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75章 无君子

作者:古龙

芮玮暗惊来人身手,轻功不下指点自己来此的怪老人,抬头仔细打量,那来人也是位老者,白发白须白袍,虽有点异处,他那白发银亮发光,不似一般白发老人的头发黯然无光。

芮玮不用猜想已知来人就是买影人,就等老比丘介绍,岂知老比丘并没起立介绍的意思,仅望了白发老人一眼,说道:“你来了。”

白发老人死沉沉的面容稍一打量芮玮、姚济生,问道:“你们俩要找我吗?”

芮玮不敢确定他是不是买影人,照说要是的话,老比丘应该即以仆人之礼起立迎接,老比丘既不站起,来人的身份就很难测定了。

姚济生道:“老丈是否买影人?”

老比丘忽然冷笑道:“怎么?你们现在有求于他,还不起立站迎。”

姚济生一听果是买影人,当即站起,恭身一揖,芮玮呢?他却如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

等老比丘站起,芮玮还是稳坐不动。

老比丘怒道:“芮玮,快起来见我主人!”

白发老人一笑道:“素心,这小子脾气倒硬,他怪你适才说话不客气,故意坐着,就不起立站迎哩。”

芮玮仍旧坐着,买影人话完,索性闭下眼睛,真如老僧入定了,那意思仿佛在回答买影人,你说我脾气硬,我就给你硬个到底!

买影人年纪虽大养性却不高,见芮玮如此无礼,一步上前,怒目道:“好小子,老夫赞你脾气硬,你倒得意了,甭说你现在有求于我,就老夫这大把年纪,你也该起立一迎呀?”

芮玮缓开眼睛、撇嘴笑道:“先说明白,阁下是否买影人?”

老比丘道:“我说买影人就来了,刚才虽未说明,不是他还有谁来?”

芮玮微微欠身道:“哦!你真是买影人?买影人,在下芮玮失敬了。”

天下那有这般称呼,不错,白发老人的确是买影人,但那是指他收买影子而言,并非就叫买影人,芮玮既知他是买影人,就是不尊敬对方的年纪喊声老丈,也该喊声先生啊,而这般喊他买影人那实在不敬之极了。

买影人怒极笑道:“小子,你真有本领狂,何必来此求我?”

芮玮缓缓道:“在下并非狂人,也没本领,来此正有求于你。”

买影人收敛怒气,说道:“那好,你站起来,咱们谈谈生意。”

芮玮道:“现在就谈生意吗?”

买影人被芮玮揶揄的语气激动怒气又升,喝道:“不谈生意,尊驾请——滚!”

芮玮哈哈笑道:“买影人,你未免太容易生气了,孔子曾言:年七十而无动于气。买影人,您老这样打扮大概不下七十了吧?怎么还轻易生气呢?”

买影人怔得一怔,实未想到芮玮会说出这番话来,而且话中有话,并不简单,不由买影人对芮玮的看法大大改观,心想他不肯站起定有某种原因了?

芮玮顿下笑容,正色道:“买影人,咱们谈生意彼此要有诚意,您老先除下不必要的化装吧。”

买影人未言先笑道:“好家伙,有你的,我这装扮无论容貌,言谈,举动皆都尽量逼真,从未有人认出过,那知今天第一次见面就被你拆穿了,有本领!”

说着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面具后那是什么老人,竟是张又白又嫩的俊面孔,年龄二十上下。。

买影人望着薄薄的人皮面具,笑了笑又道:“我这满头白发却是天生真的,就因这天生自发我才化装老人各处走动,否则我也不会化装老人,在时下目无长者之辈彼此皆是的世界里受人奚落啦。”

最后两句讽刺芮玮适才对他无礼,芮玮要是目有长者之辈,无论真假,应以老丈称呼,起立恭迎才对。

芮玮颇有意外之色的看了看买影人一眼,但只一瞥,立刻垂目,人仍旧坐着,并未起立寒喧。

买影人佩服芮玮眼光锐利,他装扮老人维妙肖实难辨认,芮玮能一眼看穿,不由他不佩服,他坐上另张蒲团,笑道:“咱们坐下谈更好,啊,这位公子,蒲团仅两张,你只有席地而坐了。”

姚济生半惊半疑地坐下道:“敝姓姚,草字济生,先父尝与贵门有过来往。”他惊的是买影人化装之妙,疑的是买影人年纪如此年轻,而无所不能,不无令人怀疑他的能力确否?

买影人用询问眼光回头望着站立身后素心老尼,老比丘答道:“他是姚公亮的儿子。”

买影人“哦”了一声,笑道:“原来姚兄,姚兄可知来此找我做事的条件么?”

