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58章 铁网帮

作者:古龙

欧阳龙年道:“他们怎么说?”

船夫道:“说是天王老子的船也要回避。”

欧阳龙年气得直吹胡须,大怒道:造反了,造反了!”

船夫道:老先生,咱们如何回话?”

欧阳龙年道:不要回话,当中冲过去。”

船夫道声“是”应命退下。

顿时船行快速起来,只见三艘快船也向这边驶来,不一会两方接近,三艘船成倒品形,前面两艘突然箭如飞雨射至。

欧阳龙年的船上共有二十余名船夫,每个都跟随欧阳龙年十余年以上,个个身手了得…—只箭也没让射到。

在箭网中,芮玮—面闪避一面道:“你到底交不交出叶青。”

欧阳龙年闪避一排弩箭,怒然道:“不交!”

芮玮道:亏你是成名的—派宗师,这么卑鄙无耻,接招!”

—步踏出,这一步闪过弩箭迫近欧阳龙年,欧阳龙年猛觉十余只长箭从背后射来,而芮玮人未至先是一阵强劲的拳风袭到。

他前后受袭,毫不慌乱,身体—倒,看要被箭射到,已如—只长矛从斜里弹射出去.这一招轻功有个名堂,叫做“流星赶月”。

芮玮横扫一拳落空,却把射向欧阳龙年的十余只长箭劈落,眼看欧阳龙年跃落三丈开外,大喝道:“那里走!”

正要退去,忽然“轰”的—声巨响,这艘与来船左边那艘撞个正着,欧阳龙年这船构造坚固没有损坏,那只船却被撞个大洞,海水汹涌而人,不一刻就要沉没。

那船上只有二十多名劲装箭服的壮汉,想来必是铁网帮的帮众,他们一一跃上欧阳龙年的船。

欧阳龙年叫道:将这般家伙杀下去!”

欧阳波率领所有船夫堵拦敌人上船,右边那艘船此时已靠近这船,上面铁网帮的帮众纷纷跃上船来。

敌人陡然多了一倍,欧阳龙年心想:长江铁网帮是什么东西,再来十倍也不怕。”

自以为船夫经过自己十多年的训练,每个起码都是二流以上的身手,可是铁网帮帮众武功虽不高,每人都会几记怪招,仅以那几招怪招,把欧阳龙年的船夫打得手忙脚乱。

欧阳龙年大奇,心想他们这些怪招跟谁学的,难道铁网帮内出了奇人不成?

这时只有欧阳波能打倒敌人,所有船夫不但打不倒敌人,再几招下来反要被敌人打倒。

欧阳龙年要防范芮玮,不敢相助自家的船夫,眼睛注视芮玮的动静,芮玮一拳扫去,排开众人,飞落欧阳龙年身前。

欧阳龙年大声道:咱们的事以后再算,眼下先除强敌可好?”

芮玮大声回道:“我没有别的敌人,只有你是我的敌人,放出叶青,我便不与你相斗。”

欧阳龙年大骂道:“那个臭婊子被老子宰啦!”

芮玮大怒,一拳直劈而出,欧阳龙年吃亏功力不敌,明知芮玮招术不奇,总不敢冒然攻进,凭仗轻功闪躲芮玮强劲的拳风。

芮玮一拳没有劈到欧阳龙年,却把欧阳龙年身后一名船夫、两名铁网帮众打死,于是铁网帮众以为他是敌人,几个帮众分过来对付他。

欧阳龙年的手下船夫见他与老先生相斗,自然毫无疑问的是敌人,也分三名来对付芮玮。

一时间共有十多人攻向芮玮,欧阳龙年乘隙向铁网帮众进攻,铁

网帮众虽有怪招,在他手中看来不值一谈,只见他所过之处,拳打

脚踢,铁网帮众一一被他打倒,制住穴道。

这边芮玮失手杀死三人心中好生懊悔,此时被围不愿再以强劲

的拳风袭向双方来敌,垂手不斗而以飞龙步走来走去。

但是向芮玮围来的人越来越多,因见他步法神奇,飘忽无踪,显

然是个强敌,不分出多半人无法制住他。

渐渐剩下的铁网帮众越来越少,差不多二十来名被欧阳龙年制

住穴道。所有船夫见老先生一人足可对付铁网帮众,在欧阳波率领

下齐向芮玮攻去。

芮玮被围得烦燥起来,心想尽是避让不是办法,一声大喝,人

随身起,跃至半空,展出第八招飞龙步。

这第八招飞龙步能将叶士谋十三铁卫的暗器网踢飞,厉害可想

而知,只见芮玮落下时,双脚如飞轮旋转而出,凡没有让开的人,皆

被踢到脑门穴昏厥过去。

刹那间所有围向芮玮的船夫、铁网帮众被踢昏一半,剩下的还

是顽强不退,芮玮大怒,又一步跃起,落下时剩下的一半全被踢昏,

只有欧阳波逃出,躲到父亲身后去了。

芮玮回目四顾,只见空阔的船板上仅有欧阳父子与自己三人,躺

在地上的两方人马,起码在六十以上。

欧阳龙年伸起大姆指,有意夸赞道:要得!玄龟集上的功夫果

然不同凡响。”

芮玮道:“这不是玄龟集上的功夫,你别想有意要别人知道我藏

有玄龟集。”

欧阳龙年大笑道:“事实上你是藏着玄龟集。”

芮玮喝道:“胡说!”

欧阳龙年冷笑道:我才不胡说呢,就连玉面神婆也相信你藏玄

龟集。”

芮玮大惊道:“什么?她老人家以为我骗她!”

