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59章 鱼肠剑

作者:古龙

红衣女子道:“哼!不管过失好,有心好,杀人就该赔偿!”

芮玮自知理屈,心想应该赔偿,说道:姑娘说怎么赔法?”

红衣女子笑道:“有两种赔法。”

芮玮道:“那两种赔法?”

红衣女子道:“一种赔法以命抵命,你虽打死我两名帮众,就以你一命相抵马马虎虎算了!……”

芮玮微微一怔,摇头道:“这个芮某办不到,芮某若是存心杀死贵帮帮众,以命抵命没有话说,可是芮某并非有心,而是失手误杀

红衣女子笑道:“第一种赔法,你是不答应哪?”

芮玮道:“第一种赔法怨难从命。”

红衣女子道:“那只有第二种赔法啦。这第二种赔法你既有本领杀死我帮帮众,就请你再凭本领维护自家的生命!”

芮玮道:“这话怎么说?”

红衣女子玉容一寒,冷冷道:我请余小毛替两位被杀的帮众复仇,你若能与余小毛平手可保一命,但仍要以金钱赔偿死者,你要是不能与余小毛平手,而败在他的手中,只有仍请你遵照第一种赔法啦。”

芮玮含笑道:“我要是败在姑娘属下手中自然难逃一死,第一种赔法不得不遵,倘若是在下不但不败,反面胜了贵属下余小毛,那怎么说?”

红衣女子断然道:那不可能!”

芮玮道:如此说来,姑娘认定在下十成有九成会败?”

红衣女子道:“不错,我说你能与余小毛平手已是十分难得,放眼天下能与姑娘属下余小毛斗个平手的,能有何人?”这话说的未免太狂土芮玮豪气—发,道:倘若芮某与贵属下纵然平手,亦算失败如何?”

红衣女子格格笑道:你倒认定能胜过余小毛啦?”

芮玮不客气的回道:不错!”

余小毛闻言大怒,一步站出,巨喝道:“他奶奶的,动手吧!”一拳猛的递出。

红衣女子娇喝道:且慢!”余小毛递出那拳倏地收回,收发之快,端的非同寻常。

红衣女子笑道:姓芮的,姑娘佩服你豪气可嘉,你要是真能胜过余小毛,我不但不要你任何赔偿,而且必有重赏。”芮玮冷笑道:“重赏不必,倒是请你们速离此地,免得防碍在下与欧阳先生的私事。”

红衣女子道:适才我见过你与夙昔称霸四海的海龙王过招,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芮玮道:“这过节正要了结被贵帮騒扰,说来贵帮对芮某尚有不是之处。”

红衣女闻言非但不怒,更是笑道:那姑娘在此先告歉了,这么着,你要是胜过余小毛,这过节姑娘替你们了结,谅那者匹夫不敢不买姑娘的帐。”

这一声“老匹夫”骂得欧阳龙年神色一变,但他还是忍了下去,此人老姦巨滑,在不明敌方虚实前绝不破脸相向,心想先静观芮玮与余小毛过招,才好下过正确的判断。

芮玮道:“多谢姑娘,在下与欧阳先生的过节自会了结,现在不必多言,贵属下等的不耐,请他就动手吧。

说罢运气凝神,心里一点也不敢大意,他与欧阳龙年的看法相同,见了余小毛骇人的解穴手法,内心不无震惊。

余小毛不得红衣女子之命,不敢再冒然出手,虽然已等得手掌发痒,瞪着双眼怒视芮玮,却不敢先出招攻去。

红衣女子笑道:姓芮的,你不要太狂啊?”

芮玮一怔,心想我何尝狂过,倒是你们铁网帮目中无人,太狂了点。

红衣女子道:“你要想胜余小毛也有道理,因咱们并未见过你的真功夫,双方较量,真章自现,可是你双手不解束缚,难不成这样相斗吗?”

芮玮恍然大悟,原来为了这个说我太狂,当下说道:“并非芮某不自量力,实因束缚在下双手的是天下闻名的缚龙索,除非魔岛岛主难有人解,这是不得已之事,望姑娘谅解此点。”

红衣女子听芮玮说话谦恭有礼,笑了笑,说道:“缚龙索这名字听家父说过,果然无人解,可是不见得难得到姑娘。”

芮玮“哦”了一声,他心知缚龙索的厉害,不信红衣女子有何能耐破解此索,脸上不由露出难信之色,心忖:“世上人往往不明真相先说大话,你未细观我手上被缚的绳路,怎知难不倒你?”

红衣女子笑道:“我帮属下与人较艺不能占这个大便宜,芮公子。在未比较之前,姑娘先与你解除束缚如何?”

