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07章 绝世传

作者:古龙

芮玮一招没有攻到“天魔”,天魔”已然闪身而过,“地魔”“人魔”两侧围上,骨剑如两条毒蛇向他胁下刺去。

芮玮根本不是二魔的对手,现在三魔不但联手,而且配合—个三才绝阵,自忖不要一招就伤在剑下,当下他听天由命,迅快展出简召舞所教第一招“惊涛拍岸”。

但见他身子—转,“地魔”“人魔”两剑顿时落空,“天魔”随后向他一剑刺去,那边“地魔”“人魔”又跟着刺出两剑。

这二剑几乎同时刺出,芮玮身子没有转完,双掌已向四方连续拍出数十掌,那三剑堪堪要刺到他身上,却被他双掌拍在每柄剑上,一一拍了数掌。

三魔觉到他的一掌强似一掌,转瞬间每柄白骨剑被拍到第五掌时,不但失了准头,而且差点撤手丢剑。

人魔大惊失色,暗暗吃惊道:天下那有这等掌法,竟能出此招数!”

其实他们不知芮玮虽然拍出十数掌,却只是一招,这一招使完,第二招“滔天巨浪”跟随而出。

三魔不敢再大意,聚起全付精力,围住芮玮四周飞奔,奔走中依照阵法,一剑一剑刺去。

三魔见掌影滚滚而来,不见芮玮身在何处,虽有绝好阵法,也无法攻击,反而被他掌风,逼得连连后退。

“天魔”一见情势不利,大喝道:九疑配三才,生机永不息!”

他喝声一出,围在外面的九大蛇将,顿时象九条水蛇般,围住三才阵交叉穿进,其时简怀萱与夏诗亦被转住,但那九人却未向她俩出手,她俩人静观芮玮独斗,好象深信芮玮能将此阵破去。

九疑阵一加进三才阵中,其变化生出万端,芮玮四下一望都是攻向自己的人影,心中不由发毛。

此时由不得他再考虑,第二招使完,赶忙第三招“骇浪排空”向四周攻来的敌人一一拍去。

这一招“骇浪排空”果然厉害,九疑配三才虽然生出无穷的变化,亦无法避开这招,九大蛇将共有六人中了一掌。

但是芮玮功力有限,虽有绝妙的招式,在阵法中威力大减,拍在那六人的身上,他们只觉一阵剧痛,却未受伤。

天地人三魔看出芮玮这个功力不够的弱点,不再惧怕他的掌法,立时催动阵法,将芮玮围得死死的。芮玮连环三招不断使出,虽然打了他们不少掌,总因掌力不够,无法破阵,只见十二人布的阵法越围越小。

芮玮仗着三招没有让三魔剑法刺到,但现在被围的圈子越来越小,顿时危险万状,随时有被刺到的可能。

简怀萱见状大惊,她深知大哥武功甚高,为何只使出三招而不使出更厉害的招数,难道大哥把别的招数都忘了?

芮玮三招不见功效,越斗心中越是慌,他本身武功在黑堡只学了一套掌法,那套掌法虽然平常,却被他练得滚瓜烂熟,得心应手。

芮玮三招从头恰恰使完,三魔见他使来使去只是这三招掌法,知道他下招又是从头施起,乘这瞬间的时间,三剑如同三匹白练向芮玮身上射去。

要知简召舞教给他的三招并不是一套连环的掌法,而被他硬生生的连环起来,其中自然有很大的破绽,三魔看出这个弱点,这一加紧攻势,芮玮立时危殆万分。

在这干钧一发之机,芮玮不觉使出心中最熟的掌法,但见他腾身而起,刚好躲过三魔的严密攻击。

三魔算定倘若他再使出第一招“惊涛拍岸”必然中剑,那知芮玮在最危急时,本能使出一招很正常的招数,却教他们大大料想不到。

这一平常招数,三魔那有不识“地魔”停下剑来,大叫道:

“那是咱们黑堡的‘无常掌’。”

芮玮落下身后,不见他们三人再攻过来,忽听“地魔”叫出这么一句话来,暗暗一惊,心道:糟糕!”

三魔停下身,九疑阵立时停顿,九大蛇将站在他们四周,刚好将他们转住,只要芮玮一动,阵法即刻围上。

“天魔”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天下顶顶大名的天池府,深藏武学奇书万卷,那知简公子在最危急时不会使出精妙的招数解救,而仅使出本堡的‘无常掌’,岂不令人可疑!”

“人魔”柯轻农冷冷道:记得咱们剑下亡魂芮玮那小子把‘无常掌’练得甚熟!”

“天魔”黄温凯嘿嘿笑道:莫非阁下还是假公子?”

