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73章 买影人

作者:古龙

太华之西,少华山。

山中处处削壁成刃是少华山的特征。

芮玮入山,不消数刻发现了慈悲庵三字。

每字皆有一人大小,浮塑在直立的山壁上。

慈悲庵三字用泥金塑成,字旁还有一行泥金小字,日:“爱念曰慈,憨伤曰悲,是谓慈悲。”

芮玮呆望这行小字,只见这山壁很高,看不见上面有没有座庵,但他肯定慈悲庵盖在上面,想上山就是一道考验吧。

芮玮走到山壁下,见壁角茶棚一座,芮玮想了想,走上前去。

茶棚内,茶桶一具,巨碗三个,放在黑黝黝的桌子上。

桌旁一位鸡皮鹤发的老姬坐在那里,看到芮玮,理也不理,直如未见芮玮此人。

芮玮上去一揖道:“敢问老婆婆慈悲庵在上面吗?”

老妪哼了一声。

芮玮正要问“找人”猛地住口,暗叫好险,笑道:“闯关!”

老妇倒有点莫名其妙起来,脸带笑容,说话气势有点凶味的

“闯关”实在不大调和。她那知芮玮目的要见野儿,闯关是不得已的过程,说来自然含笑,不象真闯关的人,非仇即恨,口气自然带点凶恶的味道了。

老妪还以为芮玮自认闯关容易,所以含笑,不由怒道:“喝茶吧!”

芮玮摇手道:“晚辈口不渴,谢谢啦!”

老妪更怒道:“既知闯关,不知喝茶上山是第一关吗?”

芮玮“哦”了一声,望望直立的壁,颇有点发愁等下怎么上去,不要弄得第一道就考验不过,那太窝囊了,却不在意喝茶的问题,心想:“喝就喝罢,总不怕你们在茶中下毒?”

这点他不顾忌,慈悲庵清规有名天下,下毒害人之事决不可能。

于是他走到桌旁,看那茶桶顶上一小口,想来茶由那处倒出,要倒茶非把茶桶抱起不可。

他怕茶桶古怪,毫不大意的双臂环抱,果然那茶桶沉重无比,铁做的茶桶也不见得比它重。

芮玮识货,晓得这么重的茶桶一定是用玄铁木做成,喻百龙送他的两把木剑不也沉重胜铁?

茶桶虽有半人高,又装满茶水,这难不到芮玮,他轻轻抱起,向第一只巨碗倒去。

老妪忽道:“三碗倒满,不准溅出茶来。”

芮玮不等她说完,一碗一、碗倒去,顷刻三碗倒完倒得恰满,却无一碗溅出水来。

这份内功的巧施来虽难,芮玮满不在事,这因他功力极高,却知不多少人这一关就过不去。

芮玮放下后,笑道:“可以吧?”。

老妪见他轻松,虽然暗暗佩服,笑容却令她生气道:“喝啊!”

芮玮不想当真要喝,还以为倒完茶就过关了呢,那知喝茶更难,只见他拿到第一只碗,脸色微讶?

原来那碗竟与铁做的桌子铸在一起,一拿没有动。

老妪哼了一声道:“三碗茶三种喝法,喝完过关,可记着,滴出一点前功尽弃,那时请回。”

芮玮一摸碗的质料,也是铁的,外表涂上颜色看不出来,其实三只碗与铁桌一起打成。

芮玮想了想,于是力贯右臂,神色自若地暗暗运气,只听“波”的一声,第一只铁碗与铁桌离体。

只见铁桌离处,平痕如削,生似快刀切豆腐般,桌上只留一圈新铁,一点也无拗折的痕迹。

老妪见此,不由她脱口赞道:“好功夫!”

