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56章 劈山拳

作者:古龙

叶青道:怎么不见无名老人的尸骨?”

叶青道:此处既有无名氏坐化五字,无名老人的尸骨—定坐在这里。”

叶青道:可是这里并无一物。”

芮玮望着水中无名氏三字,说道:敢情无名老人本来坐在这里并无流水,经过数十年水势加宽,是故将他的尸骨随着流水冲进旋涡里去了。”

叶青点头道:这话不错,一定被水冲走了,只剩下他的字迹,这些字迹莫非是无名老人用手写的?”

芮玮嗯了一声,道:能用手指在岩石地上写字,这份功力实在骇人,照说无名老人有这份功力显然玄龟集上的功夫练成,可是他仍然不到—百岁就死去了,难道他说练成交龟集可以延年益寿是假的?”

叶青道:大哥如何判断无名老人不到—百岁就死去了?”

芮玮指着“坐化”文字,道:你看这两字四周的痕迹几乎要乎灭了,假若再过几十年来,这五字都不易辨认,由此推断无名老人写下此五字,至少四五十年,四五十年前无名老人那有—百岁?”

叶青拍手道:对呀!这么说来无名老人怎么死去的?我听父亲说内家功夫练至登峰造极可以长生不老,无名老人有这份惊人的内功,不应该不到一百岁就死了。”

芮玮沉思片刻,摇摇头道:“我也想不出什么原故,也许他并未将玄龟集上的功夫练成。”

叶青道:“大哥,什么叫玄龟集啊?你好像以前就认识无名老人了吗?”

芮玮笑道:我那里认识他,他死时我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哩,至于玄龟集是本天下最神奇的武学秘笈,咦,你没听玉面神婆向我说过玄龟集的事么?”

叶青道:“你们说话时我老早睡了,不知在谈些什么。”

当下芮玮将玉面神婆和自己说的话告诉叶青,叶青听完,四下走动,眼睛直盯在地上,好像在找一口针。

芮玮问道:你在找什么?”

叶青拾起头,一本正经道:找玄龟集啊。”

芮玮摇头道:一定找不到了。”

叶青着急道:“怎会找不到,你来一起找找,你将上面的功夫练成,就是天下第一人了。”

芮玮对“天下第一人”这五字不感兴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说道:武功练成天下第一有什么用?”

叶青连找连随口说出:“你要是天下第一,谁也不敢欺负青儿

芮玮听得一怔,叶青无意说出这话,含意却深长,心想她和自己已成夫妻关系,显然她说这话时以妻子自居,丈夫是天下第一人,妻子谁敢欺负呢?

只见叶青渐渐走到水中,低着头在水里找,这流水从葫芦岛底缓缓流来,虽说不急,要是一个不小心滑倒,被冲至旋涡很是危险,芮玮大叫道:快上来,玄龟集一定随着无名老人的尸骨沉在旋涡内,找不到了。”

叶青看要走至旋涡边缘,也不害怕,说道:“那我到旋涡内找找看。

芮玮真怕她傻里傻气的走下旋涡,一步掠上,双掌提起叶青,人在空中腰身一扭,转回原地,斥声道:“你不要命嘛!”

叶青不死心道:或许玄龟集另存一处,不会流进旋涡内。”

芮玮叹道:“我纵然武功练不到第一,也决不让你被欺负,还找什么!”

叶青笑道:大哥真不会让人家欺负青儿?”

芮玮毅然决然道!谁敢欺负你,我跟他拼命!”

叶青甜甜的一笑,轻轻“晤”了一声,低低说道:要是欺负我的人,武功比大哥高,你打不过他,怎么办?”

芮玮一时无话可答,叶青道:大哥决不会罢休,那时和他拼命反而自家有性命危险,你要有危险青儿宁愿死也不要你救了,但是大哥武功练成天下第一,我就不怕了。”

说完挣开芮玮的手掌,四下张望,显然又想找寻玄龟集的下落。

芮玮劝道:不要找了,无名老人视玄龟集若性命,死时定然捧在手中,尸骨不见,毫无疑问的那本玄龟集也随着尸骨失踪,眼下看来,一定被冲至旋涡底。

叶青一想不错,走下水中道:我水性好,潜到旋涡内看看,说不定能发现哩。”

芮玮急忙道:快上来,你再胡闹,大哥要生气了。”

叶青舌头一伸,很调皮地说道:我就是不上来。”

芮玮要骗她上来,指着前面,故作惊奇道:啊!快来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叶青慌忙走上来,顺着芮玮手势望去,说道:莫非是玄龟集?”