她称芮玮为芮公子,显然此时已对芮玮颇有好感。

欧阳龙年闻言大急,甚怕红衣女真的帮芮玮解开束缚,大叫道:“不可,此人身怀玄龟集,有不世奇功,姑娘要是解开他的束缚,贸属下定然难是他的敌手!”

红衣女子道:“我不相信他怀有玄龟集。”

欧阳龙年道:“真的啊!玄龟集为天下奇书,你要不信,轻易解开他的束缚,后果一定对姑娘大大不利。”

红衣女子道:“我说不信就不信,要你罗嗦什么?”

芮玮道:“妨娘好意在下心领,但不必再麻烦姑娘了,此索纵有断金削铁的宝刀亦难割断,在下手上功夫未见高明,只要贵属下能胜过在下足上功夫,芮玮再非其敌了。”

芮玮听她不信自己得着玄龟集亦生好感,心想连简怀萱、呼哈娜都不信,她与自己初次相见就相信了,这份知遇之情令人心感,不愿她解不开缚龙索觉到难堪,故而用话点醒,你就是有宝刀利刃也割不断缚龙索。

但他与欧阳龙年都未深想红衣女子为何如此旨定地说不信,而且话里的意思早就知道有本奇书名叫玄龟集。

红衣女子笑道:“芮公子,你虽说纵有宝刀利刃也割不断缚龙索,可是姑娘的宝刃非通常的宝刃,通常的宝刃能削铁如泥,我这宝刃不但能削铁如泥而且能刺穿任何奇坚的宝石。”

此话一出,闻者大惊,要知有的宝石其坚硬的程度胜过顽铁何止数倍,削铁不难,但刺穿一块宝石就难上加难了,碰到奇坚的宝石更是不可能的事。

芮玮不由问道:“那是什么宝刃?”暗付真有这把宝刃,割断缚龙索何足道矣!

红衣女子得意的说道:姑娘这把宝刃名叫鱼肠剑。”

说着从怀内抽出一把尺余长,剑身却如鱼肠一般细的短剑来。

欧阳龙年陡见此宝物,大惊道:“果真是鱼肠剑!心想鱼肠剑为天下瑰宝,武林人氏梦寐以求,想不到会在铁网帮主亥儿的手中。

红衣女子倏地上前,一剑向芮玮刺去,芮玮凝然不动,红衣女子暗赞他胆子大,要知鱼肠剑遇着再强的罢气,无不一刺即人。

芮玮相信她帮自己断索,绝不怀疑她有害己之心,换一个胆小之人,在此情况下,是敌的成分多,而放任她一剑刺来,焉有不怕之理。

只见鱼肠剑刺到芮玮手腕间,红衣女子举剑一跳,缚龙索“噗”的断裂,芮玮陡然自由,高兴得双手一张,伸了个大腰。

这缚龙索束缚他半年的自由,半年来无论吃食,睡觉抓物都有极大的不便,与人动手过招更是不便,而今束缚一除,能不令他欣

喜异常?

芮玮向红衣女子一揖道:姑娘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红衣女子轻轻一闪,拒受芮玮一揖之礼,笑道:“我解开你的束

缚,并非安下什么好心,你不要谢我,余小毛,现在可以动手了。”

余小毛一听小姐出令,呼的一拳挥出,直击芮玮胸前,芮玮大意下险遭拳风扫中,一招飞龙步踏出,才堪堪躲过。

余小毛自随小姐学了高深的武学技痒已久,见芮玮闪躲自己的

步法玄奥玄妙,是个大敌,内心大喜,抖擞精神,跟着左右开弓,追

着芮玮的身形,连击五拳。

芮玮本想让余小毛数招,心想红衣女子解缚之恩不能不报,但

见余小毛这五拳击来拳拳精妙,若非飞龙步法玄妙,一拳也躲不过,

只见他凭仗步法闪躲过五拳,内心暗笑道:还想让人家呢,只怕不

让已非敌手。”

余小毛五拳打不中,站定身子骂道:“尽躲算那门呀?有本领面

对面打他妈几招,再躲是龟孙子!”

