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76章 小黑饼

作者:古龙

白燕打笑道:“不要苦着张脸,履行条件并不是要你命啊……”

芮玮不悦道:“事情不知成不成,那有这早履行条件的道理!”

白燕道:“话是不错,在你未胜得先天掌前,谈履行卖影子的条件,太早了点。”不等芮玮说声“对呀”,接道:“可是我有把握,学了破招后,你一定能破先天掌,事实上无影门做的事无往不利,总是先拿报酬的事,但我却不勉强你,然而要有个保证,否则破招让你学去,一走了之,岂不白花了我的功夫?”

芮玮心中不悦,却不好争辩什么,问道:“你看怎么办呢?”

白燕笑道:“我要你向咱们的神像发誓,那样我才放心不致于落得,一场空。”

芮玮指着供桌后赤躶女像:“向她发誓?”

白燕脸色忽变严肃道:“它是无影门创始鼻祖——香神,你向他发誓心理要虔诚,怀什么鬼胎,她是无所不知。”

芮玮暗中哑然失笑:“一座赤躶女像还会是什么有灵的神像,骗小孩嘛!”忍不住微笑道,“好,我向她发誓就是。”

当下跪在供桌前,回头道:“说什么呀?”

白燕站在他身旁道:“你说香神在上,弟子芮玮发誓,弟子胜了先天掌后,此后一切行动受命白燕,若有违誓,任凭香神罚之!”

芮玮一字不漏地背诵誓言,正背完,忽觉背心“神道”“灵台”“至阳”“筋缩”“中枢”“脊中”六穴同时一麻,转身大惊道:“你干什么?”

白燕冷冷道:“我在六穴插进六只有毒的针。”

芮玮全身一阵冷入掉冰窖中,这六只毒针好象无形的枷锁,从此他的自由要被这枷锁锁住了。

他气恨不过被白燕愚弄,大喝道:“你不叫我发了誓吗?怎么又施这下三滥的毒针?”

白燕哼了一声道:“你那态度,我可不信你在抱着诚意发誓,跟你说过香神无所不知,你连我都骗不过,发的誓香神才不信哩!”

芮玮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怪自己不信神,发誓时不够严肃,否则也不会受这六针之苦了,但又想,自己并非背信之徒,学了先天掌破招,事后履行的条件当要遵守,白燕这六只毒针施与不施无所谓,凭自身本领解这六针之毒易如反掌。

他想通这点,神态轻松道:“誓发了,苦也受了,什么时候开始学掌呢?”

白燕见芮玮不怪自己暗下辣手,十分高兴道:“我晓得你破先天掌之心颇为急切,大概慈悲庵上有什么重要的人要见?咳,你不用说那是谁,我也不打算问,现在我就传你先天掌破招。要习破招,当然先得熟悉先天掌,赌,我把先天掌的招式画下来,你仔细看看吧,等你看熟了,相信我的体力也恢复啦。”

芮玮接过图解,忽然感到胸口发恶,忍不住就吐了一大滩出来。

白燕不怕脏,上前扶住芮玮要倒的身体,笑道:“糟了,毒葯发作啦。”

芮玮奇怪道:“你那毒针下的不是断肠红么?”

白燕摇头道:“不是,毒性倒有点像断肠红,但断肠红一月发作一次,我这毒针却是一日发作一次。”

芮玮大骇道:“天下那有一日发作一次的慢性毒葯?”

白燕道:“这有什么奇怪,我这毒本来就不同嘛,咦,奇怪!你好象对毒葯的知识满丰富的?”

芮玮脸色一红道:“没什么,稍稍知道江湖上一般毒物。”

白燕鬼灵精,哦了一声道:“差点又上当了,碰到了毒葯大行家,这不是班门弄斧么,好笑,我要是相信能以六只毒针来控制你,怕是栽到家了。”

芮玮怒道:“人以信而立,再大再厉害的毒物也强不上一个‘信’字!”

白燕笑道:“失敬了,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小人者非君子也,我本来不是嘛,你早晓得‘无影门,无君子’,就别怪我啦。”

芮玮又觉要吐,吐的味道实在不好受,急道:“你快给我服解葯呀?”

白燕笑道:“我相信你是君子,我才以‘有君子’待你……”

芮玮喃声道:“有君子?”他记得这句话是无影门祖规四句中第三句,但他却不了解,白燕如何以“有君子”来待自己。

白燕接道:“我就一次给你服下完全解除毒性的解葯吧!”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锦盒,里面装满圆形小黑饼,好几十个,递给芮玮,笑道:“你快一齐吃完。”

芮玮疑问:“这就是解葯?”

