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53章 玄龟集

作者:古龙

船靠至岛岸,只见那岛小得可怜,其长不及—里,宽更不及十

丈,形状却实在象个葫芦。

玉面神婆第—个跃上岛来,回目四顾全岛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不

见任何生的气息。

芮玮、简怀萱、呼哈娜、叶青相继上岛,芮玮度量形势,问道:

“蒋老前辈,这岛上会住人吗?”玉面神婆遥望海天,似在沉思。

沉默一刻,芮玮忍不住又道:据晚辈猜测,纵然有人居住此地,

也不会住的长久。”

玉面神婆收回目光,说道:怎生见得?”

芮玮道:要想住的长久,首先要解决食物食水的问题,食物海

中有鱼可以解决,至于食水,这小岛一目了然,那有产水之处?”

玉面神婆微微颔首道:“我也这么疑惑,但是胡一刀的师父却终

老此处。”

顿了一顿,叹了口气:“莫非胡一刀骗人?”

芮玮问道:“是胡一刀亲口说他师父终老此地吗?”

玉面神婆道:四十五年前,华山武会后,胡一刀确实说过,他

师父住在葫芦岛,当时他说话的神情十分真挚,就是此时想来.我

也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可是目前看来,此处怎会有人长住此地?”

叶青她们三人满怀希望的来到岛上,岂知这芝麻小岛竟无淡水,

船上存水无多,眼看数日内再不添水,真要活活渴死,---萎靡的坐倒地上,芮玮和玉面神婆在说什么没人去听。

芮玮道:“晚辈听前辈与欧阳老先生谈话中屡次说到华山武会,这华山武会四字从未听说,其中情由前辈能见告否?”

玉面神婆叹道:华山武会是早年的名词,你当不知,就是目今江湖上人也很少知道,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太阳渐升,晒在身上有点灼热的感觉,叶青三人觉到疲倦,竟不顾太阳晒黑皮肤,索性睡在岩石地上。

其实月余来飘海上,她们三位娇滴滴的美人皮肤早已晒黑,虽说女性爱美天性,在这恶劣的境遇中谁还讲究。

芮玮见她们三人睡倒,也真想躺在地上,到底睡在地上是比睡在飘荡的船上舒服得多,然而这一刻一桩武林的软事深深吸引着他,他聚精会神地倾听。

玉面神婆道:华山武会前无先例,后也无继,只有前一辈的武林高手知道,一般武林人物虽也听说这华山武会四字,事不关己,懒得有人去打听……”

芮玮插口道:武会为武林中最轰动的事情,怎会没有人去打听?”

玉面神婆道:这华山武会与一般武林中好象登台唱戏的武会大不相同,没有看戏的观众,也没有一一登台的演员,只有五人聚会一处,而这五人仅因其中一人兴趣所致,招集起来,他的意思互相磋商武学,并非渲染争夺天下第一之意,是故这件事以后虽然传到江湖上,只是说说并不知真相。

“四十五年前一个仲夏之夜,我接到一封短笺,上面写道:端阳午时,聚会华山西峰,恭请莅临,具名胡一刀三字。”

芮玮随口说:“是胡一刀招集的?”

玉面神婆点了点头:这么一张短笺本请不动我离开天山,天山与华山遥距千里,我那会有兴致巴巴赶去,但是那胡一刀三字日日萦回脑海,到了第五日我忍不住这三字的吸引还是去了……”

芮玮不由道:“为什么啊?”

玉面神婆道:“因为当时胡一刀的名气大噪江湖武林道,屡闻传说他的刀法无敌天下,我心想去见见凭什么无敌天下。”

芮玮道:这以前前辈没有见过胡一刀?”

玉面神婆摇摇头:“不但我没见过,就是另外到会的三人也没有见过,这原因是胡一刀当时新近崛起江湖,我与另外三人却早已江湖知名,也就因从没见过的缘故,吸引咱们各从远处赶去赴会。”

芮玮心想:蒋老前辈与另外三人岂止江湖知名,一定当时名震一方,胡一刀为后起之辈,当然想邀请他们斗斗。

玉面神婆道:一路上我心中总觉得不值赶去,暗忖自己武功独树一帜,岂可为了后辈一纸相召就应命而去,未免大失身份。

“数次想折道而回,但那无敌天下的刀法如同一个香饵吊住我,舍之不去,终于在端午当日清晨来到华山西麓。

“登峰时心忖:倘若胡一刀徒负虚名,那真冤了千里之行,又想假使胡一刀当真无敌天下,武会中败在他的手下,自己又当如何?

