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86章 枯木禅

作者:古龙

这是芮玮第四次潜来瀑布后的暗洞。

前三次来高莫静对他很冷淡,但这一次芮玮心想:她总不会闻到脱困的好消息,仍能抑制心底高兴说话冷冰冰吧?

升上水面,未等他爬上岩地,高莫静冷峻的语音送到耳边:“你又来做什,是不是想要回儿子?”

芮玮一跃上来道:“儿子无母,不急着要回我身旁。”

高莫静心中暗叹,问道:“确是白姑娘捏她自己儿子吗?”

芮玮心想白燕反复无常,不由叹道:“不错,她确有意捏死她儿子,更怕我发觉丢到潭来喂鱼吃!”

高莫静眉头一皱,说道:“天下真有如斯残酷的母亲?”

芮玮不等她问其根由,原原本本的道出无影门的恶规。

高莫静听完,慨叹道:“原来还有这等隐情,这就怪不得白姑娘残酷了!”

女人毕竟同情女人,她认为无影门创始鼻祖的作法不可厚非,男人有的也太狠、太坏了。

芮玮不赞同高莫静的慨叹,说道:“本身的怨恨不应牵涉到后代,无影门杀子恶夫的陋规无一是处,白燕她们代代遵守这种陋规,更不应该,尤其明知不对,还不力图摒弃,这种人毫无救葯可言。”

高莫静道:“你说的可是白姑娘?”

芮玮,“唉”的一叹道:“她本性是善良的,不……不知何故……”一想白燕不听自己的话,令得儿子无母,女儿无父,气得话说不下去。

高莫静道:“莫非你曾劝自姑娘脱离无影门?”

芮玮目光呆滞道:“我劝她与我正正式式结成夫妻,她却不听。”

高莫静奇道:“我相信白姑娘是爱你的,处此绝境她还有什么顾忌,不听你话?”

她诚心希望芮玮与白燕结成名正言顺的夫妻,一点也不嫉妒,虽然以前她爱过芮玮,还曾冀图嫁给他。

芮玮摇头痛苦道:“我不知道,她宁愿儿女一无母,一无父,也不脱离无影门的走了!”

高莫静更奇道:“走了,走到那里去”’

芮玮一拍后颈,歉然道:“你看我真糊涂,只顾说自己的私事,而忘了告诉你一件绝好的消息!”

高莫静略有所感道:“好消息?是不是能够脱离这绝谷的消息?”

芮玮笑道:“你说对了,你再猜猜看谁来救咱们的?”

高莫静淡淡他说出:“二妹是不?”

芮玮大笑道:“你又说对了,咱们这就离开这里吧?”

他真佩服高莫静这时还无动于衷。

高莫静神情恍若麻痹,没有任何激动,冷冷道:“你去把孩子抱来。”

芮玮实在厌恶高莫静冷漠的表情,大声道:“你高不高兴?”

这句话问的突兀之极,高莫静一怔,随即照;日道:“你去把你孩子抱来!”语气因不悦而命令起来。

芮玮憋着闷气到洞后抱来眼还不大能睁的儿子。

高莫静突又道:“我知道伤害孩子的不是你,当可放心将他交给你了,我有句活告诉你,白姑娘有她的苦衷,孩子不可无母,你可设法挽回她,只要说从此离开江湖隐居起来,她就会答应你正正式式结成夫妻。”

芮玮是个聪明人,闻言道:“你意思白燕不肯脱离无影门的原因,怕她姐姐们不答应?”

高莫静道:“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你应该想得到,无影门租规甚严,白姑娘脱离无影门,她姐姐以及她门中长辈能放过她吗?就是她亲生母亲为了遵守祖规儿子能杀,她若叛离,亦会不留情地追杀她?”

芮玮摇头道:“可是要我隐居,这……这不行呀?”

高莫静冷笑道:“就因白姑娘心知你不可能离开江湖,所以干脆说不愿意脱离无影门,免得你与她正式结成夫妻,又把儿子养活,背叛了门中两大祖规而遭杀害!”

芮玮不愿自己的儿女受苦很想就与白燕隐居,可是他的仇恨以及要办的事大多了,不可能脱离江湖做个不闻世事的隐士。

他为难地叹道:“姐姐,你应知我的俗事烦杂,怎能隐居!”

