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06章 天池人

作者:古龙

芮玮从后山走出,绕回书房,经过万寿居时,迎面碰到简怀萱轻巧地走来,简怀萱看到哥哥,两步赶上来,挽佐两纬的手,满面笑容道:一上午没见到大哥,是不是呆在刘姐姐的房间里呀?”

芮玮故作生气道:你怎么对大哥淘气,早上推大哥进去,差点和她撞个满怀……”

简怀萱天真的刁难道:她……她……她是谁呀?”

芮玮板着面孔道:看来我得揍你一顿屁股才行!”

简怀萱吓的伸了下舌头,连忙道:我这么大了,那能再打屁股芮玮看她紧张的样子,不由笑了出来,简怀萱见大哥不生气,胆子一大,便忘了大哥的厉害,劝道:大哥,你要对刘姐姐好一点!”

芮玮随口道:我几时对她坏啦?”

简怀萱轻叹道:刘姐姐来了一年多,自从爸爸去世后,你就没见她过,若非今天我推你去见她,算来只在爸爸未去世前见她一面,你要对她好,会不去见她?”

芮玮心想,听她这么说,敢情恩公不喜欢他的未婚妻,他父亲死了一年,难道一年都不愿见他未婚妻一面,刘小姐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不值得恩公喜欢,恩公也太无情了!

芮玮心中同情刘育芷,不觉出口道:应该对她好啊?”

简怀萱笑道:本来嘛!刘姐姐又温柔又贤慧,大哥应对她好!”

芮玮喃喃道:“她还是个十分美丽的姑娘……”

简怀萱高兴道:“刘姐姐既有么多好处,大哥以后可要对她好啊?”

芮玮连连点头道:我会的!我会的!我会对她好的——”简怀萱大喜,轻快地走向万寿居,她以为能把大哥劝得对刘姐姐好,实在太高兴了,她却不知这个假大哥和她真大哥对刘育芷的想法完全不同呢!

芮玮等简怀萱走进万寿居,喃喃自语道:“我怎能对她好呢?我并非真是她的未婚夫,但是恩公为什么不对她好呢?其中有什么原因呢?”

他怀着满脑的疑问,慢慢走去,当他经过刘育芷那里,呆站了一会,却没敢进去看望她……

上更的时候,天已全黑,然而明亮的月色照在大地上,并不下于白昼,芮玮和春琴说有事出去一趟,假装出门,从后山绕回,向陵墓奔去。

经过森林,便见老人喻百龙呆呆地站在墓前,纯白色的墓石辉映在月光下,发出迷朦的光,衬着一个苍白脸色的狐独老人,这景况阴森可怕。

老人仿佛不知芮玮来到,忽然听他长叹一声,在这时这声幽远的叹声,给人听来引起莫大的哀感,就好像老人心中有深重的痛苦,而借这叹声感受到别人的心中。

芮玮缓缓走近,悲戚的喊道:老前辈!”

喻百龙收回呆滞的目光,暂收敛佐回忆中的痛苦,苦涩地道:

“你什么时候来的?”

芮玮道:“晚辈才来。”

喻百龙叹道:“人老了便不中用,竟没听出来你的声音!”

他悲哀地摇了摇了头,芮玮道:“前辈心有所思,自然听觉失去灵敏。

喻百龙自我道:“不会!不会!我往昔决不会如此。”

要知内功精湛之人,纵然心思十分紊乱,亦能辨出落叶之声,哪会连一个人走近的声音都听不到?”

他精神霍而一振,笑道:“你来是向我学功夫的,我怎么自个先垮自己的台,来!来!我把三招演给你看,这三招是葯兄独到之学......”能够把心中的悲痛立时扫光,当下仔细凝视他将三招演出。

喻百龙缓慢地将三招演完,问道:“看的如何?’’芮玮道:这三招芮玮会使。”

喻百龙大惊道:什么?你会?”

芮玮拿稳架势,却不说话,将老人刚施出的三招,依样葫芦—一演出,竟和老人使的分毫不差。

喻百龙惊呆道:“难道你只看我使一遍,便学会那三招?”

芮玮摇头道:这三招恩公教过我,故而会使!”

