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88章 太阳出

作者:古龙

如梦怀中所抱的女婴不是外人,就是芮玮的女儿。

芮玮大惊道:“白燕呢?”

如梦冷冷道:“那个白燕?”

芮玮指着如梦怀中女儿,脸色气得苍白道:“她的母亲,抱她上来的女子。”

如梦冷笑道:“你只关心白燕而不关心另一位女子?”

芮玮更惊道:“素心!!她,你把她怎么了?”

如梦双掌轻拍道:“不怎么,你自己看吧。”

顷刻,巨石后走出破嗔、破悲,各个挟着一人,一位是高莫野,另一位白燕。

两人被挟着毫不动弹,芮玮慾上前,如梦横步拦住,冷笑道:“在我面前,不准放肆!”

芮玮心中明白,怒道:“你待怎地!?

如梦单掌一伸道:“好说,请还七叶果。”

芮玮不屑道。‘为了一枚七叶果,大师,你就什么都敢做了?”

如梦道:“不错,我等了十月,就为了今日好向你索回七叶果,现在还不还在你,她们三人性命杀不杀却在我了。”

芮玮道:“这么说来,素心十月编索你早知道罗?”

如梦道:“若不是我向她说落陷阱三人中有你一位,素心也不会费尽心血找到你们受困之处了。”

芮玮道:“你故意透露我落陷阱的消息?”

如梦得意道:“我深信素心的聪明,加上她的恒心,别人找不到你们下落,贫尼十月前已敢断定她能找到。”

芮玮讥讽:“大师真不愧老谋深算呀,芮某佩服,佩服!”

如梦道:“无论你真佩服,假佩服,现在优势在我,七叶果乖乖献上来。”

芮玮左手摸出那枚七叶果,捏在掌心中,说道:“大师索回七叶果后,慾待如何?”

如梦道:“我自会待你们好点。”

芮玮道:“怎么个好法?”

如梦道:“至少我不会再杀你们。”

这回答,芮玮不满意,摇了摇头。

如梦脸色一变,怒道:“你想不还么?”

芮玮道:“不是不还,我希望大师给我们一个保证。”

如梦道:“你要什么保证?”

芮玮道:“咱们四人安全的保证!”

如梦冷笑道:“这四人也还包括素心在内么?”

芮玮道:“素心辛辛苦苦救了白燕和我,我不想因此之故令她受责!”

如梦不悦地大声道:“芮玮,你别想以一枚七叶果要挟,哼,安全的保证,不杀你们已是天大的恩惠,还想如何,素心是我慈悲庵弟子,要你耽心?”

芮玮道:“我知道起盗心确实不该,只是事到如今总望大师谅有。”

如梦道:“既想谅宥,事后再谈,在未还七叶果前谈,不是存心想要挟我么?”

芮玮度量情势,此时万万不能惹恼如梦大师,只有先还七叶果再说,当下将七叶果呈到如梦眼前。

如梦哼了一声道:“这才是识时务的人!”

说着右手伸来,只见她接到七叶果,左手倏地袭击,制拿芮玮左肩“巨骨”要穴。

芮玮左半身练成四照神功,虽被骤然制住,经脉立时运转,反弹出暗劲,如梦只觉手掌一滑。

芮玮脱开如梦制拿,乘她惊愕之际,左手反掌夺回七叶果。

递果,脱拿,夺果三下动作恍若早经练熟了似的,一气呵成,如梦大惊,暗忖:“这小子武功大有长进呀?”

尤其芮玮左肩自然产生的力道,如梦如斯功力尚且制拿不住,实令如梦心中惊骇不已。

如梦老羞成怒,喝道:“芮玮,你想与我对敌么?”

芮玮道:“晚辈不敢?”

如梦强词夺理道:“不敢为何夺四七叶果?”

芮玮道:“只因大师企图不利于我,晚辈不得不加以反抗。”

如梦道:“你想谅宥,就得一切听我摆布!?

芮玮摇头道:“芮某尚不致傻到这地步。”

如梦冷笑道:“你以为落到我心中,将遭危害么?岂不知贫尼出家人慈悲为怀,只要你意诚忏悔,贫尼,会谅有你们。现在看来,根本无意忏悔,这谅宥两字是不可能的了。”

芮玮早就不满如梦老好巨滑,毫无出家人的心肠,听她这番说词,还以冷笑道:“若说大师能够慈悲为怀,芮某大有疑惑,曾记大师说过慈悲两字,贵庵尚且修炼不够,所以不能以佛视众生来解释慈悲,为了不准我与素心见面,大师说出这种话来推辞,晚辈怎敢再信大师慈悲为怀?

