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68章 恨难补

作者:古龙

芮玮尚记得野儿的家,这北京城虽大,顿饭不到被他找到方向,路人行人见他疾奔如飞,莫不惊讶相视,幸好时光还早,路上行人不多,否则他这般飞奔,定要闹得满城轰动。

来至兵马大将军府第,只见府第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任何人,或许因时光尚早,行人难见,也或许是因兵马大将军的府第,禁卫森严,行人一早不敢打道过此。

芮玮踏上石阶,看那景物依旧,人事却非,当年是偕同野儿离开此地,虽说野儿性命堪虑,两人相依不离,迄今回忆起来甜蜜无比,如今重回此地,单身一人前来找野儿,心中既落寞又难过。

他不知见到野儿说些什么好,倘若野儿问他:你别来如何?他真不知如何回答,难道回答我已结婚而且生子?

野儿听到如此回答作何感想?芮玮暗暗苦笑道:她一定怪我太无情了,怪我不该不找她的下落,而与别的女子结婚生子!”

可是这几年来的发展,任谁也无法预料,自己的遭遇坎坷离奇,足可说上几日几夜,然而就是说破了嘴,尽力向野儿解释,她会谅解自己吗?

芮玮站在石阶最上一层停住,微微摇头,心想:她不会原谅自己的,她一定心里想:你早不来迟不来,却在妻妄被害后来找我,莫非是太寂寞了才想起我?

芮玮想到这里,收回慾要敲门的手,寻思道:“我还有什么颜面

见她,还是不要见她,悄悄的走吧!”

但他才一转身,却再也抬不起步子走下台阶,内心升起—股强

烈的慾望,这慾望令他势必要见野儿一面,不见一面不得甘心。

于是他又寻思道:既然来到这里还是见她一面吧,不管野儿见

到自己如何感想,她恨自己好骂自己好,自己却要老老实实地向她

叙述几年来的遭遇,问她好吗?

“只要她生活得好好,自己就心满意足了,那怕她恨自己无情无

意,说永远不再相见的话,自己也心安理得地离开,因为到底毫不

隐瞒的坦白叙说了!”

他这心理,如同做错事的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向母亲老实地说

个清楚,不管母亲责罚否,否则心里永远难安。

他既决定要见野儿,那颗心立时又激烈地跳动起来,就象在琴

儿口中突知野儿的下落,刹那间狂喜莫名,连外衣也不及穿就冲出

房门般的兴奋。

只见他举起的手微徽颤抖地叩击那两扇铁环大门:当…‘当”

“当”三下清脆的响声,这三声响后,他又想道:“多年不见,不知

野儿容貌清瘦否?她不晓得自己还活不活在世上,记得她逃开她师

父掌握那年,只当再活半年,半年后便是史不旧令自

己服下毒葯毒发之期,难怪她要偷逃点苍山,她是想在半年内找到

自己,好和自己相处一个时间呀!

“她找不到自己,自己也未去找她,迄今三年过去,想来她已当

自己去世了,她要是思念自己,二年来岂有不瘦之理?”

想到这,心中的情思激荡不已,恨不得马上见到野儿,向她说:

我没死,你看你的大哥上。

当下也不想怎么没人前来开门,猛地双手一推,那沉重的大门

竟被他一推之下,豁然两面打开。

芮玮一楞,心想:“大门怎么并未上闩,奇怪?一向警卫森严的府第怎会门不上闪,也无守卫看守呢?莫非高寿不在这里憩息,警卫便拆除了?”

他跨进大门,才走几步发觉不对,心想这里沉寂得可怕,如同荒庙一般,那象当朝炙手可热的大人物的府第?

一阵轻风飘来,芮玮嗅到血腥味,内心猛地大恐,他想起那天回到“怀庐”妻妾被杀的情形,不正是此时的写照,难道这整府上下的人皆遭不测?……

芮玮狂奔人内,一进大厅,惨状映人眼际,只见卫士一个个死在大厢了,死状一致,头颅不知被何物击的粉碎,扫目暗数,至少有二十具尸体。

也就是说守卫高寿第二处府第的卫士,大部死在这大厅上了,芮玮惊骇得目瞪口呆,暗中大呼道:是谁?是谁到这里来行凶?高寿不在这里,行凶的目的为了那个,难道是为了高寿的妻女?!”

