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71章 情不断

作者:古龙

张玉珍失声道,“煞手三招?那独眼人传我的掌法正是三招?”

萧风道:“名虽三招,其实三招的使用各各有异。”

张玉珍击掌道:“对啊!”

萧风更是得意的说道:“三招使用虽异,却是一个路子,一招用在暗器上了,一招用在兵刃上,另一招就是你适才所使的,用在掌法上了。”

张玉珍何等姦滑,已知萧风此人好高骛远,喜欢被人逢迎,于是有意说道:“好险,好险……”

萧风道:“何险之有?”

张玉珍道:“我真不量力,阁下对这煞手三招如此熟悉,我竟以之偷袭阁下,幸亏那姓芮的小子前来阻挡,否则不是偷袭不着,反而被阁下的绝招击毙了?”

萧风被这顶高帽子一戴,内心大悦,其实要不是芮玮替他阻挡,他绝对无法逃避张玉珍那招煞手掌,但他死爱面子,明明芮玮救他,他不但不感激,认为芮玮刷他面子,这时听张玉珍这么一说,厚颜笑道:“好说,好说,不错,那煞手三招虽是威厉无比,萧某却有解救的对招,可是,我也不会伤你,我既认出你的掌法来历,要知煞手三招是本门师叔独创的武功,你我师门上定有渊源,我岂会冒然伤你,不怕家师叔的责怪?”

芮玮料想不到张玉珍和萧风套上一层师门关系,心想张玉珍今大有惊无险,萧风一定放她,但芮玮颇有点疑惑,寻思:“要说萧风在那危急的情况下还能自救并伤张玉珍实在太难令人置信了!”

芮玮深知张玉珍那煞手招的厉害,他曾两次差点送命在煞手招下,一次在点苍山顶被张玉珍用拂尘射中后心:一次大把暗器从后心射来,若非大师伯用玉佛像阻挡,死定了。这两次的经验令他看出张玉珍的反手掌出人意料的厉害,所以他毫不考虑的从屋梁上坠下,抢救了萧风一招。现在听萧风这么说,自己救他多此一举了,难怪他不感激自己。

芮玮生性老实,虽疑惑萧风有能力解救张玉珍那煞手掌,但想世上奇人高士多有神鬼莫测之能,萧风既这么说,自己纵不救他,定有奇招出现,只怪自己眼界低浅,过于庸人多事了。

却听张玉珍惊讶道:“什么!,那传我三招的独眼人是你师叔?”

萧风笑道:“你学了我师叔的独创绝招还不知他的来历吗?”

张玉珍摇头道:“他只传我三招,别的什么话也没说,连个姓也没告诉我。”

萧风道:“我师叔的行径孤陋怪异,旁人想他煞手三招势难登天,我曾求他教我,他都不肯,你真有缘,能得他老人家欢心。”

他这话无意说出,只要稍有脑筋的人就拆穿了他的牛皮,心想:

“你没学过煞手三招竟敢说能够破解,更出奇招伤敌,显然是自吹自擂,掩饰自己的无能。”

有那脑筋转的快的卫士,不由暗暗冷笑,要不是有所顾忌,早已大笑出来。张玉珍也听出并非萧风真有能力解救煞手三招,她此时更恨芮玮多事,否则一掌击毙他,洗雪十余记耳光之耻。

她更摸透萧风的脾性,心想今日危急,只有再多奉承几句,靠他来解救芮玮与众侍卫的仇视。只见她谄媚地笑道:“你师叔看得起我传我三招,我与你师叔不过数面之交,他就如此慷慨,那会不传给阁下呢,我想令师叔认为煞手三招给阁下并无多大用处,所以不传,以阁下的武功何患会不会那煞手三招?”

萧风大感知已,笑道:“你的话有道理,本门武学博大精深,煞手三招虽是师叔独创的武功,本门武学中算不得奇特之学,师叔怕我本门功夫都学不完,何必多学煞手三招,可是,你能学到师叔的武功,总算有缘,称得上本门弟子了。”

张玉珍打蛇随棍上,乘机道:“这么说我称你师兄了。”

张玉珍的年纪大得可做萧风的老娘,众侍卫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暗骂道:“肉麻!肉麻!”

萧风却一点也不觉得,一本正经道:“你既是师叔的半个徒弟,这声师兄生受了。…

张玉珍口中又喊了声:“师兄!”内心却道:“师兄个屁!你师叔和我有缘,不错,的确有缘,哼,那是露水姻缘,独眼老鬼若不是被我摆布得慾仙慾死,煞手三招怎会轻易传授?小子,听清楚点,在辈份上你该称老娘叔母哩!”