芮玮脸色一变,心想不能让他们再猜测下去,身形一动,飞快攻上“天魔”讥笑道:看来你在天池府倒偷学了三招!”

“地魔”“人魔”都不再将芮玮看在眼下,身子动也不动,要等他攻到时,再还他个措手不及。

“地魔”那印远跟着冷笑道:谁敢来送死……”

他们已将芮玮那三招看熟,以为他再攻过来,足可应付有余,但听“地魔”话声未完,只听“啪、啪”三声巨响“天地人”三魔的脸上各已挨了一掌。

“天魔”黄温凯摸着被打的脸颊,竟忘了还击,惊疑道:“那是什么掌法?”

芮玮没想到怪老人喻老前辈传给自己的玄妙三十掌,一招便见功效,惊呆之下,也忘了再攻出第二招。

三魔被那一招震得楞住了,要知他们三人的武功在江湖上都是一流的高手,如今被—个年轻小伙子,一招各打一个耳括子,而且丝毫无法反抗,传到江湖上,实在骇人已极。

“人魔”柯轻农呐呐道:大哥……他……他……不是芮玮!”

三魔深信芮玮没有这么高的武功,一时不敢再以为面前这位简公子会是芮玮装扮的了!

简怀萱一侧旁观,她见二魔指出芮玮假公子,也有点怀疑,现在见她大哥又施出一记招,三魔没有看出,她却看出那招掌法的脉路。

她本有点怀疑,现在更怀疑了,因芮玮那记怪招其心法和天池府的武功截然不同,一个人的招数虽然不同,但是一派武功的心法却是不能变的,芮玮没有学过天池府的武功,当他施出这记怪招,一眼便被简怀萱看出。

想到大哥的性情,显然有点不同,她暗道:“难道这个大哥是别人装扮的,那么真的大哥到那里去了!”

这时但听天池府内传出惨叫声及械斗兵刃交击声,浓密的黑烟中火光熊熊,三魔见状不能再耽搁,否则攻不下天池府,堡主怪罪下来,可担当不了,当下三人同声一呼,带动整个阵法,以凌厉的攻势,攻向芮玮。

芮玮一招得手,信心大增,专以玄妙三十掌对付十二人的攻击,只见他一一拆解,每招都是妙到极点。

九大蛇将用出全力攻击芮玮,便无法再顾到简怀萱与夏诗,简怀萱乘隙,带着夏诗跃出被转的圈子。

夏诗见芮玮一人独自在十二大高手的环攻下,担心道:小姐,我们攻进去帮公子吧!”

简怀萱微微摇头,她知道这个有问题的哥哥,一时决不会败在阵中,惦记天池府内不知如何?低声道:我们进去看看!”

她刚要举步,天池府内冲出一位面蒙黑帽身着黑衣的长身汉子,只见他迅快的冲进九疑三才阵中,拳脚齐飞攻向芮玮。

三魔本以为他要进来帮助芮玮,那知是来帮助自己,虽不知他是何人,也不多问,配合他的拳脚加紧攻势。

芮玮本来略占上风,但等黑衣汉子一人攻人,不数招就抵挡不住,心中暗惊,这黑衣蒙面人是谁?竞有如此高的功夫,看来竟在三魔之上。

玄妙三十掌芮玮练得不熟,不能发挥莫绝大的威力,时间越长,芮玮越是危险,随时有失手被杀的可能!

简怀萱看到黑衣蒙面人的掌法路数,便忘了回天池府,盯着他的身形,越看越是奇怪。

忽见黑衣蒙面人施杀手攻向芮玮,芮玮业已四面受敌,眼看决无可能逃开这记厉害的杀手。

简怀萱大叫道:大哥手下留情!”

芮玮心想:她叫谁大哥?”

但他念头还未升起,觉到胸中好象被铁锤猛然一击,忍受不住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神智昏沉沉中,似乎三魔的白骨剑已向自己的头上刺到。

他无力再闪躲,心中一急,暗呼:吾命休矣!”随即昏去。等他幽幽醒来,四下漆黑—片。

他自言自语道:“我芮玮死了吗?”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边道:你还没死?”

芮玮吓得霍然坐起,大惊道:你是准?”

那冰冷的声音:老夫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吗?”

芮玮惊呼道:你是喻老前辈!你……你……怎么也来到这里?”

那声音奇道:我怎么不能来这里?”

芮玮悲声道:老前辈如何去世的?”

那声音笑骂道:“鬼话!我喻百龙好好活着,那里死了?”

芮玮打亮火石,果见怪老头喻百龙活生生的站在眼前,他轻咬—下舌头,感到疼痛,大喜道:老前辈,晚辈没有死?”