姚济生点头道:“知道,您身后老师父说的很详细。”

买影人转向芮玮道:“你是一定也知道的罗,好,现在咱们开始谈生意吧,你们要求我什么先请说明,芮兄,你先来,你先说吧。”

芮玮摇头道:“没有诚意的生意我不谈。”

买影人奇道:“怎么又没诚意啦?我不是恢复真面目了吗?”

芮玮冷笑道:“现在就是你的真面目么?”

买影人脸色大变道:“这倒怪了,我这面目还有什么不对之处?”

芮玮道:“阁下想是无影门下了?”

素心老尼抢道:“姚兄弟来此找的无影门中,无意中让他知道咱们无影门。”

买影人正要发怒责怪老比丘告诉芮玮无影门的秘密,这一解释,倒非素心老尼泄密,而怪姚济生莽撞了。

买影人脸色不悦道:“素心,姚兄弟怎知来这里找无影门中人?”

素心老尼眉头微皱道:“这怪我当年不小心,公亮的案子办完后,姚公亮怕旧案复发,请问我补救之道,我说以后有麻烦你就来这里找我,不知怎么这地方的秘密让姚公亮的仆人姚忠知道了,想他见到小主人烦恼不堪,指明此处可见当年帮助他父亲解决大困难的无影门,是故他来此径找无影门中人了。”

买影人更是不悦道:“你太大意,无影门办的事情还有错吗?姚公亮怕旧案复发,他庸人自忧,你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呢,告诉他这个联络地方!”

素心老尼眉头更皱,她心中显出不高兴买影人当面指责自己不小心的错误,而这错误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芮玮一旁细心琢磨,让他听出一点端倪来,心想:这无影门大概是个秘密组织,专门以代价受雇,而受雇的原则,是他们找你,你却不能找他,找他代价就不同了,象现在姚济生和自己来求他们,条件只有一个,卖掉自己的影子。

姚济生的父亲就曾被他们找上,而无影门受雇的行动者大概是年青时代的素心老尼,素心老尼说出这买影人秘密联络的地方,是一时不小心,想来姚济生的父亲不放心素心老尼办得事情,也许办得不够彻底,问得紧了,素心老尼一气下,说出有毛病来这里找她的地方。

结果毛病倒未出,姚公亮死后仍不放心,还怕旧案复发遗害自己的儿女,是故告诉老仆姚忠有毛病这秘密地方求救无影门。

也不知姚济生出了什么麻烦,终日苦恼,姚忠耽心小主人的健康,认为无影门帮老爷办的大事情这多年来没出事,能力显非小可,他本是好意告诉姚济生这地方的秘密,来求无影门解决小主人的烦恼,岂知这地方找不得的,一找,那代价不象当年无影门找上他老爷办事只要可观的银子,现在却惊的吓人,要搜购需求者的影子。

芮玮这一琢磨颇怀疑买影人与素心老尼的主仆关系,买影人真是素心老尼的主人,为何素心老尼对买影人不行仆人之礼,仅仅口称主人而已。

素心老尼真是仆人,当年怎有资格做无影门的行动者,为姚公亮办事,显然素心老尼与买影人都是无影门下一份子,只有这个原因,素心老尼才有资格替无影门出面。

就拿现在来讲,买影人稍一责怪,素心老尼脸色就不对了,素心老尼要说真是仆人身份,实在有点不相衬了,买影人发觉素心老尼不高兴的神情,不再多说,转过身来,面对芮玮道:“不错,无影门是咱们这一派的名称。”

芮玮故作不解道:“何谓‘无君子’?”

这下买影人的脸色不但变得更厉害,一惊跳起,就指芮玮道:“你……你……从那里得知这句话……”

芮玮装傻卖痴地念道:“无影门,无君子,有君子,失影人,哼!哼!无君子,这句不错,无君子者没有男人之谓也……”

买影人忽又坐下,脸色缓和下来,格格笑道:“有君子,失影人,芮兄算你厉害,连咱们无影门的底细都摸清楚了,这四句话是咱们无影门祖传秘诀,也不知你从那里听来,这个我也用不着向你追问啦,我说素心,你带姚兄到二姐那里去,他的影子由二姐收买吧。”

姚济生听买影人说话的声音娇滴滴,完全改变先前说话的男人声音,大惑不解道:“你……你……是……女人?”