张玉珍宁降了一辈半,正是她的狡猾处,这第二声“师兄”一喊,萧风再不能生受了,回首四望道:“诸位兄弟,此人前业行凶,定然是某种误会,现在弄清楚了,原来是萧某的同门,现在萧某自作主张,放她离开,将军那儿有我担当,你们要是不服,向我问话。”

众侍卫暗暗冷哼,却是敢怒而不敢言,萧风的话再明白不过,谁问他话谁倒霉,既不是他的对手,少惹事为妙。

萧风洋洋得意地向张玉珍道:“你去吧!这儿一切有我作主,见到师叔就说家师‘拳剑无双’想他老人家,希他能回西藏一晤。”

张玉珍暗暗冷笑道:“‘拳剑无双’!好大的口气,难怪你目中无人,敢情有其师必有其徒。”心中正骂,脸上假意笑道:“多谢师兄,我去了一一”

“去”声未毕,芮玮一步踏上前道:“留步!”

张玉珍转脸笑道:一可是叫我留步?”

芮玮不假颜色道:“你既来此,得向高将军说个公道!”

张玉珍冷笑道:“什么公道?”

芮玮怒目道:“三日前,高将军侧室,全府三十二条性命!…

众侍卫大哗道:“什么!她就是杀二夫人的凶丰?”

“放不得!放不得……”

“决请将军来办这凶手……”

有个腿快的,才跑三步,萧风喝道:“停下!”

那下人丝毫不理,萧风大怒,一指弹出一缕尖风,只见那腿快的侍卫“啊”声一叫,作奔跑状,定在地上。

这一手罕闻的,“隔空弹穴”震住各个侍卫,萧风狂做道:“谁敢动!”

张玉珍乘机又加上一句:“要命的别动!”

萧风转身面向芮玮道:“你没听我放她走吗?”

芮玮心平气和道:“阁下受聘将军府,目的何在?”

萧风道:“保护将军性命,现在将军平安,我自有权放她。”

芮玮没好气道:“她杀了将军侧室,你不问问?”

萧风断然道:“没有杀,她不是凶手!”

芮玮道:“阁下怎知她不是凶手?”

萧风冷笑道:“你与她有没有仇?”

芮玮慨然道:“有,仇恨很深。”

萧风大笑道:“这就明白了,你,姓芮的,假公济私,含血喷人,言词不足信。”

他不等芮伟再说,挥手道:“你快走!”

张玉珍知道目前的危机,再不快走,更待何时,飞步掠出,芮玮抢上前去,萧风大喝道:“胆敢!”

横身拦住芮玮一掌拍出,芮玮接掌过去,顿时“彭”声大响,芮玮定身不动,萧风倒退数步。

这一相较,比出萧风的功力不如芮玮。

这片刻间,张玉珍已奔得没了影儿,张玉珍轻功比芮玮高,芮玮心知再追徒然,索性不迫。

萧风羞怒道:“怎么?你敢和我动手!”

芮玮摇头道:“你是高伯父的侍卫,我不跟你敌对。”

萧风不眼气道:“撇下这关系,你待怎地?”

芮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犯不上动手成敌。”

萧风大笑道:“懦种!早知如此,谅你不敢去追本门弟子,虚张声势,嘿嘿!不错,正是虚张声势。”

芮玮不愿与怕父的侍卫结仇,忍住怒气,不作一声。

有那平日早就看不惯萧风为人的侍卫,看出芮玮实力过萧风,喊道:“芮公子再给他一掌。

“懦种!什么懦种?人家是不屑与你争斗!”

“芮公子要得,饶了他吧,饶了他有天……”

这几句话听到萧风耳中,气得暴跳三丈,怪他平日过于狂做,虽是侍卫领班,竟无一位恃卫向他。

芮玮不为众侍卫的话所动,生怕起了冲突,于高伯父脸上不好看,转身慾待走开。

萧风大喝道:“站住!”

芮玮不愿太过示弱,回身道:“有何贵干?”

萧风道:“萧某要会会你,教那些有目无珠的人看看谁个厉害!”

芮玮谦逊道:“在下自承不如,阁下可以不必生气了吧?”

萧风也知与芮玮动手,落不到好处,何况他是将军故友之子,见好即收,冷哼了一声,回身四下一望,意思在说:“他自承不如,你们没得话说了吧?”

那知众侍卫恨透了他,企盼芮玮教训他一顿,故作煽动言词道:“我说丁老三,功力不如人家最好别找人家麻烦。”

“找麻烦?人家不找他麻烦就好罗!”

“芮公子多谦逊啊!”

