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09章 熟面具

作者:古龙

芮玮讷讷道:“师……师父……好好在世,为何要说去世了?”

喻百龙叹道:“当年我们相约时,我曾说过我若死了,便有人前来代我赴约,你若说我没有去世,便明明告诉他们我无能赴约!”

芮玮道:“这……这有什么关系,师父功力散失,徒儿为师赴约,有何不可?”

喻百龙摇头道:不能!不能!我若在世便应赴约,纵然全无功力亦要赴约,我要你代赴约,事非得已,切记见他们时,就说我去世了。

芮玮应道:是…是……”

喻百龙霍然露出凄凉的笑容,缓缓道:纬儿,我先走了!”

芮玮想到师父的性子,他将一切交给自己去办,便要离去,莫非去了却残生,这样代他赴约便名正言顺!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大变,急急道:师父!师父!你要到那里去!”

他上前抓住喻百龙的衣袖,不由流下眼泪道:师父……师父……你莫非要去……莫非要去……”

他再也说不出莫非去自尽这句话,喻百龙察言观色便知其意,笑道:傻孩子!傻孩子!你以为师父会去自尽吗?不会的!不会的!为师要到一个好地方去静养……”

芮玮急道:去哪静养?”

喻百龙叹道:你不要问我的去处,我要走了,墓中尚有很多余粮,你若想在这里多住几天,不妨多住几天,好好研究功夫,还有这两把木剑我用玄铁木做成,坚逾金刚,不怕宝刀利刃,你可留着!”

他说完就向林边走去,芮玮随跟在后,亦步亦趋,走到林口,喻百龙回身道:你不要送我!”

芮玮不敢违背,站在林口、满面露出依恋的神色,见喻百龙向森林内走进,当他走开十余步,又回过身来道:玮儿,你要小心天池府大公子简召舞,那年将你打成重伤的黑衣蒙面人便是他!”

芮玮大吃一惊,诧异道:是……是……他?恩公为什么要杀我?”

喻百龙没有理他的问话,叹道:当年他将你打成重伤,便死有余辜,若不是二哥死去,我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如今他是简家一脉真传,尔后你遇着他只要小心预防,却不可伤害到他,知道吗?”

芮玮心道恩公武功高超,只要他不杀害自己.自己怎会伤害他,别说武功不如他,就是胜过他,鉴于他曾救过自己一命,也不会下毒手。他却不知以后就因喻百龙这句话,他应该杀简召舞而没有杀他达数次之多!

喻百龙终于走远了,芮玮哀伤地走回墓前,无聊地坐在墓石上,想起师父实是个神奇人物,在武林中他既被称为七残叟之一,为何看不出他残废在那里?

再者,为何六残叟皆会一招海渊剑法?而师父又怎么独会两招呢?奇怪的是他们都残废,难道会海渊剑法必定要残废,其中会有什么关连?自己学会海洲剑法会不会残废呢?”…

他越想越多,越想越乱,理不出—点头绪,想到后来,跳身拿起玄铁木剑,舞了一趟剑法才使脑筋冷静下来。

时日逐飞,瞬间半个月过去,芮玮天天研究喻百龙留下的秘笈,其中尽载简葯官一生的武学,芮玮看完后,觉得简葯官的武功与喻百龙所教练法大者雷同,比较起来,简葯官的武功,阴狠胜过喻百龙所教,尤其暗器功夫载之甚多。

那本秘笈看完,墓中的存粮也剩无几,芮玮带着两柄玄铁木剑,按照图上所示,走出机关埋伏的人工森林,来到万寿居前。

他此时的衣饰仍是那年简召舞与他换穿的玄色长衫,这长衫的质料不凡,穿了年余毫不褪色亦无损坏。

天池府的地势,他了然于胸,当下轻车熟路缓缓走去,走过万寿居,碰到万寿居中使用的丫环,她们见着芮玮,齐都福礼道:“大公子好!”

芮玮暗暗好笑,心想她们还是看不出自己是个假公子,这样倒也方便,就装着假公子,堂堂正正走出天池府。

他猜测简召舞—定在府中,否则丫环见着自己—定要惊讶了!不知这一年多来简召舞和他的后母如何相处?

一面想一面走,顷刻走到刘育芷的地方,突然一缕箫音飘出,芮玮听到这熟悉的乐声,呆住了!