买影人笑道:“你现在才知道,这位芮兄早就知道了。”

姚济生既服芮玮聪明,又叹自个差劲,怎么自己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芮玮却能连番两次拆穿买影人的假面具。

其实芮玮并不是聪明而看穿买影人的假面目,第一次拆穿买影人的年龄凑巧而已,第二次拆穿买影人的女儿身份,不是姚济生来找无影门中人,知道买影人是无影门中人,他也不可能去连想赤躶女神像背后的四句话。

既知买影人就是无影门中人,那两句“无影门,无君子”就好解释了,原来无影门下全是女儿身,没有男人,也就是说无影门只收女弟子,这一门从没有男弟子出现过。

芮玮想通前两句的意思,故能拆穿买影人的女儿身份,但后两句“有君子,失影人”则不得而知。

他心想买影人不知自己这四句话从何听来,想来她也不知赤躶女神像背后刻着,敢情这四句话在无影门中代代相传,却无一人知道供奉的女神背后也刻着,她们是怕亵读神像,那成天供奉的赤躶女神没有人敢碰过,难怪那神像脏成乌漆巴黑。碰到自己不信邪,拿出来仔细端洋,发现无影门代代相传的四句祖训。

素心老尼说道:“姚公子,你随老身走罢。”

姚济生惊道:“去那里?你们不是要帮我解决问题么。”

买影人笑道:“咱们无影门姊妹很多,但前来卖影子的人倒难得碰上,无影门的雇主都是咱们去我的,雇主来找咱们,一来少人知道联络之处,二来代价太高,机会很少,我大概走运吧,一连碰上两位找上门的生意,找上门的生意一定难极,否则你们也不会情愿卖影子。我怕独立难接两椿生意,再者有几处该让姊妹分尝呀,所以我把你让给二姐,你的影子二姐会收买的。”

姚济生倒无所谓谁来买他的影子,只要能帮他解决困难就成,当下说道:“我卖影子给你二姐,但不知她能不能帮我解决问题?”

买影人格格笑道:“这,您放心,无影门下的姊妹个个无所不能。”

姚济生一揖道:“那小弟告辞了。”

素心老尼带姚济生、书僮台砚去后:买影人背转身解开白袍,披下头发,回身时脱下白袍,只见她里面穿着白裘女袄,白罗长裙,衬上她白肤白发,全身无一不白,几乎没有一块淡的地方。

芮玮几时见过银色头发的女子,看得呆了。

买影人掩嘴笑道:“我恢复真正的本来面目,你还不相信么?”

芮玮一惊,呐呐道:“相信,相信,好,买影人,咱们诚意相见可以谈生意了。”

买影人摇头道:“我不知你真的不懂礼貌,还是装不懂,我有名有姓,什么买影人,叫的多难听。”

芮玮笑道:“但不知小姐贵姓大名?”

买影人笑道:“对啦,至少应叫声小姐,我姓……”

买影人说溜了嘴,有名有姓,不错,一般人都是有姓的,可是她,只有名而无姓,姓什么,她不知道,就是她的母亲也不清楚。

芮玮没存心揶揄,他可不知买影人实在没有,又问道:“姓什么?假若你不愿说,千万别乱编一个,咱们还是谈谈生意吧。”

买影人脸色微现凄楚,但只一瞬,格格笑道:“小时母亲说笑道:女人姓碰,将来长大不知碰到那家,我这姓不说也罢,你以后叫我白燕好了。”

芮玮道:“白燕,这名字满好听的。白燕小姐,现在我先说我的要求,先天掌,你听过这种掌法没?”

白燕摇头道:“没听过,天下掌法名称大半知道,但这先天掌举凡有关掌法的书典中,好象从未见过这三字记载。”

芮玮叹道:“但我的要求,是这掌法的破招。”

白燕笑道:“你别担心呀,我虽未见过先天掌,只要你说目今谁会这先天掌,我管包短时间内告诉你它的破招。”

芮玮叙述上慈悲庵过二关的经过,说到二招落败,自嘲道:“我自以为武功还不错呢,谁知一位十五岁的小尼姑败我轻而易举,要是她再旋第三招,怕被她一掌劈下那山崖啦。”

白燕不问芮玮要去慈悲庵的原因,笑道:“少华慈悲庵就在附近山峰,可笑我今天才知慈悲庵有套怪掌法,这样,三天后我传你破招。”

芮玮不信道:“三天?三天你就能知晓一套从未见过的掌法破招?”

白燕颇有信心的嗯了一声,道:“又要委屈你在这里呆三天了,目前我要先去少华山一行。”

芮玮道:“莫非你要去会那小尼姑,从交手中悟得破招?”