芮玮悲痛得几要大声呼叫,蓦地一想也许凶手尚未远去,一喊反而惊动,当下忍住不安的心,一步步向内走进探看究竟。

走到后院厢房,看到几具尸体,芮玮忍不住眼泪夺眶而下,因为他认出那几具尸体中有一位是野儿母亲玉掌仙子的尸体。

玉掌仙子死了,倘若野儿在这里凶险可知,芮玮急得四下飞奔,见到女尸仔细辩认,看是不是野儿的尸体。

但他整栋屋宇走遍,却不见野儿的尸体.心想:莫非琴儿骗我,野儿并不在这里?她要在的话,决不会独自逃走,不是死了就是仍在与凶手拼斗。”

他这想法十分正确,想那玉掌仙子被杀,高莫野不可能不与凶手拼命,而且非拼个死活不可。

芮玮心想琴儿骗自己的成份少,野儿在成份大,既然很可能在,她在哪里,是死了抑是未死?

芮玮心头蒙上一层阴影,直觉到某种不幸将要降临,他与野儿的情感业已根深蒂固,皆因奇特的遭遇才暂将她遗忘,此时忆上心坎,所谓关心则乱,心中真如乱麻一般,恨不得大叫:野儿!野儿!你在哪里?”

只见他漫无目标的乱闯,牙根紧咬,生怕突然发现野儿死了,但

他走来走去,再无任何意外的表现。

于是他想到是琴儿骗了自己,野儿并不在此地,琴儿信口胡说

而已,野儿不在这里,纷乱的心稍觉安定,却又觉得无比的惆怅,失

望。....’

他这时的心情十分矛盾,既希望野儿在,又不希望儿野在,希

望的是能与她相见一面,互相畅谈数年不见,仅那思

慕之情就述它不完,但怕在的话野儿遭到不测,那还不如不在,宁

愿终身不见,只要她活得好好的,所以他又不希望野儿在。

目前事实证明野儿不在,芮玮心安了,走到玉掌仙子尸体前,环

臂抱起,他要替野儿把她母亲的尸体暂时安葬,不能让玉掌仙子的尸体与另外的尸体一般的横陈。

那玉掌仙子的死状与所有的尸体并无两样,头颅被击碎一半,不

仔细认,认不出来,芮玮恭敬的抱着走到庭院中,想寻个幽静的地

方安葬。

庭院遍栽各种花草树木,可闻甚多鸟鸣声,大庭深广的原因,飞

鸟栖息此地,芮玮脚下踏着枯叶慢慢深入。

走了百丈,找到一处幽静地,正要放卜玉掌仙子的尸体,只听

“托”的一声,这声音出自两件木器将击,声音虽小,芮玮听得清楚,

来自右前方。

抬头向右前方望去,敢情因林木掩蔽的关系,早先竟未看到探

院中尚有一栋屋宇,这屋宅不大。只有三开间,建的象尼堂一般,芮

玮奇怪怎会在深院中还建一座如此形式的房屋呢?

蓦听又是“托”的一声,芮玮推测那“托”声是击木鱼声,心

想谁在那屋内修行,凶手难道也未发现这栋屋宇,故那修行人未曾

遭殃?

这修行人也奇怪,怎会在堂堂的大将军府第后结庐修行,天下

何处不可修行,偏偏选在这里?

而且更奇怪那修行人竟未发觉整府上下被杀得一干二净,除非

是个聋子,不可能听不到府弟内被杀者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

难道那修行人道行已高,在诵经时物我两忘,故不知外界的变化,真是如此,这修行人倒有点神秘了。

因一位虔诚的出家人,竟在大将军府内后院中修行,这出家人的身份来历实在难测?

正想着“托”声又响,这一响击的很重,听得格外清楚,不错,正是木鱼声,毫无疑问,确是一位出家人在这里结庐修行了。

芮玮本想过去探看究竟,看是不是一位出家人在里面修行,这时他想打消一看究竟,寻思:我何必去打扰人家?”

于是他弯腰放下玉掌仙子的尸体,预备暂先安葬,以便死者灵魂得安,然后通知高寿重新安葬。

他正要用手挖个浅坑,耳闻又是“托”的一声,这声更重,仿佛那修行者含怒而击,故击得木鱼如此响亮。

芮玮奇怪的摇头,心忖:好奇怪的出家人,怎么如此击木鱼法?不但轻重不一,而且相隔的时间或长或短,又不闻喃喃诵经声?”

