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89章 左手刀

作者:古龙

(缺一页)

据传月形门在长江一带复振,然而非正义之力,亦不过为非作歹之徒!”

芮玮大声否认道:“长江一带并非真正月形门弟子,仅是得着玄龟集,借以出世,组织一股恶势力!”

如幻叹道:“那真正月形门在何处?”

芮玮倏拔出一直插在腰中的左手,凌空一抓,顿时一股暗劲潜出,哗一声抓裂远隔丈外的山岩。

如幻惊道:“你已练成凌空碎石功!”

芮玮豪气纵横:“我这左手便是月形门真正弟子!”

如幻道:“自你脱困为何一直将左手插在腰带中?”

芮玮道:“我曾向素心的姐姐发誓从今后这只左手就不用了。”

如幻道:“你以后用它,不是毁誓言?”

芮玮道:“我以后用它时并非代表自己而是代表月形门弟子!”

如幻道:“你一人之力如何能与整个太阳门抗衡?”

芮玮坚颜道:“晚辈自信可以组织一股正义力量!”

如幻击掌赞道:“好!我相信你自信定可达成,当年太阳门为祸江湖有月形门牵制,如今太阳门复出仍有你这左手月形门弟子在!”

芮玮道:“素心现今如何?”

如幻迟迟道:“你,你放心,素心没有危险。”

芮玮疑惑道:“大师此来,仅为告诉如梦大师解除百年禁制一事么?”

如幻见他疑惑,坦然叹道:“另有一事,小姐她坚定不肯放过素心!”

芮玮情急道:“素心到底怎么了?”

如幻摇头道:“小姐未出江湖,造成杀戮前,第一个扬言要拿素心开刀。”

芮玮大怒道:“在下决不容她杀死素心!”

言罢,飞步掠至峰下,预备飞纵上去。

如幻抢上,拦阻道:“你不能上去!”

芮玮怒道:“为何不能,难不成就让素心死在如梦手中!”

如幻道:“小姐道,只要你敢再踏入慈悲魔一步,立斩素心。”

芮玮悲痛道:“我不上去抢救素心,素心迟早仍旧要丧命她手中。”

如幻道:“记得我曾以性命保证素心的安全么?”

芮玮道:“如梦不听你劝解,怎会再听你之意。”

如幻道:“至少我与她已有近百年的相随之情,她当真非杀素心不可,我立即自刎她眼前,看她忍不忍再杀!”

芮玮摇头道:“事情倘若真正发展到那地步,不是白白损失大师一命。”

如幻叹道:“我百龄己过早该死了,至于你年轻有力,尔后重担在肩,不能因而冒然上峰,一有个二长两短,有负你一番身手与抱负。”

芮玮再三考虑后,叹道:“大师,晚辈听您吩咐。”

如幻十分,慰道:“你能相信我,很好,很好,你快走吧,正义之师待你组成,莫负我望,也莫让未来江湖遭受血腥的劫难。”

突于此时,峰上掠下一名慈悲庵弟子,传道:“庵主有令,传所有弟子规刑。”

如幻栗声道:“谁,谁将受刑?”

那女尼冷冷道:“素心!”

如幻大惊道:“庵主疯了,她,她敢如此倒行逆施……”

说着急纵上峰。

慈悲庵前广场上所有慈悲庵弟子团集,当中一张高椅上坐着如梦大师,冷漠地望着前面。

前面两名女尼双双架着被制穴道的素心。

如梦厉声道:“素心,你知罪否?”

素心神色不服道:“弟子所犯何罪?”

如梦狡好道:“你私痛本庵敌人!”

素心气得流出眼泪道:“弟子不知何谓私通?”

如梦道:“本庵来了三位外敌慾盗七叶果,是不是?”

这是事实,素心点了点头。

如梦冷笑道:“好,七叶树本庵至宝,外人觊觎,且来偷盗便是敌人,而你认识其中一位男盗是不是?”