这时日见西沉,与当年芮玮初来天池府完全—样,记得夏诗曾说:刘小姐无一日不在此时独自弄箫……”

他呆站着静听,越听越凄凉,思起刘育芷对自己的好处,不由泪落满衫,暗道:简大公子在家,她为何还要吹出这样哀伤的调子呢?难道简召舞还是不愿见她,她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不见她?为什么让她独在闺房伤心呢?”…”

芮玮越想越气,自语道:我非要问问他是什么道理?”

只见他加快步子向简召舞的书房走去,当他匆匆走进书房,房中空无一人,芮玮望望四壁仍是当年的装饰,没有一点变更。

他感慨万千地走到书架前,抽出一册书,封皮写道:“闽北五虎断门刀”。

这本书曾看过,随手翻了翻便插进去,正要抽出另外一册书来看,突听身后女子声道:公子散步回来啦?”

芮玮不用回头便知是夏诗的声音,心中暗喜那天她帮自己出外拒敌,想来并未受到简老夫人的责罚。

他高兴地回过身来,只见夏诗容貌未变,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见到她不由含笑道:“我回来了!”

蓦然夏诗脸色突变,这个笑容!这个沙哑的声音,她已有一年多没有看到亦没有听到了!

芮玮见她呆住了,也不觉得异样,笑道:你好吗?”

他这句问话完全是出于内心的情意,并未想到目前环境,更末想到这一句问话便拆穿了他假公子的身份。

夏诗那曾听到这么关切自己的问话,心中一紧张,慌忙道:我……我……给公子……打洗脸水……”

她转身—瘸—拐走了几步,也许心中太紧张的关系,腿一歪身体就要向右边倒下。

芮玮见状大惊,一掠上前扶起她的香肩,十分激动道:你……你……你的右脚怎么啦?”

夏诗陡然被他扶在肩上,浑身如触电般,羞得满面泛起红霞,只听她低着头细声道:那年我帮公子拒敌,结果老夫人知道,将我的右腿打断,如今走起路来总是一瘸拐,十分不便……”

芮玮听得怒火高张,大声道:就为了你帮我,竟……竟将你的腿打断了……”

芮玮话声太过激动,双手不觉扶紧了夏诗的双肩,夏诗是个黄花闺女,怎好意思老让男人握在肩上,于是她轻轻一挣,挣脱开,羞赧笑道:我去打水!”

芮玮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无限柔情地道:你不用打水了,记得那年我曾说过只要不死,再也不叫你做卑贱之事,今后你跟我走,走出这个天池府!”

夏诗心中欣喜得身体微微颤抖道:公子……要……要带我到那里去?”

芮玮想既要她走,要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当下坦诚道:“你不要叫我公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夏诗抬起头道:我早已知道你不是大公子!”

芮玮反问道:“谁说我不是大公子呢?”

夏诗道:你和大公子的性情完全不一样,那年我眼见你被黑衣蒙面人打倒,被一个身手矫健的老人救去。”

芮玮紧问道:“后来怎样?”

夏诗静静道:“那天黑堡来犯者败退后,不多久公子回来,他长得虽和你一模一样,但几天后,没看到他的笑容,声音也没有那么好听,于是我便知道这才是真的大公子,而你是个假公子,只不知你被老人救到那里去了?”

芮玮叹道:你可知那打伤我的黑衣蒙面人便是大公子?”

夏诗惊道:公子为什么要打伤你呀?”

芮玮道:我也不知什么原因,正如简老夫人打断你的腿一样的莫名其妙,这地方不是好所在,你快去收拾,我带你离开。”

夏诗连连点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即刻就回……”

芮玮见她一瘸一拐的离去,想到简夫人的残酷,不由怒火填膺,恨不得马上大闹天池府一番,但想到简召舞救命之恩,虽然他曾有意杀死自己,仍是把怒气按捺下去,静静地站在书房中。

他面里背外,才站一刻,一个尖锐的男子声道:阁下何人?”

芮玮猛地转过身来,瞪着来人。

简召舞微徽一惊,就无动于衷的走进书房,放下马鞭,冷冷道:“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芮玮也不假以颜色道:“差点死去,亏得芮某命大,死里逃生!”

简召舞冷笑道:“你既两次捡回性命,还来这里做什么?”

芮玮道:“恩公吩咐芮某在这里,当然要来!”

简召舞怒目道:“我救你一命,代价本是要你住在这里,结果半途而逃,怎么说法?”