“再说大师的行为,见危不救,落石下井,晚辈与白姑娘,高姑娘差点丧命,哼,哼,晚辈再不敢将性命交到大师手中!”

如梦见芮玮在如幻,破嗔,破悲面前揭穿自己恶毒的底细,喝骂道:“小贼,我要擒你易如反掌!”

芮玮看透如梦大师心黑手毒,打着出家人招牌,暗地里无所不为,他亦是年轻气盛,冷冷回道:“小贼,谁是小贼,岂不闻子曰:老而不死谓之贼,老贼两字倒甚符合大师真正的身份!”

如梦大师气得自眉掀动,手指着芮玮久久不语。

如幻走上前道:“芮施主,你这样说话太不应该了。”

芮玮索性把一切豁出去,问道:“怎么个不应该。”

如幻道:“施主盗七叶果的行为,事实确在。”

芮玮道:“不错,可是芮某却非小贼,不过替家母取回失物而已!”

如幻惊道:“令堂是谁?”

芮玮道:“家母姓陈上淑下贞,七叶果是家母之物,贵庵主持从家母手中夺去,不知贵庵主持这行为该是不该?”

如幻万想不到年年来要七叶果树的黑衣长发女竟是芮玮的母亲,至于七叶树到底是不是经官送给如梦大师的,她不清楚,呐呐道:“这个,这个……”

如梦大师突道:“如幻退后。”

如幻不便再插身其间,退到一旁,如梦道:“陈淑贞当真是你母亲?”

芮玮道:“在下不至于不屑到乱认别人为自己母亲的地步!”

如梦冷冷道:“这到好,咱们放手一搏吧!”

芮玮道:“师出何名?”

如梦道:“到底你是小贼,还是我是老贼,由这一战来决定。”

芮玮道:“大师的意思,大师胜了,就证明七叶树的确原本是简葯官送你的?”

如梦冷哼道:“不错,倘若我败了,那就算我瞎说,而从你母亲手中夺来七叶树的行为就算不该!”

芮玮不客气道:“老贼两字也当之无愧罗?”

如梦一庵之主,数十年来身位尊贵,那尝受过后辈们的不尊,指着芮玮,气咻咻道:“小贼,本庵主今天定不容你安然离开此地!”

芮玮笑道:“芮某已不打算生离此地,可是小贼两字别叫的太早,倘若我胜了,明正言顺地替家母取回失物,小贼的称呼倒要请大师收回!”

如梦呸的一声:“梦想!莫非你还想要我道歉小贼两字叫的不对么?”

芮玮道:“对与不对,孰是贼孰不是贼,就看手底上的真章吧!”他心头毫无把握战胜如梦,但这一战就是明知不敌亦要尽力而为,因这一战等于代母亲一战,胜了,无论再有什么理由,七叶树归母亲所有,届时盗七叶果的罪名便不成立了,尔后,纵然七叶果落到她如梦手中,亦得归还自己的母亲。

如梦不将芮玮看成真正的对手,冷笑道:“你想侥幸得胜么?”

芮玮道:“固然想,我胜了,还有一个请求。”

如梦冷哼连连道:“可是想叫我将你女儿和她母亲放了?”

芮玮道:“正是这个请求,大师答不答应?”

如梦异想天开,不耐烦道:“此时言之过早,你有本领胜了我一招两式再说。”

芮玮道:“莫非大师不敢答应?”

如梦怒道:“小子,不要过于梦想,快说,你要与本庵主比什么,本庵主无不奉陪!”

她太托大,完全不将芮玮看在眼内。

芮玮没有十分把握,故甚谨慎道:“比剑如何?”

如梦道:“如幻,去取剑来!”

如幻飞奔而去,不一刻取来两把剑。

如梦接到手,一把抛给芮玮,双方同时拔剑出鞘。

芮玮一剑在手,先不求有功,展出那招御敌不破的架式。

如梦微微一怔,暗忖:“这架式好生眼熟?”

