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80章 三种针

作者:古龙

芮玮侠义心肠,恨不得秦百龄跑得快点,去解救那位呐喊受难的女子,但见秦百龄跑得够快了,然而他竟是存心看热闹,纵上一棵密的树丫中,偷偷窥看,无意解救的意思。

女子的嘶叫声越来越尖锐,情势已十分急迫,秦百龄却含笑而观,生似在看一出刺激、逼真的戏,那管别人的死活。

芮玮背对着现场,不知场中的变化,虽事不关己,但闻女子的呼救业已心急如焚,见秦百龄毫无恻隐相助之心,骂道:“姓秦的,你再不出手相救,我骂你不是人了!”

秦百龄转变芮玮被挟的方向,笑道:“好戏还未上锣,你急什么?”

方向一变,场中的情形清晰人目,只见三位黑衣健装束的汉子各持一口快刀,分向一位女子砍去。

女子手中怀抱婴儿,左闪右避砍来的快刀,这女子与婴儿的面目一入芮玮眼帘,骇然大震。

正其时,一名健仆的刀背“噗”的砍在女子手臂上,他存心不伤女子怀中的婴孩,第三名健仆乘机跃上去一把夺下女子怀中的婴孩,第三名健仆手不闲着,双手把女子抱个正着。

三名健仆的身手皆都不俗,那女子看来弱不禁风只仗身法巧妙,纵如此他们能够制住女子已不容易了。

秦百龄开心的笑道:“呵呵,好戏开始上演了,小老弟,现在看不迟哩!”忽觉臂下的芮玮,身体抖个不停,低头问道:“你怎么啦?”

芮玮脸色灰败,咬牙道:“放……放开我……”

秦百龄奇疑道:“你到底怎么啦!莫非那女子你认识?”

此时林下场中情势又变,却非秦百龄污秽的脑筋所料想,以为三个健仆要强姦那女子。

只听那女子情急叫道:“决放下我儿子,你们敢伤害他,他父亲断不会饶过你们……”

抱着婴孩的健仆大笑道:“你明明是个黄花大闺女那来儿子,咱们公子说得好这贼种定是你情郎的儿子,杀了他免你再牵肚挂肠。”

空手无事的那名健仆一挥手中快刀叫道:“姚立,你把那小贼种的脑袋递过来,让我试试刀利不利,嘿!嘿!我可不怕他父亲,他父亲现在来我姚中照样给他一刀。”

抱着婴孩的健仆果然真把那一岁多大的小脑袋递出去,只见那婴孩长的朗目胖脸十分可爱,此时此地竟不哭闹,只睁着晨星般的眸子望着姚忠。

秦百龄看那婴孩如此大胆,赞道:“好小子!”

芮玮却忍不住了,颤声道:“他是我儿子,快……快放我下去

秦百龄闻言一怔,着实未想到那不哭不闹的大胆婴孩会是芮玮的孩子,他本以为那女子与芮玮相识,故而虽知芮玮情急,不立即解开他穴道,要等他相求再做个人情,既知那婴孩是芮玮孩子,邪脑筋一转,笑道:“要放可以,事后如何谢我?”

那姚忠被芮纪野看的火种,持刀一步步走近,恶狠狠道:“小贼种看吧,看清楚你大爷的样子。”

芮玮眼见儿子性命危在一刻,时间刻不容缓,未及思虑道:“你主持太阳门后我决不与你为难。”

秦百龄摇头道:“这于我没什么大不了,我还要你以后相助于我,可不可以?”

姚忠的快刀已经举起,只等一落,芮纪野的小性命立时到在死城报到。

芮玮迫不及待,大声答道:“可以!”

这一声惊动场中三位恶仆,秦百龄与芮玮在树头低声谈话他们根本没有听到,不想做坏事被人看到,抱着女子的恶仆名叫姚信一惊下,手不觉一松。

那女子乘机低头一口叫在姚信的手臂上,痛的姚信大叫一声,撒手后退。

姚信一叫,姚忠慌了,他们本来不是专干恶事的盗贼,遇事能够沉着应付,他一慌下,举起的快刀竟砍了下去。

那女子见快刀一闪骇极而呼,顿时忘了可能遭到的危险,飞扑向姚忠拼命。

姚忠那一刀砍歪了未砍中芮纪野,然而这已引起他杀人的兽慾,见女子扑来,没头没脑就一刀砍去。

那女子情急忘了巧妙的招式,只见那雪亮的快刀朝她头颅上砍来,抱着纪野的姚立大呼道:“姚忠,你疯了,不能杀她啊!”