喻百龙叹口气道:我以为世上真有这等聪颖资高的人,看来是难求了!”

他好像很失望芮玮并非心目中所企求的绝顶聪明的人物,他却不知简葯官独创的这三招,世上有谁能看一遍便学会?否则这三招有何厉害?

芮玮自谦道:晚辈资质鲁钝,这三招恩公教了很久,才会使。”

喻百龙道:其实你会了这三招,足以对付江湖一流高手,我对黑堡曾有所闻,就是堡主林三寒亲自来,在这三招中也无法胜你!”

芮玮惊喜道:这三招真有如此厉害?”

喻百龙道:当年葯兄独会关洛英雄时,关洛二十一位武林高手向他挑战,那时葯兄仅以这三招一一将他们打败,他们竭尽所能也无法在这三招中逃过,败得心服口服,一时葯兄这三招名震江湖,成为葯兄的武功标帜,召舞这孩子将这三招传你,一能使你防身,再者你出这三招,别人便不会怀疑你是伪装的简公子。”

芮玮心中放下一块巨石,含笑道:黑堡来犯时,我就使出这三招,谢谢老前辈的指点。”

喻百龙道:你既会这三招,我得教你一套别种武功。”

芮玮不贪得,恭声道:“我回去将这三招好好体会,不用再麻烦老前辈。”

喻百龙道:那怎么成,若不教你一套武功,二掌一脚之过,永记在心中,我就睡觉也睡不安稳!”

芮玮道:我还是勤练这三招的好,前辈教我新武功,我若学不精,到时间,反丢了前辈的脸,不如以后再学。”

喻百龙脸色一变,不悦道:你瞧不起我的武功吗?你以为会了三招就够了吗?我这武功你不用学精,只要学会,别说丢脸,光彩可大了!

芮玮没想到他如此好强,呐呐道:晚辈尽力学习……”

喻百龙见他答应学习,心下一宽,笑道:“我来传你一套掌法,名叫.....’’顿时他想到一个问题,传什么掌法好呢?自己的牛吹出去了,那到时若无葯兄那三招的效力大,那真丢了大脸,他想来想去只得将自己最精的一套掌法传出,其威力才能驾凌那三招之上。

当下他不惜一切,续道:这套掌法名叫玄妙三十掌。”

芮玮听到这个掌法名称,心想,会有什么玄妙?但见老人忽然如幽灵般飘忽飞跃起来。

他赶紧注定心神,凝视老人的身形,等老人施完停下身来,他虽然聪明绝顶,却看得迷迷糊糊毫无所得。

喻百龙笑道:“我不信你能看的懂。”

芮玮学艺心甚强,见到这等奇妙的掌法,实乃闻所未闻,满脸钦仰之色,祈求道:“前辈指示,晚辈恭听!”

喻百龙道:“这套掌法学问很深,主在步子的走动,其中之玄妙,出自易经的演变”于是他将玄妙三十掌,一面比划一面口说,解释了两个更次,才一一说完三十掌的精髓。

芮玮无论记忆力和领悟力都很高,在喻百龙谆谆的指导下,到五更时,才练得略具规模。

这时天已微明,芮玮不能再留,要赶回府中,临去时喻百龙满面悦色道:“仅一晚的时间,你能练得这样,大出我之意料,如此下去,数天后黑堡来犯时,你不必再惧怕了!”

匆匆四天过去,芮玮每晚向老人学那玄妙三十掌,已学得很熟练,他的行动没有引起别人的疑心,总管潘中虚虽知他每晚出去,也不敢过问。

这天他从后山回来,匆匆就眠,睡的正熟,夏诗奔进喊道:公子!公子!”

他慌忙坐起,披好衣服,夏诗已然走进他的室内。

夏诗怕生气,先行了个大礼。

芮玮不悦道:我不是关照你们在我睡觉时,不要进来!”

他被上次秋书的事,弄寒了心,故而严禁服侍他的三个丫环,在晚上他就眠时,不能进入书房打扰。

夏诗紧张道:“奴婢有急事奉告!”