欧阳龙年道:不错,你的确骗了她。”

芮玮喊道:蒋老前辈,蒋老前辈……”

欧阳龙年道:“你叫什么,在你没有交出玄龟集前,她不愿见你。”

芮玮悲嘶道:蒋老前辈,你纵然不相信晚辈的话,难道就不主持正义吗?……”

欧阳龙年嘿嘿笑道:“她说在你未交出玄龟集以前,她什么都不管,由老夫作为,你想她帮你要老夫交出叶青那丫头.就赶快交出玄龟集,让咱们也看看。”

芮玮喃喃自语:简怀萱呢?呼哈娜呢?……”

心想莫非她两人也以为自己私藏玄龟集与王面神婆串通—气,不出来见我?

这倒冤枉了她两人,她们根本不知道欧阳龙年与玉面神婆相约之事,其实她们老早想出去却被玉面神婆止住,因玉面神婆跟欧阳龙年说好,无论欧阳龙年怎么做,只要不侵犯简怀萱、呼哈娜、自己三人就不管他的事,由他设法要芮玮交出玄龟集。

欧阳龙年道:我说小子。你要—切安好如故,快拿出玄龟集吧!”

芮玮仰天大叹道:好!好!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芮玮还有什么话说……”

欧阳波倚仗父势,喝声道:别装死啦,快拿出玄龟集!”

忽闻女子声道:什么玄龟集啊?”

只见船那头走来两人,前面是位二九年华的红衣美貌女子,后面跟着位满面大胡子的高大壮汉。

欧阳龙年回头见那另艘大船停在二十丈外,这两人从何来的,何时来的竞没看到、听到。

欧阳龙年奇怪地问道:“你是谁?从那里来的?”

红衣女子格格笑道:老先生,你把我手下全部点倒,还不知我是谁吗?”

欧阳龙年道:哦,原来是铁网帮主的的女儿。”

心想:她从最后那艘大船跃来而不令自己知道,轻功之高要自己也办不到,这个敌人非同小可。”

红衣女子道:老先生,我的手下能还给我吗?”

欧阳龙年道:当然还,当然还。”

红衣女子轻皱柳眉道:“余小毛,把这些没用的家伙弄醒,睡在人家船上,象什么话!”

大胡子装汉应声走上前,欧阳波轻狂成性,指着他哈哈笑道:“你叫余小毛,小毛,小猫,有意思,有意思。”

余小毛张嘴冲着欧阳波一个傻笑,但见他笑容未毕,倏地走到欧阳波身前,扬掌“啪”的一声,给了欧阳波一记大耳光。

欧阳波捂住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张口吐出和血的两颗大牙,痛得哇哇大叫。

欧阳龙年岂能让儿子白白吃个大亏,伸掌向余小毛抓去,余小毛人高体壮,却比狸猫的动作还快,欧阳龙年连人家衣角也没碰到,抓了空。

只见余小毛在船板上快如旋风的走动,走过之处就解开帮众的穴道。

欧阳龙年看得张口结舌,要知他点的穴道每个皆都不一样,下手轻重也有区别,纵然自己来解也要费上两顿饭时辰。

余小毛没用上半顿饭时间就将昏倒的帮众全部解开穴道,这份快速的解穴手法,真是骇人听闻。

欧阳龙年本想再抓余小毛替儿子出气,这下吓得第二掌不敢伸出,眼睁睁的看余小毛解完穴道,拍了拍手,走到红衣女子面前,恭身道:全部弄醒了,只是还有二位弄不醒。”

红衣女子薄怒道:“怎么弄不醒,功夫不到家嘛?”

余小毛道:“不是,那二位被打死了。”

红衣女子抬头向欧阳龙年扫去,问道:“谁打死咱们的帮众?”

芮玮一步走上前,大声道:“是在下失手打死。”

红衣女子冷笑道:“你敢打死我的手下,胆子不小啊。”

转向余小毛道:“叫所有帮众回到自己船上,不要地在这里碍事。”

余小毛挥手道:快走,快走!”

一位帮众的头目哭丧着脸,禀告道:小姐,咱们那只船沉啦,回不去了。”

余小毛怒喝道:小姐没看到嘛,暂时回到另只船上。”

所有帮众去后,船板上空了出来,那边欧阳龙年也解开船夫的穴道,一一退去。

红衣女子向欧阳龙年道:我手下不是你打死的,但姑娘一艘船被撞沉,怎么说?”

其实两个船相撞各有责任,但红衣女子却直责欧阳龙年船是他一个人弄沉的。

欧阳龙年被余小毛的解穴法震慑住,不知眼前这位女子还有多大的武功,不敢再起冲突,陪笑道:老夫就赔姑娘一艘船。”

红衣女子语气迫人道:怎么赔法?”

欧阳龙年道:姑娘的船值多少,老夫就赔多少。”

红衣女子道:谁稀罕你的臭钱,要赔就赔你这艘。”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要被红衣女子咄咄逼人的态度激怒,然而欧阳龙年的脸皮厚得可以,笑道:“行,行,一到中原这艘船就奉上姑娘。”

红衣女子道:我还真等不到中原再接受此船,可是总不能逼你们现在下海,好吧,算我送你们回归中原,但一到中原你们赶快上岸,一个也不准留。”

欧阳龙年连忙应道:是!是!一个也不留。”

红衣女子走向芮玮道:船的问题解决了,你杀了我的手下,如何解决?

芮玮道:“在下说过失手误杀,并不是有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