白燕恩一声:“本来每天服一枚,一天不服毒性发作,但若一次服三十粒,毒性永解,这里四十多个,服完,你可以高枕无忧。”

芮玮仔细的闻闻,不错,是解葯,却不相信吃得大多于身体无害,于是他只吃恰好能完全解毒的数目——三十粒。

白燕若有深意的一笑,心道:“你很聪明,可惜三十已经够了。”她收回锦盒,闭目静息。

芮玮吃了小黑饼不再有呕吐的感觉,心想可能毒性已完全解去,但那六只金针此时虽无作用,却如芒刺在背,一日不除,难于安心,他怕存在身上,有一天还会起作用的。

本想请白燕取出金针,见她静养不便打扰,于是展开先天掌图解,细细研究,这一研究不由沉迷其间。

时间汛快逝去,小黑饼在他体内慢慢起了另一种作用,这作以芮玮的医学知识,既难自察,也不了解。

他看完大半图解后,鼻息问似乎透进一阵恶心的臭味,起先那臭味感觉很微不久越来越重。

此时他虽有难忍的味道,先天掌的精妙吸引住全部思维,空不出再多的脑力来考虑这臭味从何处而来。

费了个把时辰,那臭味仿佛布满了空间,令得芮玮再难在这庵堂内坐下去,于是他掩鼻走出。

外面白雪覆盖整个山头,一片银色世界,新鲜带着露水般的空气,使他知道黎明未久,对着这晨间空气,猛吸了两口,鼻息问那股恶心的臭味荡然无存。

一边思索,一边展出看熟了的先天掌,一百零八招模仿完毕,大色已是中午了。

极力的苦练体力消耗甚巨,腹中饥饿难忍,芮玮正要走进庵堂取于粮充饥,想起那股恶心的臭味,他竟宁愿站在外面挨饿,也不愿进去取干粮。

他很奇怪白燕竟能忍受那种恶臭,在庵堂内坐到现在,难道她没有鼻子不怕闻,在他心中肯定的认为,只要有鼻子的人很难忍受那种恶心的臭味。

芮玮又练先天掌,以狂热的学习心忘却饥饿,可是越练越饿,快黄昏实在忍不住,满山找野味了。

打到一只獐,就在小庵前升火,獐烤好了,那股香味闻在芮玮鼻内,已不知咽了多少口水,匆匆撕成两半,狼吞虎咽的报销了一半。

另一半正要吃,白燕栅栅走出,笑道:“好香,什么野味啊?”

芮玮抹抹油嘴,心知白燕坐睡一天,肚子一定也饿了,肚子虽不饱,这一半得让她吃。

当下挥手抛去,笑道:“请尝尝。”

白燕撕下一小片,抛回,嚼着樟肉说道:“我用不着那么多。”

芮玮心道:“正好”,举起獐肉,凑近鼻子附近,还没张嘴咬,便觉恶心臭味,寻思:“奇怪,怎么獐肉被白燕咬过就臭成这样。”

再不敢吃,丢在一旁,圆饰道:“吃饱了。”

白燕吃完那片漳肉,转身走进小庵,招手道:“进来,我又画了先天掌破招的图解。”

芮玮大喜随进,一时忘了庵堂内的恶臭。

等走进才想起,但一闻并没有想象中的臭味,暗骂道:“庸人自扰!”

蒲团上摊着一叠画纸,敢情白燕早醒来一一绘好,回头感激一笑,白燕站得远远的,回笑道:“你先看看,不懂的问我。”

坐下看那第一,图,好复杂的图形,很难了解那图形的意思,芮玮生性刚强,不愿就问白燕,用心揣摸。

渐渐悟出一点头绪,奇怪,庵堂内又升起了那种恶心的臭味,芮玮猛的一摇头,像要把臭味摇去,只听白燕嗤的一笑。

芮玮以为她在笑自己,红着脸道:“这图画得不对。”

白燕道:“什么地方不对?”

说着,走了过来。

臭味随白燕走来渐重。

芮玮指着图道:“这一脚不可踢到脑后。”

白燕近身蹲下,笑道:“先天掌那么容易破吗?要在不可能的地方才见特效。”

芮玮豁然开朗地惊“啊”一声。

白燕指在图上道:“等你能踢到脑后,先天掌第一招就破了。”

芮玮恭声道:“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移开,因他发觉臭味从白燕身上发出,不移开一点,实在难受得紧。

白燕不知趣,跟了上来,仍指在图上道:“这一脚的练法……”

芮玮捂住鼻子道:“我知道。”站起身来冲出庵堂。

他顾不得白燕难不难堪,只觉再不冲出庵堂就要呕了。

白燕坐在蒲团上,脸上开心地笑了,芮玮在外面耽心白燕的自尊。那知她笑得得意哩。

芮玮借着雪光苦练那一脚,足足练了一刻略有进展,就坐在雪地上调息,寻思:“怎么办,白燕身上那么臭,今晚上坐哪里?”

亏好在点苍山随红袍公子练飞龙八步时,雪地上坐惯了,暗忖:“我就这样坐一晚吧!”

坐没多久,忽闻庵堂内传出一阵吸位声,芮玮好不难守,他不能装聋不问,说道:“姑娘,你哭什么?”