此时呼喝是阻不了姚忠兽行的,只有夺下他的刀。正当这千钧一发之机芮玮从天而降,他穴道初解未及运气周天,身手不灵,无法抢夺姚忠的快刀:落到地上还未站稳,一把抱着那女子的两脚,就地一滚。

姚忠一刀砍空,还待再砍第二刀,芮玮飞跃而起,一脚踢飞姚忠手中快刀,另一拳“砰”的一声重击在姚忠的心胸上。

姚忠怎堪芮玮一击,只闻一声惨叫,身体飞落一丈外,七孔流血而亡。

这一击声威俱厉,吓得姚立,姚信胆颤心惊,不敢再多停留一刻,飞奔逃去。

芮玮大叫道:“放下我儿子!”

这五字那女子听到,扑跌尘埃的面首抬起一看,喜而呼:“你……你……芮……”

那女子断断续续的三个语音竟令得芮玮暂先不迫姚立抢夺纪野,回身抱拳道:“刘姑娘,别来无恙。”

她就是与芮玮一别数载的驯狮女一一刘育芷,自天池府别后芮玮再未见过她,其中刘育芒曾暗中看过芮玮几次,但面对面相见,这情景皆令他两人恍若隔世的感觉。

刘育芷突然惊慌道:“你快去抢纪野回来。”她与纪野相处不短时光,对纪野的关怀不下身为父亲的芮玮。

这点芮玮十分了解,只看刘育芷舍命相护自己的儿子,可见她对纪野爱护之深了。

耽搁这一刻,姚立、姚信已奔得没了影踪,不由急得芮玮情急吼道:“还不给我站住!”

他这一吼,纵在百丈外听来,亦当人在身后,倘若姚立、姚信还在跑,只怕已被吓得暂停下来。

芮玮还没决定从那方追去,只见林内深处“吧”“吧”两声,两具尸体如软泥般抛了过来,跌在芮玮身前。

那两具尸体不是别人,正是逃走的姚立、姚信,只不见纪野在何处,可是没等芮玮心慌之际,秦百龄从尸体来处,缓步走出,怀抱婴孩不是纪野是谁?

芮玮大喜,心里佩服秦百龄轻功了得,倘在短短时间内,追回分向两边逃走的恶仆,要是自己恐怕很难办到,迎上前去,抱拳道:“多谢秦先生相救犬子。”伸开双手那意思就要抱回纪野,纪野小脑海中记得芮玮熟悉的面貌,挥舞小手,呀呀欢呼。

秦百龄侧身一让,露出虚假的笑容道:“老弟,你这孩子长的面真可爱,让我多抱一会。”一手抱着纪野,腾出另一只手来逗弄,纪野不怕生,张开小手直抓秦百龄,和他那只手玩了起来。

芮玮虽知秦百龄不怀好意,却也不敢表示什么,儿子在他手中,芮玮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此时刘育芷站起姗姗走近芮玮身旁,这本是很自然举止,等她快走近,芮玮忽地让到一侧。

刘育芷未在意,嫣然一竿的,“纪野真乖,这几月来跟我一起,从未哭过。”

芮玮叹道:“纪野打生下来就未哭过,有次他妈妈不小心摔倒了他,正担心他摔伤了没,却见虽摔破了头,不但没哭,反而爬在地上玩着,他妈妈以为他摔昏了不知哭,其实……”声音越来越低,话未说完嘎然中止。

这时芮玮的心情,刘育芷很了解,难怪他话未说完,突然中止,叶青死没数月哀悼之心岂能就去!

沉寂了一刻,刘育芷勉强打笑道:“小孩子生来不哭倒是少见,纪野侄子长大一定是条不屈不挠的硬汉。”

芮玮独自黯然一阵,男人到底是男人提得起放得下,当即恢得常态,振声道:“那天纪野不见,本以为被凶手掳去,事后多方猜测才知是姑娘救去。”

刘育芷道:“凶手是谁,你知道了?”

芮玮神色悲愤的点了点头。刘育芷哀声叹道:“简召舞多行不义……唉!那天我经过你家听到惨叫声,不知发生什么事,偷偷掠进察看,只见……只见……”

她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日的惨状,摇头又道:“我到的太迟了,未能及时抢救你的妻妾,简召舞行凶后呆站在两具尸体前面,忘了身后摇篮尚有纪野侄在熟睡着,我为了抢救纪野的小性命,不敢与他照面,乘他行凶后神智呆滞时,轻轻掠进去抱走纪野,同时顺手带走系在摇篮上的玉石狮子……”

芮玮想到叶青、夏诗惨烈的死状,热泪夺眶而下,伸袖扶去泪痕,强打精神道:“多谢姑娘啦,若非适巧经寒舍,纪野性命定然不保,简召舞决不会好心不杀吾子,姑娘于吾子有再造之恩,将来纪野长大,我教他深深记住,除了父母养育之恩外,还有刘姨姨的救命之恩……”

刘育芷摇头道:“你说这些见外了,倘若那天我早到一步,至少能阻止简召舞行凶,你不怪我未能挽救,我已心感你的宽怀。”

芮玮叹道,“生死由命,我能怪谁,要怪只怪我自己不该离家,否则不会发生惨案,我唯有感激你抢救了纪野,唉!这件事且别谈它,谈起徒增伤感,倒是姑娘怎会有今日之难?你怎么好象连那三位武功平常的恶仆也不敌呀?”

