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54章 海底洞

作者:古龙

芮玮回首四顾,心想:这葫芦岛毫无藏身之所,小得可怜,别说长住此地,只要佐一天,太阳就要把人晒焦。”

因这岛上不但光秃秃,而且平平坦坦,连块高大的石头都没有,否则也可以遮遮骄阳。

这时日正当中,太阳晒得芮玮觉得好热,如同在蒸笼里,岩石被晒得发烫,坐的好不难受,却见叶青她们二人已经睡着了,这种情形还睡得着,芮玮暗暗叹道:“可怜她们一月来没有好好睡过一场觉了!”

他站起身来到船里提来一桶淡水,玉面神婆讲得口干,舀起一瓢,咕哪咕哪喝了一个干干净净。

玉面神婆润润嗓子,又道:胡—刀说到葫芦岛这个名字,咱们心想什么葫芦岛,怎么从没听过?不由眼光向欧阳龙年望去。

“因欧阳龙年是有名的海龙王’,可说四海无处不到,只有他能够知道这个名字。

“欧阳龙年被咱们一望,慌忙摇手道:‘别问我,我不知道什么葫芦岛,天下没这个岛名。’

“咱们不信.也不说话,只是微笑,意思在说,你不说算了,谁还不知道你海龙王一定知道,只是不肯说罢了。

“欧阳龙年看出咱们意思,急得发誓道:‘我要知道,王八蛋养的!’

“黄山大侠、刘忠柱相信了他的话,我却不信,当时着实讽刺了他一顿,说他一个人想去葫芦岛,所以说天下没有这个岛名,好教咱们死心。

“为这事他与我吵的脸红脖子粗,差点打了起来。

“现在想来冤枉了他,鬼才会知道天下有葫芦这个岛名,原来叫葫芦岛的原因,因它本身象个葫芦。

“要不是你们说这个岛像葫芦,我还不会注意这么个芝麻小岛就是胡一刀师父住的岛,可是,唉……”

芮玮知道她叹息的原因,岛虽然找到,不像有人住过,找到也是白找,玄龟集不可能放在这里。

玉面神婆道:我与欧阳龙年因黄山大侠的劝解,停止争吵,胡一刀继续道:‘我听无名老人有意要我去找他,笑道:我将来会去找前辈,你放心,我找你不是向你学玄龟的功夫,只是去看看你,因为你是我的师父,我要学会了八本刀谱上的功夫,一定称你为师了。’

“无名老人向胡一刀冷哼道:‘只怕你想到要找我时,不是为了看我,而是想学玄龟集上的功夫。’

“胡一刀听到无名老人这么说,只是笑笑,也不争辩,因他这时不会想到玄龟集的吸引人,就如同八本刀谱当时对他也不感兴趣一般。

“无名老人郑重的向胡一刀说,你要求见我可以,但要到你一百岁时才能到葫芦岛来,那时我老早死了,我并非要你看我,可是切记你想来葫芦岛,一定要等到一百岁后。

“胡一刀不明白无名老人的意思,问了原因,原来玄龟集上功夫太过厉害,无名老人怕胡一刀学会后横行武林时,无人能制,等到一百岁来,已成人瑞,再无争强好胜之心,学了玄龟的功夫可以延年益寿,而不会祸害世人。

“当时无名老人要胡一刀发了个毒誓,胡一刀心想等到一百岁老得走不动了,那有兴趣去找葫芦岛,当下发了毒誓,不到一百岁不找葫芦岛,其实就是要找还要碰运气,像欧阳龙年足足找了四十五

年竟未找到。

“胡一刀说:‘无名老人要我发过誓后,心中好笑,暗道:你自

己一百岁不到都病得快死了,叫我一百岁再去找你,假若玄龟集练

了能够延年益寿,为什么你自己就不能延年益寿?’

“他这疑惑放在心中没说出来,无名老人临去时向胡一刀道:

‘这一别我自知活不长久,咱们再到相见之期,等你来找葫芦岛我已

变成枯骨一堆,你也许心中在想我练了玄龟集为什么不能多活几

岁?’

“无名老人慨叹的说:‘这其中是有原因的,等你到葫芦岛就知

一切,那时你只要再练成玄龟集,虽然一百岁了,再活几十年毫无

问题。’

“胡一刀送走无名老人,并未把他话放在心上,看八本刀谱颇为

玄奥,闲来无聊开始练。

“胡一刀向咱们道:‘等到我练会一刀,不觉深深沉迷其中,五

年毫不懈怠将八路刀法练成,练成了心中就想到玄龟集上的功夫,心

想那上面的武功?到底是什么武功呀?能比这套刀法还厉害?’