素心道:“他不是盗贼之流,庵主不能……”

如梦厉声斥道:“不准多说,我问你认不认识他!”

素心又点了点头。

如梦道:“亏好我预先防范,困住他三人,你明知来敌要盗七叶果,却存心搭救他三人是不是?”

素心才一启chún慾争辩,如梦喝道:“闭口,你只要点头摇头就行!”

素心见如梦一反常态,变得无理之至,不让自己解说,气愤得用力一点头,心忖:“随你爱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吧!”

如梦冷哼道:“既识来敌,又思救敌,焉知双方未事先勾结,这就是私通。本庵清规一向严正,你招子不亮,认敌为友此一罪;救敌成功,使敌脱困因此又一罪!”

“两罪相加刺目,断手,行刑!”

如幻正好赶上,闻言高呼:“且慢!”

如楚不悦道:“如幻你要阻拦行刑么?”

如幻见如梦变得恶毒如斯,气怒得直摇头道:“我不阻拦,我不阻拦!”

如梦道:“那好,不用耽搁立就行刑,以正本庵清规!”

如幻大声道:“庵主,你当真要刺瞎素心双眼,断她双手?”

如梦冷冷道:“本庵清规不得不正!?

如幻道:“行刑可否慢一步?”

如梦怒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如幻拔出一柄匕首道:“素心行刑前,先让我死在庵主眼前。”

如梦震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如幻苦笑道:“我以残老之命换取素心,庵主不是不知我曾向芮玮施主以性命保证过!”

如梦竟然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饶恕素心?”

如幻脸色惨变,实想不到如梦变得冷酷如斯,一时心中难过万分,说不出半句话来。

如梦道:“我劝你不要以死来吓唬人,纵然你陪上一命,我仍不会饶恕素心的。”

好一阵如幻从牙缝中迸出声音道:“噢,噢,小……姐,如幻白随了你一辈子……”

语音未毕,手中匕首猛地向腰眼处戳去,以如梦身手应能抢救,但她却无动于衷,反而挂着冷笑,似不信如幻当真就白白牺牲一命。

然而如幻手下没有半点迟滞,匕首不差分毫地自戳在腰眼要穴上,她凄惨地瞥了如梦最后一眼,咕冬翻倒,气绝死去。

这时如梦脸色微惊楞,但瞬间闪过,换上令人难以置信的恶毒色,叫道:“好呀,如幻你竟敢真的一死来顶撞我!”

当着众弟子面前,如幻的死等于一种反抗,她越想越气,大叫道:“行刑,行刑!”

执刑弟子不敢迟延,正要拔出行刑用的戒刀来,倏地一条黑影急闪到,“拍”“拍”两掌,顿见那两名执刑弟子的身体如断线风筝飞起,摔到数丈开外。

来人芮玮,他始终不放心暗暗掠来,可惜到的太迟了,如幻业已自刎而亡,这激起他满怀悲愤,所以一上手便先掌毙两名执刑弟子。

慈悲庵所有尼姑成马蹄刑围观,芮玮来得太快,无一人能够及时抢上阻芮玮的行动。

芮玮解开素心穴道后,这一刻后路已被两侧的尼姑围上堵死,芮玮低声吩咐素心道:“你紧随我身旁,一起冲出去。”

如梦大声叫道:“芮玮,你来得去不得!”

芮玮怒声回道:“倒不见得,挡我者死!”

“死”音才落,一招飞龙步掠到一名执剑的尼姑身前,那尼姑只觉眼前一花,手中剑已被芮玮夺去。

芮玮一剑在手,精神大振,大步走向前去,素心空手随后。

围堵前面的尼姑训练有素,手持兵刃静立不动,但等芮玮走近二丈,纷纷散开阵式,成个品字形攻到。

芮玮三面受敌丝毫不惧,剑起处,一道寒光,立见数名尼姑惨呼退下。

这招无敌剑本已厉害,此时芮玮练全八剑更是精进,慈悲庵弟子虽然个个武功超凡,却那是敌手。

芮玮不愿多杀无辜,所退下的尼姑仅仅负伤,他要不留情的话。没有一个负伤的尼姑能够退下了。

芮玮接使一招洪水剑,回手义是一招大愚剑。

三招一过,首先围攻的十数名尼姑全部负伤退去。

这一刻围堵的尼姑更多了,十数名受伤对来敌的声势不见多人影响。

芮玮心忖:“不惨杀几个,她们是不会退的。”