喻百龙笑得满面皱纹重叠道:假若你再不好好睡下去,不死也要落得终身残废。”

芮玮果觉喉头有点发甜,再不睡下去又要吐血,心知蒙面黑衣人那一掌打得自己不轻,赶忙乖乖地躺下。

他四下一望皆是白石,好像是个石窖,睡的床也是白石砌成的棺枢,暗暗惊道:敢情是在简氏一脉家庭的巨墓之中?”

不由思潮连连涌起,喻老前辈怎会直出天池府禁地来救自己,黑衣蒙面人是谁?天池府现在如何?是不是被黑堡攻下,将宝藏全部取去?

他正想得出神,喻百龙道:不要再胡思乱想,注意啦!”

忽觉身上的穴道被喻百龙一一点来,每当点到,由穴道涌进一股热力,心知是在给自己疗伤,连忙暗暗运气,配合他的指法,使热力贯布全身。

喻百龙点完各大穴道,一面擦汗一面笑道:你的内功不错嘛!”

芮玮心生感激,恭敬道:晚辈自幼练先父传下的内功心法。”

喻百龙道:令尊名讳是……”

芮玮道:先父菏……”

他突然感到了浓重的倦意袭上脑际,喻百龙轻声道:好好睡吧!

不要说了……”

这一觉芮玮足足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精神十分振奋,看见左侧透进一道白光,便走下石棺,向那里走去。

通过一条狭窄的隧道,转个弯便见三人高的石门掩住一半,他用力推开石门,见那门上写道:简氏一脉家族之墓。”

顿时明白这石门是巨墓当中的碑石,缓缓走出,看到四周一切象上次来时一样,老人静静地坐在墓前草地上。

他走到老人旁边,低声道:前辈好!”

老人霍然惊醒,站起身来,笑道:身体可好了?”

芮玮看他比上次来时苍老多了,而上次仅是两三天前的事,这两三天他怎会老这么多?

芮玮想不透是何原因,一时呆站在那里,忘了回话。

老人伸了伸腰,叹道:真不中用,为了给你疗伤,这一天来总觉累得很!”

芮玮恍然大悟,喻老前辈苍老的原因,敢情就是他费精力给自己疗伤过甚,而致如此!

想到此,芮玮热泪盈眶道:晚辈该死!害得前辈身体受害,这———这——。”

老人笑道:别责备自己,我的身体早就觉到不中用了,怎能怪你!”

芮玮见他神色十分自然,暗中佩服他真看得开,这种胸襟,不把忧虑放在心上,实在可敬!

老人又道:前天我见天池府火光冲天,械斗喊杀声隐隐传来,我本下定决心不进天池府,那时却顾不得了,飞快奔出森林看个究竟,到时也好暗中帮助,那知……”

他说到这里,脸色突然发青,身体微微颤抖,显是想起某件事情令他气得如此。芮玮不知,以为他身体有毛病,急道:老前辈怎么啦?老前辈怎么啦?”

芮玮急的眼泪急流,老人脸色慢慢缓过来,望着芮玮缓声道:

“你是个好孩子!但他却是心肠狠毒的坏孩子……”

芮玮不解道:他是谁?”

老人叹道:不要管他是谁,总之亏得我出来救了你,只要迟一步不但要气死我,而且遗憾终生……”

芮玮暗暗感激喻老前辈关心自己,心中不放心天池府,问道:

“晚辈被黑衣蒙面人打昏过去,便不知一切,后来怎么啦?”

老人道:黑堡虽然有备而来,内外夹攻,人数又多,但是天池府个个武功不弱,他们不是对手,铩羽而归!”

芮玮大喜道:“真的吗?”

老人笑道:“我怎会骗你,天池府只被烧毁一栋房屋,黑堡本想窃取天池府的武学秘笈,结果连屁也没得到,他们那知天池府三代聚集的武学奇书,全部藏在这里!”

芮玮想到刘育芷的安全,呐呐道:“她……她们都没事吗—…”老人道:我救了你,见黑堡的人敌斗不过一一退走,便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不知他们是否有人受伤!”

芮玮心中挂念,低声道:老前辈,晚辈出去看看她们……”

老人突道:“不要去!以后你不用再到天池府去了……”

芮玮不安道“但是恩公要晚辈……”

老人叹道:你何必再装扮他?”

芮玮正色道:晚辈忠人所托,不得不……”

老人突然大怒道:什么忠人所托!不准去就是不准去!”

他这一怒声喝叱,气得脸色苍白,芮玮看得不忍,安慰道:老前辈不要生气,晚辈不去就是。”

老人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缓缓道: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实在是对那种不义之人,用不着守信,要知江湖的事干变万化,倘若不会应变,迟早要吃大亏,你心很好,但要记着这点,要随机应变,古来不少愚忠的大将,就因不能应变,结果功不成,身先死,那是多不值得的事!”

