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81章 七叶果

作者:古龙

秦百龄道:“她们是香神之后当能避免那种臭味了,否则摄魂针不是做法自毙?至于香的原因我也不知,但是知道那迷人的香味,你闻多了,不爱的人也渐渐爱上,终至不可分离。”

芮玮惊怒道:“果真如此我避免见她,不闻她身上香味怎会被迷!”

秦百龄冷笑道:“说的容易,你不见她成吗?”

芮玮仔细一想,怔忡无语,寻思道:“甭说影子已卖,白燕要自己在她身边,就不能背誓不行,仅一夜没闻她身上香,好像浑身不舒服,倘若再过几天不闻怕要会身软得走不动,到时她不要见自己,自己怕要忍受不了爬着去见她!”

他熟读扁鹊神篇自然推断出本身未来的现象,秦百龄不说没仔细想这一夜来浑身不舒服的原因,此时深思才知中毒已深,此生离不开白燕了。

秦百龄暗暗冷笑,好一阵又道:“买影人三种针任那一种皆令你此生不得自由,嘿!嘿!若不是知道买影人的厉害,我秦白龄不会前去求买影人吗?秦白龄老了无福消受摄魂针,至少还能受那两针。”

秦百龄停了话声,顿了一顿,接道:“你大概不知道追魂针的厉害,倘若买影人看不中你,认为你配不上她,种子不好,那时你求她卖影子只有受前两针了。”

芮玮闷闷不乐道:“那两针又如何?”

秦百龄道:“追魂针一月发作一次,不服她买影人的解葯,一月时间到魂归阴曹,想一月一月活下去,哼!哼!那你只得月月替她买影人卖命了,她要你做什么事就不得推辞。

“至于失魂针更惨,中了此针变成白痴,这一身只认得她买影人一人,也就是买影人成了唯一主人,中针那人象条狗一样,主人要他咬谁就咬谁。

“老弟,中那第三针,你算幸运的了,其实想开点,中了此针该庆幸呢,哈哈,老弟,将来你的种子开花,生了女儿就是未来的买影人,可是千万不要再生儿子。”、

芮玮越想越气,他怪自己失算,怎不仔细考虑就把影子卖了造成今日后果,更怪秦百龄阴狠毒辣,明知头影人求有三种针却有意怂意自己去求她,气怒下戮指骂道:“老匹夫,你……你当日为何不明言三种针的厉害,纵恿我去求买影人,如今说不是迟!”

秦白龄冷笑道:“老弟,你可别不识抬举,没有我的指点,你能做白燕的丈夫吗?”芮玮怒道:“什么狗屁丈大,‘有君子,失影人,这两句话我现在才了解,她无影门也太绝了,难道男人不是人,非要是她奴才,处处听她吩咐?这样的大夫谁想当!”

秦百龄哈哈道:“有艳福可享管他那么多,老弟,你的丈大气也太重了。”

芮玮拂袖道:“秦百龄,你再讽刺我,莫怪我芮玮将来对你不利!”

秦百龄身体一躬,陪小心道:“莫气,莫气,小老儿不敢再讽刺阁下,咱们谈正经的吧。现在补救还不迟。”他,秦百龄义重施展狡计了。

芮玮静了静脑筋,面临问题烦也无用,唯有设法挽救方是上策,当下问道:“你说怎么还不迟?”

秦百龄道:“亡羊补牢,未之晚也。”

芮玮不得不低声下气道:“怎么个不晚法?”

秦百龄故意卖关子道:“你当真舍不得种子外借?要知买影入选种,对方人品,外貌皆是上上之选,一经选中势难放手,你要考虑不做白燕丈夫其后果很严重呢?”

芮玮断然道:“毫无考虑的余地,男女相配要双方两厢情愿,那有任她女方作主的道理,再说我不希望将来的女儿做个于人无异的买影人!”

秦白龄点头道:“好,你既这样说,我就指一条名径。”

芮玮手一张道:“且慢,姓秦的,假若你想设计害我,只要我芮玮不死,誓不与你罢休。”

秦百龄一耸肩:“这话说得难听了,你怕我害你,干脆别谈。”

芮玮心知那摄魂针之毒,以自己医术毫无解救之道。天下医术没有再胜过扁鹊神篇的,自己无法可想,看来世上难有人拯救自己。

秦百龄既有补救之道,芮玮不敢轻易舍弃,而且他相信秦白龄不在说谎,秦白龄干无影门无所不知,很可能知道摄魂针的解救办法,只是他有点奇怪:无影门明明是个隐密的门派,世上少有人知,为何他——秦百龄知道得那么清楚?