当下心头一狠,来敌攻到,不破剑才展半招,倏出大龙伤心两剑。

其情之惨够伤心的了,大龙只斩二人,伤心那剑却一下砍死六名妙龄尼姑。

这些惨死的尼姑素心俱都认识,此情此景她竟不忍的叫道:“芮玮,你不能这样手下不留情!”

她心肠好,攻来的弟子却不管她,只见后面数名尼姑齐操雪亮的兵刃向她身后要害袭来。

素心武功本是一流高手,然在慈悲庵弟子中平凡而已,她手无兵刃被武功不差上下的尼姑们杀到,实难抵敌。

芮玮闻声翻身一招杀人剑,那数名偷袭素心的尼姑几乎同时一阵惨呼,齐皆到在死城报到去了。

时间仅是刹那一刻,芮玮回过身来正面一招最具威力的最后一招大乐剑。

大乐剑果然杀敌大快人心,顿见正面攻来的十三名尼姑被砍翻。

芮玮七招骇人的攻势,吓阻对方,一时只知围住不敢冒死攻上了。

鲜血汇流纵横,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多具惨死的尸体,芮玮甩了甩头,大步上前。

围阻的尼姑纷纷后退,她们再不敢围挡芮玮的去路,到底性命是可贵的,芮玮杀人的剑法过于残酷,谁还敢轻撄其锋?

一层层围堵退完,最后赫然一人当道而立,冷视着芮玮走来。

芮玮丈外停止,一抱拳:“大师请让。”

如梦大师冷电一扫素心,素心不寒而栗,差点膝下一软,跪拜下去。

声音象恶鬼索命似的怨毒,如梦大师说了句:“你们两人死定了!”

芮玮被那恶毒的语音惊得一怔,随即不示弱的猛一甩头:“大师要亲自再战一场么?”

如梦大师不答话摸出一枚信炮,点燃弹到半空。

信炮七彩缤纷下,三响爆开。

不一刻所有慈悲庵内的留守尼姑,倾巢涌出。

芮玮摇了摇头:“大师何苦让无辜的弟子们丧命,您老人家要替你弟子发点慈悲吧!”

如梦大师冷冷道:“你有本领杀完慈悲庵弟子,才指望活命!”芮玮道:“贵庵弟子几人?”

如梦大师道:“不多,足有千人!”

芮玮暗暗咋舌,心想不用说自己无能杀这么多人,纵然一个个放手让自己杀,狠得下心肠?

心生一计说道:“大师,不如由我两人战一场定生死如何,你胜了,在下与素心杀剐任便,你败了就不必再牺牲这些无辜弟子的性命,放咱们一马吧!”

如梦似不愿与他单独斗,冷笑道:“你等着瞧!”

顷刻所有尼姑:有老有少,有俏有丑,不下千人团团四周围拢,插翅难过。

芮玮神色微惊,却大声叫道:“如梦大师,莫非你怕我海渊八剑,所以不敢跟我斗,害无辜的弟子来试我剑锋?”

如梦咬了咬牙,仰首一声:“死墙!”

顿见尼姑们纷纷走动,四下排出整整齐齐的行列来。

素心栗声道:“咱们,咱们,果真死定了……”

她心知这死墙阵并无多大玄奥,却是实实在在的阵法,绝世高手亦难杀过这种千人组成的死墙,但等四下合拢,不被战死,亦被千人踩踏而死。

芮玮也看出死墙阵的厉害,故意狂笑道:“如梦大师,你怕我海渊八剑,在下就不用剑,在下相信仅凭一只手亦能战得过你,只是你,大师,纵如此,亦不敢同我斗!”