高莫静道:“这点我同情你,其实白燕可以奋斗起来,不必怕她姐姐们来杀害你们,以你目前的能耐,她似乎应该信任你。”

芮玮连连摇头苦笑道:“我的能耐?不是说句泄气的话,我连她二姐一剑都挡不过。”

高莫静不屑的冷笑道:“男子汉妄自菲薄有什么出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芮玮,你不要小视你目前之能,你已非昔日之吴下阿蒙!”

芮玮被白燕桃根的剑法寒了心,毫无自信道:“我有什么能耐敌得她二姐的剑法,不……不可能的?”

高莫静有气道:“我给你带来的海渊剑谱难道没练?”

芮玮这个却自信道:“早练熟了。”

高莫静想鼓起芮玮的雄心,鼓励道:“我虽从未练过剑法,但一读海渊剑谱,敢断定那剑法是天下第一的剑法,还怕谁来?”

芮玮懦弱道:“第一个就不是白燕二姐的敌手。”

他曾向桃根施展过“无敌剑”无功,已对海渊八剑完全丧失了信心,只认桃根的剑法远在海渊八剑之上。

高莫静不知芮玮已向桃根施展过最得意的一招“无敌剑”,心想才学的剑法还没比就承认不是人家的敌手,简直窝囊透顶,辜负了二妹一番送剑谱的心意,怒道:“可悲呀!可悲呀!二妹未出家前所爱的人没出息,爱他太不值得了。”话里的含意也悲叹自己爱锗了人!

芮玮不能让高莫静把自己看扁了,宛转的解释那天与桃根之战,“不破剑”不能守,“无敌剑”不能攻,攻守皆不行,如何战得胜呢?

高莫静听了解释,发觉自己适才的话太过份,责备得太孟浪,赧颜道:“我不知天下还有能胜过海渊剑法者,你原谅我对剑法知识上的浅薄,我……我错怪你了。”

芮玮大方道:“我本来没出息,姐姐责备的是。”

这一说高莫静更觉难过,到底太伤他自尊,芮玮越大方她越不安,也以为天下剑法高者,胜过海渊剑法多矣!

其实他们都不了解练全海渊八剑威力有多大,芮玮目前剑法之能绝非仅会六剑所能比。

高莫静不安下想到四照神功,即问道:“你四照神功练成了没有?”

芮玮实在练成了,但他自知这种练成与她高莫静相比,差得大远,不敢承认道:“没,没有。”

高莫静心想哪有这快练成的,自己问得大傻了,但这倒是个希望,当下道:“那等你练得略有成就才出谷,其时我相信白姑娘嫁了你,无影门奈何不了你们。”

对四照神功,高莫静绝对相信它的力量,芮玮剑法上佐以四照神功的奇妙能力,天下剑法再高者,相信也不是芮玮敌手了。

芮玮一听高莫静要自己留下练毫无指望的四照神功,头摇得搏浪鼓似的说道:“不行,不行,没有希望出谷,心死了也还罢了,眼前能出谷,一想有那多事要办,再呆一日也难。”

高莫静幽幽道:“你就那么迫切的想出谷?”

芮玮流出人类好自由的本性,说道:“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我恨不得咱们快快出谷,免得夜长梦多,万一长索断了,咱们出不去那就糟了。”

高莫静想象那长索之长,叹道:“我早猜二妹在慈悲庵中得知落陷阱的人有你,一定费尽苦心来搭救,果然不出所料,她那根长索不但用葛藤编成的,也用了无尽的柔情,没有这番情,再数载也难编成一条能容上升的巨索!”

高莫静的慨叹,触发芮玮内心的隐痛,眼睛呆望前方,怔忡不已,就象昨晚他望着那长巨索坐了一夜。

无声沉默,她高莫静知道芮玮这时的心情,轻咳一声,道:“芮玮,你把儿子留在我这里,我代你照顾,以便你专心练功,若有小成再出谷可好?”

芮玮心神回转道:“你陪我儿子留下,难道不想出谷吗?”

高莫静苦笑道:“我对人生看得淡了,不象你热爱人生,所以有迫切出谷的想法,出不出谷我倒无所谓。”

芮玮不想高莫静的消沉如斯,叹道:“你年纪轻不应如此之想,依我之见咱们这就出谷,免得长索一断出不了谷,出了谷我再找个好地方练四照神功不也一样?”

高莫静固执道:“千选万选不如一选,练功还有什么好地方找,这绝谷便是最好的地方,我还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四照神功练成,不用长索你亦可脱离此谷!”