芮玮被他骂得面红耳赤,当下也站定身子,说道:“好,我不躲

就是。”

余小毛高兴的说道:“那你站稳啦。”当胸一拳击出。

这一拳看似平凡,却无丝毫破绽,仿佛随那一拳罩来一面大网,

使敌人只有闪退而无还攻之力。

芮玮说好不躲,不能说了不算,眼见拳到,左掌一拍右掌,倏

地化出无数掌影,向余小毛攻去。

这化神掌法遇到不如自己的敌人能收奇效,但余小毛的拳法内

含玄功,当年红衣女子教他这路拳法时说,你遇到敌人只要直击而

出,不管敌人有何妙招,敌人就无法伤你。

余小毛本着红衣女子所教,拳法不收,仍是一拳向前攻出,果

然芮玮的掌法虽幻出无数掌影,却一掌也打他不到,反见他那一拳袭到胸前。

芮玮大惊,亏他变招迅速,回掌推出,守在胸前。

但听“彭”声大响,余小毛那拳击到芮玮掌心中,余小毛只觉一股大力袭来,传人手臂,劲道传到身体中,站立不稳,身体飞起。

红衣女子脸色大变飞身跃起,接住余小毛落下的身体,放他站稳,问道:“受伤没有?”

余小毛吸口气,发觉未受内伤,摇头道:“还好,还好。”

红衣女子道:你不是芮公子对手,退下吧。”

余小毛叫道:“小姐,让我再试试,他掌法不见高明。”

红衣女子冷冷道:“掌法虽不高明,内力却远胜过你,你临机不会应变,要想胜他势非可能。”

芮玮一掌击飞余小毛已感不安,未想到自己一掌之力内力奇大,心想亏好是防守之力,否则用力推出,伤了余小毛,这对红衣女子来说,太不好意思了。

欧阳龙年乘风起浪道:“姑娘,你也不是他的对手,也退下吧。”

红衣女子怒目一望,欧阳龙年不由一退,他看了余小毛的拳法,心知若非芮玮练了玄龟集内力斗增,要是自己上去,不但躲不过余小毛那拳,防守之力定然远不如芮玮而被余小毛击伤。

他不知红衣女子身怀多高的武功,就盼她能将芮玮打死,好仔细查玄龟集的下落,却不敢树敌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道:芮公子,你已胜了,姑娘想向你讨教一二。”

她不等芮玮同意否,拔剑一招刺去,这是她聪明处,心想芮玮掌力太强,自己大大不如,眼见芮玮身背玄铁木剑,想在剑法上取胜,以为芮玮的内力断断不会传到剑上。

芮玮不愿与她相斗,飞身后退,红衣女子有心要和他比个胜负。飞龙步法难不住她,看准芮玮的身形追出。

芮玮一步接—步后退,红衣女子一步跟着一步直迫,芮玮的飞龙步虽然玄妙,她的轻功却如鬼魅,追着芮玮不离,那剑—直刺向芮玮。

芮玮八步退完,已被迫得冷汗直胃,心想飞龙八步不能闪躲,只有拔剑相抗了。

他又退一步,这一退间拔剑在手,展开喻百龙所授的天遁剑法,天遁剑法一经展出满天剑影,封住全身各部,不让对手有攻进的漏洞。

芮玮存心在守,红衣女子那会看不出,暗笑道:“天下再厉害的剑法也守得住我的攻势吗?”

“啪…‘啪”“啪”三声脆响,红衣女子的长剑轻轻拍在芮玮布下的剑影上,顿时芮玮剑法被三拍拍乱,芮玮再想不到红衣女子的剑法如此神妙,仅三拍之间,就破了天遁剑法。

芮玮剑法散乱,大惊失色,脚下使足飞龙步法的威力退了一步,红衣女子再不客气一记绝招直刺芮玮心窝。

这招威力奇大要刺中立时毕命,芮玮不及考虑,一招无敌剑击出,这一剑在海渊八剑中威力最大,当年喻百龙传他时曾嘱咐不可轻使,就怕他杀害无辜而无解和的机会。

在这性命交关的当头芮玮那考虑到伤不伤人,只盼此剑能攻敌后退,解除所受的威胁。

只见红衣女子那招威力丝毫不减,已刺到芮玮的心窝处,而芮玮那剑立还颜色,也刺在红衣女子的心窝处。

这两招威力相等,眼看两败俱伤,在这电光时的一瞬间,芮玮想起红衣女子的解缚之恩,心想与其两个人死,不如自己一人死了罢了,何必再要她一命。

不觉出掌倏地拍在自家的木剑上,这化神掌法为当年闻名天下“红照一天高,蓝映四海深”中的蓝髯客路庭花所传,威力自非等闲,况且芮玮存心解救,只见他将自己的木剑拍飞,可是红衣女子的长剑已刺进心窝了。

芮玮闭目待死,红衣女子本来心一横要与芮玮同归于尽,忽见他自己拍飞木剑,显然不愿自己死在他的剑下。

在这生死关头,芮玮突生慈悲之心,红衣女子大受感动,心想难不成自已就量小如此,非制人死命不可。

倏地掣出那把鱼肠剑,左手快如闪电的削在剑身上,只听微微“挣”的一声,长剑断成两截,一截刺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鱼肠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