如梦大师不能装死了,咬牙怒喝道:“芮玮,你未免太狂了!”

芮玮笑道:“在下狂有狂的道理,大师可敢一试?”

如梦道:“就这么说定?”

芮玮道:“当然,你还怕我输了会赖?”

如梦冷笑道:“谅你无能逃得过死墙!你输了,与素心两人乖乖就缚。”她要在杀死芮玮素心前,好好给他们一顿零碎苦头吃,否则死墙一发动,他俩人尸骨无存,反无多大乐趣。”

芮玮道:“倘若我赢了呢?”

如梦朗声道:“本庵主单独会战,他若赢了,你们迅速撤阵,任谁不准留难。”她不信芮玮空手胜得了自己,故而大方地命令所有尼姑。

芮玮丢开宝剑,道:“大师,这就比吗!”

如梦怒喝道:“抽出你的左手来!”

芮玮抽出一直插在腰带中,肤色白得异常的左手来,却又把右手插入腰带。

如梦大怒:“拿出你两只手!”

芮玮洒脱的笑道:“在下说过只以一只手就能得胜。”

如梦气极格格一阵怪笑,素心忍不住低声向芮玮道:“你不能如此大意,要知如梦大师的掌法天下无敌。”

芮玮不在意的扬声道:“她无敌我亦无敌,你放心,我不会以性命当儿戏。”

如梦冷冷道:“我倒没有听说月形门掌法能够无敌天下。”

芮玮道:“武功本无无敌天下之理,月形门掌法不能无敌大下,你大师太阳门下的掌法亦不能无敌天下!”

如梦轻喝道:“你怎知我是太阳门下,可是万不同派你来的?”

芮玮淡淡道:“万老前辈业已去世数十年之久。”

如梦呸的一声:“他想瞒我?哼,我知道他没死,是不是武功废了,所以不敢直接来找我,而命你以海渊八剑来侮辱我?””

芮玮道:“信不信由你,万老先辈业已去世数十年之久。”

如梦恨恨道:“他去世的话,说什么也不信,你是他的弟子,不是他亲传,天下谁能学会海渊八剑,万不同呀!万不同,你不该迄今不谅有我,更不该叫这小子来侮辱我!”

芮玮叹道:“大师,我跟你说的实话,你若愿听的话在下将其中内情一一详述,那时你就知万老前辈确实死了,也该晓得解除百年禁制是多么不智之举!”

如梦怒道:“可是如幻跟你说百年禁制之事,哼,这丫头到老来背叛我,自刎的活该!”

芮玮闻声大怒,“大师,你可知本身是个最愚昧无知的人吗?”

如梦被后辈斥骂愚昧无知,勃然大怒道:“万不同是我晚辈,你是万不同弟子,敢对我无理!”

芮玮讥讽道:“大师,好意思说万不同是你晚辈?”

如梦老脸一红叫道:“好呀,你还不承认是万不同的弟子,他是不是将他老底全抖给你听了?”

芮玮一怔,为了逞口舌一时之快,现在更难使她相信万不同早已去世,而只当唯有万不同本人才能将他私事告诉自己。

芮玮正慾解说其中一切,如梦喝道:“你再不拔出右手,莫怪我杀你如踩蝼蚁!”

芮玮有气道:“大师只知月形门海渊八刀厉害,却不知月形门掌法更要厉害。”

如梦揶揄道:“是呀,就请你代表月形门弟子双手同使更厉害的掌法吧。”她清楚月形门一切,绝不信月形门有什么厉害的掌法。

芮玮道:“一只手大师已吃不消,何必再用两手,大师你拿出全力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免得败得太快,在你门下弟子注目下,过于难堪了!”

如梦气呼呼道:“好个刁舌的小子,我看你如何败我!”

