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77章 第三关

作者:古龙

芮玮摸着头道:“这……这有什么关系?……”

白燕捂鼻笑道:“傻瓜,我是香神之后自然懂得各种香料,要香还不容易。”

芮玮仍有不解道:“未搽香之前,你身上怎会臭的?”

白燕掩口笑道:“女人嘛,有时身上难免有种臭味。”

芮玮还是不懂,叶青跟自己成婚后,住了那久,就没闻过这种臭味。

白燕道:“咱们不说香臭的问题,快睡一夜,赶明儿大早起来练先天掌破招要紧。”

这一夜芮玮鼻子舒服极了,如处众香国中,各种不知名的香一一一在鼻中吸进。

第二天醒来,不知何时自己在夜里把蒲团移近白燕身旁,难怪奇香无比,暗忖:“要是天天晚上与她一起,这生什么也不想了。”

又想:“她要是自己的妻子,不更好吗?”

这念头才起,他猛地一击脑袋,暗暗道:“芮玮,芮玮,妻骨未寒,野儿不见,你还胡思乱想,该死呀。”

当下决定尽量不与白燕接近,免得她身上的香味把自己迷住。否则总有一天,离开不了白燕身上的香味。

他却不知已经离开不了白燕了。

白燕跟着睁眼醒来,芮玮一看她醒,慌忙拿起蒲团远放一旁,白燕明知芮玮昨晚挨在自己身旁,笑道:“怎么啦?我身上难道又有臭味了?”

芮玮狼狈道:“没……没有臭味……香……香得很……”

白燕噗嗤笑道:“香味你也怕么?”

芮玮猛摇头道:“不怕,不怕!”

白燕笑吟吟道:“不怕把蒲团搬那么远作什,过来呀!”

芮玮不但没听命过来,反而倒退了二步,尴尬他说道:“我……我该练先天掌破招啦……”

没等话完,匆快走出,来到庵外,胡乱抓起一把雪净了脸,漱了口,就在雪地上练起来。

第一招被他练得颇为熟巧,好一会白燕走出,拍手赞道:“好啊,这一招练成啦,换练第二招吧。”

芮玮停下手来,很高兴他说:“真的练成了没问题么?”

白燕道:“做老师的还骗徒弟吗?我说徒儿你先过来。”一声“徒儿”喊的芮玮全身不自在,红着脸道:“过去干嘛?”

白燕笑道:“老师教你练第二招啊!”

芮玮糊里糊涂的说:“我自己练。”

白燕哼道:“好,我看你怎么练。”

芮玮这才想起图在庵内,没图练个屁,当下绕个圈子走到白燕后面,正准备走进庵去。

白燕一扬手中图解道:“在这里,过来拿!”

芮玮回身看去,破先大掌之图果在白燕手里,他不敢过去拿,一揖道:“你请放在地上。””

白燕把图就放在脚旁,笑道:“来拿吧!”

芮玮呐呐道:“还……还……请你站过一旁……”

白燕故意变脸道:“怎么,这地方我站不得?”

芮玮慌地摇手道:“不!不是……”

白燕撇开头不看他,那意思:“你要拿就来拿,我是站不开的。”

芮玮硬着头皮走近白燕,顿时迷人的香味阵阵飘来,芮玮想停止呼吸不闻,竟是无法,生似那奇妙的香味把他控制呼吸的神经迷住了。

他反猛吸了几口,可见这香味的魔力,令人无法不闻它几口,而且越闻越香,越香越想闻。

只见芮玮蹲下身拿图解却没站了起来,原来白燕脚下更香,阵阵无比的香气从她裙边袭来,闻得芮玮忘了起身。

白燕故意一拉裙角,“啊,我的天呀!”那香气大量飘出,化成无数的气针,不但使芮玮鼻子闻个饱,更好象千万个毛孔也被那针形的香气钻进去了。

白燕见芮玮如痴如呆的神情,得意地放下裙角,香气稍敛,芮玮神智稍转,霍的弹起身来,如避蛇蝎似的急退丈余。

白燕格格大笑道:“呆子,你快自己练吧,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径自走进庵去。

芮玮呆了半晌,猛摇头道:“简直活见鬼?”