芮玮笑了笑,举碗一饮而尽,真是点滴未漏。

喝第二碗,芮玮未用力,低头就碗,一吸而尽。

那碗有半尺深,芮玮用内家真气吃干,这一手不比第一次差,老妇干笑了一声,说道:“请用最后一碗。”

芮玮搬下茶桶,笑道:“第三碗有点粗相了,请不要见笑。…

老妪哼了一声,只见芮玮右手平举扶在碗边上,慢慢上提,嘿!他竟连桶带桌一起举起,那桌少说有千斤左右,但芮玮举起后,嘴就碗,手就嘴,连那铁桌一起,将那茶倒进口内。

喝完,平稳放下铁桌,面色如常,潇酒得如同常人喝盅凉茶似的,举动虽粗,神态间却无粗相。

芮玮望着老妪笑了笑。

老妪就讨厌他这无所谓的笑容,心想你闯关有什么好笑的,怒道:“别得意,还有两关,请上吧。”

芮玮告了声:“得罪。”走到山壁下。

那山壁虽然平削,仍有凹凸不平处,但要上去非有绝顶轻功莫办,芮玮轻功并不高,上去不大容易。

忽然他想用飞龙八步试试?

他也不知成不成,喝了声:“老婆婆再见。”

老妪抬头望去,只见芮玮如只大鸟上冲,冷笑道:“看你能上拔多高。”

她绝不信芮玮一下能上拔至顶,因那山壁共有三十二丈,轻功再高者至多上拔五丈到顶了,倘若一下能上拔三十二丈,那根本非人所能办到。

而芮玮只能上拔四丈,但要降下时,芮玮第二招飞龙八步一踩山壁凹凸处,身形又再上拔。

八步展完,芮玮恰至顶上。

回头下望不禁吸口凉气,若非山壁有凹凸不平处,只怕踏个不巧,随时有下落丧命之险。

壁下老妇看来只有寸许高,忽听她喊道:“第一关过!”

芮玮神色一振,预备闯第二关,仔细打量身处地,有若广大的平台,却不见台上建有庵堂。

正疑惑间,忽见平台中央一颗巨树下转出三名小尼姑,每名尼姑只有十五岁左右,她们本在树下乘凉,听到老妪呼喊,一起走出。

小尼姑们年龄虽小一脸大人象,很正经道:“施主请闯第二关。”

芮玮笑问:“第二关在那里?”

其中一位小尼姑脸上满是雀斑,望了望芮玮,奇怪道:“你不知道么?”

另一位最小的尼姑上前来,脸上不悦道:“你不知道规矩闯什么关,告诉你,第二关便是我师姐妹三人守,随便那个,你胜了便过关”

芮玮摇头道:“不行,不行,小妹妹,叫你们大人出来。”

小尼姑怒道:“谁是你小妹妹!来!来!我看你根本不是我两位师姐的对手,跟我比比还能撑持一会。”

芮玮还要推辞,忽见小尼姑摆出的架式和萧风相同,不由心中一凛,一想到萧风古怪的掌法,暗呼不妙。

小尼姑道:“请呀!你不打请叮。”

芮玮心一横,管她是不是萧风所使的“先天掌”,惟那掌招犹胜萧风,那一招间比起萧风的第一招,破绽更少。

每种掌招都有它的破绽处,相敌者武功高的可以看出,武功低的便看不出,一当看不出对方掌法间的破绽,对方一掌击来便无法接下。

芮玮和萧风对敌时,前二招看得出破绽,但到第三招便无法看出,所以萧风一掌击中他护在脸面的手背上。

此时小尼姑施出第二招,芮玮便无法看出在萧风施展能看到的破绽,知道要糟,双手不由自主护在脸上。

只听,“彭”的一声,小尼姑飘然后退,冷笑道:“你倒乖巧,知道我要打你耳光。”

芮玮摸着被击的手背,沮丧万分,他并不知小尼姑要打他耳光,只是想起萧风那次,本能护在脸上不愿受那耳光之耻。

雀斑尼姑柔声道:“旋主不要难过,请回吧。”

芮玮唉声一叹,这关闯不过只有回转啦,总不能赖皮硬闯,就是硬冲,三位小尼姑的掌法是不会让他过去的。

芮玮二招间败在一位十五岁的小尼姑的手中,心中自然难过,但他这难过之情还不如内心的失望,他本以为闯关没问题可以见到野儿,万想不到第二关便过不去,这太令他失望了。

芮玮脸上失望的神情,雀斑尼姑看得暗暗难过,她以为芮玮是江湖上成名的英雄,二招败在师妹手中。焉不能伤心,她接着尽道:

施主能闯过第一关,武功远在我师姊妹之上,你败的原因………

未说话的尼姑忽道:“师姐你怎么啦?跟他多说什么?”