芮玮见她害怕的样子,不由心软,柔声道:什么事,你慢慢说。”

夏诗偷偷拾起头来,望着这位心中对他既害怕又爱慕的公子,声音微微颤抖道:“老夫人……”

芮玮笑道:你讲话不要怕啊!我也不会责备你的。”

夏诗镇定下心神,缓慢道:老夫人说要公子去应敌。”

芮玮一惊,脸色微变:“什么?应敌?是不是……敌人来了?

他这几天无时不准备黑堡的来犯,但他自小养成对黑堡的畏惧,这时猛然听到,不免恐慌失色。

芮玮勉强止住内心的恐惧,问道:“他们来了几人?”

夏诗道:好像来了十多个……”

芮玮大惊道:“来了十多个,只……只叫我一人去应敌,这……

这……”

他想到在黑堡时,连普通的武士都打不过,现来了十余个黑堡的精锐,自己纵然得到奇学,但叫自己一人去应敌,生还的希望,微乎又微。

夏诗壮起胆子道:“老夫人不准别人帮你,我·.…·我…去帮你芮玮顿时明白简老夫人有意要害死恩公,故而只命自己一人应敌,当下豪气一发,心想生死由命,笑道:你不怕老夫人罚你吗?

夏诗颤声道:我…—我……不怕……”

芮玮看她脸色苍白,想是早时简老夫人待下人十分严厉,她虽说不怕,实是拼了一死来帮助自己!不觉深受感动道:好,你随我去,只要我今日不死,尔后决不叫你再做卑贱之事!”

夏诗脸上绽出安慰的笑容,她只要听到公子让她去陪伴,就好了,后面的话反而不计较是说些什么!

他俩缓步向大门走去,走到正厅却不见有人,显是下人们都受了简老夫人的指示,藏了起来,免得教大公子看见,不帮忙也不好芮玮暗暗冷笑,心想这样来害恩公,不是太明显了吗!

走到大门前,已听到门外有人叫战道:再不出来,莫怪我们放火啦!”

这时连个应门的小厮都没有,芮玮唯有缓步上前,亲自开门,出外应战,突见夏诗急掠上前,道:“公子,让奴婢来!’’芮玮看到这个情况,仿佛整个这么大的天池府,只剩下自己和夏诗俩人,他想到简老夫人的歹毒,不由摇头叹息一声。

忽听身后有人道:大哥,你叹什么?”

芮玮一听是简怀萱的声音,心下一喜,回身道:“你来作什么?’,夏诗见小姐来了,停下开门的举动。

简怀萱幽幽道:大哥,我…—”芮玮笑道:你可是想帮我吗?”

简怀萱点头道:“我……”

芮玮抢先道:“大哥只要见你关心着我就好了,母亲既有命令,你还是不要违背,乖乖的回去。”

简怀萱霍然胆子一壮,倔强道:“不!我要跟大哥出去!”

芮玮欣慰的笑道:我还以为只有夏诗向着我,现在又有你,只要这样就好了,你要帮我,大哥反而不安,快回去吧!”

简怀萱道:我不帮大哥,出去看看总行吧?”

芮玮不得已点点头,心中却想要是刘育芷这样关心自己,纵然马上死在敌人的手下,也是高兴的。

直到现在没有看到她,芮玮微帐道:夏诗,开门!”

夏诗缓慢地将沉重的大门推开,只见门外高高矮矮共站着十二人,芮玮看到这十二人,心中—震。

其中—人冷冷道:现在才出来吗!我还以为天池府都是缩头乌龟的人物。”

夏诗娇叱道:你骂谁?”

那大人笑道:天池府乌龟号的人物,只剩下一个了吗?怎么来了两个女娃?”

旁边一个瘦高的长人轻轻道:大哥,你看谁来了?…那人长的白胖矮小,和两个瘦长如同骷髅的高人—比,矮了半截,身后九人也都高出地—头以上见他冷电似的眼光向芮玮一扫,惊声道:‘你还没有死!”

芮玮知道面前是黑堡的—流高手,别说后面的九大蛇将,前面这三大魔就教他恐惧得全身泛上冷意,当下意图镇定心神,不作声,静观其变。

夏诗讥笑道:我们公子活得好好的,你们要是怕公子,也用不着咒他死啊!”