秦白龄装作要走的样子,芮玮上前抱着拳道:“秦先生好说。”

秦百龄不当真就走,借势站立道:“你相信我,咱们就谈,而且有条件哩!”

一听“条件”两字,芮玮眉头皱起,目今就是买影人的条件害成如此局面,再谈条件他芮玮心里生出恐惧的感觉。

秦百龄见风使舵,咳了一声道:“条件不慌,先说补救的方法,如梦大师,老弟,你一定认识她老人家。”

芮玮见机打他一棍,冷哼道:“当然认识,阁下的祖奶奶大大有名人物,晚辈岂有不识之理?”

秦白龄又一声咳,打个哈哈:“老弟,你别小看如梦大师,她年龄已在百岁以上,我喊她声奶奶并不为冤,再说现在她没有名,百年前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老弟,摄魂针之毒天下唯她可解。”

芮玮动容道:“哦,是么?”

秦百龄道:“这还有假吗,天下有种七叶果你听过没?”

芮玮行家,正色道:“七叶果一叶大注七瓣,十载一开花,花呈淡红色,百年一结果,果花皆为不世葯,尤其果子更为贵重,可惜一枝只能结果一次,结果后花调叶残枯萎而死。”

秦白龄笑道:“听那刘姑娘说你是葯王爷弟子,果不愧圣手如来葯王爷的名头,有其师必有其徒。”

芮玮道:七叶果书上虽有记载,却道此果极难栽培,古来只有一人活过,但也只有栽成一枝,第二枝就栽不活了,难不成如梦大师也栽活一枝?”

秦百龄拍膝道:“照呀!难怪如梦大师把七叶果供为奇宝,原因种活它有这等难处,呵呵,老弟,那果子你偷吃后,我那祖奶奶怕要活活气死。”

芮玮道:“你怎知如梦大师种的七叶果生出果子?”

秦百龄头一仰道:“不知道?跟你不等于说废话,要解摄魂针之毒唯有那果子吃下才成。”

芮玮沉吟道:“据我知——其花亦能解天下各种*葯之毒……”

秦白龄打哈哈道:“花,花有何用,我最近才知如梦大师的七叶果长了果子了,老弟,你要把握机会啊,机会一失不再来,别等果子落了,你这摄魂针之毒,一辈子也解不了,难道再栽一枝等百年后去吃果子,那时老弟……哼,咱们作古啦。”

芮玮呐呐道:“只怕……只怕……如梦大师也要吃那果子,她辛苦种了百年我去拣个现成,怎么说都不对。”

秦白龄嗤鼻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弟,你是怕捋虎须,如梦大师的武功,哼!哼!不是我说,小老弟,你差得太远了。”

芮玮对如梦大师的印象不佳,当下道:“我虽知武功大不如她,你说得不错,为了自己,这虎须我倒要去持持。”

秦百龄大姆指一伸,赞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讲的话,老弟,斗智不斗力,老哥预祝你马到成功,再说素心那妮子,乘机会也好会会,呵呵,是不?”

秦百龄讥讽道:“只是随那老古怪的如幻大师,看得紧,管得严,可不大方便,最好找个方便的地方,那时你老弟……”

他一看芮玮脸色不对,不能再说了,刹口转变话题道:“老弟,至于我的条件很简单,事成了麻烦你长江一行。”

芮玮不解道:“你要我去长江做什么?”

秦百龄道:“我的意图与刘姑娘那师父一样。”

芮玮变色道:“怎么?你要我到铁网帮骗取月形门秘笈玄龟集!”

秦白龄道:“不好意思,老哥只望你替我办妥这件事,不怕丢人,百年前的太阳门一直与月形门敌,但总占不了上风,原因月形门武术不下太阳门,玄龟集是月形门的武术总鉴,本门曾派女弟子乔装至月形门卧底就是窃取那玄龟集,结果,咳,赔了夫人又折兵,现今太阳门再出,玄龟集不得终无高枕之日。”

芮玮直摇头道:“不行,不行,甭说我不屑为,有本领明枪明刀互斗,取对方秘术算那门子英雄,秦先生,你身为太阳门再世的领导人物,要怕月形门与你为敌,该力研本门武功对抗,盗取玄龟集一事,芮某决不赞同。”

秦百龄冷冷道:“我早算定你不会答应的,哼!哼……”

忽然林外马蹄声响来,仅只单骑,但那随同传来的金铃声听到秦百龄耳中脸色一变,急急道:“你相好来了,老哥不便留,记住设法抛开她,据我知,你离开她三天可忍,尽这三天时间速盗七叶果