雀班尼姑停下话声,芮玮自愧无能,转身而走。

雀斑尼姑喊道:“喂!喂!你怎么下去啊?”

只听最后说话那小尼姑又道:“师姐,你对她关什么心……”

芮玮走到崖壁边,也不考虑,如只飞乌,展臂跳落。

跳下后芮玮才发觉,三十余丈,随便跳下,不是好玩的,看要重击在山脚岩石上,老妇飞身抢上,一掌上击。

芮玮伸掌一接掌风,才阻止飞快下降之势,安然落地。老妪骂道:“要自杀别在这里自杀,想害我老大婆是不是?”

芮玮羞惭万分,他并非有意自杀,只因不见野儿,心头懵懵懂懂,冒然跳下,否则他不会不自量力的。

芮玮向老妇一揖道:“多谢老婆婆救命之恩。…

老妪本想再讽刺他几句,但见他神情再无上山时的笑容,差点要哭的样子,挥手道:“去吧,去吧,能破先天掌再来闯关。”

芮玮还是第一次听“先天掌”三字,这时才知萧风与小尼姑们的掌法名叫先天掌!

芮玮两次领教先天掌的厉害,暗自苦笑道:“天晓得谁能破先天掌!

他以为天下无人能破先天掌,这辈子要再见野儿势非可能之事了。

芮玮离开老妪,漫无目标地走下少华山。

下了山却见太华所见的老人迎面走来。

芮玮不好意思见他,心想:“人家指点自己一条明路,只怪自己无能,倘若问起那多难堪。”

他想走避,老人老早发现他,大叫:“老弟,老弟!”

这一喊,芮玮不好不见了,老人走近笑道:“怎么,闯关没有?…

芮玮叹道:“闯是闯了,可惜晚辈太差劲了!…

当下详细说明经过。

老人击掌叹道:“可惜,可惜。”

芮玮摇头道:“一点也不可惜,晚辈实在无法敌那先天掌。”

老人道:“以你内家修为,别说三关,十关,二十关也能闯。”

芮玮叹道:“功力徒高,破不了人家的掌招有得何用!”

老人安慰道:“先前我记得跟你说过,不要气馁,那时我就想你可能闯不过先天掌,其实武学中掌招只是一种魔术,真正的武功,还是看谁的内家功夫高。”

“魔术一学就会,内家功夫却是硬碰硬的,我本以为你内功高,掌法一定不差,那知掌法太差,怎么二招就败了。”

芮玮惭愧地低下头,无力道:“晚辈实在无能,这生永不谈武了。”

老人大大摇头道:“叫你不要气馁,大丈夫逢难弥坚,气馁什么?”

芮玮心窍豁开,一揖道:“请老丈再指一条明路。”

老人神色一整,问道:“你是不是决心要见那位野儿的尼姑?”

芮玮毅然道:“决心要见。”

老人道:“好,你既有这番决心,我就告诉你去找一个人。”

芮玮道:“找谁呀?他能帮我解决问题吗?”

老人笑道:“你的问题,在能不能破先天掌,先天掌一破,我保你第三关能过,那时不就见到野儿了么?”

芮玮有点不相信道。“谁能破先天掌?”

老人道:“掌法高低等于谁的魔术灵不灵,但天下魔术皆有破绽,一个魔术大师,他能看穿所有魔术的漏洞,同样的道理,一个精于掌法者能够看穿所有掌法的破绽。”

芮玮道:“天下有此看穿所有掌法破绽的人吗?”

老人点头道:“有,你只要告诉他先天掌这名字,他能在短时间内教你这掌法的破招。”

芮玮绝望的心情萌生一丝希望,忙问道:“此人何处?”

老人笑道:“你记不记得,太华山那座小得可怜的尼庵,和里面住的又老又丑的比丘尼?”

芮玮吃惊道:“难道她能破天下各种掌法?”

老人微笑道:“不,而是她能带你见想见的掌法高手,你只要到该处,见到老比丘,说我要见买影人。”

芮玮心惊肉跳,重复道:“买影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