她看不到东西以为自己眼力不行,向前走近,走到岩石壁旁,发现上面有模糊的字迹,叫道:快来,真有东西。”

芮玮随口胡说,知道没有东西,笑道:别玩啦,咱们上去吧。”

叶青指着岩壁,回首说道:来嘛,你看是什么,我看不清楚。”

芮玮见她说的真切,走向前去,看到字迹,从头至尾一一看完,那上面共有六百余宇,宇字模糊不清,加以光线不明,甚难认出,但芮玮眼力在天池府墓中练成一双夜眼,叶青一字也看不出,他却看得清楚。

叶青问道:“上面写什么啊?”

芮玮道:这些字迹也是无名老人用手指写的,事隔将近五十年,被湿气侵蚀难怪看不清楚了。”

叶青娇嗔道:我问你上面写什么嘛。”

芮玮道:无名老人临死前把他的身世写在上面…”

叶青截口道:真的?那他姓名叫无名氏的,既写身世,一定先要说出自已是谁啦。”

芮玮摇头道:他这身世的自白写得很简陋,真的没有写别的,只说自己叫无名氏,无家无业……”

叶青叹道:好可怜喔,无名老人连自己姓氏都不知道,这一生过的多么寂寞,唉!无家无业,他就是直家有业也不知道啊!”

芮玮心中一动,问道:“会不会是令尊的魔心术将他迷住,所以忘了姓氏?”

叶青摇头道:他来到这岛上我父亲还是小孩子,怎会对他施术。”

芮玮暗骂了声自己“糊涂”又道:也许是令尊的前辈吧?”

叶青道:这我就不知道了,爹爹武功一门擅长慑人魂魄之术,迷人本性轻而易举,无名老人写下什么,你详细告诉我,看是否与爹爹一门有关。”

芮玮道:他下面说,漂流到岛上时全身重伤,活着不如死去,于是投海自杀,那知被冲进这里面……”

叶青道:那他一定在岛的未端投海,要是前端投海,像咱们一样冲进这里面,重伤下准没命啦。”

芮玮点头道:一定是在末端投海自杀,昏迷下被水冲进这里,到了这里没有死去,又醒了过来。”

叶青道:是不是醒来后发现一本秘笈?”

芮玮道:虽然感觉舒适,身体却很衰弱,在后来寒泉中吃了怪鱼身体才渐渐康复。”

叶青不由脸色一红,问道:“他吃了怪鱼怎么过的呀?”

芮玮道:上面没说。”

叶青羞答答的说:“大哥猜他怎么过的?”

芮玮想了想,摇头道:我猜不出来。”

叶青道:傻瓜,这么容易还猜不出。”

芮玮一怔,问道:“你说一定也有个女的?”

芮玮低着头又道:“他明明说只有一人漂流岛上。”

叶青肯定地说道:“我不信。”

芮玮心中赞成叶青的见解,可是事实上没有女的,心想无名老人可能不好意思写出来。其实是因无名老人不会武功故能避去吃了怪鱼的奇怪作用,因会武功的人吃了怪鱼会身爆热,一运功抵御越发厉害,非阴阳调合不可解决燥热焚身,要是芮玮与叶青不会武功也就不会抵受不住了。

芮玮道:身体好了闹着没事就照玄龟集上的功夫练,越练武功越高,真是时间过的也快,他在这里三十年后才想到上岛。”

叶青道:为什么三十年后才想到上去?”

芮玮道:他说三十年玄龟集上的武功练完了,闲得太无聊了,再呆,呆不下去了,唉,要不是玄龟集功夫吸引,我相信他在这里一个月也呆不下去。

叶青道:那不见得,要我呆在这里一辈子,我也呆得下去。”

芮玮要反驳她,话到口边却又缩了回去。

叶青道:你不相信嘛,大哥真的,你要我住这里呆一辈子我也愿意。”

芮玮笑了笑,没有说话。

叶青声音低了下来,又道:可是……可是……没有大哥在这里我……我也呆不下去……”

芮玮握住她手道:“无名老人际遇不同,他的想法自然与咱们不—样。。”

叶青一听‘‘咱们”两字,欣喜道:“你也愿意在这里呆一辈子么?”

芮玮道:虽然愿意,但有很多事情未了,住下去也不安心。”

叶青笑道:那咱们上去后,世间凡事做了,再回来好吗?”