只见她身体不动,双掌交错一拍,掌影重重中透出一股强劲无比的罡风。

芮玮功力本不如如梦,然则他左手现具四照神功的功力,却胜如梦一筹了。

只见他左掌迎着罡风一封,一撇,那等强劲之掌力被他轻描淡写地消饵于无形之中。

如梦内心大骇,看来,这小子功力胜过自己,她仍有点不相信,芮玮曾与自己换过掌,虽能破得先天掌,功力却大大不如自己,那有一年不到,功力竟能大胜自己的道理呢?

当下身体掠上,奇妙的展出一招费数十年心血所创,犹胜太阳门绝学——先天掌的厉害招数来。

此招攻敌之妙,能使敌人全身有险,而又使敌人防无可防,纵然敌人使一招全身皆防的高招,亦能使他卖出破绽,一举成擒。

如梦对这招满怀无比的信心,深信天下再精掌法者亦难安然无险,只要芮玮被自己拍到一处,功力再高亦难抵受得住,非被自己轻易擒住不可。

她这招固然厉害,可说竭尽她一生的智力所创,敌人万无侥幸得脱之理,除有一种人,那因功力已到神奇的地步,却是于他无可奈何的。

但这种人太少了,几乎没有听说过,意外碰到那人已是死活不知,多半是死了,如梦不信还有什么奇迹使芮玮能够脱险。

然而芮玮就是那种人,如梦得知高莫静会四照神功,不惜狠下心肠一齐害死三人,却未能害死,反使芮玮困于深谷后,得到一半四照神功。

仅这一半足够了,只见芮玮左掌神奇的穿出如梦的掌势范围,未等她攻到自己,先制住她肩头要穴。

这一来如梦厉害的一招不及展完,已被芮玮左掌压制住,此时她焉能不骇然失色,拼住气血受损的危险,身体猛地一低,翻滚出芮玮左掌之制。

如梦本不能脱困,有谁能在四照神功掌力下脱困,只因芮玮心肠一软,放她逃脱。

在如梦被制的刹那,脸上失色、迷惘的情形,使芮玮不觉地心肠一软,到底如梦是个辈份太高的前辈,他忍得下心肠叫她当着门下弟子受活擒之耻吗?

如梦滚出后,一挺跃起,脸色煞白的呼道:“四照神功!”

这是第二次见到有人会使只听传闻中的四照神功了。

芮玮冷冷道:“你也知道四照神功?”

如梦余悸犹存地点了点头。

芮玮道:“那么大师需不需要再战?”

如梦大师无力的喝:“撤阵!”

芮玮牵着素心右手,缓缓向前走去。

围堵的尼姑闻令,纷纷让道。

如梦呆呆地看着芮玮走出阵外,忽地努力的问了句:“神功可也是万不同传你的?”

芮玮遥声答道:“不是!”

他俩人渐渐没下山坡,不见背影。

如梦仍是呆站着喃喃自语道:“一定是他传的,一定是他传的!

她绝不信芮玮的四照神功不是万不同传的,只因四照神功的传说来自月形门,否则天下根本没有四照神功这名字。

而太阳门弟子大多知道月形门中有种神功叫做四照之名,他们虽信可能天下有那种神奇的功夫,却不信月形门弟子有人会。

他们只信这是仙家相授之术,要是月形门弟子会的话,他太阳门早被月形门消灭了。

他们只当月形门弟子吹牛,向他世仇太阳门弟子吹的大牛,然在今天如梦是相信了,她再不怀疑月形门是向太阳门弟子吹牛了。

事实俱在,月形门弟子芮玮会,还有一位高姑娘,她一定也是月形门弟子,她是芮玮的同门所以才冒险来救他,只可惜没将他两人害死在水牢中。

月形门已有二入会四照神功,这是非常可怕的现象,如梦脸上透出恶毒的表情,蓦地双掌在空中一击,怒叫道:“绝不能让本门世仇在世上称雄!”

门派的仇恨在她血液中奔腾!

她浑然忘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就毁在门派之争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