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64章 真相白

作者:古龙

芮玮将贺礼递到黎昆桌前,恭声说道:“这是莫家牧场的寿礼,祝贺老寿星长命百岁,福寿并增。”

莫为先见芮玮这般处理,不再怀疑他是偷自己贺礼的贼人,暗付:“他要是有意偷走,也不会拿出来了。”

钱飞龙低声道:“这贺礼一定是三手神抓偷的。”

果听芮玮又道:这贺礼在过江上被一位瘦小的老汉从莫兄身上盗得,在下转手盗来,那位老汉盗得重宝,上岸即走,不知去向,是故众人并没有人见他来过。”

芮玮不说偷儿是谁,就这样众人皆知是三手神抓偷的,因三手神抓身材瘦小,年纪很大,一般人都晓得。

钱飞龙与莫为先好生感激芮玮这番话,众人都不承认三手神抓来过,芮玮这一承认,洗脱两人串通害人的罪名。

芮玮接道:黎老英雄请收下这礼物,在下等于帮老英雄寻回重宝,不知凭这点可否请见贤婿婚前一面?”

能从三手神抓谭燕春身上盗回宝物而令他毫无知觉,这份手法之妙,闻者莫不震惊,有人还不相信,芮玮献上的礼物是从三手神抓身上盗来的。

黎昆见芮玮有这一手功夫,武功定非寻常,来历必不简单,他坚持婚前要见女婿必有用意,说道:“好,去请芮玮出来!”却不知眼前这人才是真的芮玮。

简召舞在后堂正准备拜礼行堂,却闻岳丈大人要请自己单身上堂,好生纳闷,当下脱掉身上的新郎服装,走到堂上,只见大堂中央站着一位素未谋面的黄脸汉子。

黎昆指着芮玮笑向简召舞道:“贤婿,你可识得此人?”’

简召舞摇头答道:“不识。”

芮玮冷笑道:姓简的,你当真不识我吗?”

简召舞闻言大惊,心想此人是谁?声音好熟,他怎么知道自己姓简,而不是姓芮?

芮玮接道:“你认不认得我没有关系,在下要请你认一件东西,你不认得我,这件东西想是一定认得!”

芮玮摸出那条粉红色的汗巾,简召舞一见汗巾脸色大变,声音不同寻常地问道:“不错,这汗巾我认得,你从那里得来?’’

芮玮脸上的肌肉,倏地一阵抽搐,声音惨然地说道:“这汗巾是黎小姐送给你的定情之物吗?”

简召舞想不起汗巾在什么地方丢的,说到定情之物,得意地笑道:“不错,这汗巾正是黎小姐送给区区的。”

芮玮身体忽然颤抖起来,他终于明白杀死叶青、夏诗的凶手是谁,简召舞去怀庐要杀自己,他怕冒充自己终有一日被拆穿,如此一来玄龟集骗不到手。

他探听到自己隐居栖霞山,赶到怀庐预备杀人灭口,那知恰好自己去了天池府,于是他看到背叛他的夏诗,难怪他要剥光夏诗的衣服,原来他要站辱没有指染到的一名丫环。

又难怪叶青、夏诗毫无反抗的被点住穴道,原来她们以为自己回来了,怎知不是自己而是狼心狗肺的简大公子。

夏诗不堪受辱嚼舌自尽,他的兽慾不得逞,怀恨到叶青身上,竟连叶青一齐杀了。

芮玮越想越恨,暗暗痛呼道:“简召舞呀!简召舞呀!你若不是为了匆匆赶回参加黎昆的擂台招亲,怎会遗失黎小姐赠送的汗巾,可见天网恢恢,偏叫你遗下汗巾,教我想出凶手是谁!”

芮玮身体颤科得越发厉害,他心中在想要不要杀这位同母异父的兄弟,时青与夏诗死的好惨,这仇非报不可。。

芮玮又想:你冒充我骗玄龟集我不怪你,你知道她藏有一本武学秘笈玄龟集,你要骗玄龟集我不怪你,你就是冒我之名为非作歹,做出大恶来,我也不怪你,但你断断不该杀死我的妻妾,而且掳劫我的儿子以便将来要挟我,不敢破坏你的阴谋。”

芮玮默默低诉道:娘,你将来不要怪我,你这位儿子我一定要杀,我要报仇,报那血海深仇。”

当下打定主意,神情镇定下来,沉声说道:“黎小姐送给你的定情之物,你为什么不好好看着而遗落我家。”

简召舞惊道:你家?!你是谁?你住在那里?”

芮玮不答话,忽然问道:“我的儿子呢?”

简召舞见他神情倏地数变,心想此人好怪,说道:“你的儿子,我怎知你的儿子在那里?”