芮玮心想人间世,什么事能了,除非看破红尘,出家遁世,否则俗务缠身,没有一日可了之事,再者一命鸣呼,那真是一了百了,四大皆空了。

对青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芮玮“哦”了一声,说道:没想什么。”

叶青道:无名老人还记着些何事?”

芮玮道:他说呆不下去就想回中原,事有凑巧,一日船经此地时,就把他带到中原去,然而他来到中原并无目的,凡事陌生,就连一个相识的人也没有。”

叶青叹道:并不是没有相识之人,就是有也遗忘了,自己的姓氏都记不得,还有什么事能够记得呢!”

芮玮叹道:世间本有很多不平之事,无名老人三十年来未履尘世,前事又忘,脑筋纯朴得有如—张白纸,见到不平事自然要管,这—管他武功高,难免要结上仇家了!”

叶青道:他将玄龟集上的深奥武学全部练成了,既结仇家,还怕什么,世上坏人太多,无名老人不正是坏人的克星?”

芮玮道:在武功上来讲没有—人是他对手,本不怕仇家,可惜他那旧伤因常常厮杀,不能安然渡日,重发出来。”

叶青惊呼—声道:他仇家多,旧伤又犯,怎么办?”

芮玮道:幸亏他旧伤复发时流落胡一刀白堡中,胡一刀为人好,留他在堡中疗伤,伤势好后,他感激胡一刀的恩德,是故传他八本刀谱。”

叶青道:那就是华山武会中扬名的海渊刀法了?”

芮玮“嗯”了一声,说道:离开白堡,他心想世间太过险恶,本身旧伤随时可能再犯,不愿死在仇人刀下,于是重回葫芦岛。”

叶青道:难怪他练了玄龟的功夫却不能长寿,原来旧伤又犯。”

芮玮道:回到葫芦岛他自知命不长久,因怪鱼对他的旧伤已然无效,临死前奋起余力留下百余字的余言。”

叶青道:无名老人没有说玄龟集的下落吗?”

芮玮叹道:“说了,他说玄龟集捧在手中,有缘者得到必要替他做一件事!”

叶青“唉呀”大叹,跌足道:玄龟集果然捧在手中,这下被流进旋涡怎么办?”

芮玮道:流进旋涡内也好,免得有人得到为害世人。”

叶青嗔道:难道大哥得到会为害世人嘛!”

芮玮笑道:这可说不定,还是不得到的好。”

叶青知道他说笑,天真说道:让我潜进旋涡内试试看,假若得到好替无名老人办一件事啊?”

芮玮道:别胡说啦,你想送命我可不依,至于替无名老人办事,就是没有得到玄龟集,咱们也应该替他办。”

叶青猜测道:以无名老人的武功尚要请别人替他办一件事,那件事一定难是不是?”

芮玮道:不难办,他说自己身世临死前还不知道,希望替他查明身世。”

叶青道:这还不难办?举世间人海茫茫,要想查明一个没有来历的人的身世,谈何容易!”

芮玮道:可是他说胸前有一青记,形成半月,以此查就不难了。”

叶青摇头道:也不容易,也不容易,要是容易,他到中原自己查不出嘛……”说到这里忽然“哇”的一声,呕吐出来。

芮玮惊慌道:“怎么啦!怎么啦,是不是有病了?”

叶青道:没有病我只是想吐,吐出来就舒服了。”

芮玮安下心来:我替你找点水漱漱口。”

前方丈余处有个不大不小的岩石凹洞,里面正是清澈的寒泉,还有白色的怪鱼游来游去,芮玮低下身,说道:到这里来。”

叶青走近,芮玮用手掌拱成半圆舀起寒泉,他虽然手腕被缚,手掌却能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自如。

俩人吃了怪鱼,体质不同凡人,并不在乎比冰还冷的泉水,叶青漱完口后,芮玮道:你忽然想吐,有没有关系?”

叶青笑道:你精通医术,我该问你有没有关系。”

芮玮搔了搔头,为难的道:“扁鹊神篇并无记载此等症状,忽然想吐,奇怪,为什么会忽然想吐?”

原来扁鹊神篇为一本医学上的深奥秘接,普通病症并无记载,只载精深医学,芮玮所学时间短,疑难症还可着手医治,普通病症反而又不知道了。

叶青自幼失母,本身并不知想吐原因,说道:别伤脑筋啦,没什么大不了,一定没有关系。”

芮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劈山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