芮玮怕他再生气、诺诺应声,不敢插嘴争辩!

老人沉思一会后,蓦然好象决定一件事情,大声道:你就住在这里罢!”

芮玮惊道:晚辈住在这里做什么?”

老人笑道:你可跟我学艺?”

芮玮本身有段血海深仇的故事,他极想学得绝艺为被害者复仇,苦于空负雄志,而无明师指点,他知喻老前辈武功甚高,见他愿教自己本领,大喜之下,跪下磕头道:“晚辈愿学!”

老人道:我的武功十分难学,而且学会后,要有极大的毅力为我办一件事,你自认能够吗?”

芮玮道:“晚辈不知自己有多大的毅力,但晚辈只记着—点,凡事诚心而为,无不可为,也无不可破!“老人大加赞赏道:好志气!起来吧!喻百龙竭尽所能,将一生所学传授给你。”

他带着芮玮走进巨墓内,这巨墓内暗道纵横交错,一间一间的石室,到里面去都有一定的走法,否则就要触发机关,遭到杀身之祸!

芮玮不知走了多久,左转一个弯,右转一个弯,心想要一一记下来,还真不容易,走到最后,老人停身站佐。

老人回道:“这前面是墓中最大的一间石室,你以习内功武术,直到我认为满意的一天再出墓!”

芮玮眼看前面一大块石壁,那有石室,心中正在奇怪,老人在石壁上下连摸二下,便见到石壁上三块石砖陷下。老人用力一推,石壁被推开一人高半人多宽的石门,芮玮才知这间石室竟然如此隐密!

芮玮走进后,随手关闭石门,他们进来时本带着火烛,若无火烛墓内黑漆漆的,那能认路。

这时忽见老人用力一吹,将火烛吹熄,顿时室内伸手不见五指,暗黑—片,老人道:这里虽然没有光线,却有充足的空气流通,你住在这里,专心习练,别的什么也不用管,我自会照料。”

芮玮道:晚辈就住在这暗黑的石室内,不用火光?”

老人道:正是。”

芮玮十—分奇怪为何要住在黑暗的石室内,而不住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只听老人又道:常人练功因有昼夜之分,往往苦苦练来只得事倍功半之数,而今你住在这里,没有昼夜之分,练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勤练,如此心理上觉得永在练功,不会懈怠,练一分功夫就—得分功夫,比起常人练功就强多了!”

芮玮道:“晚辈看不见前辈,如何向前辈学艺?”

老人道:任何武功,最重要的是内功,我先传你内功心法,再传武技,至于内功心法,只要知道口诀就好。”

芮玮道:“不知老前辈要传什么内功心法。”

老人叹道:这内功心法我也没练过,但我深知其效力大过任何内功心法,可说举世无莫匹敌,名字叫天衣神功。”

芮玮喃喃道:“天衣神功,好奇怪的名字!”

老人大叹一声道:“天衣神功!天衣神功!这名字虽然奇怪,却害得不少武林豪士,寐梦以求,喻某何幸,能够得着其口诀。”

芮玮听他十分羡慕天衣神功,却不知为何不去练它,不由问道:

“前辈为什么不练天衣神功?”

半晌没听到老人作声,芮玮看不见老人的脸上的表情,以为他不愿意告诉自己,那知此时他忆起往事,是多么痛苦呀!

芮玮正要说些别的话,打开僵局,老人忽道:“我因自己从小习得别种内功心法,便不易再学天衣神功,故而未学!”

芮玮道:晚辈也练了几年内功心法,不知可易再学天衣神功。”

老人道:令尊传你什么内功心法?”

芮玮道:“先父说那内功心法,是龟息大功。”

老人大声道“龟息大功,这功练来甚难,我曾听过。”

芮玮悲声道:先父临去世时,传了我几句口诀,晚辈盲目揣测习练数年,也不知练得对不对?”

老人迟迟道:照理说,龟息大功练成,在功力上一般内功心法绝非其敌,大成者可为江湖一流高手。”

芮玮叹道:看来晚辈没练对,前天对敌时,晚辈曾打到敌人数掌,却无法将他们震伤,若然练成便不会如此了!”

老人道:你虽然没有练到大成的效果,也已经略有成效,只要好好努力下去,不难练得大成。”

芮玮道:“习练了龟息大功可易再习天衣神功。”

老人道:这两种内功心法,却是玄门正宗,不相克犯,可同时练成,你既有了龟息大功的底子,再练天衣神功,成效比仅练天衣神功,要高得多了!”

老人停下话声,芮玮没再问,他也没作声,好一会老人突然又道:“我想起来了!令尊是谁?”

芮玮道:先父讳字问夫。”

老人大惊道:果真是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