大海喂鱼去。”

原思聪想了想,就说:“好,把他丢到海里去。”

原思敏抓起芮玮,领先向房外走去。

走到房门正好碰到叶青追来此地,吐青脚程慢还要一路询问,是故直到现在才找来这里。

她第一眼就看到芮玮昏迷不醒,惊道:“他怎么啦?”

原思聪慌忙上前一揖,说道:“郡主问的是他么?”

叶青寒着脸道:“当然是他,还会有另外一人。”

原思聪慌忙上前一揖,说道:“此人是公主的大仇人,公主用迷魂巾迷倒他捆了起来,吩咐咱将他丢进大海里去。”

叶青冷笑道:“你们把我当作小孩子骗吗,我姐姐神智不清岂会叫你们把他丢到海里,况且你们知道他是谁?”

原思聪老姦巨滑,一看情形不对,尽量推却责任道:“公主虽然神智不清,但确实下命叫咱们把他丢到海里,至于他是谁,咱们只知道是公主的仇人。”

叶青道:难道你们不知他是爹爹的上客,我的救命恩人?

原思聪急摇头道:“不知道,不知道,咱们前天才回归岛上,岛上的情形还不清楚。”

叶青道:“不知者不罪。”怒视着原思敏道:还将他挟石臂下做什么?”

原思敏急忙将芮玮放下,要知叶士谋只有两个女儿,自幼娇生惯养,岛上的人谁也不敢拂逆她们。

叶青冷冷道: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快出去。”

原氏兄弟不敢多问一问,退出房外。

简怀萱跑上前,抱起芮玮,见他神智不醒,手足被绑,焦急地说:“青姐,你快来看看。”

叶青蹲下身子,模摸芮玮手足上的绳索,眉头不由紧蹙,简怀萱道:“大哥不要紧吗?”

叶青道中他被迷魂香迷住倒不要紧,只是……”

简怀萱忧急道:“只是什么?”

叶青道:他手足上的绳索无法解开。”

简怀萱不信从怀中拿出一把小刀,用力一割绳索竟然割不断,心想这么细的绳子那有割不断的道理。

当下使足劲割,克啦”小刀折断,细绳却无一点损坏。

简怀萤游目四顾,问道:“有没有剪刀?”

叶青摇头道:“别费心啦,就是宝刀宝剑也不能割断。”

简怀萱丢掉断刀,细心的找着绳结的纹路,意慾将他解开,忙的香汗直淋,一个结也没解开。

叶青叹道:“这些绳结天下只有我爹爹解得开,姐姐早向爹学过,如今神智不清会结不一定会解。”

简怀萱急道:“那赶紧去找你爹爹解吧!”

叶青道:怎能去找爹爹,爹爹说要杀他,送他去求爹爹,还不是送他去死。”

简怀萱营跌足道:“那怎么办呢?”

叶青道:“目前先救他离岛要紧,萱妹,你抱着他随我来。”忽听冷冰冰的声音道:“到那里去?”

叶青失惊而呼,声音微微颤抖:爹爹……你老人家来这里做什么……”

房门现出一位面目清秀的中年秀士,说道:“你来做什么,爹就来做什么。”

叶青拦在简怀萱身前,一怕爹爹抢走芮玮杀害,简怀萱天真说道:“咱们来救我大哥,你也来救他么?”

魔鬼岛岛主叶士谋笑道:快把你大哥还给我。”

简怀萱看到叶士谋的眼睛,迷迷糊糊就要递过去。

叶青从她手中抢先接下芮玮,连退数步,哀求道:爹爹,你不能杀他,他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你要杀他就杀我吧。”

叶士谋脸现怒色道:“他就对你那么重要?”

叶青道:“知恩图报,爹要是杀了他,女儿怎生对得起人家!”

叶士谋道:“谁说我要杀他啦?”

叶青道:爹自己说的,爹说决不能让外人来到岛上,而他所以来到岛上,是女儿邀请来的。”

叶士谋道:“我不杀他,你快把他递给爹,一个女孩子抱着大男人成什么体统。”

叶青素知爹爹杀人不算回事,又退了两步道:“不,不,爹爹骗我,不能递给你。”

叶士谋见女儿不听话,大怒道:“还不递来,要讨打么?”

候地叶青双膝跪下,低泣道:你杀了我吧,女儿自幼没娘,也没人疼我,反正活着也没意思啦……”

叶士谋听女儿提到她娘,不由心伤道:“你的脾气跟你娘一样的倔烈,孩子,我不会杀他的,你想他能从不归谷出来,我还会杀他么?”

叶青忽然止泪露出笑容道:啊,我怎么忘了,他能从不归谷出来,爹就不会杀他了。”

说着将芮玮递给她爹。原来叶士谋嗜性好武,要是知道一个人的武功高强,必定对他礼敬有加,因为郭少峰剑法强所以无条件的供养在不归谷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缚龙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