“登上西峰只见平广的峰顶上搭好一座高高的大草棚,草棚下端坐一位五十余的老者,我不识他,以为亦是到会者之一,暗道:胡一刀此人准备周到,早已在此建座大棚,存心好好较量一番了。

“走进草棚,那端坐老者起立相迎,一经自我介绍才知他就是胡一刀,却没想到胡一刀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我起先尚以为胡一刀顶多二、三十岁,少年扬名的后生,那知年龄比我还大上十来岁。

其后相继来了海龙王欧阳龙年,黄山大侠陈一公……”

芮玮道:黄山大侠可是江湖闻名圣手如来葯王爷的师兄?”

“哦,你也知道黄山大侠是葯王爷的师兄。”

“我听葯王爷说过他师父是黄山野叟,有位师兄武功甚高尽得其师真传,而且名震江湖,誉称大侠。”

玉面神婆唷了口气,道:陈一公确可当得大侠之称,他成名时葯王爷还不被人知,在后葯王爷凭了医术才名噪江湖,却不知何故将他师兄毒死,这件事一直悬凝江湖,认为葯王爷将黄山大侠毒死真是大大不该之举。”

芮玮知道其中原因,想起他们师兄两人各服毒葯相拼,触摸怀

中的扁鹊神篇,不由也叹了口气。

玉面神婆道:陈一公的名气当时比我可高多了,我见他来到,

心想既然他也被请来,自己这一行就不冤枉了。

“最后来的一人,名气亦在老身之上,是中州神剑刘忠柱……’,

“啊,是我大师伯!”

玉面神婆道:什么!你的大师伯是中州神剑?”

芮玮应道:不错,晚辈的师伯正是刘忠柱,但晚辈并不知大师伯的侠号是中州神剑。”

玉面神婆叹道:难怪你不知,你大师伯早年行道江湖,博得中州神剑的侠号,但在华山武会后,他对天下宣称弃中州神剑四字不用,以后再无人名如此称他。”

芮玮道:大师伯为什么弃中州神剑的称号?”

玉面神婆微摇头,低声叹道:华山武会中,他败在胡一刀八招刀法中,自以为不敢再称中州神剑四字,故而弃之不用!”

话声—顿,望望芮玮,又道:未想到你的师伯竟会是中州神剑,我一生最服两人,一位是黄山大侠陈一公,另一位是你大师伯,我从不收徒,其后收剂育芷为徒,就是因为刘育芷是你大师伯后裔之故。”

玉面神婆并不问芮玮的师父是谁,要知道玉面神婆十分自负,终身除了陈一公、刘忠柱两人外再不服另一人,当然不去问芮玮的师父是谁,虽然他看出芮玮的武功不错。

芮玮听到刘育芷的名字,心里黯然一叹,本想说大师伯并无后裔,因大师伯的妻产一女婴天折后跟着死去,大师伯便再无娶妻生子,刘育芷又怎会是大师伯的后裔?

但他竞无法说出刘育芷三字,仿佛说到她心里就会难过。

玉面神婆问道:“你不舒服么?”

芮玮慌道:没……没有……”

玉面神婆感到芮玮的神情有点奇怪,自不会知道这奇怪的神情是因提到自己徒儿刘育芷的缘故。

玉面神婆抬头看着上空的太阳,下意识的用手扇了扇凉,这时太阳并未当头,以她的功力并不在乎这点热力。

芮玮道:大师伯到后,武会可开始了?”

玉面神婆收回目光,说道:开始了,你大师伯一到,胡一刀四方一抱拳,很得意地说:“胡某何等荣幸,请得四位大驾,当今武林试目以看,唯君四人堪称翘楚,后学初出茅芦尚请不吝指教。’

“他这一番话听到咱们心中皆感舒适,见他自称后学,心想此人倒颇客谦,其实胡一刀的年龄皆在咱们之上,比四人中最大的黄山大侠尚高出十岁,虽然新近成名亦不该称后学了。

“武会很和善的开始,当真是在磋摩武技,第一场是我与胡一刀斗,胡一刀以一柄单刀一路刀法在第—千招胜我。

“我虽然败了,却败得心服口服,没有话说,只是内心有阵说不出的难过,那天我一日没有说—句话,另外一场是刘忠柱与欧阳龙年斗,虽然不分胜负,战到一千来招,我却一招也没有去看。

“第二日第一场胡一刀与欧阳龙年斗,结果胡—刀以那柄单刀那路刀法,在第一千招得胜。

“看到欧阳龙年也败了,难过的心才稍减,第二场是我与黄山大侠斗,战到一千来招,黄山大侠摆手称和,我知道战下去就要输了,黄山大侠有意让我,内心十分感激他,其后刘忠杖与我斗了—场也是让我称和,迄今我服他两人的原因也就在此。

“胡一刀每日头一场必是他斗,第三日以那路刀法在—千招又胜刘忠柱,至此咱们都感到奇怪了,为何连胜三场都在第一千招上胜,不多—招,不少一招,莫韭是他故意如此,其实不用—千招就可得胜?