芮玮不由也怒道:“我被恩公逼走,不敢留在这里等死吗?”

简召舞哼哼冷笑道:说话可要小心一点,要知你的命再大,第三次要死时便逃不了啦!”

芮玮道:“未必见得!”

简召舞愤怒道:“不信你走着瞧!”

芮玮道:“芮某来此不是找恩公挑衅,为了奉劝一事!”

简召舞嘿嘿笑道:“奉劝一事?不知简某有何事需人劝告?”

此时走进两丫环,端来茶水,是春琴和冬画,她两人猛然见到房中站着两位一模一样的大公子,吓得一惊,把茶水“哗啦!”一声跌得满地皆是,张口慾呼……

简召舞脸色一板,急声道:你们敢叫出声来,马上撕裂嘴巴!”

春琴、冬画被恫吓得硬生生收回惊叫之声,没有呼出,赶紧蹲下身子,收拾杯盘。

简召舞接着吼道:还不快滚出去!”

她两人不及收拾,匆匆跑出。

芮玮叹道:你何必对她们那样凶?”

简召舞大怒道:我的事要你管吗?”

芮玮从容劝道:“恩公的脾气性情若能变得随和点,不是很好吗?为何摆出冷酷的面容,下人们惧怕呢?甚至连你的弟弟也骇惧你三分?”

简召舞冷笑道:你懂得什么?我要和善的话,如今早已不在世上了!”

芮玮叹道:我知道简老夫人想杀害你……”

简召舞截口道:你知道得不少啊?”

芮玮接道:你对别人冷酷无情,为了防范自己不被陷害也还罢了,但是却千万不该不理刘姑娘,她到底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简召舞哈哈一声阴笑道:你管得真多呀!我告诉你,一个人最好少管别人闲事,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还管别人的事,岂不笑话!”

芮玮倔强道:芮某无能,这件事却非管不可,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刘姑娘,不要冷落她,因……因她是一位很好的姑娘……”

简召舞冷笑连连道:“阁下对我未过门的妻子好象蛮不错呢!莫非……”

芮玮脸色一红,急忙道:“你别胡思乱想,刘姑娘玉洁冰清,决非不三不四之人,你……你一定要对她好!”

简召舞一声大笑道:对她好有何不可,阁下不用关怀了,倒是简某救你一命,该如何报答呢?”

芮玮微怒道:施恩不言报,你要我报恩,当然不会不报的,但不知当年我为你奋身拒敌时,为何不帮忙赶退敌人,反而蒙面将我击成重伤?”

简召舞神色一楞,即刻假笑道:谁告诉你那蒙面人是我?”

芮玮正色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简召舞哩嘿干笑了两声,道:“公子蒙面攻你,用意就在使你报恩!”

芮玮气愤道:你助约为虐,教我如何报恩?”

简召舞阴狠道:当你被我杀死,便是报恩的时候!”

芮玮大惊道:你……你……”

简召舞杀气满面道:我怎么啦!当年救你—命,今日便该一死以报恩……”

话声中一脚飞向芮玮*部踢去,右掌向着头部砍下。

这一掌—腿飞快无比,好不厉害,芮玮暗中有备,双掌上下一分,恰恰击向简召舞手脚上的重要穴道。

倘若简召舞不将一掌—脚收回,将要被芮玮制住,他见芮玮出招神奇无比,暗惊不已,那敢再攻,陡然收回拳脚,左掌却突然从袖底攻出,向芮玮腹部击去。

那知芮玮的左手不知何时早已伸出食指,护在腹部中央,简召舞堪堪碰到他的食指便觉手心一麻,亏简召舞应变甚快,霍然收手,假若稍慢—点,就要被点住手心“百涌穴”。

简召舞此刻吃惊非小,那第二招芮玮好似算定要攻他腹部,所以等在那里,假若真被他点住穴道,那就好像送过去让他点一般,天下那有这等打架法!

简召舞大大惊异之下,仍能分析敌情,暗道:莫非他通晓自己的拳脚。”当下攻势即刻一变,展出数年临敌经验而自创—套招法。

这套拳法破绽甚少,不下于葯官所创的掌法,芮玮挡了两招便知厉害,即以玄妙三十掌应对。

这玄妙三十掌为喻百龙的绝学,厉害稍胜简召舞那套拳法一筹,但简召舞的临敌经验较为丰富,所以能战个平手。

芮玮一时不能得胜,应付却很自如,一面招架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熟面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