白燕笑道:“正是,只有这方法,先天掌破招可得。”

芮玮摇了摇头,他不信白燕有这大本领,仅从交手中可悟得一套玄奇高奥的掌法破招。

白燕头一仰,说道:“你不信在这里等着瞧。”

言毕,不说再见,飞掠而去。

这天等到晚上,白燕回来了,只见她神色憔悴,想是闯第二关,与三位小尼姑剧战了一天。

芮玮本要问她剧战的经过情形,但见她无意说话,免得自讨没趣,静坐蒲团上翻阅姚济生遗留下的那册诗经。

白燕坐上另张蒲团,闭目静思。

一夜无话,到第二天,芮玮起来走动,吃点干粮,白燕却仍坐着,芮玮知她在思先天掌的破招,心想:此女的掌法远胜于我,她能与三位小尼站剧战一天,而自己二招都无法应付,实在惭愧。

芮玮闲来无事,从头看那诗经,一页一页的读下去,越读越觉诗经有趣,到晚上读了一半,吃了三顿干粮,而白燕粒米未进,就是一口水也没喝,坐在那里没动过。

芮玮怕她死了,故意朗读诗经里的句子。

白燕睁开眼来用力一瞪,这一瞪显然在怪芮玮打扰她。

芮玮中止朗读,傻笑了笑,正待开口说话,只见白燕的眼睛又合下了。

芮玮摇头苦笑了笑,心想自个的事,烦困一介女子为自己苦思,传出去笑掉江湖豪杰的大牙。

可是白燕还能够苦思先天掌的破招,自己别说苦思,就是想破脑袋也不成,因先天掌总共他还知不全三招啊?况且那三招,萧风虽向施展过,那其中精微的架式,他早记不清楚了。

第三天,那本诗经芮玮快看完了,翻到最后几页发现其中夹着一张薄纸,那张纸上写满了字,芮玮一一看去,却只是“兼兼苍苍”四字,每句有的工整,有的凌乱,想见写字的人心情千头万绪,一忽儿喜,一忽儿忧。

那字体挺拔有力,显是男人所写,这诗经姚济生的,满纸“兼兼苍苍”定是他写的了。

此时芮玮猜到姚济生烦恼的原因了,不由笑出声来,寻思:“他原来为情所困啊!”

“兼兼苍苍”是秦风十篇中的第四篇“兼兼”的第一句,此篇咏怀可望不可即的心意,是首最佳的咏怀诗。

姚济生的心意昭然可见,他爱着一位女子,但那女子若即若离,令他始终不明对方的心意,是故烦困不已。

芮玮过目不忘,想起兼蓖那篇流转优美的音调,低声诵读:“兼蓖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逆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忽听白燕笑道:“你在说什么啊?”

芮玮忙合上诗经,笑道:“白燕小姐,你醒来啦。”

白燕道:“我没睡觉,何尝醒是不醒?”

芮玮道:“姑娘两天两夜未食未眠,真辛苦了。”

白燕笑道:“辛苦倒没什么,如今先天掌的破招已得。”

芮玮大喜道:“真的么?”

白燕道:“那天到少华山,我以闯关名义过第二关,三位小尼姑的先天掌是有生以来首次遇到的最厉害掌法,但还难不倒我,我为揣摸先天掌的精微,故意不胜,与她三人一一游斗,战了一夭先天掌我完全熟悉了……”

芮玮暗惊白燕掌法上的才赋,竟能在交手中偷学到敌人的掌法,他略有不信之处,笑道:“姑娘既已完全熟悉,可否施展一遍?”

白燕格格笑道:“我不施展,你可能怀疑我思得破招的可靠性,好,你就瞧着,先天掌一共一百零八招……”

只见她从蒲团上跃起,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地打出一套精妙绝伦的先天掌来。

芮玮掌法造诣亦在一流身手,自能看出白燕施展的真假,头三招果如萧风所使,比之萧风那三招更精细,那因为小尼姑施展的先天掌本就比萧风高明的原故。

一百零八招施完,白燕神定气闲的站定,芮玮暗叹先天掌难怪自己二招接不下来,实在招招奇妙无比,简葯官的天罗三掌、喻百龙的玄妙三十掌、路庭花的化神掌,堪称江湖上难能匹敌的掌法,但与先天掌比起来,不得不承认,小巫之见大巫了。

白燕道:“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有毛病?”

芮玮连道:“没有,没有,那破招又如何才能得到?”

白燕道:“管口说你也难信,等你学了破招,我施展先天掌,你以破招来攻,那时你就知道要破先天掌实不难矣!”

芮玮笑道:“何时可学那破招?”

白燕道:“当然越快越好。”

芮玮心急道:“现在开始么?”

白燕摇头道:“就那么简单?第一我得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芮玮的心猛拍脑袋道:“我太自私,你两天两夜苦思,不好好休息,急着要你传授破招,弄坏了你的身体,我的罪恶不浅啊!”

白燕道:“这倒没什要紧,小小折磨我的身体坏不了,最主要的,传授前你该履行条件啦!”

听到这话,芮玮的心猛地一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