“一天天过去,他想到葫芦岛去找玄龟集的心思越来越迫切,他

说要不是发了毒誓早就去找了。

“到了今天且只要数招就胜了武林四大宗师,他坦白的向咱们

说:‘这玄龟集上的功夫几乎要令得自己想要发疯了,恨不得马上去

找葫芦岛。’

“我就说:‘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找,看看那上面记着什么神

奇的功夫。’不等胡一刀说完,我催着要走。

“胡一刀冷冷道:‘我虽然想得要发疯了,但不敢违背誓言,我

今年才五十五岁,要到四十五年后,足满一百岁才开始去找葫芦岛。’

“欧阳龙年在旁讥笑胡一刀死脑筋,等到一百岁去找,那时找到

还有屁用,誓言也要分时候轻重,不能拘泥不化。

“胡一刀听到欧阳龙年的话,脸色候地变了,说:‘我胡一刀不

算好人,但却终身不背誓言,誓言既然出斩钉截铁,不可反悔,难道欧阳兄贵为—派宗师竞把誓言不看重吗?’

“欧阳龙年说话的本意在激胡—刀去找葫芦岛,要他先毁了誓言,因咱们先发下誓,胡一刀虽未说出条件,已知要咱们发誓的用意,他若毁誓,咱们自然不必守誓言,跟他一起去找葫芦岛了。

“果然胡一刀接着要咱们遵守他的条件了,他道:‘我想你们四人身份尊高,那誓言决不会背弃的,否则与卑鄙小人无异!’

“其实除了欧阳龙年这家伙言而无信外,咱们决不会背誓,他用不着说这种话,他又道:‘无名老人的住处我说了,但我要你们遵守两个条件,第一这事情你们自己知道,不能向第二人透露葫芦岛这地方,第二谁也不准去找葫芦岛……”’

芮玮道:胡—刀不要你们向第二人透露葫芦岛的地方,就是不要再让另外—人知他师父住葫芦岛上,前辈现在向晚辈说,不是向第二人透露了吗?”

玉面神婆道:是啊,可是胡一刀骗了咱们,我何必再守誓言。”

芮玮道:“胡大侠怎么骗了前辈?”

玉面神婆道:“欧阳龙年找了四十五年,以他之能,世上真有葫芦岛这个岛,一定找到了,但是他没有找到,却被咱们无意撞到,要是胡一刀说的对,一定就是指的这个岛,但是这岛又无人能够居住,岂不是胡一刀明明骗了咱们,可能无名老人跟他说的并非葫芦岛。”

芮玮道:以晚辈猜,胡大侠不会骗人。”

玉面神婆叹道:我也是这么想,当时胡一刀言词诚恳,谁也不会以为他骗人,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我还不信他骗人。”

叹息一阵,摇了摇头,又道:“他说了第二个条件,咱们好不失望,誓言既不能背弃,那谁也不敢去找葫芦岛了。

“学武的人谁个不想见见最神奇的武功,胡一刀仅以八招刀法称得天下第—人,玄龟集的功夫诱惑之力,那个忍受得住。

“黄山大侠虽是个最正直的大侠,也不由连连叹道:‘可惜,可惜,能教我一见玄龟集,死而何憾!’

“刘忠柱道:‘眼看玄龟集将长埋葫芦岛上,这等绝学秘笈弃之可叹,我说胡大侠希望你能活一百岁,到葫芦岛找到玄龟集,永传后世,虽说要是让坏人学到遗害世人,然而水能覆舟,亦能载舟,祸福之说,不可断定。’

“正在大家叹息之际,胡一刀道:‘我也不知能不能活到一百岁,这句话不错,水能覆舟亦能载舟,我的第二个条件要稍稍改一改。’

“胡一刀被刘忠柱的话所动,亦不忍让玄龟集长埋葫芦岛上,将第二个条件缓和一点,准许咱们到葫芦岛去找玄龟集,然而暂时不准,要等他满到一百岁才准去找,无论是他死了或者没死。

“这样一改,玄龟集便有希望流传后世,因为黄山大侠与咱们都比胡一刀年龄小,胡一刀活不到一百岁,咱们不见得死去,如此就有人能找到玄龟集。

“胡一刀道:‘无名老人限制我到一百岁才能找到,却未限制旁人于那时去找,只到我过了一百岁后,你们去找,便不违背他老人家要我发的毒誓。’

“话就这样说定,当年胡一刀五十五岁,咱们相约四十五年后去找玄龟集。

“胡一刀开玩笑地说:‘希望我能活到一百岁,能和你们一起去找玄龟集,也好到葫芦岛上去拜见。’

“可惜他没能活到一百岁,离开华山五年后就得到他的死讯

芮玮道:“是我大师伯的师妹毒死他的!”