语声跟着起步,芮玮呼道:“把我儿子留下。”

秦百龄轻功太快,霎眼奔进深林内没了影子,芮玮大急跟着追进,只闻秦百龄传来话声道:“你儿子留为人质,以玄龟集来换。”

芮玮随声追去,绕着林子转了个圈不见秦百龄奔往何处,他轻功实在太高了,芮玮奔回原处。

林内空地上躺三位恶仆的尸首,横陈光天化日下,好歹该葬了他们。

他正要掘个大坑,一女子牵匹金铃系颈的骏马走了过来,那女子身着白狐劲装后背宝剑,露出碧玉色的剑把在白色斗蓬外头。

芮玮回头一瞥,只觉这女子长得肌质晶莹,臻首蛾眉,标准美人胎子,却比白燕的姿色稍逊一分,听秦百龄的话意当白燕来,这次老好巨滑的秦百龄算错了,只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看这女子武功颇不弱哩!

那女子长得可人,对芮玮来说不起好感,还有点厌恶的意思,不是她来秦百龄何致于匆逃走,这一逃儿子不知何时追回。芮迫不到秦百龄怪在她身上,所以投以一瞥后,面色不悦地回转,动手挖坑。

那绝色女子奇怪天下男子第一眼看到自己会投以如此一瞥,自她经历男人看到自己没有不透出爱慕的神色。

她怀疑芮玮不大正常,远远停步道:“喂,你姓什么?”

芮玮头不回也不理睬只顾挖坑。

绝色女子一问不见答理,更怀疑芮玮生理不正常,天下男子巴不得和自己说话,不愿和自己答话的人,生理正常那才怪呢!

挖了一阵子坑,渐渐挖大足够睡下三具尸体,芮玮站起身来只见那女子仍站在身后,三位恶仆尸体靠在她附近,要拖尸体来安葬势必接近她。

不由芮玮眉头一皱,绝色女子见他眉头有点火了,说道:“我难看要你皱什么眉头,不想看把眼睛闭着。”

芮玮怕接近她闻到她身上臭味所以皱眉,此时既知年青女子近不得,这女子当然不会例外,听她误解自己皱眉的原因,心想闭就闭吧,我不但眼睛闭,鼻子也暂时闭闭。

只见芮玮果真把眼睛闭了,屏住气息走向三位恶仆,拖起两具尸体回身就走。

绝色女子见芮玮闭眼,那意思在说自己真的难看所以眼不见为净,女子爱美天性,尤其漂亮的女子,要有人说她难看不气死才怪。

绝色女子一样是女人当不例外,芮玮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这闭眼的举动在明明白白说:“姑娘啊,你太丑了,我不敢看。”

绝色女子一想到芮玮心里说这种话,气得柳眉倒竖,喝道:“站

芮玮屏住气息要离远点才好呼吸,不但不停住,却加快步子,走到坑边,急转身摇手道:“姑娘,慢来。”

绝色女子一声没有止住,正要追来,见芮玮情急的神态,气得跺脚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芮玮道:“我不是人,姑娘也不是人了。”

绝色女子纤纤玉指遥遥一戳道:“你敢骂人?”

芮玮陪笑道:“并非我骂人,姑娘在骂自己,咱们一样有鼻有眼,你说我不是人,岂不是在骂你自己不是人?”

绝色女子无法辩驳芮玮这番话,借口道:“你要是人,人是合群的动物,怎么我要走过来都不准。”

芮玮道:“姑娘过来对我不利,在下通情达理不愿起无谓争端,怎说不准你走来,只怕你要打我啊?”

绝色女子见芮玮认真的态度,嗤地笑道:“我与你无冤无仇,怎会平白打你。”

芮玮又道:“再说我身上很臭,怕姑娘闻到不舒服,所以……”

这句话他说的反话,绝色女子不知摇手道:“好,你不用多说啦,我不过来就是,我要问你句话。”

芮玮道:“姑娘请问,在下洗耳恭听。”

绝色子女指着恶仆尸体道:“你为何安葬这三人?”

芮玮道:“尸体入土为安,我不忍见他们横尸日光下。”

绝色女子哼道:“我不信你有这好心。”

芮玮道:“在下不敢以好心自居,只问心安?”

芮玮见她问话咄咄逼人,懒得答理,弯身放那两具尸体坑中,走了过来拖走另具尸体,三尸并列坑中后,开始掩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1章 七叶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