芮玮一听他这么说,便知他未掳劫自己的儿子,否则这—句话点明他,应当认出自己是谁。

心想那自己的儿子在那里,莫非是有人救走了,忽然想起那遗失的玉石狮子,心道:“啊,原来是被她救走了,难怪她随手把玉狮子取回。”

简召舞又道:“你到底是谁?”

芮玮还以为简召舞没有认出自己,却不知简召舞已认出他是谁

了,心想天下只有芮玮本人敢确定自己不姓芮,而姓简,他故意问

这么一句话,好教芮玮一点也不提防。

芮玮冷笑道:“我姓芮……”

简召舞忽然一指点出,这一指快如闪电,而且出指怪异,莫说

芮玮无防,就是有防,也不易躲过。

芮玮胸中被点中,顿时全身软麻,力道全失,简召舞哈哈大笑

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池府的大公子简召舞。”

这一着甚为阴险,简召舞杀母杀弟的消息,消息灵通的江湖人氏已经知道,暗暗不齿简召舞的为人,简召舞故意说芮玮是简召舞,好教自己杀他时,无人助他。

而且事后恢复芮玮的容貌,他与简召舞长的相似,人们真当他是简召舞死了,他这真的简召舞堂而皇之变成芮玮。

于是再无人疑惑他的身份,只当他是掌剑飞的儿子,等将来玄龟集骗到手,练全上面的功夫,成为天下第一人,那便无人能阻止了。

简召舞一说完芮玮是简召舞,不等他争辩,一掌猛力拍去,芮玮功力丧失,还知闪躲,轻功并未丧失,他虽然全身软麻得发挥不出一点力道,脚下还跑得快。

简召舞连击五拳,芮玮一一闪过,堂上千余人睁眼看他两人争斗,没有一人上前阻止,武功高的前辈虽知芮玮被点麻穴功力丧失,支撑不久,生死不过旦夕间事,却无人想上前救他,只道他是天池府的大公子,杀母杀弟,杀了不足可惜。

简召舞连出怪招,绝非以前可比,原来这几月来,他冒充芮玮骗取黎小姐的武功,黎小姐只当他向自己求教,一一传他,心要芮玮武功不下自己而向自己求教实是自己的光彩,毫不怀疑简召舞在偷学自己的武功,而且更想骗到整本玄龟集。

芮玮先机已失,被简召舞的怪招逼得步步后退,不及施展飞龙八步,而且飞龙八步要有相当的功力才能飞跃空中,要芮玮这时跃起甚为艰难。

简召舞每一招攻的芮玮狼狈不堪,忽然简召舞拳法一变,芮玮尚未看出那拳的拳理,以便闪躲,已被一拳击在当胸,芮玮张口喷出一口血箭,直射丈外,人被击得飞向一旁,挥在钱飞龙的脚旁。

钱飞龙对芮玮颇有好感,探手芮玮怀内,看他死了没有,忽然摸到两块牌于,拿出一看,一块花花绿绿,另一块是金的,一面雕刻“令”字,另一面是兵马大将军的官印。

钱飞龙一见此牌眉头一动,众人没有看清,他已将牌子收回芮玮怀内,说道:“此人骨脏震碎,已经死了。”

简召舞不放心,走上前问道:“真的死了吗?”

钱飞龙故意一脚踢开芮玮的尸体,表示怕沾上死人的晦气,简召舞见芮玮被踢了一脚,一动不动,以为当真死了。

正要再细查一遍,堂上黎昆不悦道:“玮儿,今天是你大喜之日,为何杀人行凶,冲了喜气。”

简召舞恭敬地回道:“此人是天池府的大公子,他杀母杀弟,小婿早已不忿,今日碰上,不想失手杀死。”

座上虽有湖北知府,他却不闻不问,知道他们江湖武林人物,杀人不当回事,还是少问的好。

黎昆虽然不悦,不再责备简召舞,心想:他今日杀死天池府的大公子,正好在众人面前成名露脸,天池府大公子的行为杀了不足为怪。”挥手命爱边的帮众道:“快把尸体抬走,现场收拾干净,不要使贺客看的恶心。”

三名帮众匆快跑来,两名抬起芮玮的尸体,一名揩试地上的血迹。

这一闹,简召舞忘记再查芮玮死了没有,众人只道芮玮死了,心想当胸挨上黎昆娇客一掌,还能活吗?

然而只有一人知道芮玮投有死,乘没有人注意时,偷偷溜出喜堂。

芮玮的尸体被吩咐抛落江底,始他的两名帮众,走到江边,在芮玮背上绑上一块巨石,扑通一声沉尸江底。

同时间另一边也是扑通一声,钱飞龙迅快潜入江内捞起芮玮下沉的尸体,割断绳索,潜上岸来。

芮萱被江水一浸,苏醒法轻声音微弱道:我……我……才是芮玮……”

钱飞龙啊的一声,只见芮玮脸上的易容葯,已被江水溶掉,长的和黎昆的女婿一模一样,心想两人谁到底是芮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