玉面神婆奇道:你怎么知道张玉珍毒死胡一刀?”

芮玮道:“胡一刀的后人,白堡堡主胡异凡亲口说的。”

玉面神婆点头道:“胡一刀的死因甚少人知,除了咱们,只有胡家后代知道,可怜胡一刀死后八本刀谱被张玉珍窃去,胡家从此—落不振,当年他们先祖胡一刀威震武林的事迹,再不复现胡家后世!”

芮玮道:张玉珍窃到八本刀谱也没落到好处!——”

玉面神婆道:华山武会后,我隐居天山少在江湖走动,听说张玉珍将八招刀法改成剑法,怎说没落到好处?”

芮玮将其中原因说出,并将自己学到海渊六剑的经过说出。

玉面神婆道:“没想到女人不能练海渊刀法,你的运气不错呀,能巧得六剑,假若你双手不被缚,展出海渊六剑,欧阳龙年就要输在你的手下。”

芮玮摇头道:不成,欧阳老先生为一派宗师,晚辈虽会六剑也绝非他的对手。”

玉面神婆道:当年欧阳龙年在胡一刀刀下只能走上五招,虽然几十年来,他武功精进却也不见得强到那里,你会六招一定能胜他。”

芮玮道:海渊剑法的厉害要八剑学全才能发挥,晚辈虽会六剑不能融会贯通,跟胡一刀比来差得太远,绝不能胜得欧阳老先生。”

玉面神婆哦了一声,说道:那另两剑,你要非学不可,学会后你就能无敌天下,到时老身亦不是你的对手。”

芮玮默然不语,心想剑谱在一灯贼尼张玉珍的身上,要想学到,谈何容易,况且自己要杀她替红袍公、蓝髯客报仇,又怎会求她将剑谱赐给自己。

太阳越来越辣,晒的人难于再坐下去,芮玮道:老前辈,咱们上船躲躲太阳。”

船上有舱蓬,不愁太阳的晒照,玉面神婆道声:好!”站起来,只见三女仍睡在地上,奇异的说道:“咳?她们怎么不怕太阳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芮玮上前一推叶青,竟然推之不醒,再推简怀萱也推不醒,玉面神婆笑道:原来她们晒昏了。”

芮玮伸指点在叶青、简怀萱的人中穴上,一一醒来,娇嚷道:“好热!好热!”

玉面神婆道:“再不将你们弄醒,只怕晒焦了。”

芮玮正要去弄醒呼哈娜,却见呼哈娜醒来,笑道:“睡的好舒服,要走了么?”

芮玮一怔,玉面胡婆奇道:你不怕热?”

呼哈娜摇头笑道:“这有什么热,要是不急着走,让我再睡一刻。”

芮玮大惑不解,心想呼哈娜不会武功,怎么比自己与叶青、简

怀萱会武功强,而不怕起热来。

这绝不可能,没有说会武功怕热,不会武功不怕热的道理,玉

面神婆不知,以为呼哈娜身怀奇术笑道:岛上既无食物也无淡水,

留在这里无益,还是快走好了,要是想睡,到舱中再睡。”

呼哈娜叹道:“睡在摇摇幌幌的船上真不舒服!”

叶青笑道:“等遇到下座大岛上,上面有树荫,你好好睡上一月。”

呼哈娜道:睡上一月岂不睡死了!”

谈笑中随着玉面神婆离去。

她们走了数丈开外,芮玮仍未走动,忽地走到呼哈娜所睡之处,

蹲下身子用手摸去,这一摸,不由连连道:奇怪!奇怪!……”

玉面神婆回头见他没跟来,问道:什么好奇怪的?”

芮玮大声道:前辈来看!”

玉面神婆快步走来,蹲下身子去摸芮玮所摸之处。

一摸触手生凉,惊喜道:下面有道寒泉,这是泉眼!”

急忙用手去爬岩石士,芮玮帮着用手掌爬,顷刻爬出一堆土,霍

见一道泉水喷出,泉水淋到身上,不由两人齐都身体一颤,慌忙后

退。

原来喷出的泉水其寒无比,比之冰水有过而无不及。

三女过来,见那泉水喷出一尺来高,用手一接,赶紧缩手,冻

的纤手发紫,娇呼道:奇怪,奇怪,这是什么水呀?”

呼哈娜道:难怪我睡的好舒服,恍如睡在水里面,原来下面有

道泉眼,要是让水那时喷出来,怕要把我冻死了。”

玉面神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海底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