他不明白适才怎会迷成那样,心中暗起警戒,寻思:“这香不知什么香,但决不是好东西,否则怎会香成那样,能够把人魂都香掉。”

他虽起戒心,可是练那破招不了解处,总得向白燕请教,于是每日多多少少要闻上一阵。

一月过去,他已对那香味习以为常了,不至于一闻失魂般,这一月来先天掌一百零八招破招被他学全了。

一百零八招破招学完,芮玮对白燕掌法上的天才佩服得五体投地,只因那破招复杂玄奥处大胜先天掌。

这是当然道理,不然怎能破解先天掌,芮玮佩服的一点,破招白燕两日两夜想成,而自己却要练上一月。

他却不知白燕胸中之学包罗万象,先大掌破招创立,几尽所学,若非芮玮天资,陪练一月还学不成呢!

芮玮学成先天掌破招,无形中熟练先天掌,等于多学一套掌法。

这天白燕说:“今天你该一试所学了。”

这句话告诉芮玮目前已能破先天掌,芮玮想见野儿早已跃跃慾试,当下大喜道:“那么我去了。”

说去就走,白燕急喊道:“喂!喂!慌什么,已等了一月多,不忙在一刻呀!”

芮玮不耐烦道:“你还有什么吩咐。”一月多相处,白燕自觉彼此间已生感情,可惜芮玮对她却无好感。

他只认为与白燕在进行一椿买卖,而这买卖芮玮颇不乐意,谁愿意把影子卖给人家,不是因见先天掌太过厉害,芮玮决不会这样答应。

白燕见芮玮神态,心生幽怨道:“我没有吩咐,你去吧,记得事完后……”

芮玮眉头一攒道:“我记得,事完我芮玮将来把命卖给你就是。”

他心急如火,话完飞掠而去。

白燕“唉”声一叹,她本意随芮玮去慈悲庵,她不相信芮玮学了先天掌破招就能进慈悲庵,慈悲庵十几岁的尼姑都会先天掌,想来里面的武学更有高者。

话说芮玮一路飞行,一个时辰不到上了少华山。

山脚下老妪的第一关仍在原处。

芮玮走上前去,老妪正在打磕睡没见芮玮走来,等芮玮走近,才惊醒道:“谁!”

芮玮含笑一揖道:“老婆婆咱们又见面了。”

老妪哼一声道:“很好,这次见面可别麻烦老太婆。”

芮玮又是一揖道:“上次多谢老婆婆一臂之助。”

老妪道,“你专程来道谢的吗?”

芮玮摇头道:“抱歉,晚辈前来闯关。”

老妪惊诧道:“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

芮玮含笑道:“晚辈有备而来。”

老妪冷笑道:“最好能见你下山时也带这笑容,不要象上次……”

话到中途,老妪忍住不说,她不忍风凉芮玮,叹了口气道:“这一关不用再试了,上吧!”

芮玮好生感激老妪仁慈的心地,上次遭遇他实在大丢人,任谁道来足可严重地伤害他自尊。

芮玮恭恭敬敬地向老妪一揖,施展故技掠上削壁的山峰。

峰上平台三位小尼姑围着大树奔跑嘻笑,忽见有人上来,赶快走下山来,那最小尼姑眼尖,叫道:“咦,又来了?”

雀斑尼姑道:“谁啊?”

芮玮掠上前去,笑道:“小妹妹,是我一一芮玮。”

小尼姑道:“打不死的施主,谁叫你又乱喊!”

敢情她们教养甚严,不说粗话,打不死后面只能跟上文雅的称呼“施主”两字。

芮玮好笑道:“这次你要能打死我,尽管打不要客气。”

小尼姑叫道:“好啊!”扬掌而出。

少说话的小尼姑飞窜上前道:“师妹,这次让我来教训他。”

她在三位小尼姑中排行第二,性情比较古怪,法名素言,雀斑尼姑最大法名素行,最小的叫素白。

素言一上前,芮玮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臭味,这味道同芮玮在白燕身上闻到的恶臭一样,只不过淡的很多。

但这点味道足够芮玮皱眉的了,不由后退几步。

素行心肠最软,上次她关心芮玮被素言埋怨,这次毛病又犯,她见芮玮后退,以为他害怕,劝道:“施主,你已不敌,何必再来冒险。”

素白最喜欢打架,嚷道:“师姐不要管他,让他这次吃点苦头,素言师姐狠狠揍他几掌,教他知道厉害。”

素言冷笑一声,跟上二步。芮玮怕闻她身上的味道又退了几步。

素白叫道:“喂,你打不打啊?”

芮玮皱眉道:“当然要打,不打你们放我过去么?”

素言冷冷道:“想过去?做梦!”快步追上,不容芮玮再退。

素行急道:“师妹打赢就行,不要当真打他。”

素言冷笑道:“师姐就关心他,哼,我才不饶他呢!”