刘育芷伤道:“我……我碰到一个歹心肠的男人,他在食物中暗下一种葯物,我不知日日食用,慢慢才发觉全身功力已被那葯物催丧殆尽,如今我与普通弱女子无异,怎再敌得住……”

芮玮惊惊怒道:“那男人是谁,他在你食物中下的葯物名叫花月妖,此物最为婬毒,无色,无味,无臭,常人多食之迷失本性变成痴癫,擅长内家气功者常食功力丧失,久而久之亦成痴癫,此人居心何在,竟要暗下此葯害你?”

刘育芷只知葯物害得自己丧失功力,尚不知还有迷失本性的最后效果,变色道:“好……好狠……他……他……”

芮玮追问一句:“他是谁,姓什名什?”

刘育芷忽地咬了咬樱chún,忍住心中的气愤缓声道:“算了,今后恩怨一笔勾消,大……大……哥,咱们不要提他……”

芮玮见状问道:“他与你有恩是不?”

刘育芷轻叹道:“我自救走纪野,本想找你免你挂心儿子的安危,再说你不知凶手是谁,难免错认别成仇,找到你对你说明……”

芮玮道:“我去了天池府,三天后回转。”

刘育芷道:“可是我不知道,只当你还游江湖,未在怀庐附近静候你归来,心想到江湖上打探,你的名头不小,当可探知,岂知你的行踪没有探听到,却碰到师父,她知道我在找你……”

芮玮截口道:“玉面神婆回到中原,身边是不是带着怀萱,与另一位番邦女子?”

刘育芷点了点头,接道:“从师父与怀查口中得知你们在葫芦岛的经过,海龙王欧阳龙与你师父不合,既知那本玄龟被铁网帮得去,彼此的怨恨不再存在,倒安稳送师父。怀萱她们回归中原。

“说来家师的不是,她知道玄龟集在长江铁网帮处却不敢前去夺取,可是她老人家对那玄龟集念念不忘,有机会得到决不放弃。

“于是知道我找你的原因后,强迫我以纪野为人质,要胁你去铁网帮骗来玄龟集,师父说你去铁网帮,一定可从铁网帮主黎昆女儿处,骗到那本日思夜想的玄龟集,这其中原因我不知道,但是师父说的很肯定。”

芮玮突然冷笑一声,说道:“纵然能骗到,我芮玮虽不肖,尚不致于做这种欺骗的行为,玉面神婆就是要杀我儿子我也不答应。”

话虽这么说,他芮玮不做要骗取女人芳心的勾当,却被简召舞冒顶替,结果平白便宜他,既得佳人又得秘笈,往后闹出不少风波。

刘育芷道:“纪野既被我救出,我当他亲侄看待,师父的主张我决不答应,虽然师父防范我,我还是乘黑夜带纪野逃走,我心中祈祷上苍能让纪野平安回到你怀里,结果虽将纪野救出,逃至半途被师父追上,挨了一掌。

“亏好那天是黑夜,上苍总算怜悯我,乌云突然遮住月光,刹那的机会又让我逃开师父的视线,负着重伤,挣扎逃走……”

一旁静听的秦百龄插口道:“玉面神婆称白道人物了,嘿!嘿!为了一本玄龟集竟连徒弟也不要了,哼!哼!这玄龟集看来定是真的。”

芮玮道:“当然真的,秦先生,你大概知道玄龟集就是你们太阳门世仇月形门之秘术吧?”

秦百龄脸色声变道:“哦?你也知玄龟集就是月形门的秘术?那么想来知道长江铁网帮到底有没有月形门的传人在内?”

芮玮道:“月形门的传人不出则已,一出岂是隐藏在铁网帮内的人物,秦先生,你把铁网帮看得太大了,以你太阳门来看肯借区区一帮会出头吗?”

秦百龄冷冷道:“月形门不出江湖百年,世人少知,你倒象很熟悉该门的内幕,竟知道他们的世仇是太阳门!”

刘育芷静候他俩人没有再说话的意思,接续未完的话,说道:“我负伤逃了很远的路途,终于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0章 三种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