她仍不在意,握剑一挥,平平举起。

太阳门剑法其次,掌法为上,而月形门恰好其反,掌法次之,剑法,刀法为上。

故而如梦这时以其短攻人之长。

海渊八刀为月形门刀法之精最,每当两门相争之时,月形门一展海渊刀法,太阳门宁弃兵刃,以双掌对敌。

这样各展绝技,太阳门反不觉兵刃强甚,而能与施展海渊八刀的月形门弟子战个平手。

如梦自弃精绝的掌法,任芮玮选择,以剑法比输赢,倘若她弃剑不比,便是输了。

如梦不知厉害,也没想到对方会以月形门海渊八刀为底子的海渊八剑,只当月形门秘术随那玄龟集的失踪早已失传,否则的话,她宁愿故示大方,弃剑以肉掌奉陪了。

等双方一交手,如梦所展剑法屡攻不入,才知芮玮所施剑法为月形门海渊八刀中一招无破绽可寻,防守至坚的一招,亦就是喻百龙传他的不破剑。

此时芮玮已得海渊八剑精髓,招招融会贯通,比之喻百龙传他时,不破剑之威力,何止增加数倍。

十招下来,芮玮已有信心,不破剑中一招无敌剑攻出。

此招一出,大有石破天惊之势。

如梦勉强架下,暗忖芮玮剑法不在万不同海渊八刀之下。

她已是骑虎难下,弃剑换掌,别说等于败了,也无机会让她顺利弃剑,只因一当她弃剑,势必被芮玮的攻势所伤。

如梦辈份何等之高,心忖:“不知他是万不同的第几代弟子,纵然他练全海渊八剑,我就无法敌过么?”

于是尽展所知剑法之绝招,力敌海渊八剑。

跟着无敌剑,芮玮续攻洪水,大愚,伤心,大龙四剑,每一招无不是惊天动地的高招,尤其现今的芮玮已非昔年吴下阿蒙,招招当今世上,难有人抵挡得下。

如梦大师的确有她厉害的地方,五招攻下,竟能有惊无险,当今世上除她怕无第二人能够如此了。

一侧如幻、破嗔、破悲看的目眩神摇,实想不到芮玮有这手无敌的绝招!

芮玮五招无功,只剩下在谷中才学会的最后两招,亦就是聋哑二叟所命名的杀人、大乐两剑。

为了这两剑无人传他,芮玮剑法一直不到登堂入室、炉火纯青的地步,野儿赠他剑谱,依谱在谷中学会,这两剑对他虽是新学成,却因这两剑贯通整套剑法,反而所悟最多,似乎将海渊八剑所有的精华全部积在这最后两剑上了。

所有剑法是最后几招特别厉害,海渊八剑本无先后次序之分,各剑威力皆一,唯当八剑练全才融会贯通,各剑威力陡增,而排在最后一剑的招数,威力自然较之先七剑稍高一筹。

芮玮将大乐剑排在最后一招,杀入剑攻完,如梦己是招架得黔驴技穷,但见芮玮大乐剑一出,如梦架得半招,暗忖:“吾命休矣!”

芮玮并非赶尽杀绝之人,再者如梦到底是素心的前辈,素心是她庵下弟子,不看僧面看佛面,芮玮手下留了情,剑过之处,只在如梦颈脖上留下一道血痕。

如梦垂剑而立,似乎觉到颈上剑伤,如泪的鲜血一滴滴淌下,其实并无鲜血,只是她心里在感觉着这无法消失的败着。

芮玮不杀他,她毫无感激之意。她自觉活得够了,百龄之人还要受战败之耻,实比当真杀了她更要难受!

芮玮将剑抛落,抱拳道:“大师,请问能不能放人?”

如梦也将剑抛落,表示服输,拍掌道:“破悲解穴放人。”

慈悲庵执法弟子--破悲,将白燕放下,解开她昏穴,白燕醒来,关切地呼道:“我的女儿!”

她一上峰即被如梦大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制住昏穴,此后一切不知,当然也不知适才一番恶斗了。

如梦又一拍掌道:“如幻,还她女儿!”

白燕抱起女儿,恶狠狠地瞪了如梦一眼,低声说道:“总有一日……”

芮玮劝道:“白燕,算了!”

白燕心高气做,她无影门何尝受过别人的欺负,怒道:“你算了,我白燕不会就此算完!”

说完,掉头飞奔。

芮玮叫道:“慢着,我还有话同你商量。”

白燕飞奔如故,芮玮想同她和好,共御无影门,他虽然不爱白燕,为了儿子,女儿,无论如何要迫她回来。

但等他起步追赶,忽闻如梦道:“回庵!”

破嗔挟着素心,破悲押在一旁,两人同时起奔,芮玮倏地掉步。问道:“怎么不将素心解开穴道?”

如梦抢上前来,护住破嗔,怒目道:“芮玮,你管的大多了!。

芮玮道:“我不能不管,请将素心放下。”

如梦断然道:“不放!?

芮玮大怒道:“为什么不放!”

如幻见争端又起,好心道:“芮施主快去,白姑娘奔不见了,”

芮玮不见素心平安,焉能就去,屹立不动。

如幻道:“你放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8章 太阳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