那白胖矮小的中年人是江湖上凶名甚著的‘天魔’黄温凯,与‘地魔’那印远,‘人魔’柯轻农,同称黑堡三魔。

他以为芮玮伤在‘地魔’‘人魔’的白骨剑下,纵然被人中途搭救,定然逃不过白骨剑上的巨毒,那知芮玮不但没有死,反而成了天池府的公子,难道其中有什么怪异?

他盯望在芮玮的脸上,阴笑道:“公子姓什么?”

芮玮被平时心中最骇惧的“天魔’一望,吓得脸色微变,要知他从小住在黑堡,早巳被作威作福的三魔欺压得不敢随意吐气,现在面对面相敌,胆子再大,也不禁寒战!

简怀萱含嗔回道:“我哥哥当然姓简!”

“天魔’黄温凯大笑道:“敢情那个姓芮的小子入赘天池府,做了你的丈夫,才改姓简!”

简怀萱脸上泛上红霞,指着‘天魔’结结巴巴骂道:“你……你……说什么?”

夏诗有手剑一挥,说:瞎说八道,我家小姐待字闺房,那曾有了丈夫!”

黄温凯笑道:没有丈夫刚好!正好跟她这个假哥哥偷偷摸摸简怀萱恼羞成怒,莲足一蹬,飞身而上,玉掌左右开弓拍向“天魔”黄温凯,黄温凯大惊,连闪三下,才未教她打中。

芮玮想到自己的仇恨,胆量一壮,大声道:“妹妹回来!”

简怀萱满面愤怒,回转身道:哥哥好好打他们一顿,他们太欺侮人了!”

芮玮缓步上前,走到简怀萱身边,低声道:你退到后面,大哥自有计较!”

“天魔”黄温凯哼哼冷笑道:好亲热啊!好亲热啊!”

芮玮心中一定,不再惧怕,眼前虽有强大的敌人,视若无睹,脸色一板,装作骄傲的神色,冷冷道:你们可是黑堡来的吗?”

“地魔”那印远一旁大喝道:“芮玮,见着咱们,还不跪下!”

芮玮想到恩公,千万不能露出马脚,神色不动道:谁是芮玮?”

三魔心中齐同一惊,在黑堡时芮玮素来怕自己兄弟三人,现在看他镇定的表情,莫非他真是简公子?

“天魔”黄温凯不敢再大意,他知天池府之能,暗暗警惕,运气戒备道:“公子高名?”

芮玮模伤简召舞的狂慢,傲气冲天道:“你们配问本公子的名字吗?”

‘人魔’柯轻农忍不住气,大叫道:“姓芮的,别装蒜!”

芮玮眉头一掀,冷冷道:“听说有帮江湖人物要来本府騒扰,家母说那帮江湖人物都是些跳梁小丑,你一个人出去应付就得了,本公子出来时还以为要费一番手脚,那知是一群疯子,穷嚷乱嚷的,早知就用不着出来了!”

‘天魔’黄温凯听芮玮这番话,虽是极尽讽刺,却不敢动怒,越发认定他就是简家的公子,凝神戒惧道:阁下可是大公子简召舞吗?”

芮玮哼了一声,正眼也不望他—下。

黄温凯曾闻简家大公子骄横狂傲,身怀绝世武功,为了顾全大局,陪脸笑道:黑堡有个使唤的小子,长得和公子一模一样,兄弟们猛然一见,引起误会,尚望公子多多包涵!”

芮玮嘿嘿冷笑道:既见本公子,还不跪下!…“地魔”那印远想到刚才要他跪下,现在还敬回来,心中不敢再确定他是否真是芮玮,只得回道:谁敢叫我们跪下?”

“天魔”黄温凯怕闹翻,立即动手,破坏了原来的计,低声叱责道:二弟,不要多嘴!”

转向芮玮,涎着脸笑道:本堡堡主吩咐在下们前来,主在取回失物,并无他意,刚刚多有得罪之处,公子大量,请宽宥则个!”

芮玮看他脸色与刚才认自己为芮玮时判若两人,心知‘天魔’武功不但高而极精心计,不象‘地魔’‘人魔’有勇无谋,暗自忖道:

“本府世家,会取贵堡的失物.简直是笑话!”