她心中决定要芮玮难堪,身形如箭跃上,一当挨近即攻一招最难于招架的先天掌,她这掌用意教芮玮没有再退的余地。

芮玮并非怕她而一退再退,此招先天掌识得是一百零八招中的五十五招,主攻敌人正面,背面七大要害,倘若敌人不识先天掌,这一招就许送了老命。

芮玮恨素言出招歹毒,亦不客气,双手正反两面破去,只见他出掌如电,料敌先机,但听“啪”“啪”两声,芮玮陡地拔身上掠,跃落丈外。

素言怔怔站在原地,双掌横持胸前。

那“啪”“啪”两声来得太快,旁观素行、素白竟不知是谁中掌,依素白想芮玮急退,当是他中掌了。

素行却不作如是之想,芮玮退的太快,太轻松不似败退,不错,芮玮并非败退,而是一交手间,素言身上臭味较浓,令得芮玮破招后不敢再停留原地一刻。

素言倏地“哇”声大叫,素行,素白双双跃上,急问道:“你怎么啦?”

素言双掌掩面道:“我……我……败了……”

素白惊道:“你败了?”

素行一声轻呼,问道:“你中了他两掌?”

素言轻位下点了点头。

素白:“中在那里?”

素行道:“小师妹,你还没有看到么?”

素白一声惊叫,她看到了,素言双手掌背红紫一片,这太难以置信了,素言攻敌,反被敌人击在掌背上,那敌人的掌法简直不可思议。

要知全身最灵巧、感触最快的地方在双掌,任何部位中掌还可以解释闪避不快,但那双掌被击不可解释,除非敌人熟悉自家的掌法,教自己最轻灵巧的双掌亦避无可避之处。

素行面向芮玮合什道:“施主请过关吧。”

芮玮一怒下打了素言掌背两掌,心中颇为过意不去,面有歉色的抱了抱拳,跃过素行三人站立之处。

素白不甘心道:“师姐,咱们俩人不比就让他过关?”

素行叹道:“小师妹,你自忖打得过他吗?”

素白没有作声,无言即是默认打不过芮玮。

走过平台,山势缓下斜,不深处是块谷地,地广数百丈见方,谷中一庵建筑宏伟,那就是清规闻名天下的慈悲庵。

看到目的地,芮玮吐出一口长气,第二关过了,而且过得十分干脆,耳旁响起素行最后那句问话,不由豪气大放,心忖:“一月前我败得好惨,如今,哈哈……”

他莫明其妙的大笑一阵,郁积在心底的闷气倾吐而出,但他没笑多久突地止住,此时外界没有任何惊扰,他止笑的原因是想起:“如今我虽胜的光采,谁的光采?”

“谁的光采?”他敢说是自己的光采,纵然说道:“是的。”那这光采得来的代价未免大悲惨。

“卖影子”三字如只巨大的阴影压住了他心底的狂笑。

芮玮心情落寞的走下山坡,奇怪?此时此地他竟泛起如此来见野儿应该不应该的想法来。

当一个人以极大的代价求得一物,事后总是会懊悔的,芮玮不是超人,这没到事后,他心里已有懊悔的感觉了。

慈悲庵四周皆是削壁千切的峥嵘山峰,唯有平台来处矮得多,除此之外要想进慈悲庵,不大可能,也就是说不闯两关到不了这块山谷地。

慈悲庵内梵音木鱼阵阵传来,芮玮站在慈悲庵前没有多久,绘着巨大门神的两扇中门缓缓打开。

当先走出一位灰眉老尼,随行两位妙龄女尼,老尼走下石阶,半闭的慈目睁开来一望芮玮。

芮玮一接老尼眼光,心头一震,那眼光常人望来最慈祥不过,但在芮玮行家看来,心理断定:“好精湛的内功,怕已练到‘无我神藏’的地步。”

内家修至极致即是“无我神藏”,练到这地步也就是所谓“反璞归真”,一切外貌和常人无异,甚难认出他怀有绝顶的内功,除非你也身怀绝高的内功才可以看出。

芮玮内功几也到“无我神藏”地步,所以一眼能打量出老尼内功的高低,目前他判断老尼内功尚高出自己一筹,和大师伯刘忠柱不分上下。

芮玮只在和高莫静相遇时,没能看出她身怀内功,更不知有多高低,那因高莫静真正已入“无我神藏”的地步,天下能练到这地步者,可说少之又少。

老尼启chún道:“施主好功夫,过了两关。”

芮玮沉思的脑筋一震,抖擞精神,挺直腰杆,他把老尼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7章 第三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