要知出家人多半一面敲木鱼一面诵经,因诵经时心中一片详和,那木鱼击的异常有规则,听来甚为悦耳。

但这木鱼声击的既不规则更不悦耳,反而刺耳丁,芮玮心中起疑,过去探看究竟的心意又起。

他站起身来轻悄悄地接近那栋尼庵式的小屋,他怕惊动出家人的清兴,故而走的毫无声息,又想看个究竟而不慾打扰。

走到小屋前,那小屋的中间虚掩,内里的情形本可偷窥,芮玮考虑要不要看,斗听“托”声大响,吓了芮玮一跳,暗忖那修行者如此重击木鱼,木鱼定然敲碎了。

芮玮猜想的不错,那木鱼果然敲碎了,只听修行者说道:你再不交出,你母亲的性命将要如这木鱼般被我一击而碎!”

芮玮听一怔,心想那修行者在跟谁说话,出家人怎可说出如此凶狠的话来,倒象在威吓人似的。

被威吓者答话道:“师父,你不要杀我母亲,我交给你就是

这声音微微颤抖,显然那人经不起威吓,答应了修行者的要求,交出一件东西。

那修行者哈哈笑道:“谅你不敢不交出,五声木鱼响后,片刻迟缓不得,快说在那里,否则莫怪为师要杀你母亲了。”

被威吓者道:师父,徒儿不该盗取师父的剑谱,如今任凭师父责罚,只是徒儿有个要求,不知师父能不能额外应允?”

那师父冷笑道:念你早已出家仟悔,说吧!什么要求?”

那徒儿道:倘若师父遇到芮玮,希师父将芮玮不会的两剑传给他,这要求徒儿知道太大胆了,但……但徒儿愿以一死相求……”

那师父冷酷的大笑道:—死相求!你以为师父还会饶你一命吗?大胆丫头,竟敢背叛我偷盗海渊剑谱离开点苍山,寻那喻百龙的弟子,你想得好,偷了剑谱好私传那小子,那小子学会八剑天下无敌,哼,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快说剑谱在那里,再不说立时杀你母亲,教你做个天下不孝女……”

话声刚完,眼前一花,一人落在师徒两人之间,面向站在门边的师父,背对缎衣尼帽的徒弟。

那人面蒙黑巾,声音沙哑道:高莫野,令堂已被一灯贼尼杀害了……”

他身后那女尼闻言惨变,声音栗动道:家……家母……被……杀了?”

蒙面人头不回,一面沉痛无比的哀叹!

站在门边的一灯,早已蓄发,后挽一髻,称她贼尼实不恰当,因她此时全部俗家艳妇的打扮,只是张玉珍容颜已老,如此打扮十分不伦不类。

张玉珍望着蒙面人怒目道:“你是谁,快滚!”

蒙面人冷哼道:我该滚,但你也该滚,贼……”他忽然转变称呼道:……张玉珍,咱们一起滚出去,不要污秽这块圣洁的地方。”

他转变及时,没有喊出贼尼两字,这里只有一位女尼,他要骂贼尼,倒未骂到张玉珍而骂到高莫野了。.

张玉珍冷笑道:“咱们两人问有仇么,你敢不敢说出自已是谁?”

蒙面人声音更是沙哑道:你别想激我说出我的身份,但我告诉你,咱们两人间不但有仇,而且是极深的仇恨。”

张玉珍被蒙面人突现的身法震住,不敢小觑他,有意探问实,闷声道:“什么仇恨?难道我杀了你的父母,妻子?”

蒙面人懒得罗嗦,并且怕时间久了被身后的女尼认出自己是谁,此时他极不愿意削发为尼的高莫野认出自己,大声道:张玉珍,你到底不敢跟我出夫较量,解决那段极深的仇恨?”

张玉珍内心打定主意要杀蒙面人,而且要用残酷的手段,但她冷静道:你想死在我手中太容易了,哼,你不道身份,当我不会知道吗?你出去等着、待会三招说出你是谁!”

蒙面人道:要出去一起出去,咱们走到无人的地方”

张玉珍道:“想死不争迟早,以我张玉珍的声望,决不会临阵逃脱,你乖乖在外等着,听我的话,输在我的手中让你死得痛快点,此时我要惩戒叛徒,知趣的快走!”

张玉珍恨透蒙面人,若不是他,高莫野已将海渊剑谱交出,原来张玉珍用心计威吓高莫野,声言玉掌仙子落在自己手中,以五声木鱼响为限,五声敲后不交出剑谱,杀死玉掌仙子。

虽然玉掌仙子早被张玉珍来时杀死,高莫野却不知道,三年前高莫野从点苍山逃出时偷走海渊剑谱,想在半年内找到芮玮交给他,以便芮玮练会海渊八剑成为天下第一人。

那知那半年芮玮的消息毫无所闻,高莫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8章 恨难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