黄温凯主要目的就在绊住简家大公子,当下笑道:那件失物价值连城,是令尊未为宰相时至本堡取去,当时公子尚未出世,当不知晓。”

他这句话骨子里讽刺芮玮年幼无知,芮玮那有听不出的道理,立即傲声道:“既是家父取去,为何当时不来取回,迄至如今!”

“天魔”黄温凯呐呐道:这个……这个……”

他这个半天,也这个不出下文,要知黑堡在江湖上虽是赫赫有名,但比起简召舞的父亲简春其在世时的天池府,其声势差得太远,当时那敢轻攫其锋!

“地魔”那远脾气最燥,大怒道:“就算那时不敢来,现在就敢来。”

“人魔”柯轻农接道:“咱们现在看透了天池府,没有一个能人!”

这两句满含火葯的话,一经道出,芮玮虽不真是天池府的大公子,也激起满怀怒气。

黄温凯见机不对,赶忙道:堡主说天池府在武林中占着领导的地位,黑堡自不敢轻易而来,此次前来,亦不敢冒犯,仅求将失物归还。”

芮玮道:“天池府再没有人,也不会将黑堡看在眼下!”

黄温凯连连陪笑道:“那个自然!那个自然!谁不知天池府无论婢女,仆人,就是三尺童子,亦然身怀绝艺,二弟、三弟不知好歹,说话轻重不分,公子见谅!公子见谅!”

芮玮没想到“天魔”会如此低声下气,就势不再发作,但仍装傲然不悦道:“你且说来,天池府取去贵堡何物?”

黄温凯故作神秘道:那件物品贵重无比!”

芮玮这时仿佛真把自己变成简召舞,一点也不再胆寒面前的敌人,大声道:再贵重的物品,天池府也不稀罕!”

黄温凯笑道:“可是这件物品非同小可……”

芮玮看他满面姦诈,要说不说,故作神秘的样子,大为厌恶,怒声道:你且说出名称,果真是黑堡的东西,立即归还!”

黄温凯吞吞吐吐道:当真吗?……”

这时忽听天池府内传出一声尖锐的口哨,黄温凯知道自己的人业已全部侵入天池府内,正好里应外合不再耽误时间,脸色陡然变得十分凶恶,大笑道:“那件东西,便是天池府的宝藏!”

芮玮慌忙问道:什么宝藏!”

黄温凯大声笑道:“谁不知天池府宝藏无尽,取之不竭,尤其是武学奇书!”

简怀萱大惊道:“哥哥!哥哥!他们都侵入家里去了,快回去帮忙!”

芮玮回头望去,但见天池府内,黑烟冲天,显是他们已在放火,身形刚动,黑堡三魔和九大蛇将迅快在他四周围住。

“天魔”黄温凯哈哈笑道:“久闻大公子武学高超,今日让在下们见识,见识!”

芮玮眼看黑堡十二大高手围住自己,不由慌了手脚,不知从那方下手冲去,大声:“妹妹,夏诗,你们先冲回去帮忙,留我在这里和他们应付!”

黄温凯大笑:哪有那么容易,黑堡不来则已,既来就不是弱手,天池府再强也不是黑堡十年预备的对手,快快纳命来吧!”

说着天、地、人三魔抽出白骨做成的怪剑,芮玮一见此剑,想到若非恩公差点死在这剑下,顿时激起满怀仇恨,双手握拳慾以恩公所教三大绝招,与其拼命!

黄温凯讥嘲道:好个简公子,竟敢以空拳敌对,敢情怕活得不耐烦了!”

芮玮不放心简怀萱与夏诗,望着她们,大声道:“你们快走!”

简怀萱道:等大哥打败他们,我们一起走!”

夏诗笑道:他们一定不是公子的对手。”

芮玮暗暗叫苦,心想等下打的不好,就要送命,恨不得马上逃走不要在她们面前丢脸,但已成满张之弓,不得不发,惟有先发制人,一招向“天魔”攻去。

“天魔”迎上前,大声笑道:今日叫你见见天地人三才绝阵的厉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