“真有功夫的人谁不谦逊,空架子的人才自命不凡。”

萧风气量狭窄,几句话一入耳再难忍受,抢到要走的芮玮身前,怒气汹涌道:“我要好好会会你,不斗不行。”芮玮摇头道:“我不同你斗。”

萧风一急,他傲气冲天道:“我让你一百招,再不敢斗,你就是懦种!”

芮玮心中生怒道:“好,我倒要见见你”。

萧风胸有成竹道:“比掌比剑?”

芮玮道:“随便,掌剑皆都奉陪!”

萧风大笑道:“你是将军故友之子,又是素心的好朋友,咱们不伤和气,比掌吧!”

芮玮听他说起高莫野的法号,忙问道:“素心?你说的素心指谁?”

萧风轻狂道:“你管她是谁?、放心,看她份上我不会伤你呢!”

芮玮见他如此小瞧自己,好似伤不伤自己,易如反掌,不由得怒火上冒,再不打话,一招拍出。

萧风单掌一圈,将芮玮那招化于无形。

芮玮暗中佩服萧风掌法神奇,面对强敌,雄心大发,当下不按一一套掌法的规矩,时而简葯官的天罗三掌,时而喻百龙的玄妙三十掌,间或杂上蓝髯客路庭花的化神掌法。

萧风本来双脚不动,仅以双掌化招,这时芮玮掌法不成规矩,萧风不得不动双脚化招。

萧风手脚并用,掌法更见神奇,芮玮每招虽然劲道势如排山倒海,全然无功,恍若萧风的掌法,专破天下各种掌法,其守势之严密,不下“不破剑”的威势。

转瞬,芮玮百招攻完。

众侍卫见萧风果然能让芮玮百招,齐皆大骇,不由皆都懊悔刚才的煽动言词,害得芮玮有败无胜。

他们怎知芮玮功力虽高出萧风,掌法却不如萧风甚多,满以为芮玮能胜萧风,结果形势趋向反面。

有那为芮玮着急的,早已偷偷去禀告高寿了。

萧风百招让完,大笑道:“可惜一副好身手,却是银样腊枪头!”

话声一毕,回招反攻。

他出招就是他门中掌法之最:“先天掌”。

这先天掌,张玉珍敌不过三招,芮玮掌法不如张玉珍,更是不敌,二招下来,已知结局惨败。

萧风第三招拍出时,叫道:“打右耳光!”

芮玮外和内刚的性子,怎堪受耳光之耻。心知张玉珍无法闪过耳光之耻,自己也难免了,但他已有先见之明,双掌护在脸面附近,一听萧风叫“打右耳光”全身要害不守,宁弃性命不受耳光之耻。

这样一来果见功效,萧风口叫“打耳光”,却未打中,但打在芮玮的手背上。

萧风打不到耳光,心中大觉失望,他是有心要芮玮当场受尽耻辱,一掌打不到,另掌扬起第四招时又叫打耳光。

先天掌虽然神奇玄奥,但芮玮拼了命存心不让萧风打耳光,萧风再神奇的掌法也无法奈何了他。

萧风七八招下来,不断的叫着“打耳光”,结果一掌都打不到,掌掌打在芮玮的手背上。

萧风并不敢打伤芮玮,他早对芮玮存着嫉妒心,心想今天他打几十耳光。教他以后无脸做人。

那知芮玮不要性命的守着,萧风不想一个有血性的男子、宁可断头,不肯受辱,他打不着,大怒起来,叫道:“你再拼死守下去,萧某不客气了。”

芮玮忍怒不言,眼光炯炯的直视萧风,显示无比的决心,萧风叫道:“好家伙,看你要命还是要脸!”

当下左掌一招“先天掌”打芮玮耳光,右掌又是一招“先天掌”挟着凌厉的掌劲,直袭芮玮胸前要害!

萧风这一手的确够狠,芮玮要命非得双掌守在胸前不可,如此一来,吃耳光是吃定了。

萧风哈哈大笑,暗忖:“本少爷要打你耳光,你就得非挨不可!”

岂知芮玮宁折不挠的性子,双掌仍护在脸面附近,根本不去理会萧风那招致命的右掌。

萧风狠狠的冷笑道:“好家伙,我一掌毙了你!”

眼看萧风右掌捷快的拍向芮玮胸前要害,在这同一时刻内,高莫静随高寿来到堂上。

高莫静见情郎性命垂危,尖叫道:“住手!?

萧风狠心已发,那掌断不可能再收回,只见高莫静的身体,生似随着那声音飘至芮玮至萧风之间。

高莫静来得极快,轻功匪夷所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情不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