芮玮早先没想到这点,经高莫静一说,才想起的确有这可能,也就是说她高莫静早可凭仗天下无二的四照神功走上绝壁脱困,可是她好象心甘情愿住在这光红暗淡的岩洞内,不但不想离此困,而且连出洞也未见过,不是吗?外面谷地上有果、肉可食,她却只在这洞内食草茵?

芮玮越想越奇怪,试问道:“你即知四照神功的异能,为什么不早脱离此困?”

高莫静神情一呆,她猜错芮玮问话的用意,怒道:“你难道以为我骗你,不信练成四照神功可以不用长索脱困?哼!你不知四照神功的神奇,就也不知内家‘凌波渡虚’这层功夫?”

芮玮心生一计,正色道:“内功到‘凌波渡虚’这地步者,外界于他再无任何阻碍!”他当然也知四照神功练成,“凌波渡虚”不值一谈。

高莫静冷笑道:“同样的道理,四照神功练成者,天下于他更无任阿阻碍可言!””

芮玮有心装傻道:“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高莫静嗔怒道:“你……你敢小视四照神功……”……芮玮笑道:“姐姐不要发愁,若要证实我的浅识无知,何不一试,倘姐姐真能登上高峰脱困,我放了心当会安心在此谷中练四照神功。”

他用意激高莫静离开这里,脱困后再设法说服她不再下谷,否则她消沉如斯,怕一生都不愿望离开这里了。

高莫静神色陡变,芮玮自以为她会中计,却不知触到高莫静痛处,只见她发狂似的挥手道:“去!去!去!我不希罕你留此练功,任你到那里我再不管!”

芮玮大失所望,远非所料,见高莫静气到这般,好生难过陪罪道:“姐姐大量,原谅小弟无知,我想姐姐对,练成四照神功当可脱困,用不着尝试了。”

高莫静被芮玮话中要害,痛苦不减道:“你去吧,乘长索未断抱你儿子快去吧!”

芮玮万想不到,高莫静会被自己激到这种效果,心中隐然猜到高莫静不离此地的原因,但也不忍一问,劝道:“你随我一起走吧!”

这“随”字用的很含蓄,他本想说“我帮你一起离开此谷”,却怕说的太明显,又触发高莫静难言的痛苦。

高莫静摇头道:“我一生不想离开此谷,你自己走,但望你离开此谷后,凡事暂先抛下,练四照神功要紧,只有四照神功练成才是办事的本钱,知不知道?”

“我一生不想离开此谷”这句话听到芮玮心中好不震痛,心想:“你不是一生不想离开,而是不能啊!”

他猜到高莫静残废了一双腿,残废的原因他不清楚,但可断定,若非此故,她怎会意志消沉,又怎会四次相见,从无一次动弹过身体?

芮玮忽然流下痛心的泪痕,怕高莫静笑话自己没出息,慌的低头擦去,同时说道:“你别指望我能练成四照神功,我永远练不成四照神功,再无资格以月形门弟子自居,四照神功于我无缘,白燕永难叛离无影门而能安心无惊地随我一起,孩子一无父,一无母,只有认命了!”

高莫静娇叱道:“你说什么鬼话!我看天下妄自菲薄者莫过于你,四照神功一年练不成,十年、八年也还练不成吗?”

芮玮叹道:“甭说十年、八年,二十年,三十年我也不能练成。”

高莫静怒而喝骂道:“放屁!”

芮玮又叹道:“你莫怨我,事实如此!”

高莫静听他一再坚持说不能练成,心中一动,问道:“你练四照神功遇到什么阻难?”

芮玮苦笑道:“没有阻难,我一直练完,全篇无一阻难之处!”

高莫静不信道:“不可能吧?我自幼练时阻难重重,你一直练完没有阻难不是练成了?”

芮玮昔笑连连道:“不错,我是练成了,可惜效果太微了,与不练几无两样!”

高莫静大异道:“四照神功共分十二段,这十二段步骤你全部一一练过?”

芮玮道:“你若不信,我练与你看。”

一边放下婴儿,盘膝坐下从第一段练起。

四照神功普照功三段,返照功三段,内照功三段,一共十二段,由普照功一段练起到内照功第三段练完,即全大功。

四照功每一姿势不同,每二功每三段中姿态又异。

芮玮熟练的唱着口诀依势的一段段的练去,每练一段高莫静心道:“对啊!一点没错!”

无论口诀,运气,回转,导引,芮玮从头到尾练完,自以为拿捏得准准确确,无暇可击。

芮玮一练毕,自个揶揄道:“真不容易,一练就是一个时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6章 枯木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