“想到实有这个可能时,第四日密切注意他与黄山大侠斗,黄山大侠为人谦和,在四人当中,不可否认的以他武功最高,但他总不愿明着胜咱们。

“心想胡—刀要是再胜黄山大侠,这天下第—的称号无形中就属于他的了,只见胡一刀一千招中从容对付,但在第一千招上,黄山大侠忽然败了。

黄山大侠自称败得心服口服,咱们却看出胡一刀不用一千招就可胜黄山大侠,但就是说不用一千招就可胜咱们三人。

第五日武会结束,到会四人彼此间不分胜负,却每人输了胡一刀,欧阳龙年那老儿武功与我不分伯仲,但我敢断定凭真功夫,他一定输给黄山大侠与刘忠柱。

这老儿面皮直,自以为能与咱们三人战个平手,除去胡一刀后,假以时日不难胜过我与黄山大侠,刘忠柱,于是出言煽动,想联合咱们三人打杀胡一刀。

“他说胡一刀不够光明磊落,胡一刀连胜四大高手,不免有点狂傲起来,很不客气的反问:‘你不服气嘛,胡某什么地方不光明磊落?’i

“欧阳龙年说胡一刀既然邀请咱们来磋摩武技就该坦诚以对,不应藏私,不将武学精华展出。

“于是指出不止一千招能胜的话,他的意思要煽动,咱们晓得,可是内心也觉得胡一刀不该不展露绝学,否则好象有意将咱们邀来,一一挫败。

“要是胡一刀当时将那路连胜四人的刀法尽力施展一番也还罢了,纷争不至于闹起,胡一刀却傲然地说道:“本来胡某就不用一千招能胜四位,看在四位已是成名露脸的人物,不到一千招就胜,未免不给面子了。’

“这么一说激怒咱们,尤其我第一个耐不住,说道:好啊,既然如此就请胡大侠不吝指教啊!’

“说来惭愧,我明知欧阳龙年有意闹事却无法克制,黄山大侠、刘忠柱两人仅仅眉间一皱,我的涵养差得多了,我举起兵刃向胡一刀攻去。

“胡一刀这番不客气了,刀法一展在第五招将我败下阵来,这一来无人不惊,要是传到江湖上,胡一刀五招上击败天山玉面仙女,哦,那时我并不老并非也叫玉面神婆……”

芮玮笑了笑,心想:“当然不会也叫玉面神婆,三十来岁称做神

婆,现在怕要称做玉面神老婆婆,这多难听。”

又想:她年轻时被称仙女,实在有道理,迄今看来她的颜面仍

在四十左右,与她年岁太不相符,若非有仙家驻颜之道,实难臻至。”

玉面神婆接道:“五招能胜我,惩谁也不相信,可是事实在,当

时我伤心得哭了起来,真丢人,那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哭在众人面前。

“欧阳龙年有意气我道:“大姑娘哭什么,少爷替你报仇。”

“呸,他想替我报仇,也不照镜子,自以为多了不起……”

芮玮想笑没敢笑出来,心道:玉面神婆这番说话浑然忘了年纪,

跟少女的口气一般。”

玉面神婆道:结果他没半点侥幸,第五招不但败了,而且被胡一刀一刀劈在屁股上,跌了个大马扒。

“到底欧阳龙年是个成名的一派宗师,胡一刀不应这般给他个难堪,刘忠柱不平道:‘胡大侠,你也来劈我一刀吧!’

“刘忠柱确实比我与欧阳龙年身手高,但在第七招上被胡一刀击败,虽未出丑已够刘忠柱伤心的了,黄山大侠见刘忠柱败了,一声不吭,举剑去,胡一刀狂笑道:‘你们就是一齐上,胡某也不怕。,

“他这么一说更引起咱们的不满,只见黄山大侠斗到第七招也败了,欧阳龙年乘风起浪道:‘咱们一起上啊!’

“我对胡一刀不满到极点,欧阳龙年一上,我也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玄龟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