白燕哭泣不停,没答理芮玮的间话。

芮玮不安道:白燕小姐,我……我……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吗?

这一下,白燕乘机哭得厉害起来,芮玮暗叹一声,心里十分明白,自己确实对不起白燕,她为什么哭没别的原因,只因自己伤了她的自尊。

那情形任谁也难不伤自尊,芮玮回想白天暗时,自己捂鼻冲出庵堂的恶劣情形,大晓得没伤人家的心!

芮玮摇头长叹,他同情白燕此时的心境,却没有勇气进去安慰她,他怕再闻到那股恶臭。

白燕位声道:“你叹什么啊?难道没伤够人家……

芮玮装傻道:“姑娘,我何尝伤你?”

白燕大声哭道:“没良心的鬼,没良心的鬼……”

芮玮没好气道:“姑娘别嚷,你说谁没良心?”

白燕低下哭声道:“我辛辛苦苦思得破招,那人却以那种态度对我,好象我是条毒蛇,要咬他似的,吓得宁肯坐在雪地上,不敢进来,你有良心不该当我是条蛇啊!”

芮玮急辩道:“我没当你是蛇;”

白燕接道:“不当蛇,准当猛兽恶狼,再不当我吸血鬼?”

芮玮失声笑道:“我没当你怪物,你好好的人嘛!”

白燕不饶口道:“那好,进来坐啊?”

芮玮含糊说道:“我!我!不敢进来……”

白燕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芮玮咬牙说明道:“你身上有股臭味,所以我不敢进去。”

白燕怒声道:。‘胡说,我身上干干净净的,那有什么臭味!?

芮玮急得脸红道:“真的,其臭——”

白燕又哭了起来,位道:“臭什么,你不说个明白,我跟你没休。”

芮玮拿起剩在地上的獐肉,上面仍有白燕手摸过的臭味,暗忖:“这臭味给你亲自闻闻就明白了。”

捂住鼻子走近,抬头看去,白燕那在哭,脸上一丝泪痕也无。

芮玮心想:“这丫头真会装,我以为她快哭死了哩!”

白燕不但没哭,笑道:“你捂住鼻子干嘛?”

芮玮道:“你闻闻这块肉。

白燕撒娇道:“我不要闻,上面的味道香啧啧的谁不知道。”

芮玮急摇头道:“个,上面臭死了,就跟你身上……”

白燕哭道:“瞎说!你拿我跟它比,其肉虽香,也香不过我身上的味道,你不信过来仔细闻闻。”

芮玮吓得慌忙后退,明白表示:“哎哟哟,不闻也罢!”

白燕笑道:“你假若不吐就把这块獐肉吃掉。”

芮玮摇头道:“我不敢吃。”

白燕道:“否则我吃。”

芮玮不信她敢吃这么臭的獐肉,心想:你非要我吐,只得吐给你看,证明你身上的臭味,我忍受不了。

放下捂住鼻子的手,咦,好奇怪,怎么有股香味?

庵堂内别说没有那股恶心的臭味,香味有如万花丛中,令人闻了一口,迫不及待的再吸一口。

白燕放荡地大笑起来,笑声中说道:“还臭不?”

芮玮仔细闻那香味从何而来,闻到白燕身上,大惊道:“从你身上来的?”

白燕挨上身,几乎将脸贴到芮玮鼻上,浓烈的香味,迷得芮玮晕头转向,口中却不禁赞道:“好香,好香。”

恨不得将白燕抱过来,在她身上闻上一天一夜。

白燕荡声道:“香?我脱了衣服更香。”

这句话荡到极点,芮玮大男子羞红了脸,很不情愿的退开白燕,语乱道:“啊!啊!这块肉我该吃了。”

白燕吱的笑道:“什么肉?”

芮玮心一跳,指着獐肉道:“这……这……肉……”

慌乱的举起獐肉一口咬去,咬到肉上,肉上白燕摸过的臭味冲鼻而入,“哇”的一声,喷吐而出。

白燕笑的弯腰道:“谁叫你真吃啦?”

芮玮呐呐道:“我没吐,输了当然要吃。”

白燕道:“你倒真守信,这样我可放心你不会白学先天掌破招。”

芮玮道:“本来嘛,咱们有约在先。”

白燕一手夺过獐肉,笑道:“但这獐肉,你不必守信真吃,肉冷了,吃不得,况且上面还有股臭味。”

芮玮击掌道:“对啊,你也知道。上面的臭味就是以前你身上发出的臭味。”由这点证明白燕身上有臭味,獐肉她只摸过后,臭味迄今未消。

白燕道:“我当然知道,我承认我身上本来有股臭味。”

芮玮不解道:“为什么现在没有了,而且换成了迷人无比的香味?”

白燕指着躶体神像道:“你记得那是什么神?”

芮玮道:“你说是香神。”

白燕笑道:“不错,我是香神之后,明白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